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借阳(5)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早安王爵 书名:天师鬼见愁
    第一百二十八章借阳(5)

    虽然是南方最繁华的城市,但是此时的某一座豪华别墅内却陷入了一片沉寂。别墅的大门敞开,从外面投进来的昏黄灯光将大厅内微微照亮,几个人影或站或盘腿席地而坐,一段段神秘莫测的经文从那两个盘腿而坐的少年口中传出,透着一丝丝的高远深沉而又迷幻的色彩,让站着的几人听在耳中也是忍不住心下安定起来。此时,一向吊儿郎当的胖子紧闭双眼,脸上的神色也是庄重无比,于往的表大相径庭。

    一段吟唱的经文过后,胖子站起,走到赵秋华跟前,将那根系在她腰间的红绳的一头抓在手里,然后环顾了一下四周,对边的其他人说道:等会如果出现什么意外,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慌张,更不要大喊大叫。他说着又看向林培辕,继续叮嘱道:林叔,这炷香你拿着,等会千万不让它折断,直到燃烧干净为止,可不敢出现什么岔子。林培辕连连点头,笑着说:你放心,包在我上。说着就将胖子手中一炷已经被点燃的香接了过去,小心翼翼地护在前。

    交代完一些事后,胖子在大厅敞开的大门中央坐下来,然后从怀里掏出一把被白布包裹着的杀猪刀放在前的地面上,刀尖朝外,在灯光下泛着森然的冷光。紧接着,三张蓝符啪啪啪地在他周围的三个方向被他贴在地面上,同时他取出一张黑色符纸缠在了杀猪刀的刀柄处。他回头有些惆怅地看了一眼盘腿坐在欧阳冰前的东方,叹了一口气,却没有说什么,闭上眼睛,陷入了沉寂。

    时间在一点一点过去,直到五点的钟声响起,就在众人等的有些焦急的时候,突然,那放在香案上先前熄灭的蜡烛哗的一声,竟然再次自动的点亮了。烛火还是先前那般诡异,在蜡烛上方半尺多处散发着绿油油的光芒,光芒虽然暗淡,但是却照在几人的脸上,看起来都有了些森寒的意味。随着蜡烛的亮起,林培辕几人的心里都是莫名的一跳,目光被那蜡烛的光芒吸引了过去。

    就在这时,原本沉寂的大厅突然莫名其妙地响起了呼呼的风声,可是明显大厅里并没有风。只听那声音越来越大,最后竟然变成了一连串的爆破之音,犹如在放鞭炮一般,噼里啪啦像个不停。东方闭眼就那么坐着,脸上的表却从先前的平静,转变为苦涩,再变成痛苦之色,好像正在承受着莫大的煎熬。随着他脸上神色的变化,他后香案上的烛光也越来越旺盛,最后竟然有三尺多长,然后猛然收缩,变成先前的样子冷幽幽地摇曳着。

    啊……一声惨叫犹如惊雷一般在大厅里炸响,只见赵秋华突然大叫一声,斜刺刺地倒下去,在地上蜷缩成一团,口中吐着白沫,浑抽搐了起来。

    秋华。欧阳正一脸焦急地喊着赵秋华的名字就要上前去,却被胖子一声大喝怔在了那里不敢动弹。

    没事,弟妹的魂魄要离开她的体,这是正常反应,事后让她多休息几天也就好了,你不必如此……胖子本来想说你不必如此紧张,却突然表一变,一双眼睛直直地看向欧阳正的后。于此同时,他扯着那根系在赵秋华腰间的红绳也猛然绷紧,串在红绳上面的三枚铜钱旋转着滑向赵秋华的腰间。

    李……李落……胖子怎么也没想到,李落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准确的说是李落的鬼魂出现在了这里。他犹记得前不久在蚩尤墓地底奈何桥上看到的李落,那次他和东方差点就死在了那里,现在回忆起来依旧的心有余悸。欧阳正几人看到胖子惊恐的脸色,也顺着他的目光向着后看去,一看之下,也是愣住,只见一个穿着白色薄纱的美丽女子正站在他们后的不远处。女子面容白皙,漆黑的长发顺着两侧脸颊倾泻下来,她双手垂立,赤着双脚闭目站在那里。她明明站立的地方是大厅的角落处,众人却看得清清楚楚,就连她薄纱下若隐若现的肌肤都看的一清二楚。谁都没有看到,一直站着没有出声的麒麟在低头看向东方的时候,露出了一个天机难测的冰冷笑容。

    赵秋华在抽搐了几下之后就不动弹了,蜷缩着体躺在地上,系在她腰间的红绳也逐渐的松散下来,不似先前那般紧绷。胖子虽然不知道李落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但是看到手中牵引着欧阳冰魂魄的红绳无恙,便心下稍微安定了下来,但是他的目光依然锐利地看着犹如出尘仙子一般的李落,一脸的戒备。

    只要东方没事,这次借阳能够成功,其它的事暂时放在一边,希望不要出现什么意外。胖子心里默默地对自己说着,他心里从李落出现开始就觉得不妥,但是事已经走到了这一步,要是现在中途放弃,那就等于东方付出的寿命平白无故的打了水漂,要是那样,无异于将东方提前送入了死路。想到这里,他心一横,猛然站起,从怀里掏出一张黑色符纸,这张符纸于之前他拿出的所有符纸都不一样,不但比那些符纸大了不少,而且上面的符文是用动物死前的生气之血所画,正是天罚符。

    李落啊李落,别怪胖爷我心狠啊,我对你可是害怕的紧哪……胖子一边想着,一边手拿着黑符脚步沉稳地朝着李落的方向而去,还没走出几步,突然,他后的大门啪的一下,在猛击声中猛然关闭。胖子心里一跳,暗道一声不好,转就朝着大门奔去。还没走出几步,却又停下了,因为他清晰地听到大门的门板上传来一阵刺耳的摩擦声,那声音犹如一个人在用细长的指甲在挠着门板一般,听的众人一阵头皮发麻。

    几人的目光先前都被突然出现的李落吸引了过去,却又被这突如其来的大门关闭的声音惊喜,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就看到东方猛然张嘴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胖子,不要管我,做你该做的事,小冰交给你了。东方说完,惨白着一张脸,拿出一根锁魂针朝着自己天灵盖缓缓扎下。胖子看了看大门,又回头看了看李落,正在左右为难之际,听到东方这么一说,也顾不得许多,哀叹了一声,重新坐定,眉目紧锁,却闭上了眼睛,对周遭发生的一切似乎不闻不问起来。他刚坐下没多久,忽然感觉到手中的红线一紧,然后啪的一声,红线断了,三枚铜钱滴溜溜地落在了地上。还没等胖子反应过来,却又听到林培辕一声惊呼,众人寻声望去,只见林培辕低头惊诧地看着手里拿着半截还没燃烧殆尽的香愣愣地站着。

    不……不……不是我弄得,是……是它自己断了。林培辕表无奈地看着胖子努力解释着。

    完了……完了……哎……半响,胖子看看手中的红线,再看看林培辕手中拿着的半截香,喟然一叹,最后把目光投在了东方的上。他的眼神中有哀凉有怜悯,更多的却是无奈。东方表木然地坐在地上,看着静静地躺着的欧阳冰,许久突然大笑起来,笑的浑颤抖,笑的大颗大颗眼泪滴落下来。天意吗?天意吗?……他喃喃自语着。蓝看着体佝偻,看起来像是突然老了很多岁的东方,心里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些难过,喉咙里像是被堵了什么东西一般,说不出话来。

    不要……突然,东方一声急促的大喊,伸手在半空中乱抓着,状若疯癫,他的眼睛悲伤地看着前方,可是那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他能看见,两个影缓慢地朝着大门外走去。他看到了李落,看到了李落旁的欧阳冰正在回首对他微笑着,似在告别。

    那种指甲抓挠门板的声音依旧在响,将已经醒过来茫然无措的赵秋华和欧阳正吓的直抱做一团不敢出声。胖子站起,又是一声长叹,慢慢地朝着东方走去,还没走几步呢,突然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我去他哥大姨夫,走个路都不让老子走好。胖子一边骂着一边站起,可又没走几步,再次莫名其妙地摔倒,如此三四次,胖子也感觉到了不对劲。站起,茫然地环顾了一下四周,有些疑惑地挠了挠头。

    啊……人……人……赵秋华,哆哆嗦嗦地用手指着胖子后的大门,惊呼出声。胖子回头一看,顿时出了一白毛汗。只见门板上赫然出现一个张牙舞爪的人影,门板竟然在嘶嘶地往外留着鲜血,这一幕看的胖子心里一惊,倒退了一步。

    这是怎么回事?胖子看着几人问道,却从其他人的目光中也看到了惊恐和疑惑。原本顺顺利利的事,到现在演变成了如此,胖子心里还想过去劝东方几句,没想到事却原没有他想的那般简单。

    借阳而已嘛,这他妈又是哪一出?这玩意儿我们可没请。胖子稳定了一下心神,也不敢再走动,他不是傻子,从方才红线和燃香断裂开始,他就感觉隐隐有什么东西在作祟,不然一切都在顺顺利利的进行,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一切前功尽弃不说,还出现了这种东西。李落的突然出现就让他觉得意外,门板上的东西,更让他心里多了一层疑惑。

    麒麟,你来到这里,到底为了什么?东方猛然抬起头,惨白着一张脸注视着不远处的麒麟,冷冰冰的问道。

    麒麟哈哈一笑,向前走了几步,目光一闪,伸手朝着门板一指,说:那个东西叫‘血魂’,是用来聚集气的东西,是我招来的。说着,他从后另一只手中拿过一张血红色的符纸在东方的眼前摆了摆,接着又说道:借阳需要的是阳气,要是这里的气压过了阳气,那结果……就是现在这个样子喽,她是复活不了了,你还是早点把她埋了吧,可惜了,你的阳寿,啧啧……

    血符!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胖子可以说对麒麟手中的那种符可是非常敏感,在于老汉的坟地里,差点就被憋在棺材里憋死,那种血符的样子图案,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麒麟斜眼看了他一眼,面无表地说道:我怎么会有?我当然有,你以为我来到这里是为了什么?李落才死了几年,魂魄你刚才也都看见了,都还在,你就找别的女人,东方,你对得起她妈?不等东方和胖子作答,他接着又道:差不多四年,我都在暗中跟着你,你做了什么,去过哪里,我都知道。活生生的人我不敢杀,可是要复活她,你们是想都别想了。说完他哈哈大笑,笑的肆无忌惮,一双狭长的眸子却泛着冰冷的光芒。东方咬着牙,拳头捏的咯蹦作响,体绷的笔直,但他终究还是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瘫软了下去,目光留恋地看着欧阳冰的脸,许久,才悠悠地说道:你走吧,从此以后,我……不认识你。

    麒麟,你滚吧,要是下次让老子见到,我非宰了你不可。胖子目光森寒,面无表地用手指着麒麟。

    好……好……好……很好。这几个字,感觉是从麒麟的牙缝里挤出来一般,带着决然的味道。就在这时,忽然从门外传出一个苍老的声音:麒麟,该做的都做完了,我们走吧。胖子一愣,回头就要去开门,却又听见门外的声音响起:两个小家伙很不错,不要着急,我们一定还会再见的,到时候给你们一份大礼。

    胖子一把将门拉开,却看到门外空空没有任何人。正在疑惑间,麒麟吹着口哨从他旁走过,一脸得意的样子。

重要声明:小说《天师鬼见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