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七星墓(5)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早安王爵 书名:天师鬼见愁
    第一百三十四章七星墓(5)

    几人继续悄无声息地往前走。

    遇到了方才诡异的事,谁都没有再说话,彼此各怀着心思。张明成的眼睛似有意无意地从走在他前的李火军的上扫来扫去,一双眼睛透着隐晦的毒。李火军此刻满脑子都在做斗争,一方面他想得到财宝后养活妻儿老小,另一方面却又对即将要去的地方充满了惧怕。他和张明成都不是傻子,自然看出来李休不是一般人,但明显这距离目的地还有一段路程呢,李休就莫名其妙地着了道,这无疑在他们心里种下了这人不可靠的影,可是他们又那里知道,要不是李休曾经遇到过类似的事,知道用**的疼痛可以破解,除此之外不要说李休,就是神仙来了估计也得深陷其中。要知道李休如果不是事后找到了关键点,恐怕他们三个到现在可能都会在自己制造的幻觉中游呢。

    李休走在最前面,依旧走的很小心翼翼,每踏出一步之前,总会先用脚尖轻轻地在前面的路面上探一探,要是如先前那般一脚踩上去像踩在水里一样,那他自己也许依旧在幻觉中,他最担心的就是这件事。他心里有种假设,如果此时他们三个或者说只有他一个依旧处于幻觉之中,那么也就是说此刻他所做的也许一切都是假的,只是原先他心里这么想,所以自己现在才在按照所想去做。如果这一假设成立,那么李休能肯定自己此刻百分之百依旧站在那三座石人跟前。因为有一点他非常确定,那就是当石人出现之后,他或者他们三个才产生了幻觉,而在此之前并没有发生什么。

    李休面色凝重地走在最前,眼看着自己带着后的两人安全地绕过一堆又一堆的白色乱石堆,可是越走他就越是心惊。因为他发现,自己几人好像在原地打转,那棵巨树看似近在眼前,可就是怎么都走不到。他回头望了望后不远处的三具石人,心里终于下了一个结论---他们或者只有他自己此刻依旧在幻觉之中,并没有走出来。想到这里,李休抬起手示意后的两人停下,自己也站定不动,开始仔细地打量起来四周。

    一堆、两堆、三堆……一共九十九堆乱石。这些乱石堆分明就是人为堆积起来的,可是在这里堆这些东西做什么呢?李休数了数眼睛能够看到的乱石堆的数量,想了半天他还是没有想出个头绪,最后又把目光落在了那三具石人上。在他看来,自己现在显然处于幻觉之中,那么自己此刻看到的所有东西,都会是先前在现实环境中看到的景象在大脑中的记忆投影,那么就算现在他去看那几个石人也不会出现任何问题,包括此时站在他后的两人。

    恩人,怎么了?怎么突然停下了?张明成腆着脸凑到李休跟前,低声问了句。李休扭头看向他,目光在他的脸上扫来扫去,越看心里越没底,他不由得心里苦笑,怎么看眼前这人都无比的真实,相貌、动作、神态都没有丝毫不妥。

    难道我没有在幻觉中,这一切都是真的?可是为什么老在原地打转?李休有些想不明白了。于是他用了一个最为简单的方法来印证自己到底是处于幻觉中,还是处现实中。他再次用左手将右手的一块指甲盖给掀了下来,顿时那根手指上鲜血直冒,强烈的刺痛感从指尖如潮水一般涌上来冲击着大脑。

    这种刺痛的感觉并没有错,可是为什么就是在原地打转呢?明明不过百米的距离,都走了这么半天了,石人依旧立在后不远处,什么原因呢?难道石人自己在走?不对……要是石人自己在跟着我们走,那么这一堆堆石头可却是不动的。这到底是为什么呢?李休感觉自己有些头大,假设自己不是产生了幻觉,那么难道说是这地方有什么门道?

    恩人,你在想什么呢?我看您好像遇到……遇到什么问题了?要不……要不你说说,说不定我们能帮您出个主意呢。张明成一脸真挚的笑容看着李休。李休半眯着眼睛盯着他看了半响,这才缓缓说道:难道你没发现?我们走了这么大半天还在原地踏步,要是再继续这么走下去,就算我们再走上个十年八年也别想走过去了。

    张明成却脸色有些疑惑起来,他有些不解地用手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说道:恩人,您……您说的好像不对啊,您看,我们不是早已经走过来了吗?只是您一直站在这里再没往前走,所以我们也不敢再往里走。说着指了指李休后。李休听他说完,本来心里也纳闷,就下意识地朝着他手指的方向扭头看去,这一看之下顿时让他怔在了那里,半响才艰难地咽了一口吐沫,抬头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近在咫尺的托天巨树。

    李休赫然发现,就在张明成话说完,自己扭头去看的一瞬间,那棵原本还在百米之外的巨树此时就在自己前三米多处,褐色的树皮上那一条条皱皱巴巴的裂纹他都看的一清二楚。他惊诧地回头又看,却发现原本一直在后的三具石人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才百米之外了,那一堆堆乱石纵横交错,远远望去如同一座座坟墓。

    这……这是怎么回事?方才我们明明还在原地,怎么……怎么一转眼就……就到树跟前了?李休心里有些慌乱,这种时空错乱的感觉有些让他手足无措。他有些不敢相信地转头分别看向两人,却见到他们正一脸不解地看着自己。

    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方才明明还在石人跟前,明明……突然他整个人都浑抖了一下,一股凉意顿时从脚底冒上来,他想到了一种可能,一种完全他本不应该想到的可能。他喃喃自语道:轮回谷,这里竟然会是轮回谷……

    轮回谷,又称轮回路或者轮回道,是用来形容一种奇异地形的名称。当假设有一个人走进这种地形地貌之中的时候,会因为周围景色的变化而产生一种在原地踏步的错觉,而且进入这种地貌的人在走出之后,大多人都会在相当一段长时间内看什么东西都会产生咫尺天涯的视觉、听觉、触觉等一系列错觉。本来大多数人都以为这是一种自然现象,但在中国古代典籍里面有一个记载,说有个牧民在放牧途中遇到了一场罕见的大雨,大雨整整下了一天一夜。牧民赶着牛羊就躲在一座大山脚下避雨,直到第二天天明,大雨才停息下来。可是当牧民赶着牛羊回家的时候,却突然发现自己处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中,后来找到当地人一问,才知道自己已经在原来地方的千里之外。这完全是不可能的事,就算他乘坐当时最为快捷的交通工具,他也无法做到一夜行走千里的壮举。他回头又去找那座大山,可是那里却变成了一座湖泊。他以为这件事就这样结束了,可是当他回到家里以后,一觉睡醒,却发现自己睡在那座山脚之下,在他边窝着一只只牛羊,他竟然又回到了那个地方。此后,在他的一生中一共经历了九次类似的事,在他临死的时候,才将这件事的真相告诉了自己的子孙。

    他说他每次遇到那件事,总会看到一个人影走在他前面给他带路,他一直也看不清那个人是谁,一直想追也追不上,直到最后一次他才看见那个给自己带路的人竟然就是自己,那个人的那张脸和年龄与他完全一模一样。于是有人猜测,也许是某种我们所不知道的存在在冥冥之中指引导演着这一切,可是这种说法又无从考证。

    李休为什么会想到轮回谷,原因就在于,古籍上记载的这个故事和他此刻遇到的况大体上相像。比如不知不觉间自己已经处在另一个地方,又比如故事里面的那个牧民说每次发生那种况都看到自己,而现在那具样貌完全和他一模一样的石人就在百米开外安静地伫立着。他吃惊的不单单是这些,让他心里震的是,传说中凡是遇到过轮回谷的人,死后的灵魂都会在轮回谷游,永生无法进入轮回之地。李休是玄门中人,自然相信人是有灵魂存在的,而且也见到过不止一次,要不然他也不会这么惊惧了。

    他抬起头注视着眼前这棵成托天之势的大树许久没有说一句话,久久地站立在那里,面色深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半响才长叹一口气,回头望了望远处,这才淡淡地喃喃自语道:轮回谷,轮回谷……好一个地方,将人的灵魂永生都束缚在这里,却是不知还有什么等着我……罢了……说完,他手一摆,大声对两人说道:你们两个放心,就算我死了,我也会让你们两个活着出去的,而且我答应你们的东西一定会给你们,我对那些不感兴趣。安顿了两人一番,李休这才迈开步子绕着巨树而行。

    张明成和李火军见李休这番话说的真挚,也是心下一阵安定,鼓起了勇气跟着李休绕树而走。当来到巨树背后,几人都有些傻眼了,只见一个深的不见底的黑洞突兀地出现在巨树后面的地面上。光洞口看起来差不多就有大半个足球场那么大,虽然此时阳光充足,但在几人眼中却依旧的如同黑夜一般黑森森的,甚是骇人,也不知道通向哪里,却又如同通往幽冥地府一般。他们三个人站在洞口旁边,和这大的骇人的洞口比起来就如同是哪个小蚂蚁一般。

    三人站在洞口旁边,只感觉一股股冰冷刺骨的凉风从底下直往上冒,不但是张明成和李火军,就是李休都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李火军往前小心翼翼地踏了半步,伸长脖子低头往下看去,却啊呀一声又急速地将脖子缩了回来。

    火军哥,你鬼叫什么呀,吓人一跳。张明成有些不满地看着李火军。

    李火军呵呵一笑,说道:不是故意要吓唬你,我刚伸长了脖子往下看,只感觉这洞口邪乎的紧,就仿佛能够把我吸进去一般,不让你害怕都不行。

    张明成暗骂了一句没胆子,自己也伸长了脖子朝下看去,却也只看了一眼就蹬蹬蹬惨白这一张脸往后连连退了好几步,一股瘫坐在地上。李火军一副你才知道了的神色看着张明成笑着,却发现张明成的脸色不对,显然好像发现了什么。一旁的李休神色不变地侧看着脸色惨白哆哆嗦嗦的张明成,问道:你看到什么了?谁知张明成只是一个劲地咽吐沫,双眼睁的老大盯着黑漆漆的巨大洞口,整个体抖得如同筛糠,哆嗦着嘴唇,好半天也没吐出一个字来。

    到底看到什么了,你倒是说呀?李火军有些沉不住气了,看着他的样子有些焦急的抓耳挠腮,他恨不得自己再伸长脖子去看看,却没有那个胆子,刚才那种感觉他清清楚楚,就好像那黑洞深处有什么东西在盯着自己,而且好像有股力量在吸引着自己,感觉自己的魂都会被离体招引而去。

    仙……仙人……刚……刚才我看到……看到有个穿着白衣的仙人在……在踩着云飞……就……就在那里面。张明成喘息了半天,才断断续续地说着,一边说还一边用手指着偌大的洞口。

    仙人?李休也奇怪了。

    哈哈哈……你看到仙人还把你吓成这样?李火军感觉有些好笑,心想这张明成不会是一路上受的刺激太多了看花了眼吧。

    你不知道,那仙人有……有三个头……张明成这一句话说完,顿时让在一旁嬉笑着的李火军变了脸色,一张脸看起来像是在笑,却又比哭还难看。

    三个头?哦……那么说我们来对地方了。李休淡然一笑,却好像终于放下心来的样子,貌似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一般。

重要声明:小说《天师鬼见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