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降神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早安王爵 书名:天师鬼见愁
    第一百一十五章降神

    老道原本和堵在房间门口的婴儿对持着,老道的想法是你不动我也不动,毕竟他的后还有正阳和蓝需要他在这里保护,可是他的心却一直在为东方担心。就这样过了不久,老道发现那个婴儿突然朝门外看了一眼,然后就猛然间朝后跃起,跳下了2楼。这个时候正是东方想要跑到张源布下的九一补全法阵之后来寻求庇护,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在自己前进的路上,在关键时刻却突然冒出来这么一个该死的婴孩,而这个婴儿正是和老道在2楼房间对峙的那一个。

    若说这些个婴儿没有灵智,东方打死也不会相信,这些婴儿的上处处透着诡异,魂缠绕不说,可是就算一个婴儿躯再小,青铜罐也不可能装得下,更何况这样的婴儿还不止一个。不过此时不是东方思考这些的时候,因为他的体周围那八个婴儿已经朝着他扑了上来。婴儿的表并不是想象中的狰狞,而是和平常婴儿差不多的稚嫩和好奇,不过它们前扑所带起的风却格外的冷,还未扑及东方前,他就已经感觉到自己像是坠入了冰窟一般。

    老道从房间出来,本来想要下去救东方的,但是看到张源在一旁虎视眈眈,于是他止住了脚步,而且他们有言在先,这是张源和东方之间的较量斗法,只要一经开始就容不得其他人介入,不然非但会被众人嘲笑,而且只要有人敢这么做,那么就代表他已经坏了规矩,从此以后坏了规矩的这个人就别想再抬起头来,遭受辱骂,要是在古时候这么做,无异于给自己宣判了死刑,人人得而诛之。

    就在八个婴儿将东方淹没在里面的时候,只听东方大喝一声,手拿镇魂印就朝着其中一个婴儿的额头砸去,同时一脚狠狠地踢在另一个婴儿的下巴上。让他感觉诧异的是,他的手跟脚完全没有着力的感觉,软绵绵的,和踢在空气中没什么两样。奇怪之下他回头一看,不仅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自己的脚竟然直接穿过婴儿的整个头颅扫了过去,如同踢在一片虚影上面,而那个被自己一脚踢中的婴儿依旧完好无损地朝着自己扑了过来。

    没用的,你只有用镇魂印封住罐口,他们才会消失。老道急的大喊,将楼下东方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只恨自己不能上前帮忙,一双手死死地抓着2楼护栏。

    老道的话东方自然听见了,可是现在这种况自己那有机会再走到青铜罐跟前,那些婴儿也不会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用镇魂印封住他们此前的容之所。一直站着冷眼看着这一切的张源没有动,当听到老道说镇魂印三个字的时候,心里大惊,要知道镇魂印可是消失了几百年了,在几百年间从来在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出现过,可是他没想到竟然会在眼前这个毛头小子手里,这不得不让他心里有了诸多怀疑,可是看老道说话的表不似在开玩笑,那么十有**对面这少年此刻手里提着的是镇魂印无疑。张源一脸火地盯着东方手里的印章一动不动,镇魂印对于他们天师来说,那可是无上至宝,可比他现在用来做九一补全法阵阵眼的那根三昧碧眼玉简要高出不止一个档次,简直就是天壤之别,怎能不让他心动。

    小娃娃,别怪我心狠手辣,你死了,按规矩你手里的镇魂印和其它法器就都是我的,不过看样子,就是我不动手,你也活不了了。张源心里暗自得意,正眼巴巴地看着东方即将被那些婴儿残忍的分尸呢,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异变突起,整个大厅,甚至整幢别墅都似乎在剧烈地抖动,空气也漾出一圈圈如同水波一样的波纹,以眼可见的速度朝外扩散,而水波的中心正是被婴儿群围起来的东方。

    这……这是……张源大惊失色,愣愣地站在那里,大睁着眼睛看向东方。老道也先是微微一愣,随即就明白了过来,暗骂了东方一句:臭小子,你现在的道行用这符不等于是找死吗?不过他虽然这样骂着,但是却放下心来,他知道只要东方有一口气在,他就能救活,而且正阳也说过东方不是早夭之相。

    只见东方在婴儿群即将接触到自己体的那一刻,突然双手夹着一个铜钱朝着自己头顶一点,然后速度飞快地念叨了一句旁人听不懂的咒语,用手在前一划,最后大喝一声:以我之,容天紫阳,纳地朝露,曰来之安之,曰力无尽之……给我开!只见东方在一声大吼之后,原本苍白的脸上竟然有了红润之色,而且在眉心处竟然隐隐透发出一阵金光,虽然不明显,但张源确实看的清清楚楚,他整个人浑散发出的气势也在那一瞬间突然变的凌厉无比,犹如一座大山横亘在张源前。

    降神!?

    将神!?

    张源和老道同时惊呼出声。老道原本还以为东方要使用天罚符,没想到他竟然用了将神,这倒是有些出乎他的预料了。

    将神,是道教符?派最为隐秘的一门术法,在自己生命受到威胁之时,以请的外魂入自己和他人体来应对一些突发况和意外事件,简单的说就是请神入体,这和东北流传至今的跳大神有点相似,都是借助凡人的体来招引远去的魂魄,不过有一点却不一样,跳大神招引的魂魄是孤魂野鬼,也就是并非正神正位,只是人的魂魄;而将神请的却是牛、虎、豺、狼、豹、猴、象、熊等一些力大体健的动物的魂魄,极少数的况会请一些强大的人魂。等将神术法完成以后,被施术者会在一定的时间内具有入了自己体魂魄的一些特征。比如请的是牛的魂魄,那么被施术者就会在短时内力大无穷;要是请的是一个豹子的魂魄,那么就会具有豹子的迅疾如风的速度;假若请到的魂魄为老虎,那么残忍嗜杀是肯定的了。不过却有一个限制,请的魂魄越是强大对施术者和被施术者的体的负荷就越大,魂魄的力量越大越凶猛,也越难请到,所以,大多数况下请到的魂魄都是一些牛、猴等一些动物的魂魄。

    此时,东方两眼瞪圆,眼神机灵,左顾右盼,竟然一股坐在地上,伸手挠了挠后脑勺,紧接着如一抹流光般地竟然从婴儿之间的缝隙里钻了过去,速度之快就是老道也惊讶的咦一声。张源有些愤愤地冷哼了一声,知道东方这小子暂时是死不了了,但是他也没有闲着,弯腰将插入地板的玉简抽了出来捏在手里,然后掏出两张蓝符卷在玉简的表面,紧接着他又从地上收起八枚铜钱,将其中的三枚在不足小拇指粗卷着蓝符的玉简上面。做完这一切,张源朝着东方冷地一笑,然后闭着眼,双手握着玉简,就那么站立着念叨了起来,声音很轻,但是却让老道听到后大惊失色。

    快住手,张源,你想害死我徒弟不成?老道愤怒地冲着张源大喝,一边也不顾一切地从2楼跑了下来。他知道张源要做什么,如果真要让他做成那件事,那么东方肯定必死无疑。此时的东方上蹿下跳,在大厅里蹿来窜去,样子甚是滑稽可笑,一会儿跳上沙发挠挠头,一回儿又爬在地上抓抓肚子,那动作活脱脱就像一只猴子。那些婴儿无声无息的速度竟然跟不上他,更别说能够伤害到他了。

    张源自从知道了东方手中的印章为镇魂印之后,就起了一定借着这个机会要灭了东方的心思,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将入了东方体的猴子魂魄给封在他体里,让它出不来,如此东方自己的魂魄定然会被排挤出自己的体,失去了自的魂魄,东方岂能有不死之理。老道一听他念的术咒就猜出来他要做什么了。

    你不是用喜欢用将神吗,那你就一辈子都做一只猴子吧。张源面色沉地手拿玉简直奔背对着他的东方而去。老道不顾一切地朝着他跑过来,想要阻挡,可是已经晚了,只能来得及说一句:不要……就看见张源那卷着蓝符着三枚铜钱的玉简轻轻地点在了东方的后脖颈子最中央。

    如同猴子一般嘻嘻嘻地摆着手似在嘲笑着那些婴儿的东方体一怔,然后面色惨白地扭头朝着自己后一看,然后似很不甘心地看了后露出得意之色的张源一眼,慢慢地闭上了眼睛,整个体也软绵绵地瘫软了下去,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张源一把从东方的手里抢过镇魂印提在手上,哈哈大笑两声,然后急速地后退,因为那些婴儿朝着他继续围拢了过来,可是他忘记了后的老道。此时老道满脸的悲伤和愤恨,双眼圆睁,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杀了张源,给自己死去的徒弟报仇。他一脚凌烈无比地直接踢向张源的太阳,势必这一击之下要了张源的命,可是张源也不是凡俗之辈,眼见不好,眉头一皱,子一蹲堪堪避过老道踢过来的一脚,就朝2楼奔去。老道紧追在后不放,而他的后是那一群婴儿在正悄无声息地朝着他们移动。

    这一幕看的一直躲在暗门后没有说话的林培辕是诧愕无比,他没想到平常道貌岸然的这些人竟然会有如此手段,这些手段他见都没有见过。他有些感叹地摇了摇头,暗道:道门玄术果然并不是民间流传的那般无用,也不是一般的江湖术士可比的,我终于知道我们摸金校尉的祖先为什么要和天师联手盗墓摸金了,天师镇魂校尉摸金,简直就是绝配,只可惜啊……可惜东方这个小子看来是没命了,一星肯定不会和我合作,那么可能和我将来有希望合作的只有张源了……想到这里,林培辕目光一闪,对着已经跑上2楼的张源大喊道:张天师,这边,这边安全。一边大喊,一边还满脸急切之色地摆着手。

    张源听到他的声音,扭头看了看远处冲他招手的林培辕,脚步却没有停,依旧朝2楼跑。林培辕却是打错了如意算盘,张源这个人为了夺得天师道统的正统地位和大陆天师门甚至和大陆整个道教都争夺了大半辈子,今天这么好的机会,他怎么可能放过,只有自己将那些婴儿收服镇压,那么天师道统的地位一定会落在他张源的头上,不管老道多么的不甘愿,到时候名利地位金钱,要什么有什么,他就是玄门第一人。

    张源跑向2楼,然后一把铜钱撒向整个大厅的地板,也不知有多少,只听涕零哐啷到处都是铜钱撞击物体而发出的清脆的声音。老道紧追着他不放,嘴里一个劲的大喊着:张源,你死定了。

    一星,还不去救你徒弟,他体里的猴子我没有封死,短时间内他还有命活着,时间长了可就必死无疑了,你还不快去?张源一脸得意地扭头,一边跑一边说着。老道听完后一愣,狠狠地看了张源一眼,直接翻从2楼跳了下去,直奔东方的所在之处。

重要声明:小说《天师鬼见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