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传承(7)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早安王爵 书名:天师鬼见愁
    第一百五十二章 传承(7)

    老道的整个体都**着,在刚刚亮起的白光之中透着一丝孱弱。他的皮肤表面,甚至就连头发上都沾染着一层透明液体,如同清晨麦秆上的露水,只是要粘稠的多。他面色苍白,目光空洞地看着前方的虚空,也许他什么都没有在看,就那么傻愣愣地站着。胖子眼看着他体打着摆子就要往下倒,眼疾手快地跑过去一把扶住,却感觉手上滑腻腻的,差点就抓不住。

    这什么玩意儿?

    他低头看着沾满了那种透明液体的双手,心里一阵嘀咕,也不知道老道上这黏糊糊的像是鼻涕一样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东西,从那来的?东方和他爷爷东方雷跑过去一看,果然是老道,只是老道此时的样子与以往那种看起来仙风道骨的模样大相径庭,浑**不说,就连他上那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的粘液,看起来都让人几作呕,倒是和小孩子刚从母亲胚胎里面出来的样子有点相像。快……快送他进去。东方雷一脸焦急的催促两人。胖子吆喝一声,直接将老道背在了后背上。东方雷看着胖子背着老道进了院子,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放下心来。

    放……放那?胖子满头大汗地背着老道扭头问后的东方雷。

    放侧屋的上,我去打扫一下。东方说着话率先跨出几步,却被东方雷一把拉住。他扭头问:爷爷,怎么了?东方雷皱眉看着胖子后背上的老道,沉思了一阵,说道:不能把他放侧屋。东方有些奇怪了,这院子里能躺人的就侧屋有张木质大。难不成爷爷的意思是把老道放地上?于是他问:哪放那?这除了侧屋,再没地方放人啊?话刚说完,他突然明白过来东方雷的意思,一双眼睛睁的老大,看着自己的爷爷。有些怀疑地问他:不会……不会要把老道放……放那口棺材里吧?东方雷还没来得及答话,胖子却有些有气无力地说道:我说……我说两位,你们能不能体会一下劳苦大众的心。不管那赶紧找地个地儿把人放下,胖爷我……我快支撑不住了。话说了一半,背着老道的胖子双腿已经有些体力不支地颤抖了起来,他额头上的汗不停地流进脖颈里面,看那样子的确是有些支撑不住了。

    就放棺材里,再别耽搁了,按照我说的做。东方雷眼见胖子累得不轻。用不容置疑的口吻命令胖子。胖子如释重负。答应了一声。背着老道就进了书房。他刚进去,突然喊了一声,又背着老道出来了。

    怎么了?东方和东方雷同时问道。

    他娘的,这屋……这屋咋这么臭?胖子说着话又后退了几步,将后背上的老道往自己上颠了颠。

    臭?两人都是一阵纳闷,走过去还没看见书房里的棺材,就突然闻到一股奇臭难闻的味道。那味道就好像是塑料和鸡毛同时被点燃后又被化粪池里的水泼灭了一般。又好像是动物和人的尸体被埋了好长时间,然后又被挖出来的那种味道,好几种味道夹杂在一起,说不出的恶心呛人。

    几人捂着鼻子只伸个脑袋往屋里一看,只见那口黑黑黝黝的棺材周围,地面上是一层黏兮兮的液体,有点像是液态的沥青,但要比那稀释的多。在棺材的旁边,棺材盖子斜斜地平放在地面上,上面也沾染着那种黏糊糊的液体。很显然,臭味就是从这液体上面散发出来的。

    东方蹲下用手指沾染了一点,凑到鼻子跟前轻轻地嗅了嗅,突然剧烈地咳嗽起来,一边咳嗽着,一边用手扇着面前的空气:这味道咋这么难闻,爷爷,你确定要把老道放进棺材里?他看了看胖子后背上已经昏睡过去的老道,有些不确定地扭头问东方雷。东方雷也是有些极为不自在地半捂着鼻子,听到东方的问话,伸长脖子看了看棺材里面那一层黑乎乎的粘液,低头思量了一下,然后对着东方肯定地点了点头,然后对胖子说道:小胖子,把你师父放进去吧。胖子早已经有些支持不住了,满头大汗不说,就连喘气都有些困难了。一听到东方雷的话,顿时如获大赦,小心翼翼地背着老道绕过那一滩一滩的黑色粘液,然后和东方两人将他后背上昏睡过去的老道抬进了棺材里。

    哎呀我去……劳苦大众不好当啊,师父他平时看起来仙风道骨的,怎么背在上这么重,就像压了座大山似地。我得歇会……胖子一边揉着肩膀一边抱怨着。东方也奇怪,按理说老道的体重不会超过一百三十斤才对,再加上他对胖子的了解,不说是力大如牛,就是三四个自己扛在他上那也是小菜一碟,不带喘气的,可是看似瘦弱干柴的老道才被他背了这么一会,他就累成这般模样了,着实说不过去。正想着,他抬眼看见胖子突然傻愣愣地看着棺材,像是看到了什么让他非常好奇的东西。他寻着胖子的目光看过去,一看之下,竟然也愣住了。

    刚一放下,棺材内原本那一层黑乎乎的粘液竟然像是有了生命一般地缓慢地漫过老道的体,逐渐的将老道的整个体都包裹了起来,从头到脚包裹了个严实,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黑色的大粽子躺在棺材内。这奇异的一幕看的东方和胖子直发愣。

    我说,这……这师父不会被这黑乎乎的东西憋死吧?那……那整个脸都包起来了你看……胖子的思维还是真有些独特,竟然首先想到的是这么一个问题。他后的东方雷捂着鼻子,皱眉看了半天,说道:没事,你们两个先把棺材盖子盖上。说罢自己率先出了屋子,显然对这里难闻呛鼻的气味非常的不习惯。胖子和东方对望一眼,又不约而同地看了看棺材内被黑水包裹起来的老道。几乎同时问对方:真要盖?然后又从对方脸上看到听天由命老道我们尽力了的表

    两人盖好棺材,出了屋,就看到东方雷正背着手站在院子里看着明晃晃的天空。今天的天气格外的晴朗,白色的光线透过院子里那棵高大的榕树纵横交错的枝叶透下来落在穿着黑色道袍的东方雷的肩膀和脸庞上,让人看起来无故多了一些伤感的绪。东方看着面前这个安静站立着的中年男子。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一时间这里竟然突然安静了下来,就连旁边一向咋呼的胖子也无声地看着那棵榕树。似乎也想从上面找到一些什么。

    我到现在活了接近一百五十岁,经历了人生的浮华躁动潮起潮落。东方雷抬头眺望着远方的天空,目光里充满了萧索的意味,他长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哎……那时候宗祖第一次来找我,我记得那时候我才十几岁,他笑着对我说。我叫东方啸羊。你要记住我的样子。等将来我第二次见你的时候,我告诉你一个秘密,然后他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我当时不知道他说那句话的意思,不知道为什么要让我记住他的脸,直到几十年以后,他又出现了……东方雷说着,转看向东方。东方一直站在他后安静地听他说话,在接触到他的目光的时候,东方忽然觉得时光倒退了好几年,那个曾经对自己最疼的爷爷此刻依然在,就在自己面前,不曾离开过。不知道为什么,他又想起了欧阳冰,那个最他,也是他最的女孩,那个他就是愿意折损自己阳寿也要救回来的女孩,那个带给他全部笑容,又带走的女孩。

    东方雷看到东方有些感伤的脸,像是看透了他心事一般地微微一笑,说道:小一啊,你可知道,你们还很年轻,需要经历的事还有很多,而你们现在经历过的那些,几乎在未来长长的时光里都不算什么。顿了一顿,他看着东方一点一点因为不想让人看到自己难过的脸而低下的头,走上前去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接着说:活的长,其实也是一种悲哀。那时候宗祖他第二次找到我,我已经是八十多岁了,可是他的那张脸却和我十几岁看到他的时候一摸一样,他脸上几乎没有任何变化,就连一条皱纹都没有多,这让我当时无比吃惊。我记得当时他笑了,笑容还和他第一次见我的时候一样,简单,却也沧桑。他对我说,现在你明白我为什么要让你记住我的脸了吧……一边说着,东方雷一边走到榕树底下的那条已经有些破败的长凳上面坐下,也不管上面落着的一层灰尘,直接就坐了上去。虽然他的样貌看起来只有不到五十多岁的中年人,但是他一只手扶着凳子,子慢慢地坐下去的样子,却像极了一个年迈的老人,抬手间尽是沧桑。

    之后,他带着我走了很多地方,看到了很多我几十年都没有见到过也从来都不相信的东西,那段时间是老伴走后,我过的最快乐的一段时光,直到……直到他带我去了一个地方,在那里我看到了这一生都不会忘记的东西,在那里他告诉了我一个惊天大秘……说着话,他的神色竟然有些激动起来,脸上泛着潮红,放在凳子上手也紧紧地握在一起。

    这个秘密,就是长生,历史上很多帝王穷其一生都想得到却没有得到的东西。也就是那个时候,我才知道他是我们东方家的先祖,几千年前的先祖。他活了几千年,这近乎听起来如同神话一般让人无法相信,但是我相信,因为他让我记住他的那张不会老去的脸……东方雷脸上带着回忆的神色缓慢地讲述着,他说话的语气缓慢而又平淡,似乎在讲述一件与自己丝毫无关的事

    那他带你去的是什么地方,在那里你看到了什么?胖子终于人不知道好奇地迫不及待地问他。东方雷扭头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只说了两个字:地府。两人俱是一愣,长生之秘果然和地府有关。

    也许你们已经猜到了,上次进入地府的人就是我。从地府被人发现开始,我是进去的第三个人,也是活着出来的第三个人。此时已经听不出东方雷话里的语气,他背过扶手站起来看着面前高大的榕树,也看不出此时他是什么表

    第三个人?那前面进去的两个是谁?这次发问的是东方,胖子也张了张嘴想问同样的问题,但是被东方抢先给问了出来,所以他没有说话,站在一旁静等着东方雷的回答。东方问前面的两个人是谁并不是像胖子一样因为好奇,而是想要印证他心里的一些猜想,如果东方雷的答案和他心里猜想的那两个人一样,那么很多事就会逐渐的明朗起来。

    第一个进去的是广陵王,至于第二个人,我想你已经猜到了,就是你们的师父,我们东方家的宗祖。我是第三个,除了我们三人,再没有一个人能够进去。东方雷说着话转看向东方,微微一笑,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之前在想什么,广陵王不是宗祖,广陵王进到地府以后就没有再出来。东方一愣,一个念头一闪而逝,他急忙问道:那地府,包括生死薄,和李家有什么关系?东方雷听到他的问话后显然也愣了一下,有些好奇地问:你怎么知道广陵王姓李?

    东方直觉得脑子里轰然作响,这和他心里的猜测几乎一摸一样,分毫不差,那么也就是说李家才是地府真正的传承者和统治者。广陵王进去地府以后并没有出来,东方不相信他会死在里面,他不出来肯定是有着什么目的和原因。广陵王的肖像东方在尸王地宫的时候是见过的,一副天下之事皆在我的大气度,那份泰然自若天塌不惊的神态东方直到现在都犹然不忘,他不相信这样的人会无缘无故地自己去送死。其实,他还想到了一件事,这件事关于老道,关于通穷王,如果他脑中的猜想是真的,那么老道找他的爷爷和自己这件事,就很值得推敲。

    通穷王。老道……

重要声明:小说《天师鬼见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