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广陵地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早安王爵 书名:天师鬼见愁
    第七十二章广陵地宫

    东方满脑子都是疑惑,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间墓室的,或者说五哥他们又是怎样从这间墓室消失的?但此刻他顾不得那么多,只想从这个地方出去找到其他人,一个人在这种地方待得久了,毕竟会逐渐的生出一种怪异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东方很不舒服。

    东方扫了一眼后的黑色巨蟒,双手在四周的石壁上摸个不停,他认为自己能莫名其妙地来到这里,肯定有出口或者机关,但是他失望了,四周的石壁冷冰冰的,很平整,没有凹陷,没有凸出,没有与其它任何地方有不同。他懊恼地坐在地上,转头看着双眼一直盯着他看个不停吞吐着蛇信的巨蟒,无意地问了句:蛇爷,你可知道这里有没有什么出口?

    巨蟒还是盘在他的不远处,用泛着冷光的棕黄色双眼直勾勾的盯着他看,并没有任何动作。

    算了,你再有灵也终究是个动物。

    他话音刚落,谁知那巨蟒似不服气般的直接爬向棺内,半响才探出半个头看着坐在地上的东方不断地吐着蛇信。东方也感觉奇怪,这巨蟒怎么无缘无故的又跑到棺材里去了,会不会,会不会……

    他想到这里,站起面带欣喜地走向棺材那里,弯腰朝里看去,直见在巨蟒的尾部,正缠绕着一个从棺壁上长出的树枝一样的一小节木枝,木枝光秃秃的,没有表皮,有些发黑,看样子已经经历了好长时间了。

    我说怎么找了半天没找到出去的机关,原来藏在这里。

    东方说着就伸手去拧那棺材内的木枝,可是拧了半天,墓室也不见有什么动静。他疑惑地抬头看巨蟒,却发现它早已经爬出了棺内,不知道到那里去了。东方转朝着四周找去,却突然怔住了。在耳室内,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层石阶,石阶的位置正是有着三幅刻图的那里,它一直从耳室内朝上延伸,似乎从墓室顶部通了出去。东方打着矿灯照了照,发现石阶通向的地方黑漆漆的,雾气翻腾,什么也看不见,看的就让人打冷颤,那是一个漩涡状的黑洞,石阶从墓室顶部通出去。

    东方犹豫了一阵,心一横就提着矿灯踏上了台阶,朝着墓室顶部的黑洞走去。他心想反正待在这里也是等死,前面就算是龙潭虎,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然后他整个人都淹没在了黑洞里。

    东方从黑洞里面进去的一瞬间,忽然有种时光错乱的感觉,一会儿觉得时间过得很慢,下一秒钟又感觉时光无比飞快,转眼皆一瞬,花开花落不过是一眨眼,然后他就看见眼前出现了一束光亮,像是被打开了大门的黑屋子,光芒显得特别的刺眼。

    咦,蛇爷你原来在这……

    等他睁开眼睛,就看见原本在墓室内的巨蟒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早已经来到了这里,似乎在等他。东方微笑着对巨蟒点了点头,本来打算上去摸一摸他的鳞甲,但看到那泛着冷光吐着蛇信的蛇头,一下子将他的这个念头浇灭了。

    他环顾向四周,看到的场景顿时让他震惊的说不出话来。这里是地宫,真正的地下宫。飞泉流瀑,绿树假山,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势,钩心斗角,巧夺天工。白雾弥漫,宫灯闪烁,红瓦盖顶;屋脊建造的雕龙,麟爪张舞,双须飞动,状若腾云,简直如天上之宫阙,人间之美景。东方不是没有见过故宫,可是故宫的建筑和眼前他看到的宫相比,简直就是个草稿。而且这里占地面积很大,东方所站立的地方是在高出的一块巨型石台上,从他那里看过去,一眼竟然都看不到宫院落的尽头,只看见白雾之中隐隐约约露出的点点宫灯光斑照亮,除此之外,这里的建筑也无比庞大高耸,雾霭也仅仅只能散播在宫群建筑的半腰,人站在面前,有的除了震惊,就只剩下无以言表的压迫感。

    这……这里不会……不会是天宫吧?

    东方惊呼出声,他以为来到了传说中的天宫之上,因为这里带给他的震撼绝对是他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感受得到的,完全超乎了他的常识,西北荒凉干瘪的地底下怎么会有如此庞大的建筑群,而世人却一直没有发现,这简直是个奇迹,如果说这里也是广陵王建造的话,那么这个传说中的广陵王肯定绝非一般人。

    东方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关了矿灯,小心翼翼地从巨型石台上沿着朝前的阶梯往下走,好奇心驱使着他朝着最近的一座宫走去,巨蟒紧紧地跟在他的后,似乎对这里并不陌生。这里的光线很充足,一切就像是照耀在天光之下,看的很清楚。东方觉得有趣,他所走过的地方,雾气如潮水般自动的向两旁退散,像是在欢迎他。

    宫和宫之间甬路相衔,甬路两旁宫灯闪烁,地面上铺着平整的青石板;正前方,三座雄伟的巨宫矗立,一明两暗;宫两侧,清泉一派,开沟仅尺许,绕宫壁而行,灌入白雾深处。

    东方和巨蟒来到最中间的那座大之前,抬头发现雾霭之上宫不知道高有多少丈,如一座巨山般压在他们跟前,直让东方惊叹广陵王巧夺天工之术。东方收回目光,抬眼看向前方几根石柱后面的两扇紧闭着的朱漆方门,门面上雕这两条金龙,一龙飞天,一龙卧地,盘绕交措,腾云驾雾,栩栩如活物,游走于九天之上。

    不知道能不能进得去。

    东方正这样想着,吱呀一阵悠长的声音传来,两扇朱漆方门竟然自己打开了一条缝隙。这把东方给吓了一跳,心想这里还有活人不成,但紧接着他等了好久,也没有发现从内走出人来。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倒是要看看,大里到底有什么东西。

    东方低声嘟囔了几句,小心翼翼地上了台阶,朝着开了一条缝隙的门走去。来到门前,他用力的推了推,发现木门很厚重,丝毫不动,无奈他只能侧着子挤了进去。

    这座地宫内的另一个地方,五哥和林培辕还有怪人正小心万分地沿着甬路寻找着出口,因为他们来到这里以后,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虽然暂时没有碰到什么危险,却找不到出去的通道,迷失在了建筑群中。

    东方进了大,只闻到一种似有似无的香味飘过鼻尖,让他忍不住吸了吸鼻子。大内部很空旷,地面上不知道铺着什么材质的地板,像是玉石,又不太像,剔透发亮;六根高大的盘龙金柱整齐地伫立在内两旁,上面各绕着一条矫健的雕龙踏流云火焰而飞;正前方,一座约两米多高的朱漆方台,上面搁置着金漆雕龙宝座,背后有一月围屏。东方抬头看了看,只见顶中央的藻井处刻星辰坤宇,正对着下方的金漆宝座;梁材间彩画绚丽,鲜艳夺目,黄绿红黑四色交相呼应,雕鸟兽鱼虫,或飞或卧,或仰天长吼,或低头垂怜,大千神态,各自不同。

    这倒是和帝王宫有些相像,只是不知道这座宝座上面有谁坐过。

    东方这样想着,嘿嘿一笑,大踏步朝着前方中央的宝座走去。然后他上了朱漆方台,一股坐在了宝座上面。

    我,好硬,不过将就着坐坐吧先。

    东方这回可是来了孩子习,要知道这一看就是帝王宝座的东西,可不是谁都能随便坐的,在古时除了帝王,别人的股哪怕只要沾上那么一点点,也是谋反抄家的大罪。东方在宝座上面折腾了一会,全眼忘了这里是什么地方了。他捂着嘴打了两个哈欠之后,眼睛扑腾扑腾眨了几下,竟然就那样斜躺在宝座上面慢吞吞的睡着了,他的鼻子里弥漫的全部都是那种充盈在大内的香味。

    然后,东方耳中就听到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他坐在宝座上,迷迷糊糊中看见一群穿着官服的人弯着腰走进了大内,他们的样貌被白雾遮盖,看不太清楚,但是东方却明显看得见他们嗡动的嘴唇,似乎在高声齐喊着什么,可是他一点也听不见。随后,又进来一群人,这群人材高大,手拿长戟,好像,好像自己说了什么,然后这群人将那一群穿着官服的人全部押在了地上,手起刀落,一颗颗血淋淋的人头被斩了下来。

    忽然,东方看见一颗血淋淋的头颅从一位官员脖颈上被砍了下来,披头散发地朝着自己飞了过来。不对,不对,是咬了过来,东方这才看见那是一张满脸流淌着鲜红血液的脸,脸上青筋高突,长牙狰狞,完全不是人类的模样。

    啊……

    东方一声大叫,猛的从宝座上坐了起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浑都被汗水打湿了。他搓了搓脸,看了看四周,心有余悸地长出了一口气。

    竟然在这里睡着了,刚才那个梦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东方也有些发愣,自己怎么会无缘无故的睡着在了这里,要知道他从进入大之前可是一只绷紧着神经,怕出什么意外,完全不可能睡着在这里。

    对了,是那香味。

    东方的鼻尖又闻到那种似有似无的香味,恍然大悟的明白了过来。想来这香味可能有一种安神养息的作用,类似于檀香,导致他在这里睡了过去。

    而此刻大内空空,地板光亮,可就是让东方越看越觉得不对,感觉森森的,完全不像刚进来的时候那般让他感觉新奇。

    还是出去为妙。东方这样想着,起快步朝着大外走去,忽然他停住了脚步,他又想起了一件事

    蟒蛇呢?进来的时候它还在,怎么我醒来后就不见了?

    对于送给了他两样宝物的蟒蛇,他还是很在意的,也许自己想要从这里出去,只能靠那稍微通点灵的生物了。他慌慌张张地朝着四周找去,一边找一边喊:蛇爷,你在哪儿呢?这时候可不是玩捉迷藏的时候啊。

    找了好久,大内除了宝座和柱子什么也没有。东方无奈地叹了口气,心想这东西估计跑别的地方去了,然后出了。可是他一只脚刚跨出去,眼角忽然瞥见大内的宝座旁,似乎有什么东西蹿了过去。

    他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有只手,一下子抓住了他的脚踝。

重要声明:小说《天师鬼见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