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七星墓(7)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早安王爵 书名:天师鬼见愁
    第一百三十六章七星墓(7)

    月光清幽,如水般倾泻在整片森林表面,就像是给寂静辽阔的夜晚披上了一层淡淡的薄纱。树木影影绰绰,黑色影子彼此交错在一起,在枝叶的缝隙间,月光投下点点光斑,更是为这里增添了一份独有的神秘。一个让人咋舌的巨大深洞突兀地出现在一片山谷中央,就算是此刻皎洁的月光照耀之下,也只能看到它大致的轮廓,而并不能对它的深度有所凸显。此时,三个人影如壁虎一般静静地趴伏在洞口坚硬的土壁上。说来也奇怪,虽说洞口是在松散的土层上被人挖掘出来,可是洞口的四壁却无比的坚硬,犹如石块。只听的黑幽幽的洞底深处,一声干瘪嘶哑的叫声突然响起,声音在洞四壁的包裹下竟然带起一阵阵的回声,传出去很远。

    李休三人俱是一惊,本来悄无声息地攀着绳索缓慢地往下爬,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却听到了这样一种让他们毛骨悚然的声音。这种声音他们自然知道是什么东西发出来的,因为就在刚才一大群路斑鸟才鸣叫着飞出了巢去觅食。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原本以为已经走的干干净净的路斑鸟,竟然在洞底深处的黑暗中还有一只不知道什么原因没有离开。

    不要出声……李休见头顶上的张明成低头刚要向他说什么,赶紧压低了声音制止。张明成只好抓着绳子坠在上面闭了口,低着头朝下打量洞深处,可是那里只听见声音却什么也看不见。

    三个人就这么静悄悄地在洞土壁上趴着,一动也不敢动。四五分钟过去了,那鸟叫声也逐渐的平息了下来,不一会就完全听不见了,似乎发现危险已经消除了,才住了声。李休扭头朝着黑暗中的洞深处瞅了半天,这才长出一口气,做了个继续向下爬的收拾,压低了声音说道:赶紧下去找个地方先看看,不然等会那些鸟回来,我们这样挂着不安全。说罢自己先抓着绳子就开始往下爬,速度一点都不慢。他头顶上的另外两人心里暗骂一句这不要脸的老乌龟,自己也开始拼了老命地跟着往下爬去。

    几人一直爬了半个时辰以后,这才又停下,因为两百多米长的绳索已经到头了,可是似乎这洞无比的深,还是没有到底,朝下却又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先停下来。

    绳子到头了,用我给你们的翻山爪继续往下爬,不要停,我先下去接应你们。一句话说完,李休手脚上都带着尖锐的翻山爪速度不慢地朝下爬去,很快就消失在黑漆漆的影里,不见了踪影。李火军和张明成不敢怠慢,浑冒着汗呼哧呼哧地也跟着朝下爬去。没爬多久,张明成突然咦了一声,然后一只脚好像是踩在了什么东西上面,奇怪之下他又用另一只脚踩了上去试探了一下,发现自己脚下竟然踩在了一条绳索上面。

    他们此时完全处在黑暗中,清冷的月光被洞四周的土壁所阻挡照耀不到这里,抬头能够看见如一顶巨大锅盖一般的夜空压在头顶,低头却伸手不见五指。两人一高一低距离不过三丈远,但是满眼皆是黑暗,甚至都看不到彼此。

    张明成站稳之后,小心翼翼地弯腰用手摸了摸脚下踩着的绳索,这一摸之下他不仅微微有些吃惊。触手之处只感觉一丝丝冰凉的触觉顺着手掌心传上来,原来是一条铁索。他用手丈量了一下,发现脚下的铁索大概有自己小腿粗细,从土壁上延伸出来,据他估计,应该连接着对面另一侧的土壁。他本来打算打开手电筒的,但是想到之前李休告诫过他们,如果下不到地底,最好不要开灯,否则要是灯光引来什么东西,那他们上上不去,下不能下,只能是等死了。

    怎么了?怎么不下了?到底了吗?李火军询问的声音从他的头顶传下来。

    没有,我踩到了一个铁索。张明成压低了声音回答道。虽然他看不见四周,但他还是扭头朝四周打量着,观察着动静。

    铁索?什么铁索?李火军有些好奇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应该这里本来就有,只是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张明成说着话,又开始往下爬。他可不敢多做耽误,虽然对这里突然出现这么一条铁索很好奇,但他更害怕要是李休下到地底不等他们,那他们不就悲剧了。

    两人怀揣着好奇心继续向着笔直向下的洞深处爬去,没爬多久,李火军竟然又踩在了一条铁索上面。不多做停留,一路向下,也不知道朝下爬了多久,他们先后踩在了不下七八条铁索之上,显然这里横跨洞口的铁索数量非常之多,只是他们现在还猜测不出这些铁索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

    没爬多久,两人耳中隐隐约约听到有水滴滴答滴答滴落在地面上的声音。虽然他们此刻体无比疲惫,但心里却是一阵欣喜,知道自己距离地面不远了。就在这种惊喜还没散去的时候,李火军突然听到一阵铁索抖动的哗啦哗啦的声音,这声音虽然微弱,但是此刻夜深人静,又处在这种地方,两人自然听得一清二楚。李火军心里一惊,扭头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却只看到黑暗,除此之外什么都看不清楚。

    明成,我听到有东西过来了。就在李火军说话间,那铁链抖动的声音距离他所在的地方越来越近,连跟着他的心脏也剧烈地跳动了起来,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半天,只听到铁链抖动的越来越厉害,却没听到张明成的回话,李火军顿时慌了神,手忙脚乱地就开始奋力往下爬。突然,一股冷风迎面朝着他的面门就刮了过来,然后他就感觉到自己的额头似乎被什么重物给重重地砸了一下,还未感觉到疼痛,紧接着他眼前一黑,手一松,体猛然朝着下方跌落下去,然后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他再次睁开眼睛,就看到李休和张明成背对着他趴在一块巨石后面,似乎在观察着什么。他用力地用手拄着地半支着子,也想看个究竟,却突然感觉到头疼裂,用手一摸额头,却发现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被人已经在自己头上缠了一圈绷带。他这才想起自己恍恍惚惚间好像被什么给撞击了一下,然后自己就从上面掉了下来。

    明成……他张开嘴无力地朝着张明成喊了一声,只感觉自己额头和后背钻心的疼,显然那一下让他摔的不轻,他暗自庆幸自己幸亏所在的地方距离地面不远,要是还在半中腰被那黑暗中的东西来一下子,那主机现在估计早到阎王爷那去报到了。

    你醒了?哎吆……你可算醒了,吓死我了你。张明成回过看到李火军醒了过来,顿时满脸欣喜地一边说着一边走了过来,似乎他很担心李火军。

    怎么回事啊?我……李火军见李休用一双及其不善的眼神看着自己,心里也搞不明白出了什么事。其实李休只是在责怪自己怎么就找了这么一个手脚笨拙的人跟着自己来到这里,对于他来说,现在的李火军简直就是个累赘。要不是当初张明成死活劝说自己要带着李火军,他现在立刻就想丢下这累赘不管。

    你还说呢。我刚到下面没多久,就看到你从上面掉了下来,我倒是要问问你怎么回事呢,你就昏了过去。张明成压低了声音解释着,又非常隐晦地回头看了李休一眼。

    然后李火军就将在铁索上遇到的事原原本本地给张明成讲了一遍,讲完又问了一句:那撞我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力量奇大。张明成一脸思索之相,只听后不远处的李休淡淡地说道:应该是常年生活在这里的某种动物。说完又接着问了一句:你还能动吗?要是能动,跟着我们赶紧离开这再说,迟了那东西又该出来了。说着话还回头朝着巨石后面又看了一眼,显然那里似乎有什么让他都惧怕的东西存在。

    能,就是……就是头有些发蒙。看到李休的眼神,李火军也有些心虚起来,说话都结结巴巴。

    张明成搀扶着李火军来到巨石后面,然后三人只露出半个头打量着前方。他这才发现,前面是一片占据了整个地底的湖泊,外围只有一圈湿漉漉的地面,四周被土黄色的土壁包围,土壁上密密麻麻一个又一个大小不一的洞拥挤在上面,看起来这里就像是一个无比巨大的蜂巢。奇怪的是湖水平淡,却漆黑无比,他们甚至能够闻到淡淡的腥臭味道,好像里面曾经死了不少各种动物。李火军抬头朝着上方一看,只看到巴掌大小的洞口处夜色依旧,一条条纵横交错的铁索横跨头顶,高低不一地链接在他们下来的洞口,可见他们此时所在的地方距离真正的地面有多深。让他心里疑惑的是,从上面看这里什么也看不到,科室现在自己所处的地方却不知道从那来的光线,看东西都看的无比清晰,就和白天差不多的样子。

    这些铁索到底是干嘛用的?李火军好奇之下,忍不住问了一句。

    李休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然后一招手,示意他们两人跟着自己。然后他自己刚要探出子,就又急速地缩了回来。只听见原本平静的湖面上哗啦啦一阵水声,一头形状狰狞的动物大摇大摆地从湖水里钻了出来,然后仰天张开巨大的长嘴吼叫了一声,声音震耳聋,犹如晴天惊雷般在几人耳中炸响。那动物长大概有八米多,浑披着厚厚的绿色鳞甲,疙疙瘩瘩的后背上一根根如同银针一般的利刺挂在上面。它的头颅奇大,甚至占了三分之一的体长,一双棕黄色的眼珠子泛着冷光四处打量,如同两盏明晃晃的灯笼一般,它吼叫的时候两根洁白的獠牙长长地从猩红的嘴里伸出来,一根细长的舌头还不时地一下下颌,鼻端呼呼地朝外喷着水汽。四肢粗壮短小,脚上有鳍,似某种鱼类,可是尾巴却只有半尺多长,颜色也黑黝黝的,就像一根短小的烧火棍一般,和它整个巨大的躯结合在一起,看起来极为怪异。它出水之后,大摇大摆地游到岸边,然后吼叫一声,开始抖动上的黑水,水花四溅,倒是让它巨大的躯看起来更添了几分威武。

    李火军心里吃惊,长大了嘴巴,却又不敢出声,半响才咕噜一声似咽了一口吐沫,结结巴巴地问边的张明成:这……这是什么怪物?

    张明成压低了声音,用手半捂着嘴,说道:刚恩人说这是媾蛟,你刚才昏迷的时候,就有一头从水里出来和一个体和它差不多大小的东西干了一架,你是没看,啧啧,幸亏我们发现的早,要是就这么冒冒失失的下去,我们估计不等你醒来就折在那里了。说着话,他还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自己口。

    还有一头?李火军一听头更疼了,龇牙咧嘴了半天,这才问了句。

    嗯,肯定有两头,刚才那只媾蛟和另外一个叫不上名字的东西干了一架,显然吃了亏,浑都是伤地钻到湖里去了,这一头上一道伤口都没有,肯定不是刚才那一只。张明成耐心地给他讲述着方才他们看到的奇观。

    啊?还有比这玩意更厉害的东西?李火军心里一阵抽搐,眼前这叫媾蛟的怪物看样子已经够可怕的了,听张明成说还有东西比这玩意还恐怖,那得危险到什么程度,心里忍不住为自己担心起来。就在这时,一声如同牛哞的叫声从远处一个土壁上的洞里传出来,声音洪亮悠长,和家里养着的牛叫声一般无二。李休和张明成神色一凌,知道方才和媾蛟干过一架的那怪物又出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天师鬼见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