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巨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早安王爵 书名:天师鬼见愁
    第八十七章巨树

    偌大的献祭场还是原来的样子,一座高耸的祭台周围棺木林立,有些已经被时间腐蚀的不成样子,但奇怪的是纵然棺木腐朽,里面的死尸却保存的完好无损,没有丝毫破败的迹象。在重达千斤的巨石垒砌而成的祭台上面,一具被白的有些发亮的布匹包裹起来的尸体安静地躺在中央,在她旁边还有两个衣衫褴褛的活人。这两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东方和胖子。

    东方以为是胖子打了他一巴掌,但看见胖子一脸无辜地说不是自己,顿时心里咯噔一下,心想不会是这尸体的魂魄还未散去,听见自己粗俗的话,起来给了自己一巴掌吧?但回头看见那具尸体安然无恙地依旧躺在那里,没有挪动过半分又放下心来。俗话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他学着胖子的样子跪下拜了两拜,神神叨叨地说:您老大人有大量,我们年少无知,无意冲撞您老人家,刚才那句话只是玩笑,您老别当真。说完貌似虔诚地对着尸体磕了三个响头。他敢不这么做么?这具女尸老道说可是孟婆,传说中在间掌管奈何桥的那位,不管是不是真的,要是她找自己麻烦,把自己也像胖子那样留在这里,那还了得。

    胖子看着东方被吓得磕头如捣蒜,在一旁贼笑着说:就说你小子有阳眼,眼前这位大神的魂魄你也是看不透的吧?也就他老人家仁慈,不和你小娃娃一般见识,不然你小子就留下来顶我的班,留下来陪他老人家吧。

    东方听胖子这么一说,也不搭理,坐在一边问胖子:胖子,咋们怎么出去?外面那错综复杂的墓道没有罗盘,我们又不懂风水五行之术,难道我们要一辈子待在这里不成?胖子一听东方说起这事,也是眉头紧锁,低着头苦思冥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头绪。

    两人一阵沉默之后,东方站起,拍了拍股上的土,看着远处那间紧邻献祭场的墓道犹豫了半天,问胖子:你不是和灯母是好朋友吗?它们在这里这么多年,让能不能让它们带我们出去?

    胖子叹了一口气。

    你以为我这几个月没想过这种办法啊?灯母它们根本就出不了这古墓,好像被这里面的一种力量给束缚了起来,不然的话它们要是能出去,那人间还不大乱了。

    东方烦躁地在祭坛上走了两圈,心想要是能出去,一定跟老道学学那什么五行之术,不然下次再遇到这种况,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想罢心一横,对胖子说道:胖子咋们带点你收藏的几件明器,从那间墓道出去试试,反正你说只要在这里肚子就不会饿,我就不相信了,一天找不到出口,我就找一个月,一个月找不到出口,我就找一年。

    胖子笑着拍了拍东方的肩膀说:行啊兄弟,比胖爷我有志气,不过我可先告诉你,要是找不到出口,你得答应帮胖爷我收集古墓里的那些古玩意儿。东方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下来。

    两人小心翼翼地从祭台周围那林立的棺材堆中绕过,这次和他们第一次来不同,并没有见到那般骇人的尸山血海,一路上都很平静,可当他们即将要进入墓道的时候,东方无意间回头朝着祭台上面望了一眼,却把他吓了一跳,他看见祭台上那具女尸竟然直立了起来,像是在远远地看着他们,东方以为是错觉,揉了揉眼睛一看,那女尸依旧和先前一般,安静地躺在那里。他自嘲地笑了笑,心想大概是自己太过敏感了吧。

    两人顺着墓道很快就来到了奈何桥那里。这是东方第二次来,看到这森森的地方还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桥下那条雾气翻滚的巨大裂缝,冷风嗖嗖地直往上冒,也不知道有多深,就好像真的通往幽冥地府一般。

    胖子一边走一边告诉东方,这里他来过两次,死气沉沉的,灯母只能走到这,而不能踏上桥面,只要它们一旦接近这座石桥,就会忍不住害怕。胖子说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好像这石桥对活人倒是没多大影响。紧接着胖子又问东方:都说过了奈何桥就是间,莫不成那些灯母都是鬼不成?

    东方想了一下,回答道:我也不知道,但听你说灯母好像都有灵智,那就不可能是魂了。首先,魂它不是实体;而且灯母有灵智,样貌又和人类相像,就更不可能是魂了,说不定就是我们不知道的一种动物,比如说猴子、大猩猩。

    两人有一茬没一茬地说着话,一边往前走,绕过在前面地面上突起的几根钟石柱,走在前方的胖子突然站住了,眼睛瞪的老大,直勾勾地注视着前方,让一直跟在他后的东方差点撞在他后背上。东方推了一把胖子,开玩笑似地问:怎么了死胖子,莫不是看到了什么大美女不成?胖子没有吭声,转头惊恐地看了东方一眼,然后示意他自己过来看。东方笑着走上前,心想也有你个死胖子害怕的东西啊,可是当他抬头顺着胖子的目光看过去的时候也是一怔。果然如他所说,胖子确实看到了一个大美女,而且是东方认识的一个大美女。

    在他们正前方大概有二十多米的地方,一个穿薄纱的女子站在那里。女子披散着头发,穿着一层薄薄的轻纱,赤着脚,里面的**在这里微弱的光线下若隐若现,白皙的有些过分的脸庞上面一双漆黑的眸子正一眨也不眨地看着两人,最奇异的是在她的体表面好像笼罩着一层蓝光,让他们看过去的时候,虽然距离很近,但感觉却甚是遥远。不得不说这女子的样貌非常美丽,带着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宛若从天国堕落下来的仙女。

    李……李落……

    东方艰难地从嗓子里挤出这两个字,那穿着白纱的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在鬼坐山死去的李落,为了眼前的这个女子,麒麟甚至到现在都没有联系过东方,还在怪罪与他。胖子和东方对望了一眼,都没有说话。

    三人就这样在彼此距离二十多米的地方站立着,气氛一时间变得有些凝重了起来,四周一片寂静,胖子甚至听见东方有些不平静的呼吸声。

    那个……我说,她的材很正啊,我都有些拔地而起的感觉了。胖子突然来了这么一句,顿时打破了原本紧张的气氛,气的东方差点没一脚飞过去,印在他那张42码的脸上。

    你他娘的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开玩笑,也不想想对面的到底是不是李落,李落死的地方是鬼座山,距离这里十万八千里,她怎么会在这,而且她早已经死了,难不成只是魂魄来到了这里?东方疑惑地自言自语。

    胖子听东方这么一说,也反应了过来,小声地对东方说:八成是鬼魂,我上次过来的时候,她还不在这,怎么单单你来的时候,她就出现了,莫不成她一直跟着你?她生前就喜欢你,这死了跟着你似乎也能说得通。胖子说完看着东方,也不敢回头去看对面的女子了,他总觉得那女子上有种诡异的气息,他越看那女子漆黑的瞳孔越觉得妖异,似乎要把他拉到深渊地狱里去一般。东方也发觉了这一点,急忙收回目光,对胖子说:你他娘的别胡扯,不过假如你说的对的话,那这个李落极有可能是怨魂,但是她好像没有要过来的意思。

    就在这时,胖子突然大叫一声不好,随即一把推开了东方,自己也朝着一旁滚了过去。他们原先站立的地方,头顶一根三四米长的钟石,就像一个锥子一样轰隆一声砸在了地上摔碎,溅起一片尘土。然后接二连三地在他们头顶上方不断地又石头掉落下来,好像这里要坍塌一般。胖子和东方一边躲避着一边朝着前方不远处的墓道跑去。

    妈的,她是要害咋们,人鬼殊途,既然你不仁,别怪胖爷我不义了。说完他避过一根从头顶掉落的石笋,随手拿起一块拳头大的碎石块朝着那女子的脑袋就砸了过去。但哪里管用,石块吧嗒一声直接穿过那女子的头部掉在了她后的地面上。胖子砸完也不看有没有效果,和东方撒开丫子逃也似地就往墓道那里跑去。

    两人险而又险的避过头顶上不断掉落的石笋,跑到墓道里才上气不接下气地回头看,东方的一条胳膊上被划拉了一道血口子,不算太严重,但好在小命算是保住了。两人灰头土脸地看向那女子所在的地方,却发现那里什么也没有,正在奇怪,东方突然觉得腰间一紧,似乎有什么东西缠住了自己的腰部,他低头一看,一条就像是树根一般的东西缠在自己的腰间,还未等他有任何动作,腰间的树藤上传来一股大力,只把他往墓道里拖。东方急之下大喊着让胖子帮忙,却看见胖子也被三四条树藤一般的东西缠住了,下一刻,他和胖子大叫着一起被拉进了黑漆漆的墓道中。

    这树藤一般的东西东方在地宫中见过,那次林培辕用五哥的匕首割断了这东西,救下了五哥,让他避过一劫,可是这次他上除了两块印章,没有任何东西。两人被树藤拉扯的是头晕目眩,半道上就感觉突然子底下一空,然后两人都先后掉落了下去。等他们反应过来,抬眼看见一棵大的吓人的大树耸立在他们面前。

    这棵大树比东方见过的任何一棵树木都要大的多的多,光那表皮干裂的树干看起来就有不下五六十米粗,树干底下无数的根须藤蔓暴露在地表,粗的细的缠绕在一起,虬髯纵横,如同一条条巨蟒,整个树干看起来就像是被大火烧过一般,黑黝黝的,但是树干上面的枝桠却错综复杂,甚至就连叶子都显得很是茂密,几乎看不见内部。

    两人被摔了个七荤八素,还好他们子底下有一层厚厚的落叶,再加上掉下来的距离也不是太深,所以他们虽然灰头土脸,上有多处擦伤,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那树木根须依旧缠在东方的腰间,胖子的小腿和胳膊上面也被缠着。两人哼哼唧唧地站起,目测了一下这个巨大树木的高度,发现竟然看不到头,也可能是他们站的太近的缘故。

    胖子环视了一下四周,指着大树骂道:**莫非成精了不成,也不看看胖爷我是谁就敢往这拉,小心爷爷我一把火烧你个子孙万代……胖子正骂的起劲,忽然听见脚下一阵?的声音传来,就好像有细小的动物在落叶下面爬。胖子低头一看,哇呀大叫一声,一蹦老高。东方正打量着四周,发现这里和献祭场一样,都不知道从那里来的光线被照亮着,而在这颗大树不远处,一条底下暗河蜿蜒曲折地流向远处不知名的地方。,却突然听见胖子的叫声,扭头一看,在他的脚底下一条鲜红色的虫子被胖子踩了个稀巴烂,说实话那条虫子不算大,只有两根手指粗细,长也不过一个巴掌的长度。

    东方正要骂胖子大惊小怪连条虫子都害怕,但就在这时,他们的脚底下,那厚厚一层落叶中,?的声音此起彼伏,然后一条条鲜红色的虫子扭动着体缓慢地爬了出来。一条、两条、三条……不到片刻的功夫,他们的四周全是那种鲜红色虫,密密麻麻,看的他们一阵恶心,想要后退,却发现缠住自己的树根还依旧牢牢地束缚着他们。

    (ps:东方他们能逃出去吗?请为《天师》投上你们的推荐票或者收藏一下也可以,小爵先谢谢你们了,你们的支持,就是作为新人我的最大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天师鬼见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