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借阳(2)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早安王爵 书名:天师鬼见愁
    第一百二十五章借阳(2)

    几人正要去往欧阳冰遭遇车祸的地点,却突然被东方叫住了。东方跑上前,神色间有些不放心地回头又看了看放置着欧阳冰尸的别墅,这才对蓝说道:还是我去吧,你帮我看好小冰的尸,不要让外人侵扰。也不等蓝的回答,他扭头用恳求的语气对林培辕说:林叔,你也留下来,我担心蓝一个人会害怕,不过你不要进入大厅,站在门外就好,这次算我欠你一个人,有机会一定会……还不等东方把话说完,林培辕就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拍着自己口说道:东方啊,你要我做什么你就直接说,说其它的你就见外了,好歹我们也患难与共过不是。他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心里却是巴不得东方有求于他,不然这几天他好奇心就是再重也不会留下来陪着一个死人。他忙里忙外,又是趁东方不在的这几天帮他安抚欧阳正夫妇,又是陪着蓝一起照看欧阳冰的尸,为的就是让东方天师知道后心里会感激他,从而为以后的那件事埋下伏笔。

    交代一番后,东方这才依依不舍地离开,跟着欧阳正夫妇去往欧阳冰出事的地点。那个地方距离欧阳家也不算太远,在东方一再的催促下,差不多不到十五分钟就到了。路上欧阳正夫妇一言不发,只是偶尔用奇怪而又疑惑的目光看向东方。

    终于,欧阳正暗中观察了半响面色仓促的东方,这才小心翼翼地问道:你……你到底是做什么的?原本在他想来,东方只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而已,一个北方小城的穷小子罢了,可是看到今晚自己别墅内的那阵仗,顿时让他觉得眼前这个小子似乎上还有什么他们不知道的地方,而且显然这个小子还和富甲一方的林家走的很近,这就不得不让他觉得奇怪了。

    东方一路上本来心里一直在想着等会要做的事,听到欧阳正这么一问,先是微微一愣,随即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说道:我是天师门传人,上不了台面的,不提也罢。他当然知道商界叱咤风云的欧阳正夫妇是用何种眼光看待自己的,于是才有这么一答。

    天师门?欧阳正和赵秋华一阵疑惑,彼此看了看,都从对方的眼中知道没有听说过这么个地方。

    对,就是……就是……按照民间的说法就是道士,只不过是专门捉鬼的道士。东方一边跟着他们向前走,一边缓慢地回答这他们的疑问。

    捉……捉……捉鬼?道……道……道士?两人同时一惊,瞪大了眼睛看着东方,好像要从他脸上看出什么不寻常的地方来。像他们这种平常对别人颐指气使居高位的人来说,最忌讳的就是鬼神,最相信的也是鬼神。因为对于商界和政界的人来说,多少都做过一些伤天害理而又不愿意让别人知道的事,但是在他们眼中人不知道,可是天地知道鬼神知道,所以他们才会对这些东西惧怕而又敬畏。东方点点头,再不说话,也不管他们现在如何看待自己,他此刻只有救活欧阳冰这一个念头。

    到……到了,就是这,我发现小冰的时候,她……她就躺在那里。赵秋华捂着嘴说着,已经泣不成声,眼泪刷刷地往下流,在丈夫的搀扶下一脸痛不生地哭泣着。其实不用她说,东方也已经停下了脚步,而且脸上显然带着震惊,似乎发现了什么原本不该出现的东西。

    这里是一个十字路口,此时已经是深夜三点多钟,夜色弥漫,路灯昏黄的灯光映照着道路两旁已经掉了叶子的梧桐树木,宽广的马路上早已经没有了人,在一片寂静空洞的冷风中还是有车辆不时地打着明晃晃的灯光疾驰而来,或者迅疾而去。中间红绿灯不时地闪烁着光芒,看的人心里一阵烦躁。但是此刻东方的眼睛却直勾勾地盯着道路中央的一个地方,那里空空,不时有车辆穿行而过。东方就那么看着,眼中先是震惊,进而转为痛苦和内疚。这一切都真真切切地看在一旁的欧阳正眼里。

    你……你怎么了?欧阳正扶着自己的妻子,却扭头对着东方,他发现了东方此时绪的起伏。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东方一脸痛苦之色地蹲下死劲地扯自己的头发,嘴里一个劲地就重复着一句话:为什么会这样?他的表痛苦至极,看的人心里也是悲痛不已,却又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如此。

    你……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欧阳正一看他骤然变成了这样,心里也是一紧。他从看到大厅里那一张张符纸和闪烁着诡异光芒的蜡烛开始,再到东方说他是捉鬼的天师,欧阳正的心里就不知道为什么突突直跳。

    地缚灵,你怎么会变成地缚灵?是我,都是我害了你啊……东方两眼闪动着晶莹的泪光,脸上因为极端的痛苦而紧紧地扭在一起,他目光看着前面的一个地方,早已经泪流满面,悲痛之色溢于言表。

    欧阳正从他的表中也发现了不对,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可是那里空空,只有不时的车辆穿行而过,就再也没有了其它,更别说一个大活人了。他怀中的赵秋华也止住了哭声,奇怪地看向两人。

    地缚灵。就是指人和动物在死后,因为生前有冤屈和心愿未了,而被束缚在该地的亡灵。这种灵在前是怎样死去的,在死后就会一遍一遍的重复生前的死法,遭受无尽的痛苦。它们不会无故伤人,只要它们心愿了却,才会去它们该去的地方。从某种意义上讲,如果它们的心愿和仇怨未报,它们就会一直被束缚在死去的地方,一次一次地遭受着生前死去之时的痛苦,有些还会在这种复一的折磨中化为恶灵,蚕食生灵。

    东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因为他此时清清楚楚地看到在马路对面,穿着米黄色睡衣的欧阳冰正流着泪一脸痛苦又希冀地穿行过马路,但每次都会被突然行驶而过的车辆给撞倒,无声无息地倒在血泊中。如此循环往复,但每次都到达不了对面。东方在欧阳家的别墅里为欧阳冰招了半天魂都不见她魂魄的归来,他心里也一直就在疑惑,于是想到来欧阳冰出事的地方看看,可是他就是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到欧阳冰竟然在短短几天之内就变成了地缚灵,被束缚在了这里,遭受无尽的痛苦。

    他泪流满面地看着前方,心如刀绞。他悔恨,他懊恼,他伤心,他多么希望此刻在那里遭受痛苦的不是欧阳冰,而是他自己,可是现在他却只能在这边眼睁睁地看着,阳两隔,而为无能为力。他想起在电话中,欧阳冰临死前说的最后一句话:东方,你一定要娶我。他的心就疼的无以加复。

    好半响,东方才逐渐的从痛苦和内疚中恢复过来,他目光依旧有些怜惜有些痛苦地看着前方,然后狠狠地用手抹了一把眼泪,扭头对欧阳正说道:小冰的魂魄就在那里,我需要你们帮我。东方说这句话的时候神色凝重,不像是开玩笑,看的欧阳正心里一惊,再想起他话里的意思,欧阳正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颤颤巍巍地朝着东方方才看着的地方看过去,可是怎么看他们都没有发现异常。他们哪里知道眼前这个少年,从8岁以那年起就有了阳眼,一般的魂魄他一眼就能看透。

    帮……帮……怎么帮?欧阳正小心翼翼地问道,他和妻子此时也有些害怕了,虽说是自己女儿的魂魄,可是现在再怎么说自己的女儿也已经不是活人了呀。惶恐之下,就连去猜测东方话里的真假都忘记了。

    我需要你的体来接纳小冰的魂魄。东方说着看向一脸惧怕之色的赵秋华。

    我……我的体?赵秋华有些愣住了,不明所以。

    对,我需要一个活人的体来接纳小冰的魂魄,不然除了这个方法,我无法带她离开这里。东方说话的语气很慢,但是很坚决,显然是下了决心要带欧阳冰的魂魄回去。其实东方的心里除了对欧阳冰的愧疚,还有对她父母的责怪,因为要不是他们强行迫欧阳冰离开自己,欧阳冰也不会发生现在的事,所以他现在说的斩钉截铁不留余地,像是在对欧阳正夫妇下命令一般,似乎不顾及他们的感受。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赵秋华和欧阳冰同属女,又血脉相连,在欧阳冰的灵魂进入赵秋华体之后,灵体和体的排斥会小很多,对赵秋华的伤害也就不会太大,要是换成别人,估计事后就得昏迷十天半个月才能醒来了。

    对于地缚灵,有两种方法可以让它们离开。一是帮它们完成心愿;二是用锁魂针和引魂符在地缚灵存在的十丈之内,强行让它们进入活人体,然后带走。这第二种方法有些类似于湘西的赶尸匠,只不过不同的地方在于,赶尸匠需要把灵纳入它原本的躯体内,而这个躯体是尸体,不是活人体。

    这是救小冰的唯一方法,你考虑考虑,不然过了今晚,小冰将再也没有复活的希望。东方说话间,神色黯淡,眼睛并没有看向赵秋华,而是极为内疚地看着前方。他知道欧阳冰临死前的最大心愿就是和他在一起,他不是不想用结婚这个方法帮小冰完成心愿,可是那样做,她的灵会直接离开这里,而不会回到她的体之内,这样等于是前功尽弃,魂魄到时候都找不到,就不要说让她复活的话了。

    你……你确定有把握让小冰活过来?半响,欧阳正才面无表地看着东方问他。而东方只是淡淡地头也不回地嗯了一声算是回答,便不再多说一句。

    那好,只要让小冰活过来,你让我做什么都愿意。这句话是赵秋华说的,她一脸坚决,虽然眼中还是有些惊惧,但已经比方才好了许多。

    东方又是淡淡的一声嗯,不过这次却扭头瞥了她一眼,然后他伸手从怀中一掏,一串用红线串着的铜钱出现在他手中。他伸手又往怀中摸去,摸了半响,他才想起镇魂印上次在林培辕家的时候已经被张源夺了去。他苦笑一声,暗道也罢,没有镇魂印,还有老道给的护玉牌挂在自己脖子上,想来也不会出什么问题。这才淡然地转头看着欧阳正夫妇嘱咐道:记住,跟在我后,踩着我的脚印走,我让你们做什么,你们就做什么,我不出声,你们就不能有任何动作和声音,明白我的意思吗?说完他询问的目光在两人脸上扫过。两人肯定地点点头,东方接着又说道:还有,等会不论发生什么,你们看到什么都不要出声,如果害怕眼睛就盯着我的脚印,不要看向他处,不然不等小冰的魂魄回来,你们的魂魄在再被吓掉,我可不想再费劲招一会。

    两人又是一阵似懂非懂的点头。东方这才放下心来,将手中的一串铜钱取下装进上衣口袋,直留三颗串在红线上,红线的一头被他系在赵秋华的腰间,另一头他死死地抓在手中。紧接着,东方就开始盘腿就地而坐,闭眼开始念叨驱邪咒文,念了几遍之后,他起笔直站立,嘴里咕咕叨叨,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眼睛却一直紧闭着没有睁开。好半响,就在欧阳正夫妇焦急的目光下,东方豁然睁开眼睛,看向前方。那一刹那间,欧阳正和赵秋华似乎从他的目光中看到一抹幽绿色的光芒闪了一下,然后就消失了。

    天道昭昭,无极有路;从我心者,名吾下界;纵然来去,如风不缚;灵者避让,生者长往;地煞相佑,护吾之;呼名者有之,长笑者有之,悲戚者有之,极乐者有之,天地皆有,岂吾不有;追随我路,踏上冥路;生魂无伤,地门招引……给我开。一段奇异的呢喃之后,东方突然大喝一声,然后在欧阳正夫妇惊诧的目光中,一脚重重地踏了出去。

重要声明:小说《天师鬼见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