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传承(6)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早安王爵 书名:天师鬼见愁
    第一百五十一章 传承(6)

    爷爷,难道书房不是你打扫的?

    东方见到中年人一脸的疑惑,开口一问,便从他脸上的表种就得到了答案。

    那么那口棺材……

    东方话还没说完,忽然,一道细长的影就出现在了门口。三人俱是一惊,这道影,他们三个人再熟悉不过了。灯母,竟然是灯母。听刚才的动静,显然眼前的东西,是从书房那口黑棺材里出来的。可是这里怎么会有灯母?三人还没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就见到站在门口的那东西,正用一双白惨惨的眼睛扫视着他们,似乎对他们三个很是戒备,又似乎那灯母自己此刻也有些纳闷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胖子拿出鬼玺,戒备地朝着东方靠了靠,然后和东方并肩站在一起,对东方说道:这玩意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东方也是一脸纳闷地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一边的中年人,也就是东方的爷爷东方雷双目凝视着眼前的灯母,心里却是翻起了滔天骇浪,因为他看到,那灯母的左手手指有六根,他以前见过东方和胖子的师父,也就是老道的左手手指就有六根,恰在此时,东方也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注意到了,一时间整间屋子里却是鸦雀无声,寂静的有些让人心里直泛嘀咕。

    东方的爷爷东方雷并没有见到过尸王地宫里面的刻图,虽然心里徒生疑窦,但也还保持着一份镇定,可是东方不同,当他看到对面灯母左手的六根手指的那一刹那,就犹如一道惊雷炸响在了他耳边,让他整个脑袋都嗡嗡作响。如果他先前猜测的不错,根据那尸王地宫墙壁上的三幅刻图来看,上面的三个人虽然形态不一长相各异,但很显然都是同一个人。因为三幅刻图上的三个人的左手手指都有六根。而那个人很可能就是西周最为神秘莫测的,建造了十八层地狱塔的广陵王,可是眼前这个灯母为什么也会有六根手指?在他以前见过的灯母当中并没有一个左手手指是六指的,这是第一次看到。除此之外,就只有老道左手手指为六根,再加上自己爷爷告诉他的关于老道的那些份和事,所以他才有之前的猜想,老道会不会就是那传说中的广陵王?但眼下出现了一个灯母竟然也是左手六指,那么广陵王、老道和眼前这灯母之间到底有什么联系?东方脑海里划过一道光亮,似乎抓住了什么。可是又模糊不清,半响。他看着面前同样看着他们三人的灯母,一个惊人的猜测突然出现在脑海。

    难道……难道……难道他他他就是……就是广陵王……?

    东方显然吃惊到了极点,一句话哆哆嗦嗦结结巴巴地出口,就是觉得自己都有些不敢置信。他和胖子几人经历过鬼坐山的那件事,亲眼看到过自己的同学变成灯母的全过程,如果他的猜想成立,那么眼前的灯母极有可能就是广陵王死后。变成了眼前的这种如僵尸一般的鬼物。广陵王,那可是建造了十八层地狱塔,唯一一个知晓地府真正来历的人,也是唯一一个传说中手掌鬼玺掌控天下兵的人,这个人几乎是神话中的人物,眼前这个灯母如果真的是,那么怎能不让东方震惊,怎能不让他心里骇然。

    不管是什么鬼东西,老子给他一下子再说。胖子说着话。作势就要冲过去,却被一边的东方雷急忙拉住。胖子扭头刚想埋怨东方雷几句,却看到东方雷面色庄重,眉头紧锁,似乎想起了什么。

    你……你是宗祖?东方雷语气中带着一丝微不可察的颤抖,似乎有些紧张,又似乎充斥着一些不敢确定的语调。

    宗祖,东方雷先前就对东方和胖子提起过,就是他们的师父,也是东方家的先祖,东方和胖子此刻自然是知道他指的是谁。胖子和东方听到他这么一问,不仅也是一愣,都有些疑惑地看过去,只见那灯母静静地站立在那里,似乎在努力地回想着什么,黑黝黝的脸上的神色竟然和人思考事一般地相像。

    同一时间,在院子里的影处,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影正悄然地朝着不远处的正屋打量着。从他这里,能够清晰地看到正屋里面此刻发生的一切,就连屋子内几人的神都看的一清二楚。

    李休那老货猜测的果然不错,灯母,哼……什么灯母,都是狗。长生的人果然存在,先前我还以为是那老货骗我,没想到是真的。躲在影之中的影面色沉,心里正暗自盘算着,却突然看到正屋门口那材细长的灯母猛的扭头,用白惨惨的双眼冷冷地朝着他这边看了过来。顿时,四目相对,他的心里陡然一跳,就如同被什么洪荒猛兽给盯上了一般,冷汗在不知不觉间已经打湿了他的衣襟。他心里暗道一声不好,转就往外跑,还没跑出几步,就听到后一阵犹如利箭破空的声音传来,然后他就感觉到自己的后背被什么东西裹挟着大力给猛然抽打了一下,这一下只让他滚出去好远,后背双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他慌慌忙忙地站起就跑,也顾不上后背传来的剧烈疼痛,甚至就连回头看都不敢看一眼。

    屋子里的东方他们三人正处在震惊之中地看着面前的灯母,突然看到那灯母豁然一下扭头朝着院子里一处影处看了过去。三人还没明白是怎么一回事,那灯母已经转就朝着那个地方窜了出去。然后,他们就看到一个穿黑色风衣的影慌慌张张地从院子里的影中跑了出来。那人跑的很快,眼看着就要到大门口了,就在这时,他后追着他而去的灯母突然从嘴里吐出一条长长的紫黑色舌头,猛然一甩狠狠地抽在那人的后背上,只把那人给抽的滚出去了好远。那人也算厉害,被抽倒在地以后,就连一声痛苦的呻吟都没有发出,爬起来就跑,眨眼的工夫就消失在了夜色里。跟着他消失的还有一直朝着他追出去的灯母。东方几人反应过来以后。也追了出去,抬眼一看,却是不见了灯母和那人的踪影,只有白幽幽的月光凝结在地上。

    妈的,有人跟踪我们,那躲在院子里的人显然就是跟着我们来到这里的,彪子这狗的,咋一点都没告诉我们。胖子环顾四周见不见了那人和灯母的踪迹,顿时气得大骂,一边拿出手机就要拨段彪的电话。却被一旁的东方按住了。

    方才彪子打电话说有个人进来了,我们都当成了我爷爷。显然当时彪子看到的就是跑掉的这个人。说着他看了看东方雷,然后绕到院子后面,正看到段彪缩着脑袋隔着车窗朝外打量着什么。

    哎我说,你他娘的怎么当哨兵的,有人跟踪我们进了院子你都不知道。胖子骂骂咧咧地一把拉开车门,差点就把里面靠着车门的段彪从车子里面扔出来。

    怎么怎么了?出出出啥事事了?段彪结结巴巴,有些不明所以地看看一脸怒气的胖子。又扭头看看东方,最后把目光落在了东方雷的上:这这这这位是?

    东方他爷爷。胖子有些气不打一处来,他就算再笨也自然知道今天看到的一切发生的一切都不能让除了他们之外的任何人知道或看到,要是方才他们在屋内的对话被那人听了去,还不知道会惹来多大的麻烦呢。

    爷爷?东东东方他爷爷不不不是说早早早就就就死了吗段彪显然还是一头雾水,有些没头没脑地扭头看着东方。

    先不说这个,我们先找到宗祖要紧。中年人脸上的神色有些焦急,似乎在担忧着什么。

    他……那个……那个灯母真的是……真的是……东方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东方雷,目光里尽是不敢置信的神色。他想问东方雷。问爷爷那个灯母难道真的就是宗祖,也就是他和胖子几人的师父----老道?!可是老道为什么会变成了灯母出现在这里?

    东方雷看着自己有些不太相信,或者说有些不敢相信的孙子看了许久,才肯定地点了点头,说道:我也快一百五十多岁了,我认识他的时间比你早,和他在一起的时间也要比你们长的多,在古墓里的灯母我见过不少,很多都是一样的,但是今天这个,八成就是宗祖,至于他为什么会无缘无故的变成这样,我现在也不太清楚。说完,他抬眼看了看远处月光皎洁的夜空,然后也不看呆滞的东方一眼,催促几人到四处去找找,说是一定要找到,要是找不到可能会出大麻烦,至于是什么麻烦,他没有说。东方只觉得,自己的爷爷有很多事肯定隐瞒了自己,想了半天,既然他不想告诉自己,那么自己再追下去问就没有多大意思了,于是也索不再去想,走一步算一步吧。

    几人分散开朝着院子周围找了大半天,也不见灯母和那人的踪迹,而东方雷脸上的神色却是越来越焦急,一个劲地催促三人再分头找找。这一找就是大半夜,直到东边的天色发白,鸡鸣之声在远处空旷的山村那里响起。

    坏了……当听到鸡打鸣的声音,东方雷急的直跳脚,大声对远处依旧寻找的三人喊道:赶紧找,一定赶天完全亮起了之前找到,不然……不然什么他没有说,可是东方他们三人从他说话的语气里就能够听出来,要是找不到也许会发生一些意想不到的事

    那灯母如果真是老道的话,那么……东方正想着,就听到不远处胖子突然大喊了一句:师父,您……您……几人顺着他的喊声回头望去,正看到胖子的跟前,一个浑**的男子哆哆嗦嗦地站立在那里,像是随时都会跌倒一般地站立着,表呆滞。这个**着体的男子不是别人,正是老道。

重要声明:小说《天师鬼见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