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尸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早安王爵 书名:天师鬼见愁
    第一百二十九章尸变

    胖子一脸气愤地看着麒麟嚣张地从他边走过,双手攥的紧紧的,双眼几喷出火来,可既然东方说了要让他走,胖子只能就那么站着看他离开。擦肩而过的一瞬间,胖子差点一拳就捣过去,砸在麒麟的脸上,最终还是忍住,目送着麒麟越来越远,消失在逐渐亮起的天色里。

    欧阳正夫妇经过了这一夜的事故,依旧心有余悸地躲在角落里抱做一团,尤其是李落的突然出现,又莫名的消失,分明不是人能做到的事,不是人,那么只能是那种东西了。自己女儿的魂魄他们看到的时候,更多的是悲伤和心疼,但是对于别人的魂他们还是有着本能的畏惧。至于林培辕,则是一副大赦的样子,长出了一口气,一夜的压抑也让他感觉心里紧张莫名,但好在作为摸金校尉的他,这么多年在古墓里的摸爬滚打见到过不少匪夷所思的事,心里承受能力要比欧阳正夫妇好的多。蓝只是一直把目光停留在一脸木然地看着欧阳冰尸的东方上,看不出她的表,但是能够从她动容的眼神中可以看出,她此刻完全能够体会东方的心。从小被爷爷带大的她,拿着失去亲人的痛楚她比任何人都清楚,更何况她爷爷才走了不久。对于东方来说,欧阳冰实际上在他心里,早已经是亲人,眼巴巴地看着人复活无望,心里的伤痛不言而喻。

    方才说话的那个人是谁?麒麟怎么手里会有血符这种玄门所不容的东西,看样子麒麟似乎还懂点玄术秘法……胖子站在门口,抬头眺望着远方的天空,心里的疑惑更重。想了半天,想不出个头绪,胖子索不再去想,摇晃了一下脑袋,走到东方跟前安慰道:东方,你也别太伤心了,该走的还是会走,弟媳她肯定不希望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一边的蓝也走上前蹲下扶着东方的肩膀,说:胖掌教说的对,欧阳姐姐虽然走了,但是你还有我们,还有你的家人,欧阳姐姐她也希望你开开心心的,而不是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对于两人的话,东方不知道听见没有,他只是浑僵硬地瘫坐在地上,低着头,表木然,目光中带着不舍带着痛楚,眼泪无声地一大颗一大颗滴落下来,看的旁边的两人心里也是一阵怅然与伤感。

    我去收拾东西,小师妹,这两天我住你们那里,有什么事也好有个照应。胖子说完起去收拾香案上的东西,收拾完了又走到门口去将地上的那三枚铜钱装在了口袋里,当他看到门口刀柄上缠着黄符的杀猪刀时,突然惊异了一声。

    咦……这……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刀尖朝里了?胖子俯就要伸手去捡地上的杀猪刀,手刚接触到刀柄,却大叫一声连连倒退了好几步。先前胖子将杀猪刀刀尖朝外放在大门中央,为的是让外面的孤魂野鬼不敢进来,因为这把杀猪刀是他从一个屠夫手上顺来的,当时这把刀上还沾着猪血。据老道说,动物和人上都带着生气,其中以人上的生气最重,一些杀过很多动物的刀器利刃,都会将动物临死前的生气转变累积成煞气,这种煞气可以辟邪驱凶,甚至一些常年杀猪宰牛的屠夫上也会被沾染着很重的煞气,所以很少有屠夫会撞邪之类的,但是他们不病则已,一病就是无可挽回的疾病,甚至多年轻夭折之人,有些还祸及家人,这是因为杀生本来就是违逆天道,随着死在他们手里的生灵越多,他们的罪孽越重,因此大多会命不长久。

    胖子一脸惊恐地看着地上的杀猪刀,半响才吐出一个字:血。只见那把杀猪刀的刀刃上竟然缓慢地朝外渗透着鲜红色的液体,不是血又是什么。现在天光已经逐渐的大亮,可这诡异的一幕却把胖子吓了一跳。让胖子害怕的东西不多,只是此刻已经风平浪静,法事也以失败而告终,那这一幕又是为何呢?怎能不让他惊疑。就在他思索着到底哪里出了问题的时候,却听见后赵秋华一声惊惧的大叫:小……小冰……胖子转看去,赵秋华一脸苍白地窝在自己丈夫怀里,一只手却哆哆嗦嗦地指着大厅中央停放欧阳冰尸的地方。顺着她手指的方向,胖子一看之下顿时也变了脸色。原本面色安然的欧阳冰脸上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竟然长出了一层细密的白毛,尤其紧闭的双眼之中白毛比其它地方要长的多也细密的多。

    尸变!胖子忍不住叫出声来,怔在了那里。东方双目空洞,似乎在看着欧阳冰的脸庞,又似乎在回忆什么,这正在发生的一幕,他好像好像没有看到一般,依旧木然地坐在地上,但是他边的蓝却大睁着眼睛,双手紧捂着嘴巴,像看到了怪物一般地连连后退好几步。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被眼前诡异的一幕吸引,谁都没有注意到东方上此时发生的变化。他的头发从两鬓开始一点一点变成灰白,脸上的皮肤也爬上了一道道眼可见的皱纹。

    这怎么可能?她死了才几天时间,怎么会发生尸变,这完全不可能啊。胖子努力回忆着这一晚发生的一切,却找不到任何头绪,索从怀里掏出一张镇尸符上前几步,啪的一声贴在了欧阳冰的额头。

    东方……东方,你他娘的醒醒……胖子一把拉起东方,摇着他的肩膀,却看见东方只是低着头看着欧阳冰的脸一言不发,活生生如同一个任人摆布的木偶。啪啪两声,胖子大叫着猛闪了东方两记响亮的耳光,大骂道:**的要消沉到什么时候,人已经死了,你这副样子在给谁看……一边骂着,一边又闪了两巴掌。

    半响,东方才慢慢地抬起头,眼睛怔住地看着胖子没有说一句话,但是当胖子看到他满脸皱纹的面容的时候,却心里一紧,一股难言的滋味漫上他的心头,他想对东方说什么,却张了张嘴,喉咙里发出咕嘟咕嘟的声响,却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两人就这么对视着,胖子的表有一种不忍和感伤,而东方却面无表地看着他。许久,东方突然哇的一声大哭了出来,眼泪顺着脸颊留下来,他一把扯住胖子的衣襟,大喊着重复着一句话:她走了,她走了……胖子心里看到他的样子也难受,任由他抓着自己的衣领,突然他一把将东方抱住,用手拍了拍他的后背,哀叹了一声,安慰道:兄弟,我知道你心里难受,但是还有我们呢,还有我们呢……两个人就这么站着,东方爬在胖子的肩膀上哭的像个孩子,蓝的眼睛也湿润起来,看着两人,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一种温暖的感觉漫上来。

    许久之后,东方才摸抹了一把眼泪,面无表地看了看不远处的角落里抱在一起的欧阳正夫妇,说道:如果不是因为你们,小冰她不会死。说完便不再理睬他们,回头目光哀伤留恋地看着安然躺着的欧阳冰不发一言,随即他手提鬼玺小心翼翼地揭下胖子贴在欧阳冰额头的黄符,然后将鬼玺慢慢地印在欧阳冰的额头上。鬼玺正面的八个大字刚刚接触到欧阳冰的皮肤,一丝丝黑气就开始从欧阳冰的上散发出来消失在空气中,而欧阳冰脸上的一层白毛也开始逐渐消退,最后完全消失干净,变成了原来的样子,同时,门口那把杀猪刀上面往外渗透着的鲜血也以眼可见的速度倒流进刀刃之中。

    不可能尸变的,她怎么会……胖子看着欧阳冰的尸说出了心中的疑问。东方头也不抬地说道:是麒麟和李休动的手脚。

    李休?李休?这名字怎么这么熟悉,是……哦……是那个害了于老汉尸的风水先生?胖子恍然大悟,可是还有个疑问:麒麟怎么会和他走在一起?东方面无表地抬眼看着门外,许久才说道:我不知道他们怎么会在一起,但是李休肯定知道我们,更是知道老道,或许他们认识。胖子似懂非懂地哦了一声,随即发狠说:李休这老不死的,迟早胖爷我让他生不如死。东方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此刻,距离欧阳正别墅区不远的一间房子内,一个精瘦的老者正笑眯眯地捋着山羊胡子坐在沙发上看着眼前的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少年。

    人,不应该有多余的感,只有恨就足够了,你今天做的很好,我很满意,但是有一点我要提醒你。说话的看起来一副仙风道骨模样的老者正是东方他们口中的李休。

    师父,请说。麒麟恭敬地点头询问道。

    血符这种东西虽然好用,但一向为玄门中人所不齿,所以以后你最好不要轻易使用,不然要是要让那帮老不死的知道了,你我可能就变成过街老鼠了。李休说着话,端起前茶几上的茶杯慢悠悠地吹了吹,呷了一口。

    弟子敬尊师父教诲,但弟子还有一件事不太明白。麒麟在李休的对面坐下来,也一边说着,一边端起茶壶给自己沏了一杯茶。

    说。李休脸上依旧挂着如沐风般的笑容,但声音却极为冰冷干脆。

    上次师父说要带我去找生死簿,说长生的秘密就在里面,可是一直到现在,师父您只是教我一些法术阵式,让我监视着那两个小子,却没有要前去寻找的意思,难道他们和那生死簿有什么关联不成?麒麟似无意地说着话,将穿在外面的黑色风衣脱下来丢在一边,然后转头看向李休,目光里有疑惑和试探。

    李休笑眯眯地上下打量了他几眼,眼神却显得极为锐利,然后他突然哈哈一笑,说道:你是个聪明的小子,不错,他们是那一星老道的两个徒弟,我也不瞒你,一星老道从他出现开始,就一直在寻找生死薄的下落,而和你一起从小玩到大的那个叫东方的小子有一双阳眼,这你是知道的,而阳眼是找到生死薄的关键,所以一星老儿才收了东方小子为徒弟,只要一星那老儿一有什么动作,他那两个宝贝徒弟必然会跟着,所以我们不用着急,你只要注意他们两个,生死薄最终就会落在我们手里,你可明白?

    麒麟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他话里的意思,随即伸手为李休的茶杯满上茶水,然后微笑着说道:师父你老人家怎么会对那个一星老道的事知道的这么多?

    李休一脸得意地哈哈大笑起来,说道:因为我们是同一种人,我和一星老道,我们是同一种人……麒麟不解,有些纳闷地抬头看向一脸得意之色的李休,只听李休接着又说道:你师父我瞎掉的一只眼睛就是拜那老儿所赐,要不是他,我此刻早已经进入了那里,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东躲西藏。说话间,他的神色已经变得冰冷起来,短短的几句话却像是从牙缝里挤出一般,看样子和他口中的一星老儿有着不共戴天之仇。麒麟听完他的话细看之下,才发现李休的左眼比右眼稍微小了一点,而左眼的瞳孔颜色也有写不同,眼神无神,原来是个人工造的未来遮掩瑕疵的假眼。

    同一种人,李休和他口中的一星老道是同一种人,什么意思?麒麟暗自思量着,却没有问出来,脸上却笑眯眯地再次为李休的茶杯沏满了茶水。

    两天后,欧阳冰的尸被火化,在她的尸被抬上灵车之前,胖子非常隆重地为她做了一场法事,而东方只是面无表地看着,一句话都没有说,谁都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但是胖子他们都知道东方心里肯定如同刀绞,所以倒也没有再说什么。不久后,老道来找他俩,知道了结果后,老道也是一阵怅然,长叹一声拍了拍东方的肩膀,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在临走前告诉胖子等东方一毕业和他一同前往神农架。

    似乎子又再次回归了原有的平静,只是东方知道那个人再也不会出现了,而东方的脸上也从此没有了笑容。他每天看着手机上录下的和欧阳冰在一起的视频默默地掉眼泪,然后就坐在阳台上,一言不发地看着窗外的天空,一坐就是一整天。和他同住在一起的蓝,好几次都想上前去劝劝他,可是最终还是没有说话,只是做好了饭菜端在他面前。

    蓝,你说善良的人死后是不是会去那儿?东方突然回头问一直安静地坐在他后的蓝,抬起手指了指窗外的天空。

    那儿?蓝有些不解地抬头看着窗户外面。

    那儿,天上。东方淡然的说完,站起有淡淡地重复了一句:天上,哼,天意吗?

重要声明:小说《天师鬼见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