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七星墓(4)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早安王爵 书名:天师鬼见愁
    第一百三十三章七星墓(4)

    没有风,甚至都感觉不到空气的流动,似乎时间在这一刻完全凝固静止了下来。寂静。死一般的寂静。如同坟墓一般的寂静。

    广阔的山谷里,在最中央处,一颗巨大无比的树木顶天立地地矗立在那里,在它周围的方圆百米之内,地面上白森森一片,在正午白光的照耀下如同一片白色的沙滩,沙滩上一堆堆青色乱石杂乱无章地堆积着,环绕着巨树。再远处,山林环抱,幽暗的森林?静无声,好像黑暗深处隐藏着沉睡的巨兽,正在一点点醒来。此时,远远望去,三个人神态不一地站立着,在这三个人对面,三个石人如同泥塑一般安静地并排伫立在那里。石人的高,体的轮廓都一模一样,但是石人的面部却各不相同,一看之下竟然和那对面的三个人一模一样。

    这……这怎么和我们长的……长的一模一样?李火军一股坐在地上,抬起颤抖的手指着面前的石人喃喃自语,像是在问别人,又像是在问自己。他旁边的张明成也是一脸无法置信的神色看着其中一个和他长的完全一样的石人面部脸色发青,他甚至都感觉不到那种寒冷,甚至都忘记了应该因震惊而大喊出声。

    李休面色沉重,眼睛里也是一片茫然,在他得到的那本古籍里并没有说这里会出现石人,而且最令人匪夷所思的是石人面部竟然和他们三个一模一样,这完全不可能,就算有人恶作剧,也不可能就知道他们三个今天会出现在这里。这完全说不通的事,却明明就这么突兀地发生了。

    恩人……这……这怎么回事啊?张明成最终还是忍不住扭头看向李休问道。

    李休并没有回答,也没有看他,而是平复了一下心之后,这才开始思索来到这里之后的前因后果。他的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石人,想要从石人上看出点什么,可是那三具石人除了和他们长的相像之外,并没有什么不同之处。

    刚才……刚才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张明成这一句话出口,让李休也是一惊。

    拍了一下你的肩膀?难道这石人会动弹不成?可是他们从哪里冒出来的,方才我们走到这里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呀?李休愈发的疑惑起来,心里却突突直跳,他预感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了,可是具体是什么事,他却又说不清楚。他这半辈子见过的稀奇古怪的事何其多,可是从来没有遇见过像今天这样诡异莫名的怪事。

    不要管那些石人,我们继续往前走。李休端详了石人半天,也没发现有任何动静,一咬牙,便想带着另外两人继续向着巨树那里走。可就在这个时候,他耳中似乎隐隐约约地听到有人轻笑的声音,声音听不出男女,及其轻微,就好像有人在捂着嘴偷笑一般,笑声从手指缝里面挤出来似得。李休一下顿住,环顾左右,随即大声喝道:是谁?是谁在这里装神弄鬼?他质问的声音很大,整个山谷里都能听到他说话的回音,就好像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同时也有人在质问他自己:是谁?是谁……此时再没有人敢往前走一步,包括李休。李火军和张明成早已经被这诡异的景象吓得面如土色,不敢吱声,两个人紧挨着李休站着,体抖得如同筛糠。

    李休见没有回应,正在纳闷的时候,就听见张明成哆哆嗦嗦地看着他的脚下,用手指着他用带着哭腔的声音说:恩……恩人,蛇……你腿上……你腿上有蛇……李休还没来得及看脚下,就又听见李火军啊呀一声,一蹦老高,一边跳着,一边手舞足蹈地好像在自己上拍打着什么。

    蛇……蛇……怎么这么多蛇……李火军一边慌乱地拍打着自己肩膀和腿,一边叫喊着。

    李休莫名其妙地先是看了看自己脚下,然后又抬头看向李火军,可是那里来的蛇,自己和李火军上哪里有半个东西。这时,张明成也尖叫着胡乱拍打起来,不时地还用脚狠踩着地面,一边踩,一边还骂骂咧咧:我让你咬我,我让你咬我……李休顿时感觉到不妙,就在这时,他突然感觉脖子一凉,然后就看到一条婴儿手腕粗细的青色蟒蛇嘶嘶地吐着蛇信缠在自己脖子上。他下意识的用手一抓,却抓了个空,倒是自己的指甲在自己脖子上长长地划破了一道血口子。那条蛇刺溜一下顺着脖子滑到了他的腰间,然后张开血红色的大口就朝着自己腰部咬了下去。李休只觉得浑发凉,心想要是被咬上这么一口,自己可能今天就交代在这里了。他眼睛一瞪,大喝了一声,双手朝着腰间的蟒蛇抓了下去,却又被那蛇逃掉,他自己的双手因为太过用力,又来不及多想,顿时狠狠地击打在自己腰部。疼痛之下,他忽然想起自己曾经在一座古墓内遇到的一件事。那次他一个人去往一座深埋底下的古墓寻一件东西,等到他将那件东西带出来的时候,突然闻到一股奇异的香味,然后就看到自己周都被熊熊燃烧的大火包围了起来,他拼尽了全力出来以后再回头去看,却发现什么都没有发生,自己衣衫完好,那里有什么大火存在。

    李休想到这里顿时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暗叫一声不好,中道了,这两个小子产生了幻觉,包括自己。随即他不再犹豫,伸出左手两根比寻常人要细长的多的中指和食指,一咬牙硬生生地将自己的右手大拇指的指甲从手指上给活生生地撕了下来。尖锐的疼痛让他浑一阵抽搐,但是在强烈的痛感之下,脑子却无比的清醒,环顾左右,正看到李火军和张明成用一双奇怪疑惑到极点的眼神看着自己。

    你们两个没事吧?李休疑惑,他本想等自己摆脱了这种幻觉,再去用同样的方法救这两个小子,却没想到这两个人竟然毫发无损一脸纳闷地看着自己。

    我们……我们没事啊,倒是恩人您……张明成说着用手指了指李休被自己硬生生撕下来正往外冒着血的指甲,一脸的不解。

    我?我怎么了?这句话一出口,李休突然感觉到那里不对。先前他明明看见这两个小子中了道,上蹿下跳的,怎么此刻却好端端地站在这里,还用那种莫名其妙的眼神看自己。

    恩人,你怎么了?怎么突然就抓自己,还……还把自己的指甲给撕下来了?张明成有些关系地小心翼翼地轻声对李休说道。李休让他这么一问,本就是聪明人的他那里还不明白,随即反应过来,这分明是只有自己着了道,而他先前看到的那些全是自己的幻觉。可是一个疑问有冲上了他的心头。

    不对啊,我们三个人都在这,而且他们两个一点道术阵式符术都不懂,怎么就我着了道,这说不通啊?李休一肚子疑惑,目光下意识地就看向不远处那具长的一摸一样的石人。这不看不要紧,一看他顿时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在这石人没有出现之前,一切都没有发生,直到这石人出现之后,然后自己就听到了那诡异的笑声,再然后自己就莫名其妙地着了道。

    是了,他们两人因为害怕不敢去看那石人,甚至都不敢多看一眼,把解答一切的疑问和目光都放在了我上,而我却一直在注意着石人的动静,一直观察着石人,问题肯定出在这石人上。想清楚了这一切,李休心里踏实了下来。他暗自庆幸以前遇到过一件相同的事,不然今天恐怕不会这么轻松的还站在这里,可是还没安稳多久,他心里又一阵后怕。

    这才刚刚到这里,按照那本古籍上的记载,这里连入口都不算,还只是外围,自己就差点乱了心智,那么里面……想了一半,他不敢再往下想了。可是事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既然他已经来到了这里,就不可能空手回去,莫说是有什么凶险,就是前面有刀山火海他也只能往前走,因为他找了半辈子耗费了无数心血还未找到的东西就在那里面。想着他回头看向那棵巨大无比笔直耸立的树木。

    恩人,恩人你没事吧?张明成见李休发愣,还以为出了什么事请,上前关切地问道。其实他和李火军看到方才李休如同疯癫了一般地抓挠着自己那怪异的一幕,此时心里早打了退堂鼓,巴不得李休说一句回去。

    哦……哦,没事,跟着我继续往前走,等会如果再出现什么,再看到什么,都不要盯着去看,明白吗?李休说完,见两人脸上都萌生了退意,于是接着又道:你们放心,只要有我在,你们不会有事的,等到了里面,所有的金银财宝都归你们,作为这次你们跟着我的酬劳。

    那……那你确定你们所说的那里真的有宝藏吗?李火军有些胆怯地问了一句。说实话,他本该听妻子的话拒绝跟着张明成来这里,但是他是男人,同时也是一个父亲,他特别希望自己的妻子和儿子将来能有一个好的生活环境,至于面前这两个人到底是什么原因非要来这里,寻找什么在他看来莫须有的东西,他一点都不关心。

    李休有些鄙夷地瞥了他一眼,淡淡地说道:当然有,而且到时候恐怕你就算把自己的包裹全部装满了,也只能带走那金银财宝的万分之一。

    一听这话,李火军心里就放心了不少,长出了一口气,又悄悄地扭头看了看那几具石人,这才咬牙跟着李休继续小心翼翼地往前走。他却没有看到,在他后张明成一双眼睛正如毒舌一般悄无声息地盯着他看了半响。

重要声明:小说《天师鬼见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