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借阳(4)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早安王爵 书名:天师鬼见愁
    第一百二十七章借阳(4)

    谁?东方顿时愣住,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一脸淡然之色的赵秋华。

    赵秋华见他这番模样,轻轻一笑,似是知道他会有这种反应,也不做答,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一时间时间像是凝固了一般,谁都没有说话,就这样看着彼此。半响,东方才恢复了平静,悠悠说道:还是先带小冰的魂魄离开这里吧,别的暂且不提。说罢不在看赵秋华一眼,而是嘴里念念有词,一张黄符卷在手中系在赵秋华腰间的红线上,然后微微一抖,红线上串着的三枚铜钱,竟然就那么突兀地旋转起来,速度极快,发出呜呜的声响,像是金属摩擦石块的声音。

    记住答应我的事,一定不要放过李休,我在下面等他。赵秋华眼睛里闪烁着炙的神色,说完体一阵颤抖,紧接着就整个人都软绵绵地倒了下去,被眼疾手快的欧阳正一把扶住。同一时间,风大震,呼呼地刮过整条宽阔的街道,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啪的一声,红线上串着的一枚铜钱先是从中间裂开,然后变成块块碎片,掉落在地上,上面卷着的一张黄符也开始冒着白烟,看样子随时会燃烧一般。

    抓紧她……东方一声大喝,眉宇间一片凝重,然后一口咬破舌尖,再次往红线上吐了一口鲜血。就在他这口鲜血洒在红线和铜钱上的时候,红线上卷着的黄符哗的一声,在一阵火光之中,眨眼间便燃烧殆尽。东方大急,他失去了镇魂印,此时没有用做阵眼的法器,不然不会如现在这般艰难。铜钱转动的呜呜声尖锐的穿透进他们耳朵,欧阳正一脸痛苦之相,可是他死死地抱着赵秋华,只能由那尖锐刺耳的声音钻进脑袋里。不多时,他和东方的双耳中一丝丝鲜血缓慢地流了出来。

    对不住了。东方歉意地看了欧阳正一眼,然后也不等他反应,一张黑符就贴在了欧阳正的额头。欧阳正想要说什么,刚张了张嘴,就整个人都突然僵住了。他双手死死地抱着赵秋华,大张着嘴,眼神却暗淡了下去,像是在盯着某个地方看,却又像是什么都没有看见。东方没有想到想要招引已经变成地缚灵的欧阳冰这般困难,眼看着红线就要崩断,那也就意味着招引失败,急之下,东方只能把欧阳正添了阵眼,简单的用铜钱和符在赵秋华周围布下一个困灵阵。

    终于,一切都安静了下来。蹦的笔直的红线也奇异地松弛了,上面串着的铜钱也不再旋转,和平常一样挂在红线上,只有呼呼的风声还依旧刮着,只是比起方才小了许多。东方长出一口气,却突然喷出一口鲜血,子摇摇晃晃,险些跌倒。

    东方。就在这时,一个轻柔的声音传来。东方苦笑着擦干了嘴角的血丝,目光柔地看向赵秋华,而赵秋华也正在看着他,眼中也尽是留恋。

    小冰……抱着赵秋华的欧阳正也从迷迷糊糊中醒来,却从赵秋华的口中听到了自己女儿的声音,于是有些不相信地问道,声音很低,像是怕惊醒了她一般。

    走吧,小冰,跟我走,我一定会娶你回家的。东方苦涩地看着赵秋华,可是他的目光中却分明是欧阳冰的倒影。他不是不想和欧阳冰多说几句,可是之前不请自来的那个在于老汉家出现过的小孩告诉他的事却不得不让他焦急。他怕回去的完了,会出现什么变故。

    赵秋华嗯了一声,点了点头,微微一笑,然后步履缓慢地跟着东方往回走。她走路的步伐有些怪异,像是在跳,又像是在漂,和常人走路有很大的差别,看的跟着他们不敢出声的欧阳正是心惊跳。他就是再不相信东方,此刻也相信了,眼前发生的一切,他看到的一切,无不说明,那种东西是存在的,不但存在,而且就正在发生着。东方像是预料到了这种况,手里牵着红线走在最前面,却走得很慢,不时地还回头看一眼,眼神里有坚决有期待有不舍。原本需要十几分钟就走完的路程,他们却花了整整两倍的时间才走到欧阳家的别墅区,正碰到摇摇晃晃走来的胖子。

    太……太二啊,告诉你,我今天……今天胖爷我干了一件大事……胖子满嘴酒气,长着肥的肚子一颠一颠的,一边说着一边搂住了东方的肩膀呵呵笑着。东方恨不得一脚将这孙子踹出去,半响才沉着一张脸问道:哦?什么大事?他知道胖子去招待那几个城管去了,也知道胖子去那里肯定不会按什么好心,只是不知道他做了什么事,这才问他。

    胖子很神秘的一笑,看了看左右,这不看不要紧,一看顿时把他吓了一跳,原本被肥挤在一起的眼睛也睁大了许多,他定定地看着赵秋华,又看看系在她腰间的红线,挠了挠脑袋,才试探地问道:弟……弟妹?赵秋华正要说话,被东方打断,反问道:快说,你做了什么大事?胖子正了正神色,提了提松松垮垮的裤子,神秘兮兮地将带着酒气的嘴巴靠近东方的耳朵,压低了声音说:我给那帮没人孙子下了咒,以后陪伴他们的就是恶鬼缠,嘿嘿……想想他们以后半夜起来撒尿被吓死的那种表,我就觉得浑舒坦。胖子嘿嘿地贼笑着,却突然目光一凝,看向东方的后。

    你……怎么了?东方原本还打算骂胖子几句,抬头却看到他这种表

    麒麟,你小子怎么在这?胖子的一句话顿时让东方打了个寒颤,他想起方才那上了赵秋华的神秘小孩说的话,不仅忍不住回头去看,正看到穿着黑色风衣的麒麟一步一步缓慢的走来。

    好久不见,麒麟。东方苦笑一声说着,却悄悄地将赵秋华藏在后。他看到麒麟就想起在鬼坐山的那次意外事故,李落的死让麒麟大变,四年多以来东方给他打了无数次电话都无人接听,在东方回家的时候还去他家特意找过麒麟,却被他妈妈告知他去了外地,自此在差不多四年中再也没有听到麒麟的消息,要不是先前知道了麒麟已经来了这里,他一定会感到高兴和意外,可是现在已经不同了,他知道眼前的这个少年,不单单是自己从小一起玩到大的朋友,而且现在是李休的徒弟,所以麒麟在这种时候的突然出现,就很值得耐人寻味。虽然他们还没有见过李休这个人,但是光从他祸害于老汉这一件事就可以看出,他绝对不是一个好人,东方不止一次从老道那里听说了许多过去玄门中人用术法害人的事

    是啊,好久不见了,东方。夜色中麒麟一黑色风衣,双手插在兜里,他头发乱糟糟的,胡子拉碴,一副很颓废的样子,但是此刻他看着东方的双眼之中却带着无边的恨意。停顿了一下,他接着又问东方:你只是要去那啊?说话间,他已经把目光移向了东方后的赵秋华。他说话的语气冰冷平缓,像是带着生冷的寒气,脸上挂着似有似无的笑容。

    我有点事需要做,等忙完这阵我去找你。东方笑着,他的笑容很真诚,虽然发生了那么多的事,但是直到现在他还将麒麟当做他心中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

    哦……这样啊,那我可否去跟你们看看呢?麒麟笑着,笑容很技巧。

    好啊,你小子好长时间不见,正好完事了以后我们兄弟三好好聚聚。胖子大笑着走上前拍开了拍麒麟的肩膀。胖子可是不知道麒麟现在已经是李休的徒弟,要是他知道,以他的格肯定当场就质问了。麒麟点头,目光在几人上掠过,最终还是看向赵秋华,然后笑了笑,跟着东方几人朝着欧阳家的别墅走去。

    来到别墅后,正看到林培辕和蓝一脸焦急地在别墅门口等着他们,见他们走过来,蓝一阵小跑走到东方跟前,慌慌张张地说着:东方……东方那香案上的蜡烛在你们走后不就,就……就灭了。

    什么?胖子和东方同时出声。东方面色沉地将手中的红线交到胖子手中,朝着别墅内就跑了过去。

    大厅中此刻一片昏暗,只有香案上的三炷香还在缓缓地燃着,刚到门口,东方看到里面的一切,就无力地坐了下来,嘴里呢喃着: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是谁?是谁干的?其它人都不知道香案上的蜡烛灭了代表了什么,只有东方和胖子知道只要蜡烛一灭,就意味着他们所找到的那个阳寿未尽之人已经死去,这也就说明他们已经没有了可借阳之人。胖子手牵红线,酒也醒了一大半,走到门口几人看着里面昏暗一片都没有说话。

    怎么办,东方?胖子轻声问道,脸上一片凝重。站在他旁的麒麟,一脸玩味的笑容,缓缓说道:怎么,东方你的新欢救不活了吗?他话里的意思带着讽刺的意味,让其他几人都朝着他看了过去。

    麒麟,你什么意思?胖子扭头看向他,神色间已经有了些不高兴。

    没什么意思,我只是说说而已。麒麟双手一摊,一脸无所谓幸灾乐祸的表

    那……那个是我吗?赵秋华目光里带着惊恐,看着大厅里那具穿着白衣的自己体,有些不相信。她这一句话出口,顿时让大厅里的气氛像是凝固了一般,陷入了一片寂静,寂静的让人害怕。半响,蓝才突然大叫一声,跳出老远,颤抖着手指着赵秋华,结结巴巴地问:你……你是……你怎么……说了半天也没把她想要说的话说出来,但是她神色间的吃惊已经说明了一切。

    东方,你倒是说话啊,到底该怎么办?弟妹的魂魄不能在她上停留很久,不然她也要……胖子的意思很明显,必须赶紧想个办法出来,不然再等下去,赵秋华也要见阎王了。

    东方坐在冰冷的地面上呢喃着,半响,他突然想起了什么,站起对胖子说道:用我的寿命,我来做那个需要借阳的人。

    啊?胖子愣了半天,这才反应过来,摇着东方的肩膀,说道:你疯了,要是那样做,你可能活不过三十。而东方却一把推开他,从怀里掏出一张黑符就不管不顾地朝着大厅内走去,就像是没有听见胖子的问话一般。至于其它人,都不明所以地看着他俩,当然除了麒麟以外。

    胖子,其它事就交给你了,借我的阳寿。东方扭头对胖子说着,神色坚决,就那么看着胖子,眼神中似乎还带着哀求。

    胖子无奈地哎了一声,也跟着东方走向大厅中央,和东方并肩站在一起,看着东方有些不忍地长叹了一口气,说道:既然这样,也加上我,咋俩一人一半,估计凑活着也还能活个十几年。

    不行,我一个人就够了,不然谁来做法?东方看着胖子,目光里有感激,却一口回绝了他的好意。

    胖子又是一声无奈的长叹,说道:也罢也罢……说着就从怀中掏出了一黑色的印章,正是鬼玺。东方的镇魂印被张源那老道抢走后,他给胖子的鬼玺还在。站在门口的麒麟一眼就看到了胖子手中的东西,顿时眼睛一亮,却低下头不知道在思索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天师鬼见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