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逃出生天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早安王爵 书名:天师鬼见愁
    第八十八章逃出生天

    一棵大树幽幽地泛着蓝光,底下盘根交错露出地表的树木根须上面一条条猩红色的虫蠕动着扭在一起,在它周围那铺满了落叶的地面上也是密密麻麻的虫子从底下钻出来又钻进去。这是一棵不知道生长了多少年的大树,高不知道有多少丈,光整个树看起来就有五六十米粗细,枝桠繁茂,树皮黑黝黝的就像是被大火烧过。它生长的地方是一个空旷的山洞,四周被峭壁包围,峭壁上面是一个又一个大小不一的岩洞,坑坑洼洼,如同一个巨大的蜂巢。除此之外,在大树旁边一条暗河缓缓流过,不知道流向那里。胖子和东方跳来跳去地躲避着从脚底下的落叶中钻出来的虫,两人看着这密密麻麻的虫子心里一阵恶心,想要躲远一点,可是从大树上伸出来的树根牢牢地缠着他们。

    妈的,这什么虫子,怎么这么大?胖子骂骂咧咧,一边用脚踩死了几条虫子,就在他抬起脚想要再踩死一只的时候,就感觉另一条腿上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火辣辣的,就好像被人拿烟头烫了一下。胖子尖叫一声,低头一看自己的小腿,一条虫子咬在上面,软绵绵的子一鼓一鼓的,好像还在吸他的血。胖子一急,用力的抖腿,想要把那条虫子甩下去,可是抖了半天,那条虫子就像一把钳子一样,紧紧地咬在上面,他竟然没甩掉。

    胖子小心,这些虫子朝你爬过去了。东方冲着胖子大喊了一声,然后卯足了劲扯着缠在他腰间的树根。只见一条条猩红色的虫?地爬向胖子,可能是闻到了鲜血的味道。胖子小腿那里被虫咬着的地方,鲜红色的血顺着小腿流下来,只疼的胖子叫唤。胖子一见这么多的虫子朝着自己爬了过来,也不管咬着自己小腿的虫,弯下腰用力地撕扯缠在他脚踝那里的树根,扯了半天不见效果,而此时聚拢在他边的虫子越来越多。胖子急的满头大汗,索张嘴去咬那根缠着自己的树根,没想到刚一下嘴,那树根竟然像是被戳破的气球,里面冒出蓝花花的液体,溅了他一脸,紧接着树根像是吃痛一般地松开他的脚,嗖的一下缩了回去。他一见有效果,也顾不上去擦脸上的液体,几口将缠着自己的几根树根全部咬的缩了回去。

    太二,用嘴咬树根。胖子大喊着挣脱出来,一边扒拉着爬在自己上的虫子,一边朝着东方跑了过来。东方听胖子这么一喊,也低头咬向缠在自己腰间的树根,可他还没咬,那树根却自己缩了回去。东方心里一喜,对胖子大喊道:胖子,跳河……

    跳河,什么河,那来的河?刚才胖子摔下来,晕晕乎乎的也没细看四周,听东方说要跳河还正纳闷,转头才看见不远处有一条暗河,二话不说两人朝着那条河流飞奔而去。

    哎呦……我去你个大姨夫,你咬我菊花。胖子正跑着,突然感觉股那里一阵疼,知道是有虫子咬住了他股,也不回头,直接用手一把捏死了那条咬着他股的虫,然后飞也似地朝着暗河跑去。

    扑通扑通两声落水的声响在空旷的山洞里响起。两人跳进河里以后才后悔了,河水冰冷的就像是跳进了冰层里一般,而且河水还带着一股子非常难闻的味道,那味道胖子再熟悉不过了,是尸体腐烂后的味道。但此刻他们除了这条路,再没有其它路供他们选择,岸上已经被虫子占满了,还有那棵貌似成精了的怪树。两人用吃的劲顺着河流的流向向下游去,差不多有半支烟的功夫,胖子才敢从水面上露出脑袋打量四周,寻找东方。他刚甩了甩头,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就看见前面一个黑色的高大影扑通一声扎进了水里。

    太二,你他娘的等等我。胖子大骂一声追着那道影就游了过去,心里还暗骂东方太不讲义气了。胖子游的极快,不一会功夫就追上了那黑影,他一把拉住了黑影的手,然后拉着他从水底游了上来。

    我说你他娘的太不讲义气,太二,能不能……他一边摸着脸上的水,一边唠唠叨叨地骂着,还没骂完,突然听见后远处传来东方的声音:胖子,你干嘛呢?这里有个山洞咋们出去。胖子一愣,扭头看见远处的岸边东方正抖着上的水,揉着湿漉漉的头发。他心下一惊,心想那我抓着的这东西是谁?这样想着他回头去看,这不看不要紧,一看顿时吓得他浑的寒毛都立了起来。只见在他旁,一个长得像是猴子一般的怪物正用它那双绿油油的眼睛盯着胖子看,露出水面的半个子上面全部被黑色的长毛覆盖,却一点水迹都没有,而胖子的手还抓着那怪物的一条手臂。

    我地个姥姥……胖子大叫一声,转朝着岸边就游了过去,谁知那像猴子一样的怪物反手抓住了胖子的一条腿。胖子大叫着用力蹬了两下,那抓着他的手就像是钢钳一般纹丝不动,并且扯着胖子就往水底沉。胖子也急了眼,心想老子死也要拉你垫背,也不再朝岸边游,扭过一拳就朝着自己后露出水面半个子的怪物脑袋砸了过去。

    再说远处的东方,跳进水里以后,游了半响探出头一看四周,发现在岸边的峭壁下面有一个黑漆漆的洞口,于是上了岸,他正在岸边揉着湿漉漉的头发,却看见胖子在远处的水里露出了脑袋,他朝着胖子喊了一声,也没看见跟随胖子后钻出水面的东西,自古自的脱了衣服拧干,就在这时,突然听见远处的胖子大叫了一声,紧接着就看见远处胖子所在位置的水面上,水花四溅。东方暗笑胖子体真结实,河水这么冷,还有功夫在里面闹腾,也没在意,回头刚要看看那山洞内部的样子,却又听见胖子大叫了一声:太二,你姥姥的,赶紧来救兄弟我,迟了胖爷我就要去毛爷爷那里报到了。

    东方这才意识到不好,胖子肯定被什么东西给缠住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抓着自己手中拧成麻花状的衣服跳进水里,朝着胖子游过去。当他游到胖子呼喊的位置,却只看见水面上即将消失的波纹,不见了胖子。他一个猛子扎下去,模模糊糊看见水底下两个黑色的影子正扭在一起。

    东方游近了才看见扭在一起的两个影一个是胖子,一个好像是只猴子。只见胖子体成弓形,双手死命地掐着那只猴子的脖子,双腿还蹬在猴子的膛上面。那只猴子一只手似乎在用力地扳开胖子掐住自己脖子的双手,另一只手在胖子的腹部胡乱抓着。东方游过去,用了浑的力道踢在那猴子不停地抓着胖子腹部的胳膊上面,因为在水中的缘故,也不知道猴子的那条胳膊断还是没断,却见猴子一把掰开胖子的双手扭头就跑。

    东方也不追,拖着已经快要奄奄一息的胖子上了岸。到了岸边以后,胖子接连吐出了几口水,气喘吁吁地指着水面破口大骂起来:**的有种出来岸上单挑,看胖爷我不踢爆你的卵蛋,我就不姓胖……不对,我就不姓武。东方在一旁笑骂道:我说胖子,与其在这里干骂,你跳水里去和他单挑啊。胖子显然也只能在岸上逞逞威风,转头对着东方呵呵一笑,说:下水我是不敢再下去了,那猴子一样的怪物似乎在水里面力气极大,而且还不用换气,让胖爷我下去,那纯粹是找死。东方一听也乐了,心想死胖子你还有点自知之明嘛,正要开口再打趣他几句,眼角的余光看见胖子的腹部一片血模糊的样子,心里一惊,暗道这死胖子真能抗,要是换成自己八成已经挂了。于是指着胖子的腹部对他说:胖子你还是别叫阵了,先拾掇拾掇你的伤口吧?

    胖子骂的正起劲,看见东方指着他的肚子,低头一看,我的个天哪,半截肠子都露出来了,他这才感觉到一阵钻心的疼从腹部那里传来。哭丧着脸看了看东方,用手将半截肠子塞了进去,说:他娘的,胖爷我出师未捷先死,东方你一个人走吧,我这样看来是走不成路了。说完低头用手捂住自己的肚子嚎哭了起来:就是可怜我的那个老爸老妈啊,没了我你们二老保重啊,你们未来的媳妇你们也见不上了啊,你们未来的儿子你们也见不上了啊,你们未来……一边哭着,一边还手拍着地面,就像哭丧一般。

    行了行了行了……东方哭笑不得地打断了胖子的哀嚎,笑着骂道:你个死胖子,我东方又不是那种丢下你不管的人,等会我背你出去,找家医院给你缝两针,看你那没出息的样……说完将自己的衣服撕成条状,弯腰用力地扎在胖子的伤口处,其实他嘴上和胖子开着玩笑,心里却是很担心,先不说能不能从这洞口出去,胖子肚子上的伤口如果再不止血,早晚得死在这,而现在他们又没有给胖子治疗伤口的药物和针线。

    胖子一听东方这么说也不哭了,笑嘻嘻地看着用自己的衣服给他包扎伤口的东方说:我就知道东方你大仁大义,出去后胖爷我请你吃大餐……哎呦,您轻点,疼死我了。东方简单的处理了一下胖子的伤口,然后背对着胖子蹲下,扭头对他说:来,我背你,你个肥猪,出去以后这学期我的伙食你给我管了。胖子嘿嘿笑着,爬到东方的肩膀上,说:管管,我一定管……就是下学期……他话还没说完,伤口上传来的疼痛疼的他一咧嘴,再也不敢开口说话了。

    东方背着胖子深一脚浅一脚朝着峭壁下面的山洞走去,要不是老道在神农架每天早晨都要他背着五十公斤的负重晨跑,就胖子这体重换成别人就是有心也无力啊。他们进去以后才发现,这不是一个山洞,而是一条如同长廊一般的通道,不过里面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而且很安静,只能听见里面滴答滴答滴水的声音。

    东方一只手摸着石壁,另一只手垫着胖子肥大的股朝前走,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依旧没走到头,就在这时,东方忽然感觉到后一阵冷风吹了过来,似乎黑暗中有什么东西朝着自己扑过来了。他一扭,让后背上的胖子紧贴着石壁站稳,自己从口袋里掏出镇魂印提在了手里,但他还没反应过来,一只大手带着呼呼的风声狠狠地拍在他的肩旁上,顿时拍了他一个趔趄险些栽倒。然后他就听见后嘭的一声,胖子一头栽在了地上。

    胖子……胖子……东方蹲下摸见胖子的半个脸,发现胖子的脸冰的就像是死人。他知道不好,也不管隐藏在暗中的东西,用力地拍了拍胖子的脸,大喊道:胖子胖子醒醒,醒醒,我们快到了,**别睡……别睡觉……

    东方……东方……我不行了……我……胖子断断续续地想要说什么,东方一巴掌拍在他的脸上骂道:什么行不行的,**还欠我一学期的伙食费呢,别睡觉,我这就背你出去。说完背起胖子倒退着慢慢地朝着通道内走去,倒退是因为他怕藏在黑暗中的东西再次偷袭自己,而自己的后背上背着胖子,如果不倒退着走,受到袭击的第一个人肯定是胖子无疑。

    就这样东方手提着镇魂印,一边倒退着走,一边提防着黑暗中的莫名生物。果然不出他所料,还没走几步,黑暗中的那东西再次扑了上来,东方虽然看不见,但能够清晰地感觉的到空气流动的快慢变化,他也不犹豫,提着印章就捣了出去。只听黑暗中传来一声就像是狗被夹在门缝里的叫声,东方只感觉自己一印章捣在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上面,他却不知道那个硬邦邦的东西正是那怪物的一排利齿。那东西似乎吃痛知道了厉害,只听见慌乱的脚步声由近及远,声音逐渐的消失了。东方长出了口气,不敢再耽搁,背着胖子拔腿就跑,跑了大概有一炷香的功夫,才看见不远处出现了一抹光亮。

    胖子,**千万可别死啊。

    (ps:胖子到底挂没挂呢?他们能不能逃出古墓,请为《天师》投上你们珍贵的推荐票票吧,当然你们如果能收藏一下,我会更加努力的。)

重要声明:小说《天师鬼见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