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双无常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早安王爵 书名:天师鬼见愁
    第八十三章双无常

    整座幽暗的大内,只有几把矿灯照亮了他们周围的一小块地方。巨棺前那半人多高的四足青铜方鼎,里面的三炷香正慢悠悠地燃着,让这里的气氛显得诡异无比,比这更加诡异的是巨棺内已经被打开了棺盖的那口小黑棺,说是小棺,只是相对于它外层的那一座巨棺而言,其实长度大小和我们平常人家的棺材也差不了多少。巨大后面铜壁上那占了很大一块地方的古字在此时这种蹊跷妖异的气氛中也是显得触目惊心,就好像要从铜壁里面抠出来压向巨棺一般。

    五哥说不出来此刻是什么表,只是他一会儿笑一会儿又哭,如同得了失心疯一样。在他对面的不远处,林培辕和东方一脸戒备的神色看着他,在这种神里面还隐隐夹杂着一种说不出的同。林培辕举着枪对准了五哥的脑袋,但并没有扣动扳机,虽然摸金校尉这种行当本来就生死无常,各安天命,但毕竟五哥和他出生入死这么多年,救过他不少次,要他下手多少他心里也会不愿。

    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是我?我到底是死了还是活着……

    五哥手里提着从黑棺里被他一把拉出来的尸体絮絮叨叨地说着。在东方和林培辕眼中这一幕端的是诡异无比,因为此时看过去,五哥手里提着的尸体无论是样貌还是穿着打扮都和他简直一摸一样,就像一对双胞胎,可林培辕清楚五哥那里是什么双胞胎,他就连一个兄弟都没有,更别说是什么双胞胎了。但眼前的事实就**地摆着,怎能让他们不吃惊。

    五哥,你先冷静冷静,说不定这东西是这内的那两个小孩人影搞的鬼。林培辕虽然这样安慰着五哥,但手中的枪却依旧端着,没有放下的意思。东方看到这一幕虽然也很震惊,但他心里此刻所想的东西更加的让他心绪难明。自古以来民间就有一种说法,人死后的七天之内,魂魄必定会回来一次,因为在这七天之中死了的人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会像往常一样在自己家里走动,直到发现自己已经死了,才会离开。就是不知道眼前的五哥是不是这种况,如果是,那么一直和他们在一起的五哥肯定就是回来的魂魄无疑了,想想都觉得?人。

    我是不是已经死了?五哥突然扭头看向林培辕和东方,他的表带着一种哀伤的质疑,似乎他也很疑惑,想要从旁人口子得到答案。林培辕和东方沉默了,看着五哥的样子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有种心酸的感觉。这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如果五哥早就已经死了,那么他在什么时候死的,在墓室之中,还是在这地宫之中?

    我来试试.

    东方壮着胆子手提着镇魂印向前走了两步,又对五哥说:如果你已经死了的话,那么现在站在我们面前的你就只是魂魄,我手中的印章应该对你有作用,可能会伤害到你,你愿意让我一试么?

    五哥看了看东方手中黑漆漆的印章,然后重重的点了点头,示意东方你经管来试,他说自己如果真的早已经死了的话,那么留着这残魂还有什么意义。说完便转过去,将手中的尸体放在地上背对着东方,那样子是在表明他不会伤害东方,让东方放心过来。

    林培辕冲着东方点了点头,告诉他没事,有他在一旁,如果五哥有什么动静,他会直接开枪。东方这才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他走的很慢,三四米的距离,走了有小半支烟的功夫,这才来到五哥后面站定,拿着镇魂印就朝着五哥后背印了下去。可就在这时候,远处的黑暗中,又是一声铜器落地的声音,那声音听得东方心里直哆嗦,本来他就紧张,突然听到这么一声,岂能不害怕,提着印章的手不但缩了回去,而且整个人也向后退了两步。

    几人都将目光转向了声音传来的黑暗中,五哥也是,扭头看向那里,但他的表明显和东方林培辕两人的表完全不一样,他似乎能看见黑暗中的东西,双目紧凝,直勾勾地盯着前方。半响,五哥突然朝着东方和林培辕所站的地方跑过来,顿时把两人吓了一跳,林培辕双手紧握着那精致的左轮手枪就要对五哥开枪,却看见五哥跑过来后,张开双臂背对着他们,拦在他们前,那样子更像是在保护他们。东方和林培辕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就听五哥突然说道:是刚才那个小孩,这次不是一个,是两个,一个穿着黑衣,另一个穿着白衣,我来对付他们,你们找出去的路,进来的门已经关了。

    五哥你……

    东方和林培辕几乎同时开口,想要对五哥说什么,却看见五哥回头冲他们一笑,那笑容说不出的苦涩,说道:我既然已经死了,就让我这残魂保护你们出去,老林,照顾好我的妻子和孩子。林培辕和东方一听先是一愣,随即却明白了过来,因为五哥说完指了指自己的脚下,示意他们去看。两人低头一看,顿时大惊,五哥的脚底没有影子,先前两人都很紧张,并没有注意到,现在看来其实五哥在开棺以后早已经知道了真相,方才让东方那镇魂印去试探自己,也许只是想解脱吧。

    五哥你放心,只要我林培辕活着一天,你的妻子和孩子就不会吃苦受欺负。林培辕目光坚定地拍着口保证,似乎在说五哥你就安心的去吧,我说到做到。

    这一连串的事,让东方和林培辕两人还来不及过多的思考就看见五哥大叫一声冲进了前的黑暗中。找出口,可是门已经被关闭了,别的地方那里有什么出口,但两人回头看了前方的黑暗中一眼,不管三七二十一撒开腿就往其它地方跑去。

    黑暗之中,只听到两人的脚步声和厚重的喘息声,再没有任何声音。他们不停地跑着,也不知道这内有多大,愣是没有跑到尽头,除了不远处那面刻着硕大古字的铜壁,其他地方都空的,似乎没有边际一般。

    东方跑了一会停了下来,他想起在遇到蟒蛇的那间墓室中,出去的机关就在棺椁内,是不是这里的出口机关也在那棺材内部。但还没来得及他多想就听见前方不远处林培辕的喊声:东方过来,这里有一条向下的通道。

    东方寻着声音跑过去,看见林培辕站在一个黑漆漆的地下通道旁边,拿着枪正一脸惶恐地左看右看,似乎很害怕五哥会解决不掉那东西。

    两人打着矿灯摸着通道的石壁小心谨慎地朝着地底走去,一边走一边两人还心有余悸地交谈着。

    东方你说五哥看见的那一黑一白的两个小孩到底是什么东西?

    还能是什么,除了我们,在这里能出现活着的小孩么?我现在不是在想那两个小孩的问题,而是一直心里不踏实,那口黑棺材里面是五哥的尸体,那么另外一口白棺材里面呢,放的是谁?

    东方这话一出,两人都是一愣,随即二人几乎不相上下地面对面朝后蹬蹬蹬退了好几步,互相戒备起来。东方似无意的一句话提醒了他们,黑棺材里面装着的是五哥的尸,那么在另外一口白棺材里面放着的,也有可能是他们其中一人的尸体,假若他们有一个人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像五哥一样死去而不知道的话。

    两盏矿灯的光线同时照向彼此的脚下,然后两人都长出了一口气,还好他们都有影子,那就说明他们都还活着。经过这一折腾,原本疲惫不堪的二人也是再不敢大意了,在通道中前进的速度也比先前更加的谨慎缓慢,彼此也再没有了交谈。

    虽然走的慢,但没走多久,他们就看到前方不远处一抹光亮出现在了他们的视野中,似乎是个出口。东方大叫一声,率先朝着那抹亮光跑了过去。在他后的林培辕也是带着死里逃生的喜悦,加快了脚步。可没跑多久,突然在他们的前,出现了一白一黑两道影。跑在最前的东方心里一惊,心想他妈的不会在这个时候那东西追来了吧。还未来得及看清那两道影,就在这时,两人的矿灯几乎在同时无声无息地闪了两闪,熄灭了。

    林培辕气的差点就甩开绅士风度破口大骂,这他妈的,偏偏在最后关头,这该死的矿灯不争气地竟然就这么灭了。通道中除了远处那一抹亮光,这里依旧的漆黑一片,随着矿灯的熄灭,前方挡住去路的那一白一黑两道影也淹没在了黑暗中。这下可把两人吓得不轻,站在原地不敢动弹了。东方索扔了矿灯,左右手各提着两块印章,正是鬼玺和镇魂印;而林培辕背靠着他,手里也紧握着手枪喘着粗气。

    这两个一黑一白的王八蛋出现在了这里,看来五哥算是壮烈牺牲了。林叔,好歹咋俩也相识一场,如果我也牺牲了,这两块印你都拿去,我的家人也就摆脱给你了。已经到这时候了,东方也顾不得什么长幼辈分了,开口对背贴着他的林培辕说道。

    林培辕苦笑一声,扭头对东方说:我说东方,我活了半辈子了,体肯定不如你,要牺牲的那个人也肯定是我。他说的是实话,经过了这么多事,挨了这么多天的饿,林培辕早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了,刚跑了这么点路就已经上气不接下气,跟别说和经过了老道磨练的东方相比了。不过,两人这一番类似临终遗言的对话却将心中的负面绪一扫而空,顿时感觉精神了不少,可就在这时,两人分别感觉到自己的正前方吹来一阵风,那风吹得两人直哆嗦,冰冷的气息就好像刺进了骨头里一般。

    完了……林叔,体……体动……动不了……东方咬着牙花子,哆嗦着嘴唇,他只感觉自己的体就如同被埋在了雪地里好几天一样,连抬手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就艰难万分。他话还没说完,就听见后咚的一声,林培辕被冻的直接爬在了地上蜷缩成一团直发抖,连话都说不出一句。

    妈的,看来爷爷我今天真要栽那两个小王八手里了。东方正这么想着,突然听见在自己的前一个小孩子的笑声,然后他就看见一张惨白的人脸。那张脸上面抹着很厚的白色粉末,在脸颊两侧还分别擦着一团像胭脂一样的东西,那种感觉就好像明清时人死了下葬时的妆容,但这妆容的主人分明是个七八岁的孩子。只见这孩子穿着一件黑色长袍,看不到脚面,戴着如同旧社会被红卫兵批斗时的牛鬼蛇神们必须要戴着的一顶黑色高帽,帽子上用红线绣着两颗古字,无比的鲜艳,但东方不认识,他也没那功夫去研究,因为这小孩一边咧着嘴笑着,一边朝着他张开奇长无比的双臂朝他抱了过来。那对手臂比一般成年人的手臂还要长很多,几乎就是平常人的两倍还多。

    林培辕蜷缩在地上想要站起来,但试了好几次都动不了,而他正前方同样有一个穿白色长袍的小孩子缓缓地朝他走了过来。那孩子的装扮和东方所看见的黑衣小孩几乎一摸一样,只不过他们衣服和高帽子的颜色不一样,一个是黑衣黑帽,另一个是白衣白帽,除此之外就是他们的表,黑衣男孩是咧着嘴似乎很开心地眯着眼睛笑着;而朝林培辕走过来的那个白衣男孩却是一脸怒气地撅着嘴,好像和林培辕有什么深仇大恨一般,怒睁着白茫茫的双眼。

    哐?r两声,东方手中的印章掉了地,眼看着那黑衣小孩就要抱过来,就在这时,突然在远处亮光的地方一个硕大的黑影悄无声息地出现了,而且那道影紧接着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我去你个大姨夫,黑白无常……

    (ps:来人是谁呢?我不说大家也应该猜到了吧,那么为什么他会在这里呢?请朋友们投上你们的推荐和收藏,小爵在这里谢谢大家了。)

重要声明:小说《天师鬼见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