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神秘小孩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早安王爵 书名:天师鬼见愁
    第一百零二章神秘小孩

    这是一座破旧的院子。石头和培土砌起来的院墙低矮,墙根处杂草已经枯萎,几间土屋子上面的墙皮斑驳坑坑洼洼,显然是没有翻修过,还是以前旧社会时农村常见的那种房屋。院子里的角落处堆积着麦秆和农家用的锄头和几把扫帚,一辆破旧的独轮车倾倒在一边,除此之外最显眼的就是院子里那棵不算多大的梨树,地面上落叶已经铺了一层,也不知道多久没有打扫过。

    院门是两扇不大的木头门,两边贴着被晒得发黄的对联,门上挂着锁子,不过院墙很矮,东方直接翻了进去。当他看到院子里破败的景象时,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心想这于老汉的几个后人也太不是东西了,自己住的好地方,却把一个老人丢在这种地方,但眼下不是他想这些的时候。他那拿着铜钱,从院墙上跳到院子里,径直朝着几间土屋走了过去。

    他先是推开了最中间一间土屋子的门看了看,见没有任何不妥,又走向下一间。当他推开最左边那间土屋子的门的时候,突然站住了,因为他看见在屋子炕上的炕角处,小姨正蜷缩在那里瑟瑟发抖,他蜷缩的样子像极了一种动物,对,就是像条狗。

    东方蹑手蹑脚地走进屋,然后压低了声音轻声喊了喊小姨,却不见小姨有任何反应。于是他壮着胆子又前走了几步跳上炕,伸出手在小姨的肩旁上轻轻地拍了拍,小姨还是没有反应。东方不知道为什么从进到这间屋子开始就觉得这里似乎有种难以言明的气氛,让他倍感压抑。

    他被东西附了,你叫她没用,她听不见的。

    突然,在东方的后,一个稚嫩的声音传了进来。东方回头一看,不是别人,正是先前那个在六叔家里见到的小孩。东方微微一愣,心想这小孩胆子怎么这么大,发生了这么多事,村里其他人都不敢跟自己过来,他却跟来了,还知道小姨被东西给附了,于是问他你怎么知道他被附了?小孩咧了咧嘴,说道:我不但知道他被附了,而且还知道上了她的是什么东西。东方一听,来了兴趣,微微一笑,问他:那么你说说看,上了她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小孩也笑了,指着小姨,说:上了她的,是于太爷家的那条老黄狗,不信,你可以抬起她的头自己看。东方发现这小孩说的自信满满,那神动作似乎和其他小孩不一样。

    东方看了一眼站在屋门口的小孩,走到蜷缩在炕角的小姨跟前,慢慢地用手将她的头抬了起来。小姨的头发散乱,完全将面部遮盖了起来,他又用手小心翼翼地拨开遮挡着小姨面容的头发,顿时心里一惊。当他看到小姨的脸时,吓得一缩手,连连后退了好几步。果真如小孩说的那样,小姨此刻的脸根本不是原先那种女子该有的脸型,而是脸颊深陷,双眼圆睁,嘴唇微微突起,像极了狗脸。

    这……这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东方站定后,下意识地问了一句。

    她被于太爷的那条老黄狗上了,看她现在的样子,如果再不救,当明天鸡鸣的时候必死无疑。小孩反而显得很镇定,说完慢悠悠地坐在了门沿上转头看了看外面白茫茫的天空,那样子要多悠闲有多悠闲,似乎他对这一切都了如指掌一般。

    东方见他这般乐哉乐哉的模样,觉得有意思,走过去蹲在小孩的跟前,问他:你刚才说小姨再不救,明天鸡鸣就会必死无疑,是怎么回事?小孩看着他的眼睛,半响没有说话,而是抬手指了指他后依旧蜷缩着的小姨,然后才说了一句让东方听起来没头没脑的话:你想听故事么?东方一愣,奇怪地问他:故事?什么故事?小孩也不搭理,自顾自的开始给东方将了一个故事,而故事的主人公就是于老汉和他养的那只黄狗。

    在我国掀起炼钢炼铁的大风潮的时候,于老汉六十多岁,为了响应国家号召,那一年他跟着村子里几个壮年进城去给炼钢厂送钢材,说是钢材,其实也就是村子里各家各户收集起来的铁锁铁锅之类的东西。那天下了大雨,和于老汉一起来的几个壮年把东西送到炼钢厂以后就在当地的一家国营招待所住了下来,可是于老汉一直担心家里生病的老伴没人照顾,硬是冒着大雨走了几十公里往家里赶,那时候他的几个儿女都已经成家,从家里搬了出去,他的老伴半年多了一直卧病在,医生说是肝癌晚期,不过于老汉一直对他老伴很好,从不离开他生病的老伴半步。他本来不想来,但当时的村主任在年轻的时候和于老汉有些过节,于是硬把这个苦差事塞给了他和村子里的几个壮年,要知道那个时候不像现在,拉东西没有大车,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是村子里的几辆独轮车,所以那些所谓的钢材,于老汉他们只能推着独轮车走几十公里地往城里送。

    于老汉冒着大雨走了十几里地,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当他路过那片戈壁滩的时候,不知怎么地他走了许久,却发现这他原先走了不知道有多少遍的地方竟然一直走不到头。他继续又走了十几分钟以后,当看到河岸边的那五棵柳树的时候,心里顿时犯了嘀咕,因为他在十几分钟前就应该路过了这里才对,他对这条路无比熟悉,怎么又走回来了?就这样他一直走,可就是走不到头,每次都能看见那五棵柳树。

    难道我在绕圈子,又走回来了?怎么可能啊?

    正在他奇怪的时候,突然感觉头有些晕,还没走几步,就一跟头栽倒在了泥地里不省人事。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迷迷糊糊间他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自己的脸,睁开眼睛一看竟然是条黄狗。他撑起子打量了一下四周,发现自己在一个石洞中,洞不算太大,还能够看到洞口处淅淅沥沥地还在下着雨。依旧是夜晚,说明他昏倒也没有多长时间。

    于老汉知道是这条黄狗救了自己,不过黄狗此时浑是伤,似乎刚刚和某种厉害动物搏斗过,正爬在他头前可怜兮兮地看着他。于老汉心里对这条黄狗感激,于是就冒着雨抱起黄狗往家里走,这时雨下的也小了点,路过那五棵柳树后走的也很顺利,再没有先前那般让他心里犯嘀咕的绕圈子,没多久就到了家。

    到家里以后,于老汉发现老伴已经睡熟了,就没有打扰,自己在炉子上熬了点稀饭,拿了个碗先是给救了他的黄狗盛了一碗,然后剩下的小半碗自己就着锅喝了。半年后,于老汉的老伴竟然奇迹般地康复了,这在当时还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从此以后,于老汉和他老伴还有那只黄狗生活着。说来也奇怪,那只黄狗就是再饿也不吃于老汉养在院子里乱跑的鸡,于老汉吃什么它就吃什么,而且二十多年过去了,那条黄狗依旧健硕如初,丝毫没有老去的迹象。按理说,一只狗的寿命最多也就十几年,七八年以上的狗就算是老狗了,可是这条狗于老汉带它回来的时候是怎么样,现在还是怎么样,丝毫没有任何变化。

    而且,自从于老汉带这条狗回家以后,他的几个儿女做什么都很顺利,也越来越有钱,大儿子于大壮甚至还在郊区办了砖厂买了房子,于老汉和他老伴也没有生过任何疾病。这让当时隔壁村的一个看风水的先生知道后,前来出高价钱要买这只黄狗,可是于老汉说什么也不买,无论你出多少钱他就是不买。

    说道这里,小孩冲着东方笑了笑,问他:你肯定发现这狗不寻常了吧?东方正听的入神,听他这么一问,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说:难不成这条黄狗是修炼的地仙?他听着小孩所讲的这个故事,心里顿时想起了老道给他提起过的地仙,在他想来也只有修炼的地仙才有这般能耐吧。

    小孩笑而不答,继续给东方接着将刚才的故事。

    后来,这风水先生每天都来于老汉家死磨硬泡,不过于老汉被他折腾的烦了,直接一见他进村子就锁门,任风水先生怎么敲也不开。这事闹得十里八乡都知道了,都说这黄狗是条神狗,谁得到它,家里人不但能无病无灾,而且兴旺发达,于是发展都后面,前来要买这条黄狗的人越来越多,大多是一些有钱也迷信的人家,这其中就有于老汉的两个儿子。

    说起这两个儿子,不得不让人愤恨,自从成了家有了钱,从于老汉的家里搬出去以后,就对于老汉两口子不闻不问,甚至于老汉的老伴的了肝癌都不管。这时一听到自己老爹养了条不老的神狗,也前来打起了黄狗的注意。可是于老汉说什么就是不卖,对他两个儿子,也是丝毫不松口。于是于家老大就假装给自己的老爹送酒,把他弟弟和前来要买黄狗的人都灌醉,自己将黄狗拴住硬是给拉到了自己家里。不过没几天,黄狗将于老大咬伤后从距离于老汉家二十几公里远的郊区跑了回来。自此,再也没有人打这条黄狗的主意了,你想啊,就是你买了回去,无论多远它还是能跑回来,你买了也没用。不过那位风水先生却没有放弃,几乎每天都来,只不过于老汉不开门,他只能隔着低矮的院墙看看院子里的那条成天就知道睡觉的黄狗。

    那再后来呢?这条黄狗怎么样了?东方见小孩说到这里停了下来,眼睛淡然地看着炕上蜷缩在角落里的东方的小姨,于是急切地问他后来怎么样了。小孩叹了口气,原本平静的面色浮现出点点伤感,接着将后来发生的事讲给了东方。

    那个风水先生在来了几天之后,突然像消失了一般,接连半个多月都没有再出现在于老汉家的院门外。只到半个多月后的一天夜里,那只黄狗突然像发了疯似地整天狂犬不已,并且在整个院子里疯了一般地跑,想要跳出院墙,可是无论它跳的多高,就是出不了院子。于老汉心下奇怪,于是披上衣服拿着手电想要看个究竟,等他到了院子里,只看到黄狗奄奄一息地卧在地上,像是得了一场大病,狗嘴里还死死地咬着半截裤腿,而院墙上也有一串血迹。他心下奇怪,就将病怏怏的黄狗抱到了屋子里,将狗嘴里的半截裤腿取出来仔细端详了一阵,觉得裤子的款式颜色很熟悉,后来才知道是一直没有出现的那个风水先生的裤子上面扯下来的。

    此后,没过多长时间,黄狗就病死了,在黄狗病死的同一天,于老汉的老伴也莫名其妙地去世了。于老汉抱着黄狗的尸体大哭了一场,将它埋在了自家的田地里,每天都会去看一看那片埋着黄狗的地,一个人喃喃自语地说上几句。直到有一天,于老汉在去地里的时候见到了一个小孩。那小孩说让于老汉不要伤心,说于老汉还有三年的寿命,会被自己的后人死,等他死后会和黄狗在地下相见。于老汉先前还以为小孩在开玩笑,于是也没当真,可是三年后,于老汉真的就一病不起,在一天夜里安静地去世了。

    故事讲到这里,小孩再次叹了口气,抬眼看了东方一眼,说:现在你明白了吧?东方听完整个故事后,心里一阵发凉,目光紧缩着盯着小孩看了半响也没有说话,而是不自觉地悄悄地向后退了几步。

    你不用害怕,我来不是要害人,而是拜托你一件事。小孩对着东方咧嘴一笑,然后站起给东方跪下行了一个大礼,然后说道:我有办法救你小姨的命,不过你要帮我报仇,将那个该死的夺了我道行的风水先生揪出来除掉,埋在河边的那五棵柳树下面,你……说道这里他看着东方顿了一顿,又道:我知道你是玄门中人,那么你……能否做到?

    东方其实早就心里有了猜测,只是听到故事的结尾处才在心里明确了答案。他站定后,愣愣地看着小孩半响没回过神,听小孩这么一问,思考了一阵,才肯定地点了点头,说:好,只要你能救回小姨的命,我答应你一定将那个风水先生铲除。

    小孩听完东方的答复点了点头,然后跳到炕上走到小姨面前,看了看小姨,紧接着他转看着东方,淡淡地说:你要小心,那个风水先生夺去了我的道行,现在的你还远远不是他的对手,因为他,也是玄门中人。

    (ps:这章写的特别费劲,虽然这两天停电的时候想了很多线索该怎么写,但正式开始写的时候却很费劲,不过还好,故事写的我还算满意,你们呢?如果满意的话就投上你们的票票和收藏一下吧。)

重要声明:小说《天师鬼见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