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七星墓(10)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早安王爵 书名:天师鬼见愁
    第一百三十九章 七星墓(10)

    害怕?在这个时候已经不单单是害怕那么简单了。恐惧?此时他根本不知道世界上人的感还有一种叫做恐惧和惧怕,不是他不知道,而是他长这么大以来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见到一连串的奇异生物之后,现在看到的竟然会是如此景象。他已经忘记了害怕和恐惧,大脑里一片空白,只觉得自己的整个体都好像不属于自己,脑海中嗡嗡作响,似乎有无数的蜜蜂在飞,甚至就连自己的呼吸他都完全听不到。真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词语来描绘李火军此时的心和内心的恐惧,因为他完全不知道自己现在处在何处,在干什么。面前的这些到底是什么东西?是人?是尸体?

    不要过来……不……不要过来……他腿一软,像个泥捏的人一般一股坐在地上,双手拄地,腿蹬着不断的往后退,嘴里还语无伦次地央求着什么。他完全被吓傻了,从他出生到现在,他就是想破了脑袋也想象不到世界上竟然会存在这种东西。要是换成以前,他打死都不会相信,可是现在那一具具本来杂乱无章地趴在地上也不知道死了有多少年的尸体就这么直地站着,这还不是最要命的。人就算死了,五官也会存在,可是面前的这些尸体,每一具的头部就只有一张皱皱巴巴的脸,没有鼻子没有眼睛没有嘴巴,甚至就连耳朵都没有,就那么一张皱巴巴的脸面对着李火军。

    如果换成是你。独自面对这些,你会害怕吗?

    李火军不知道这些尸体是啥时候站起来的。张明成看到后本来想对他说,可是话还没出口就摔进了洞里。此时,李火军只感觉浑发冷,上的每一根寒毛都吓得直立了起来,他下意识地就蹬着腿往洞处退去。但当他距离洞入口不足半尺的时候。他却停了下来,因为他不知道从这里掉下去会不会再遇到别的东西,此时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回去,回到自己的老婆孩子边。

    岩洞内一具具尸体就那么直地站立着,虽然没有五官,但是李火军只觉的那群尸体似乎就站在那里看着他。这样一副场景,让空气中似乎都多了一股诡异的味道。

    各位大仙饶命……饶命啊……李火军跪在地上啪啪啪的连磕了好几个响头。口吐白沫地直求饶,可是磕了半天头都不见有任何动静,自己却磕头磕的头脑发晕。他先前本来脑袋就受了伤,加上这一连串的响头,脑袋上传来的剧痛倒是让他清醒了不少。他跪伏在那里不敢抬头,心里一个劲地念叨着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可是半响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岩洞内一片安静。只有空气中淡淡的尸臭味环绕。

    时间一点点过去,虽然安静,但是李火军的心里却是越来越紧张。可是他又不敢抬头去看,直到又过去了不少时间之后,他这才忍不住小心翼翼地抬起头看向前方。谁知这一看,他顿时愣住了,因为他看到那些尸体丝毫没有变化,依旧一具一具横七竖八地趴在地上。那十几具被李休翻过来的尸体也还保持着那个样子。

    难道自己看花眼了?李火军长出一口气,一颗紧张到极致的心也逐渐的放松了下来,他正在暗自庆幸自己看花了眼,可是下一刻他却哇的一声尖叫了出来,叫声经过岩洞听起来无比的尖锐。

    再说掉进洞内的张明成和李休两人。他们本来以为自己死定了,可没想到这一下子从高处掉下来体不断地在下落的途中遇到一条条横跨洞两边手腕粗细的青铜绳索,只撞的他们浑就像断了七八根骨头一般生疼,不过好在这些绳索的阻挡减缓了他们下落的速度,底下又是一条不大的暗河,于是他们非常意外地幸存了下来。

    两人从暗河里爬上岸,正在大口大口的喘气,就突然听到头顶上方传来一声尖叫,还没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就看到一个人影从高空跌落了下来,结果和他们一样,扑通一声掉进了暗河里。这最后落下的人自然就是李火军。

    两人将死狗一般的李火军拖上岸,然后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李火军连连吐出好几口水,浓重的喘息了好久,这才一边捋着自己口一边摆着手苦笑着说道:吓……吓死我了,你们不知道,刚才……刚才那堆尸体他妈的……他妈的竟然全部站起来了。听李火军这么一说,张明成这才想起了在自己掉下来之前也看到了。他目露恐慌地扶着李火军的肩膀问道:他们……他们没跟你下来吧?

    没有,你……你先让我喘口气……李火军说着话又大口的喘了几口气,接着才说:没有,我就是被它们给吓得想都没想就从上面的洞口跳下来了,我原以为这次肯定死定了,还不如摔死呢,总比落到那些东西手中强,可没想到这里竟然有条河,还有上面那些链子。他一边说着,一边心有余悸地抬头看向高空,只见那里一条条手腕粗细的青铜绳索好像有某种规律一般地纵横交叉,连接着两边的两排巨型石柱。

    这些是……柱子?李火军下意识地就问了这么一句。另外两人随着他的目光也奇怪地看过去。只见两排巨型石柱顶天立地一般地矗立在最中间的暗河两岸,每两根石柱间就链接着一条青铜绳索。

    他们看到这些石柱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感觉巨大,非常巨大,每一根石柱目测也至少需要三十个成年男子才能环抱,你可以想象有多么巨大。不但大,而且高。从他们那里抬头看上去,却只能看到两排石柱之间的一根根绳索,再上面就黑蒙蒙的好像蒙着一层雾气,什么都看不清楚。

    对了对了,就是这里……李休突然发狂一般地大声叫喊了起来,他的脸上写满了兴奋。他跑到其中一根石柱脚下,用手摸了摸,然后再跑到下一根石柱脚下敲一敲,紧接着他从怀里掏出一本已经有些发黄的蓝皮古书,连连翻了好几页这才停下,眼睛在书页和周围的石柱之间游,越到后来他越是兴奋,最后竟然哈哈大笑起来。

    恩人……怎么了?两人心里一怔纳闷,还在想着那堆尸体的事,却见李休突然如得了失心疯一般地又喊又叫,怎能不奇怪。

    是这个地方,是这个地方,我们来对了……哈哈哈哈哈……李休一把抓住张明成的肩膀,一边大笑着一边用力地摇晃,从他的表就能看出来他此时有多么兴奋,因为他这里的构造建筑和他手里拿着的那本古书上描绘的地方几乎一模一样。

    你们看你们看就是这里,书上说地府的所在,这里是必经之路,只要找到这里,地府就能找到,那件东西就能找到,你们要的金银财宝到时候你们要多少有多少。李休哗哗哗地将书页又翻了一页,用手指着上面的一幅图案给两人看。两人好奇地看过去,只见上面画着两排石柱,石柱中间被索链链接在一起,一条河流笔直地穿过两排石柱中间流向某个地方,在河流的尽头,印着两个古字。

    这图案上面写着的这两个字是什么?李火军有些好奇地问道。

    李休抬眼微笑着看了看他,用手指着暗河前方的黑暗,呵呵一笑,说道:那两个字是……地府,就是那里。

    两人先是环顾四周看了看,对照了一下,果然和那本书上画着的图案几乎完全一样。但是当他们听到地府两个字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莫名地跳动了一下,似乎有某种不好的预感即将发生一般。两人都没有说话,看着李休一脸兴奋地打量四周心里突然有些后悔起来。

    恩……恩人,这……这地府和……和传说中的曹地府不……应该说的不是一个吧?张明成有些担心地试探着问了一句,他其实心里很想听到李休说这所谓的地府只是个名字而已,可是他失望了。只听李休呵呵一笑,说道:传说?呵呵……民间传说中的曹地府正是来源于此,不过你们也不要太过担心,到时候你们取你们的金银珠宝,并不需要你们跟我一块进去。他说话的语气很轻松,似乎地府对于他来说只是个名字而已。

    两人听见他这么一说,先是心里咯噔一下,但随后听到不用他们进去,顿时就放下心里,不约而同地长出了一口气。开玩笑,那种地方他们敢随便乱进吗,俗话说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地偏要闯进来,借他们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闯。

    走,哈哈哈……先带你们去找你们要的财宝。李休显然很开心,大手一挥,率先沿着暗河朝前走了过去。他后的两人心里虽然忐忑不安,但是事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只好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三人沿着暗河朝着两排石柱尽头走去,那里也是暗河的尽头。他们不知道那里更是生死的尽头,世界的终极。

重要声明:小说《天师鬼见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