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初出茅庐(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早安王爵 书名:天师鬼见愁
    第九十七章初出茅庐(下)

    像是突然起了风,吹得院子里的人都是一阵慌乱,而正屋里面被关起来的小姨趴在窗子上面一边用力敲打着窗户一边大叫着,叫声撕心裂肺,听得院子里的人都是惶恐不已。六叔他们虽然不相信这个年纪轻轻的东方会什么道法玄术,但看到如今这般模样,也不由得在心里暗自嘀咕。至于东方的父母,东方文成和叶英萍此时看到东方这神神叨叨的模样,也在心底大概有了猜测。东方文成更是知道他的父亲,也就是东方的爷爷曾经跟随羊道长做过同样的事,那时候他虽然年纪很小,但是记得很清楚。

    东方和胖子一个盘腿闭目坐在院子中央,一个坐在院门口,嘴里还不停地念叨着什么,两人似乎对周边发生的一切都有成竹,不闻不问。就在这时,正屋窗户上的玻璃突然咔嚓一声,被东方的小姨敲碎了一大块,而她正从窗户里面使着劲爬出来。窗户边沿那些残留的碎玻璃像是锋利的匕首,胳膊了他小姨的胳膊和背部,而他小姨似乎并不感觉到疼痛,披头散发表狰狞,如同恶鬼一般地看着院子里的东方和胖子,对上流血的伤口看都不看一眼。

    东方知道在小姨的脚腕上还栓这那根铁链,所以虽然有些惊讶,但是并没有站起,而是拿起一张黄符双手夹住搓向半空,当那张黄符刚刚脱离他手掌的时候,刺啦一下,竟然自己点着了,不过上面的火焰却是诡异的绿色幽火,并不是我们常见的橘黄色火焰。这一幕,看的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这在他们看来简直就是神迹,符纸竟然会自己点燃,这也太匪夷所思了,不过还未等他们反应过来,接下来的一幕更是让他们目瞪口呆。只见东方的小姨凄厉的惨叫一声,几巴掌将整个窗户都拍击的粉碎,然后直直地扑向院子中央盘腿坐着的东方。

    咯蹦一声金属断裂的声音犹如敲响在人群中的警钟,让院子里看闹的人此刻都是哭爹喊娘地四散奔逃。东方小姨此刻的模样确实有些吓人,披头散发不说,上更是鲜血淋漓,一副恶鬼的模样。东方和胖子也是大吃一惊,手指粗细的铁链竟然被她给生生的挣断了,她的力气出乎了他们的预料。但东方并没有慌乱,抬起右手指向那张在他头顶处正在燃烧中慢慢下落的黄符,然后大喝一声,双指夹紧,然后用力地将黄符甩向了小姨。

    他娘的,胖爷我的阵符可不是吃素的。

    门口的胖子看着院子里的景,也不敢怠慢,伸手从怀中掏出四张紫色符纸啪啪啪啪地贴在了门口,然后这次放心地长出了口气。

    你已死,还要在人世这般害人,难道不怕遭天谴吗?东方目光锐利地看着站在四象阵外不敢踏进来的小姨,而那张被东方甩出去的符纸不偏不倚地紧贴在小姨的口,而小姨正在呲牙咧嘴地用手去撕扯着符纸。其实东方此时已经看到了那个上了小姨的于老汉,正是方才他无意间在窗户那里看到的那个白胡子老汉。

    小姨撕了半天都没把她口那张燃烧着的符纸撕下来,大吼一声,似是气急败坏地飞速朝着东方扑了过来,东方反应不可谓不快,但还是慢了一步,被小姨一把掐住了脖子给提了起来。东方也没想到她的速度为什么突然间变的这么快,而且力气大的完全不像是一个女子该有的

    太二……胖子一见不好,就要冲过来,东方费力地抬起手向他招了招手,意思是让他做好自己该做的事,在原地待着不要过来。胖子只好重新盘腿坐下来,目光担忧地看向东方和掐着他脖子的小姨。此时,院子里的风也停了,看闹的人虽然都不敢进院子,但都趴在门口伸长了脑袋朝里看着。

    小一……

    东方的父亲和母亲方才被风吹的都躲到了偏屋里面,此时看到东方被掐住了脖子,脸都涨的一片通红,大喊着东方的名字就要冲过去,但就在这时发生了诡异的一幕。东方的小姨竟然慢慢地松开了掐着东方脖子的手,慢慢地对着他跪了下来,而东方就站在她的面前,弯下腰捂着脖子不断地咳嗽着,显然被人掐着脖子并不是一件美妙的事

    东方此时能够看见那白胡子老头正低着头跪在他的面前,东方朝着后一招手,胖子心领神会跑上前来,嘴里念叨了几句,然后一把将贴在小姨口的那张黄符给扯了下来扔到半空,任黄符燃烧殆尽。

    太二,成了。胖子看了看跪在他们跟前的小姨,一脸喜色,他没有阳眼,所以那同样跪在一旁的于老汉他是看不见的。东方也朝着胖子笑了笑,然后对跪在地上的小姨说道:我们已经给过你机会,让你自己不要祸害他人,去你该去的地方,你却偏偏不听,现在你无法进入任何一个人的,除非有人愿意给你,负责半个时辰之后连轮回你都入不得了。其实他是在对于老汉说话。

    一幕又一幕惊世骇俗的画面看的人群都麻木了,不过当看到此时中了邪的芳芳竟然自己跪在了那个年轻人面前的时候,他们心里的惊讶已经无法用语言来表达了。此时的胖子和东方,在他们眼中就是神人,如果不是神人,试问谁能让中邪的人主动跪在自己面前呢。

    谁知东方话刚说完,他小姨竟然留着眼泪哭了起来,一边哭还一边说话:不是我不想走,实在是走不掉啊,我的尸躺在棺材里,面部朝下,无法去我该去的地方啊,而且我是被不孝的儿子和女儿得自己喝农药死的,我冤枉啊,我不甘心就这么走啊,呜呜呜呜……说罢又开始哭了起来。

    东方和胖子一听都皱了皱眉,东方转朝着院门外喊了一句:谁是于老汉的家人?半响人群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无人应答。不过人群中走出一个人,这个人正是六叔,他颤颤巍巍地走到东方和胖子跟前,心有余悸地看了看东方的小姨,说道:于老汉的两个儿子在听说了芳芳的事以后早已经吓得跑到媳妇的娘家不敢回来,而他的姑娘自从于老汉死后就没有再回来过。此时的六叔看向东方和胖子的时候都是一脸的恭敬,老一辈的农村人本来就很迷信,看到今天发生的一切,六叔早已经打心眼里将东方和胖子定为成那万万不可得罪的一类神人了。胖子一听完六叔的话,顿时气的肺都炸了,一瞪眼,对着院门口扯着嗓子骂道:我去他个大姨夫,你们告诉于老汉的后人,要是三天之内不来这里,就等着遭天谴,让小鬼来勾魂吧。东方听胖子这么一骂,本来想笑这胖子真能忽悠,不过眼珠子一转顿时心下有了掂量,转对六叔交代了一番,然后对小姨说:你放心,你的后人三天之内我一定会让他们来见你,到时候了了你的一桩心愿,你就去你该去的地方吧,不要再逗留在阳世祸害他人了。小姨哭哭啼啼地点了点头,然后东方从怀里取出一张黑色符纸贴在小姨的额头,紧接着小姨就软绵绵地倒了下去,躺在院子里像是睡着了。

    此时的香炉里那柱香刚刚点燃殆尽,变成一截烟灰熄灭了。东方弯腰将圆阵中央的鬼玺给拿起来装进口袋里,而放置鬼玺的地方,一个不大的裂坑赫然出现在那里,就像是有人用重锤狠狠地在水泥地面上敲击了一下一般。这景象看的看闹的人都是一阵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他们的脑子里同时出现了一个念头,那就是眼前的这两个年轻人肯定不是凡人。

    东方让人将熟睡中的小姨抬到了正屋的炕上,然后告诉六叔他们三天之内不要让人进这间屋子,更不要让人将贴在小姨额头的黑色符纸揭下来,三天后小姨就会恢复正常。六叔和芳芳的母亲一听顿时高兴的急忙让人杀鸡宰羊,说东方道长和胖道长累了一天,要好好犒劳犒劳。听得胖子和东方都是哭笑不得,敢只要用符的都是道士啊,不过按理说他们也应该算是半个道士了。

    大半个晚上,胖子和村里的一些人都是喝的面红耳赤,而东方受不了闹,回到小姨的母亲给自己和胖子准备的一间屋子里,开始想着一些虚无缥缈的事。他本来不相信有鬼神存在,但自从遇到老道以后,发生的各种诡异的事不得不让他原有的观念一点一点瓦解崩溃,魂他也遇到了不少,只是老道常说人死后魂魄会去它该去的地方,他在下午的时候也对小姨说了同样的话,其实他对这该去的地方到底是什么地方真的是一点都不知道,难道是地府吗?可是地府却在这个世界上真实存在,不是在传说中的间。

    那么那该去的地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呢?人死后到底是一种感觉呢?

    这期间他的父母来询问了他一些事,问他为什么会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而不好好学习,东方说这是业余好,让二老别心了,早点回去睡觉。东方的父母无奈,只好呵斥着东方让他以后少逞能,好好学习之类的,然后出了屋子。

    两天很快就过去了,在这两天中胖子和东方可算忙的不亦乐乎,家家都邀请他们去自己家里吃饭喝酒,弄得两人天天晚上都醉的一塌糊涂,用胖子半开玩笑的话说,果然还是我们农民伯伯淳朴好客。

    直到第三天清晨的到来。

    第三天天刚蒙蒙亮,东方和胖子所住的小姨家的院门就被敲响了。小姨的母亲披着衣服去开了门,一看门外面站着的正是于老汉的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他们的手里都提着一些烟酒,看那包装似乎还不便宜。

    你们这是?小姨的母亲疑惑地看了看他们手里提着的东西,不解地问他们。在她想来,于老汉的这几个后人都算是比较有钱的,家家都有小车,不会无缘无故地提东西上自己家门,而且还来的这么早,一定是有什么事

    六婶子,我们今天来是想见见两位道长,麻烦你给说一声。于老汉的女儿于秀珍脸上堆着笑,对六婶说着,一旁两个于老汉的儿子也是满脸的笑容。六婶嗯了一声,觉得心里有些小痛快,平时仗着你们家有钱,对村子里我们这些人都是理不理的样子,也有你们的今天啊。

    你们先别进来,我去问问他们,东方道长前几天说让你们来了让我先告诉他,你们别怪我不让你们进啊。话虽这么说,但是六婶心里那个畅快啊,再加上她和东方多少还沾点亲,心里更是痛快的不得了,说着又将门关上打里锁好了,哼着小曲去敲东方和胖子睡觉的那间屋子。

    他娘的谁啊,大清早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胖子听到咚咚咚的敲门声,钻在被窝里扬起脖子,瞌睡地眯着眼睛看向屋门骂了一句。

    胖道长,是我六婶,你给东方道长说一声,于老汉的几个后人来了,在院门外面候着呢。虽然东方和她家沾点亲,但是要直呼东方的名字他还真觉得自己没那这资格。

    让他们等着。被窝里的东方却说话了。

    (ps:晚上十点还有一章,谢谢你们的推荐和收藏,谢谢你们。)

重要声明:小说《天师鬼见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