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七星墓(14)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早安王爵 书名:天师鬼见愁
    第一百四十三章 七星墓(14)

    两人当场愣住。昏暗的光线下,那无面怪人的脸上竟然发出一阵咯咯咯咯牙齿撕咬的声音,可是他本没有嘴巴,声音是怎么发出来的。就在两人齐刷刷地看过去的时候,那怪人的衣服似乎有一阵轻微的鼓起,就好像在他体里有什么东西在蠕动一般,他们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只见那状若李休的怪人上突然一阵诡异的扭动,一只通体黝黑的虫子从他的腹部撕开衣服缓慢地爬了出来。一双白惨惨的眼睛轱辘乱转,好像在观察周围的环境,最终两只眼睛看向了不远处的李火军。

    这……这是怎么回事?

    一件接一件让他们无法理解的事似乎赶着趟堆积在一起发生一般,让两人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李火军蹬蹬蹬后退了好几步,惊恐地看着那从怪人肚子里冒出来的黑色虫子,而那虫子也正用白惨惨的眼睛看着他。张明成一看不好,拔腿就跑,丝毫不顾忌还呆站在那里的李火军,因为他赫然看见在那黑色虫子的甲壳背后是一张人脸,李休的脸。

    张明成此刻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回去,从这里出去,他一刻也不想再在这里待下去。这同样也是李火军心中的想法,但是他和张明成不同,张明成此时已经快要跑到对面的入口那里,而他却被那无面怪人堵在了来路上,这让他感觉如同天塌一般的骇然,让他焦急万分。

    怎么办?怎么办?

    李火军感觉手脚发麻,想要就这么蹿过去。可是又不敢,因为那只黑色虫子似乎对他很感兴趣,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他,然后就朝着他慢悠悠大摇大摆地爬了过来。在李火军的眼中。那分明不是一直虫子,而是死神在无限的向他靠近。越来越近。黑色虫子每向他靠近一分,他的心就猛的跳动一下,黑色虫子轻飘飘的步伐却如同重锤一般,在一下一下狠狠地敲打他的心脏。

    你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再不犹豫,李火军大叫着拔开腿就往回跑,他只恨自己少生了一双腿,虽然浑感觉没有了力气。但他却一刻都不敢停留。他刚转,却赫然发现,在他后早已经站满了人。密密麻麻将来路堵的严严实实。那些人不是别人,正是他们进来的时候看到的那些在岩洞内横七竖八趴在地上的死尸。真是上天无路,下地无门。李火军一下子就无力地瘫软在了地上,他面色惨白,徒然地看着从那群人体里面爬出一只又一只乌黑发亮的虫子缓慢的朝他涌来。

    难道李休和李火军就这么死了?胖子吸着烟,无比郁闷地看着老道。

    老道很神秘地一笑,看了看坐在对面的胖子和东方,说道:没有,后面发生的事我不知道,但是李火军没有死。

    没有死?两人惊呼。感觉老道在和他们开玩笑。

    是的。他没有死。不但李火军没有死,李休更是活着。老道神色淡然。在说到李休的时候似乎有什么东西触动了他的回忆,他的表微微地变了变,像是高兴,又像是颓然。

    三个月后,就在李琳盼着丈夫回家的时候李火军回来了,回到了起水村,回到了自己家里。但之前独自一人跑掉的张明成却不知道去了哪里,没了音讯,如同从人间蒸发一般。李火军回到家以后什么都没有对自己的妻子说,也从那以后他似乎变成了哑巴,再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而且每到夜里,他就会趁着自己妻子熟睡偷偷地跑到后山,面朝着那巨树的方向一坐就是一夜,谁都不知道他去干了什么。更加奇怪的是他的儿子,从李火军回到家以后也是不哭不闹,直到九年以后,那个孩子和他父亲一样,也是从来不说一句话。九岁的孩子,村里人都叫他李哑巴。

    妻子李琳眼见一个好端端的家变成了这样,也是心急如焚却又无可奈何。本是年华正盛的她在短短的九年内一瞬间像是老了几十岁,满头白发,满脸的皱纹。这件事本来没有引起村里任何人的注意,但是又过了四年,也就是李火军他们进入那里的第十三年却发生了一件怪事,原本围绕着起水村的那条河流在一夜之间竟然如同蒸发了一般,只剩下了一条干涸的河。紧接着在那一天的下午,正是过年的时候,村里几个外出回家的年轻人在回来的山路上却看到了一幕他们至今都无法忘记的场景。

    他们看到了什么?胖子一下子来了精神,将烟头摁在地上抬头目光灼灼地问。

    那几个年轻人在回来的山路上看到一队队穿着打扮如同兵甲的士兵,手持兵刃从山林里浩浩地从他们面前走过,兵哥铁马,气势恢宏,好像那些士兵是从山林里突然出现一般,然后又很快消失。而那些士兵走来的方向,正是他们的家乡起水村。而在那一对士兵中间他们看到了两个人,一个是李火军,一个就是他十三岁的儿子。

    兵借道。

    几人担惊受怕地回到村子里以后想把这件事告诉村里的李家族长,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他们回到村子里以后才发现,原本应该是炊烟袅袅的村子此刻却如同坟墓一般寂静,村子里早已经没有了一个人,就像是这里原本就没有人居住一般,死一般的寂静。几人慌了神,挨家挨户的找,可是让他们无望的是就连一只狗都没有发现。

    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就在几人心生去意的时候,一个青年汉子却突然指着村里的一家房屋结结巴巴地说:灯……灯亮了……其其他几人转眼看去,果然村里有一户人家竟然亮起了灯,紧接着一户又一户人家的窗户里面都透出了微弱但是温暖的灯光,和其它任何时候都一样,可是他们心里清楚自己明明将村子里都找了个遍一个人都没有发现,那么这些灯是谁点燃的。

    几人惊恐万分,其中一个年级稍大一点的青年汉子壮着胆子去到一家距离他们最近的一幢房舍内,却赫然发现原本白天一个人影都没有的屋子此时却人影绰绰,有说有笑,屋子的主人分明就在屋子内。他又连续去了好几家,几乎每一家都一样,里面笑声不断,也有爸妈喝骂孩子的声音,和其它任何时候都没有区别,这更让几人心里害怕。但毕竟这里是他们的家,见到自己的亲人他们还是很高兴,一场闹的寒暄之后,几人都各自散去了,回到自己的家中,他们的父母妻儿正等在那里。

    事还远远没有结束。第二天,几人醒来以后,却又发现村子里一个人都不见了,那些人似乎又凭空消失了一般。他们感觉到了不对,想要离开,但是那个胆子最大的青年汉子却死活都不走,说要找到自己的爹娘,他就不相信一个好端端的村子就这么不见了人。之后,其他人都全部走了,只有那个青年汉子留了下来。此后的每一天都和先前他们见到的一样,白天一个人影都没有,只有到了晚上那些消失的人才会出现。而那些离开的青年人,在之后一年之内,都因为各种意外死去,或车祸或者暴病而亡。

    那个青年汉子心里虽然害怕,但是他壮着胆子在有一天夜里告别自己的父母假装回到房间,却躲在暗处观察着他们。让他奇怪的是,就算他再怎么看也看不出有丝毫不对,可是每到白天村里的人又再次无端地消失了。直到过去了很久,青年汉子也已经习惯,在村子里住了九年。这一天白天,只有他一个人生活的村子却意外地见到了两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李火军和他看起来依旧只有十几岁的孩子。

    傍晚的天空被火红的夕阳染的通红,一直没有说话的李火军站在村头手牵着孩子就那么看着他,青年汉子心生疑窦,走过去刚要开口,就听对面的李火军说道:离开村子,再也不要回来。说罢就牵着孩子的手头也不回地走了。

    你们要去那?青年汉子突然开口询问。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问这么一个问题,但是他却问了。李火军没有回头,那个小孩却扭头看着他调皮地笑了笑,说:去我们总有一天都要去的地方。

    青年汉子目送着父子二人离开,但他却一直在村子里住了下来。半年后,青年汉子在一天夜里突然听到一阵马蹄兵戈交集的声音从屋子外面传来。他走出屋外一看,却是在几年前见到过的那一队队兵整齐划一地穿过村子往着后山而去,而至此以后,青年也消失了,再也没有人见过他,这个名为起水的村子也就逐渐的被人淡忘了。

    东方听到这里,突然神色有些怪异地看着老道,随后便说道:那个孩子就是李休吧?

    那个孩子就是李休吧?

重要声明:小说《天师鬼见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