诱惑,女本花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书名:红颜逆之帝妃
    漓和黎暮暖好笑的看着一脸痴迷的纾,修长的形一闪,稳靠在树上,唇边挂着玩味的讥笑,样子邪恶却勾人心魄。玖弦玉抿唇不也为之吸引,若她真是男子,想必能将自己比下去。不由又饶有趣味的看向纾,真难怪她只能排在漓之下,不由的又让他想起第一次偷袭漓时只愣了几秒,并未被自己的容貌迷倒,不有些失落。

    过了晌久,漓沉住气,忍下笑意“本尊有那么好看吗?”纾闻言,脸霎时透红,羞的低头。漓的眼中飞快的闪过一丝杀意,随后又平稳的笑“本尊想,你来此地不会只是想一睹本尊之容吧。”纾闻言整好心态,“玉,说的哪里话,来此自是言好,还能有何?”“言好?!”纾笑的柔似水,一汪水眸盈盈的望着漓。“自是,不知明,玉可否来单艺阁一聚。”漓浅笑。“难得,阁主你不计较江湖传言,亲自来此邀请,本尊自当赏脸,何况是美酒配佳人,自是死也是风流。”纾脸沉了一会,随即也不在意,又扬起笑颜。“那么,请明子时,不见不散。”说完,纾羞的飞而去。漓凝眸注视她离去的方向,疑惑起来,纾为何不发火?依她对她的了解,她定是会拔剑相向,难道方才她的话还不够明显?可是在笨的人也该听出话中之意,分明是指,小气的她,亲自来请自己虽不知谋是何,但自己会去,因为不屑她,漓猜不透了,纾是真的变了吗?还是她藏的太深,自己从未了解过?

    又是过了午后,才缓缓睁眼醒来,看到的第一个人,依旧是那个傻皇子冷漓楦“仙女姐姐,你醒了!”惊喜的声音。“你怎么在这。”“楦儿,来找你玩!”漓沉着脸不理会,径自出门洗漱。冷漓楦一路跟随,在她后吵闹。“哔!”“楦王妃,息怒!”看着漓拿剑指着冷漓楦,丫鬟吓得忙跪下求,“王妃,皇子只是年幼不懂事,请王妃息怒啊。”“不许跟着我。”冷漓楦吓得楞子原地,竟忘了哭闹。漓扭头不再理会他们。

    回到房中,漓虚弱的隐下,这些天她一直占用体,并非不舍,只是心有不甘,她都没来得及看黎暮暖毁了纾。“暖,后师傅便拜托你了,请你代替我,照顾好她。代替我,壮大单艺阁。代替我,拿回属于我的一切。”黎暮暖是何等聪慧,她并不多问漓为何突然出此言,只是坚定的承诺。“我用了你的体,后,不论你在与不在,我便是你,你便是我。”漓满意的点头。“你果然没让我失望,我会将我毕生所学都灌输与你,到那时你便是完整我。”拥住漓的灵魂,用自信的声音。“相信我。”漓会心的笑了。

    子时未到,漓依然一袭白衫,美的不似凡尘,脚尖轻点地,形狡黠的闪过,只剩一点白点。单艺阁寂静无声,只有西厢亮着烛光。一闪,人已进房内,心头百感交集,这房内的一切还是如旧。“玉!你来了”女子嗔的声音从屏风内传出,漓不回应,微侧目,只见纾一袭薄纱,似穿非穿,露在外的肌肤,若隐若现,姣好的材展现无疑,面带桃色,风万种的凑了过来,漓面色僵了一会,依旧神自若。“阁主穿的如此之少,不怕伤寒吗?”说罢,朝内屋,熟稔的找出一件衣物披到纾上。纾一愣,不猜疑起来,他这动作怎会与漓如此相像!

    纾退后一步,细细观察,却见他英气盎然,没一点女子气息,但他怎会如此熟悉这房内之物?还有他的貌炸一看竟有些熟悉,他……漓皱眉,心间大悔,直怪自己大意,片刻后立即急中生智。“阁主,你邀我来此,难道就为了看本尊一眼?”用话语巧妙掩饰,她赌纾对她定是动了心,断不会任由她就此恼怒离去。果然,纾见漓怒,压下心头的疑惑,忙扯起笑容。“玉别生气嘛来,今我们不醉不归。”说着纾扯去方才漓为她披上的外衫,露出里面的轻纱,子侧向漓,整个人欺在她上,美眸中闪着,暖意的迷离,好不动人。漓不做声,接过她手中的瓷杯,举杯饮尽。“玉你可知我心?”漓闪了一步,拉开距离。“阁主,你喝醉了。”纾恬不知耻的又凑上去。“玉,叫我纾可好?一杯酒,自不醉人,醉人的是心。自打我第一眼见了你就——上了你。”说罢纾面色绯红,将头埋进漓的口,漓低头,慌忙的推开,却被黎暮暖占了先,她拥住了纾。“是吗。”声音轻佻且暧昧,漓见状忙扯下她。“暖,你这里……”“看我的。”“你可是女儿,万一被揭穿……”黎暮暖浅笑。“漓,莫要忘了,方才我可是做过手脚的,你该感应的到前的平坦。”漓这才了然安心的暗自隐下,她真是多虑了,她该相信黎暮暖,自有分寸。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逆之帝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