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撒豆成兵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早安王爵 书名:天师鬼见愁
    第一百一十六章撒豆成兵

    张源很清楚,如果就这么把东方弄死,那么一旁一直盯着他的老道绝不会放过他的,他就算得到了镇魂印,也会遭到一星子的阻拦,激起他的怒火,很有可能会功亏一篑。恰恰相反,如果给东方留一口气,一星子在迫切的关心东方之下,俗话说关心则乱,必然不会再有空去为难于他,而且一星子只要去往东方的边,下到这暂时的斗法场,也就是大厅之中,他还可以名正言顺地对外宣称一星子不守规矩,帮助徒弟来对付自己,这样就算天师正统的名头落不到他头上,至少也可以以此来打击天师门。他想的倒是不错,不过紧随而来的那几个诡异婴儿却是个不得不解决的麻烦。

    一星子,也就是老道直接翻下了2楼,跑到东方的边,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精致的黑色布囊打开来,上面密密麻麻地插着一排长短粗细不一的银针,然后取出一根短针小心翼翼地揉搓着插进东方的后脖颈子,接着又取出一根长针,猛然一巴掌直接拍进东方的头顶。做完这些以后,才心有余悸地长出了一口气,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回头看向在2楼,一脸庄严肃穆正念叨着什么的张源。

    老道扎进东方后脖颈子里的这种银针名叫锁魂针,乃是为了防止生人的魂魄离体才发明出来的,当然不是老道发明的,而他插进东方头顶的那根长针名为分魂针,是为了将进入东方体里的猴子魂魄和他自的魂魄分离开来,以防止猴子的魂魄主导东方的体之用。

    八个婴儿爬的爬跳的跳,缓慢地接近张源,一双双白茫茫的眼睛冷冷地盯着正神肃穆的张天师。此刻的张源似丝毫对边发生的一切都不在乎,对即将将他围拢起来的婴儿也视若无睹。他双目紧闭,嘴里念念有词,双手不停地变化,上下翻飞,好像在结某种古老而又复杂的印诀。

    金,就砺则利为兵;木,生生不息为兵;水,柔坚激浪为兵;火,天灶成炉为兵;土,厚养苍生为兵;你为兵,我亦为兵,天地万物皆为兵,撒豆成兵,开!随着张源一声大喝,原本大厅里因为那些魂和怪异婴儿的存在而变得寒冷彻骨的气温,突然变得暖和了起来,而且在顷刻间突然变得燥无比,犹如盛夏赤**地暴露在烈阳之下。那些被他一把撒出去的铜钱竟然好像受到了某种力量的牵引,就好像一个个顽皮的孩童一般,在大厅的四处啼零哐啷的跳着,发出一阵清脆的声响。同一时间,那些婴儿如同被火烧一般浑嘶嘶地竟然往外冒着黑气,一个个原本和普通婴儿差不多的面容之上尽显狰狞痛苦之色。

    哼,撒豆成兵,张源这小儿竟然也会。老道鼻子里冷哼了一声,不再理睬,而是乘着婴儿被张源吸引过去的缝隙,抱起东方就朝着林培辕所在的暗门跑去。到了暗门那里,他将东方放下,然后一把将暗门旁边摆放食物的餐桌上面的白布扯下来,面无表地在林培辕的注视下迅速地扎了一个简易的布偶,随之从怀里掏出一张引魂符用一根银针穿过扎到布偶上面。接下来,他双指成剑轻轻地点在东方的额头,嘴里缓慢地念叨着什么,半响只见老道另一只手上的木偶突然猛烈地抖动了一下,似是要挣扎出他的手心,不过被老道死死地攥在手里,这才没有了声息。老道长出一口气,收回手目光怔怔地看着东方,见东方眼皮动了一下慢慢地睁开这才露出了笑脸。

    臭小子,你可吓死我了,要是为师出手慢的话,你小命可就没了。老道笑着轻拍了东方的肩膀一下,这才站起长叹一声。

    我……我这是怎么了?东方有些迷茫,眼神不解地看着老道。

    你个臭小子,竟然道行不够就用将神这种术法,还问我怎么了?老道似有些责怪地看着东方,脸上却带着笑,让东方心里莫名地感觉到一种温暖。

    正在这时,张源突然哈哈大笑,看向老道,一脸傲色地道:一星子,你就在一边看本天师怎么将这些你口中我们对付不了的怪物收服吧,哈哈哈哈……

    老道一脸冷笑,只说了两个字:幼稚。老道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心里不由得对张源也有了几分佩服,像撒豆成兵这种术法乃是道家天师一门高深至极的一种术法,若是道行没有达到一定地步,就算你用尽浑力气也是无法施展的,可是显然张源的道行有些出乎他的预料。不过,那些诡异婴儿,老道还是认为虽然张源道法高深,但是也很难对付得了的,就算他,自认也还是没办法应付。

    撒豆成兵,据传说乃是天师钟馗所创,撒豆之间,皆可成兵,兵为天兵,也就是借得天兵的意思。其实老道知道,原理就是在某一刻的时间段,在某一个不特定的地方聚纳天地阳气,然后分散在每一个撒出去的豆子上,这豆子也可为别的东西替代,铜钱、龟甲碎片等等都可,至于是天不是天兵,老道以为这只是人们的一种说法,也可能代表了一种妖邪所不能侵的正气。

    只见那一枚没散落在大厅各处的铜钱竟然活蹦乱跳,真的犹如炒豆子一般,噼里啪啦响个不停。张源纵直接从2楼一步跳到了大厅中央,他的周围铜钱好像有了生命一般地急速向他聚集,而张源一脸傲色,在他站定的那一刻,气势汹涌,真的如同凯旋归来的将军。

    这张源……不简单哪……老道似颇有感触地说了这么一句。东方也站了起来,和老道并肩而立,听到老道这么说,似不服气地说道:切,这有什么,等我道术有成,莫说这区区撒豆成兵,就是世间仅存的三张天师符,我也能让他多出一张来。他的言下之意是等到了自己道术玄法有所成就之时,自己也能凭借自的实力造出一张现在玄门中人无法制作的天师符出来。

    老道笑呵呵地拍了拍他的肩头说:有志气必然是好事,但是切莫好大喜功目空一切。东方冲着他翻了个白眼,却是点了点头。

    再说大厅中央的张源,目光鄙夷地看了老道和东方一眼,然后双指成剑,指着一个浑冒着黑气,面目狰狞的婴儿,大喝一声:去。然后只见地上的四五枚铜钱好像听他指挥的士兵一般地直接朝着那个婴儿围了过去。他双指成剑对着另外的七个婴儿一一的指过去,就会有四五枚铜钱很听话地将婴儿围在里面。最后在他的后各有两枚铜钱直立在地板上,好像守卫一般拱卫着他。

    那些婴儿一个个都面目狰狞,似难以忍受大厅里灼的温度,白茫茫的眼睛皆是冷冷地盯着张源,好像有无边的仇恨要把一脸得意之色的张源吞噬掉。它们左冲右突,四肢齐动,甚至用长满绿色牙齿的嘴去咬围拢在它们周围的那几枚看起来普普通通的铜钱,却好像没有一点用处,每当它们用体的某一个部位去碰触铜钱的时候,却都如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一般急速的收回,而小小的铜钱却如压在他们周围的泰山一般纹丝不动。

    东方能够清晰的看见那些围拢在婴儿体周遭的魂一个个也像是极度惧怕铜钱一般地索进了婴儿的体内,消失的无影无踪。东方看的眼,甚至说有些兴奋,搓着手就想再次冲上去,一副跃跃试的表。老道好像看出了他的心思,一把拉住他,斥责道:怎么,你小子还想上去找死不成?乖乖呆着,你和张源的差距还很远呢。东方有些不甘地说:可是我们的斗法还没有结束呢?老道瞥了他一眼,再不理睬,许久才悠悠地说道:其实你,已经输了。东方气的牙痒痒,哼哼唧唧了几声也不敢再造次,站在老道边看着大厅中的场景。

    张源见几个婴儿都被铜钱困住,正待打算有下一步动作,可就在这个时候,那些婴儿却齐刷刷地不动了,一个个都像是泄了气的皮球,软绵绵地趴在地上,大的出奇的眼睛也缓缓地闭了起来。

    老道看到这个景象,脸色突然大变,不顾一切地冲张源大吼道:张源,快,要是你想活命就用铜钱封住他们的眼鼻,不然你必死无疑。语气之急切,听的东方和林培辕都是一愣,不明所以地看着老道。老道说完,迅速地从怀里掏出几张蓝色的封符啪啪啪地连连贴在他们的四周,然后拉起东方就跑。一旁的林培辕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看老道的神色知道不好,也跟着他们拔腿就跑。

    怎……怎么了?林培辕追上老道问他。东方也是一脸奇怪地仰头一边跑一边看向面色凝重的老道。

    老道没有回答,不过没跑几步,他却突然停住脚步,一拍大腿哎呀一声,说:正阳他们还在里面呢,遭了。说罢头也不回地又折了回去,一边跑一边还嘱咐东方:你和林培辕先走,三天之内不要靠近这里,也不要让任何人靠近。声音落下,老道已经消失在通道中。

    东方也想要回去看个究竟,却被林培辕一把拉住了:别回去,看一星道长的神色,肯定要发生什么更加凶险的事,你回去只能是找死。东方看着来时通道的入口,咬了咬牙,转跟着林培辕向着通道内跑去。

    出了通道,他们已经站在别墅之外不远处的一片草地上,从这里能够清晰地看到整幢别墅都被黑色的雾气所笼罩,那雾气东方觉得似曾熟悉,好像在那见过。突然他眼睛大睁,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地啊了一声。让一旁站着的林培辕奇怪起看向他,问:怎么了?东方怔怔地看着那幢别墅,许久才说道:那黑雾……那黑雾不是我们在青铜冥里面看到的那种雾气吗?

    啊?林培辕听后也是一惊,体顿时觉得无比冰凉,他看向那别墅的神也变得有些心有余悸,他当然也想起了那次在青铜冥发生的事

    那次在青铜冥,当门打开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现在这种围绕着别墅的黑色雾气,那次五哥的半个马丁靴都被这种黑色雾气给腐蚀的干干净净,端的是厉害无比,可是现在自己的别墅里怎么会突然出现这种东西。

    难道,难道那青铜罐和青铜冥有什么联系不成?

    东方一脸的担忧之色,要是老道他们在里面,那么后果……东方不敢再想下去了,只能等在这里目光焦灼地看着。

重要声明:小说《天师鬼见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