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以身相许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早安王爵 书名:天师鬼见愁
    第一百一十八章以相许

    东方迷迷糊糊地醒来后,已经是三天之后。他睁开眼睛,打量了一下四周,发现在自己租下的小屋子里。他觉得口处软绵绵的,还带着一丝温度。他奇怪地低头一看,却看见欧阳冰正趴在自己的口上,闭着眼睛,看样子是睡着了。而且,东方浑光溜溜的,只穿着一条内裤,欧阳冰睡在自己边,半个子枕在自己口上,正睡的甜美无比。东方一愣,再仔细一看,欧阳冰竟然也只穿着文和内裤,这让他顿时浮想联翩,下意识地啊了一声,声音虽然不大,却惊醒了睡着的欧阳冰。

    你醒啦?!欧阳冰揉着眼睛,一副慵懒的样子,看的东方又是一愣。此时已经接近中午,阳光从窗户外面斜斜地洒进来,正照在两人上。欧阳冰柔顺漆黑的头发从她那白皙的脸颊两侧披散下来,她慵懒地揉着眼睛,毛茸茸的光线勾勒出她精致的脸庞,让东方看的都是半天愣在了那里,大脑一片空白。

    怎么不说话?欧阳冰奇怪地眨着大眼睛看着东方,眼睛里面充满了关切。

    是不是还没好?欧阳继续问。

    啊……啊,那个……那个啊,我……你……我们是不是……是不是……那个了?东方这才回过神来,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不知道该怎么说,结结巴巴了半天才问了这么一句。

    那个了?欧阳冰似乎看到他这般模样觉得有趣,有些故意地侧脸再次趴到他口处问道。

    就……就是……就是那个啊?东方支支吾吾了半天。

    那个?到底是那个啊?欧阳冰其实已经知道了他问的是什么,只是觉得东方此时有些难为的样子可,才这般故意问他。

    咳……咳……东方假装咳嗽了两声,正了正表,半响才一本正经地问欧阳:我们……我们是不是做过那个了?

    欧阳冰乐的哈哈只笑,看到东方那种假装正经的表,更是笑的花枝乱颤,一边笑一边说:没有,你还想的美,林叔送你回来说你虚脱累晕了过去,让我照顾,我又不敢离开,晚上睡觉我不习惯穿着衣服,所以就……说到这里,她似乎想起了什么,脸上突然露出羞的神色,一片红晕染上脸颊。

    哦,这样啊,那我就放心了。东方长出了一口气,心想要是他和欧阳冰真做了那个,也不是什么坏事,反正自己迟早要娶她回家,不过在自己晕过去做那种事,自己一点感觉都没有,而且是第一次,那可就亏大了。

    什么叫放心了,哼,得了便宜还卖乖,貌似你吃了多大亏似的。欧阳冰一撅嘴,愤愤地说着,心里却并没有生气。

    那个……我……我衣服呢,都太阳晒股了。东方笑着轻轻地揉了揉欧阳冰的头发。

    就不起,我还想睡一会呢。谁知欧阳说完,再次趴在了东方的口,闭上了眼睛。

    感受着女子柔软的体,东方顿时觉得一股流只往下腹蹿去。他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怕欧阳发现异常,有些别扭地稍微挪动了一下体,因为欧阳除了上半个子趴在东方的口处之外,她的一条腿整个都压在东方的小腹和腿上。东方这一细小的动作,欧阳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而且她还感觉到自己压着东方小腹的大腿处一个硬邦邦的东西顶着自己,而且还一动一动的。

    嗯……什么东西?欧阳冰睁开眼睛低头朝着自己的大腿处看去,也就是东方的小腹那里看去。这不看不要紧,一看之下,顿时让两人都愣在了当场。欧阳冰大羞之下,直往东方的怀里钻,不敢抬头看他。东方自然也好不到那里去,自己毕竟是第一次和一个女生睡在一张上,而且还这么赤**,他也是大?濉zㄚu匦肆缴??徒??奖г诹嘶忱铩?p>  东方,你还记不记得,你去林叔家的时候,我告诉你等你回来我要给你一个礼物。欧阳冰红着一张脸抬头看向东方,神色甚是认真。

    东方微微一愣,突然感觉似乎要有什么事要发生了,于是干咳了两声,问:记得啊,是什么礼物?

    只见欧阳冰就这么趴在他的口看着他,不说话,然后慢慢地闭上了眼睛。东方微微一愣,顿时觉得心跳加速,脸颊也的发烫,他都感觉自己抱着欧阳冰的手都有些颤抖了。他不是傻子,看到眼前这景象,自然能够猜测出欧阳冰所说的礼物是什么。于是长长地出了口气,然后也闭上眼睛,低下头朝着怀中的欧阳冰吻去。

    在两人嘴唇刚刚接触的那一刹那,东方感觉到怀中的欧阳冰体似乎微微地颤抖了一下,搂着自己脖子的手也抓的更紧。吻了许久,东方直感觉浑发烫,双手也不由自主地朝下,抚向了欧阳脖子以下的部位。

    下面点……哎呀……你弄疼我了……不对,不是那……房间里传来欧阳白冰羞的声音:嗯……有些……有些疼,你……你慢点……不多时,房间里传来一阵男子的喘息声和女子柔的呻吟,还有木咯吱咯吱摇晃的声音。

    一番翻云覆雨过后,房间内才逐渐安静下来。东方抱着此刻真正赤**的欧阳冰,顿时觉得自己此生无憾了。

    东方,我现在把自己都给了你,你不能背叛我,以后要听我的,每天都必须给我打电话,不能看别的女人,更不能和别的女人聊天,不能对我发脾气,不能不理我,我不开心了你要哄我,你是男人你还要保护我,以后要叫我老婆大人,不能……说了很多个不能之后,东方只能一个劲地点头答应,欧阳冰这才一脸满足地说道:还有啊,你一定要娶我回家,知道了吗?东方严肃地点了点头,说:我一定会娶你回家,就除非我死了。不知道为什么,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突然想起了蓝给自己看手相的时候告诉自己,说和现在的女友最终不会在一起。他甩了甩头,想要把这个念头甩出去,可是蓝的那句话,还是萦绕在他的心里。

    妈的,我才不会相信什么面相手相命运之类的,我自己的命运我自己做主,和什么人在一起也是我做主。东方这样想着抱紧了怀中的欧阳冰,好似怕她一不留神就会溜走一般。

    东方之所以前面会无缘无故地晕倒,是因为他道行不够却硬着头皮强行使用了将神术法的原因。醒来后经过和欧阳冰的这番**,把晕倒之前的事都忘了个一干二净,直到这时才突然想起了老道还处危险之中呢。

    他暗骂自己混蛋,然后就那么光着股上蹿下跳地找衣服,火急火燎的样子看到欧阳露出了奇怪的神色,于是问他怎么了。东方说回头再告诉你,我有件非常重要的事忘了。他当然不会把实原原本本地告诉欧阳冰,先不说她相不相信,就说在林培辕别墅平白无故地死了那么多人,说出去也是惊世骇俗的很。

    你都把我给你买的西服弄破了,林叔让人背你回来的时候,你浑都破破烂烂的,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欧阳冰关切地问他。

    老婆,没事的,只是现在有一件非常重要而非常紧急的事需要我去做,好贝贝,你就再睡会觉,你睡醒了我就回来了,好吗?东方一边说着,一边找了件卫衣穿在上,然后走到边,在欧阳冰的额头轻轻地亲了一口。

    嗯,好吧,出门小心点,回来的时候给我买个好吃的,记住了吗?欧阳冰说着可的做了个撅嘴的表,意思是再让东方亲一下她的嘴巴。东方自然乐得效劳,吧唧一下亲了一口,问:你想吃什么?

    嗯……嗯,我想吃汉堡包,你给我买上两个,回来咋们一起吃。欧阳冰眨着漂亮的大眼睛想了半天才说道。

    东方看着她可的样子,心里暗叹女人果然是捉摸不透啊。要知道欧阳冰可是学校美术系出了名的冰山,对谁都理不理的样子,他还依旧记得第一次见到欧阳冰那冷冰冰的表,可是现在再看欧阳冰,完全是一副小女人模样嘛。他却是那里知道,越是看起来外表冷漠的女生,一旦了,心里就越加的专注和火

    出门之后,东方直接打车就往林培辕的别墅赶。在车上给林培辕打了个电话,问了一下况。半个多小时后,下车就看到林培辕面色凝重地站在门口在等自己。

    林叔,我师傅他怎么样了?东方一脸担忧地问林培辕。

    林培辕叹了一口气,说道:你师父他从2楼掉下来倒是没什么大碍,医生说只是太过劳累,我把他送到了医院里,昨天我去看了,你师傅还没醒。

    那个医院?东方急切地问他。

    一个多小时后,东方跟着林培辕来到了老道的病房,发现老道已经醒了过来,他们进去的时候,就看见老道目光无神地看着窗外,一脸哀莫大于心死的表,看的东方心里是一阵绞痛,如同看到自己父亲是这般模样一般。在他的病前,蓝安静地坐着,脸上挂着泪痕,似乎不久前才刚刚哭过。

    老道,你……你没事吧?东方走到老道病前,轻声问他。

    老道转头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林培辕,面色疲惫地长叹了一声,说:坐下吧,我有话要对你说。说罢,转头看向林培辕,笑了笑歉意地说:林老板,你先出去一下。林培辕答应了一声,说你好好休息,退了出去,病房里此刻只剩下了他们三个人。

    你正阳师伯他已经去了,以后蓝就是你和小胖子的师妹,小胖子我已经打电话叫他过来了,差不多下午就能到,等他来了,我有些事要交代你们。老道侧头,双眼疲惫地看着窗外的天空,喃喃地说着,语气平淡中带着一股难言的哀伤。当说到正阳已经走了的时候,一旁的蓝又是忍不住哭了起来。东方听后也是一阵黯然,没有说话,而是静静地等着老道将话说完。

    我和你正阳师伯认识差不多三十多年了,现在他去了,哎……这条路我不知道交给你们是对还是错啊……说完这句话,老道是一阵长久的沉默,只是那么怔怔地看着窗外,再没有说一句话,直到下午4点多。

    师傅,师傅在哪呢?哎呀师傅,您老这是咋了?胖子一脸火急火燎的表冲进了病房,手里还握着一束黄白相间的花,没到病房呢东方就听见他那粗嗓门吆喝着就一路找了过来。

    胖子将花放在老道的头,老道和东方看到那一束花都是一阵无语,就连掉着眼泪的蓝也是忍不住瞪大了眼睛看着那束花。

    哎我说胖子,你他娘的买什么花不好,偏偏买菊花,你他娘的是不是盼着老道死了你当掌教啊?东方忍着肚子疼笑骂了胖子几句。

    这你就不懂了吧,咋师傅是谁,那可是大名鼎鼎的天师门掌教啊,多淡泊名利修啊,花店老板说了,这菊花人看了会产生宁静淡泊的感觉,你看看有木有?说着还抽出一根白菊凑到东方眼前。

    我看你长的就像菊花,小心出门别被人爆了。东方一把将胖子手中的菊花抢过来,插在了胖子的耳朵上。

    行了行了,坐好,我有些事要交代你们三个。老道似很无力地摆了摆手,看着他们。

重要声明:小说《天师鬼见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