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古墓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早安王爵 书名:天师鬼见愁
    第七十章古墓刻图

    墓室很幽暗,地面上铺着平滑的石板,上面落满了尘土,在墓室的最中央一口金丝楠木棺材安静地搁置在那里,四周的石壁上面不知道那里来的湿气,摸起来冰凉中带着一种滑腻的感觉,就如同抚摸过冰块一般。在墓室墙角处,一盏青灯幽幽地摇曳着,散发着微弱的光线,只照亮了一小块地方。

    林培辕从背包里掏出一香炉,点燃了三炷香插在里面,跪在那里嘴里咕叨了半天,然后和五哥各拿着半截黑乎乎的不知道什么材质的棒子就要去开古棺,可就在这时,在耳室中一直沉默地站在那里的怪人突然大叫一声冲过来,很用力地踢出一脚,将整个棺盖掀翻,棺盖掉落在地上发出巨大的声响,声音在低矮的墓室中被压抑的非常刺耳。

    他这是……

    五哥不明所以地看了看怪人,转过轻声地问林培辕。林培辕还未来得及搭话,就看见怪人直接弯腰一把将棺木里面的尸体的给拎了出来,然后一掌将尸体已经干瘪下去的头颅整个打飞了出去,骨碌碌地滚在了墙角。

    东方也被怔住了,不知道怪人为什么突然之间会有如此激烈的举动,而林培辕和五哥完全被怪人的行为给吓的不敢动。要知道他们摸金校尉这一行,虽然做的是盗墓这一见不得光的买卖,但是他们必须对死者怀有敬畏之心,而且他们老祖宗传下来的开棺步骤同样必不可少,那是有道理的。开棺前,先点灯,后烧香,那有像怪人这样直接一脚掀翻棺盖不说,更是一巴掌将墓室主人的头颅给打掉了,这简直骇人听闻,给他们两人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这么做。

    怪人表狰狞地看着手中已经没有了头颅的尸体大吼了一声,然后将尸体直接摔在地上,像是和古尸有着深仇大恨般地一边嘶吼着一边乱踩,直将尸体踩的不成样子,如一滩软泥堆在地上。

    半响,怪人似乎是有些累了,晃晃悠悠地走到耳室先前他站在陪葬小棺前面的地方,然后一股坐了下来,再次像是死去一般,无声无息地坐在那里不动了。不知道为什么,东方看向怪人坐着的背影突然心里有种难以明说的惆怅和伤感。

    莫非他和耳室内那座小棺里的人有什么瓜葛不成?

    几人逐渐从方才发生的事里回过神来,林培辕和五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彼此苦笑一声,然后就看向已经没有了尸体的棺内。

    小心,后退!

    两人还没反应过来,站在他们后的东方一声惊叫,顺手将他们两人向后拉了回来,一道模糊的黑影从棺内迅速地飘出,然后很快消失不见了。

    那是……那是什么东西?

    五哥惊疑不定地看向黑影消失的地方,一脸后怕地问东方。东方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只是看见它从棺材内飘出来,并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林培辕正要开口说什么,五哥却突然脸色大变,指着一个地方,颤抖着嘴唇说:头颅……尸体的头颅呢?

    就在他说话的档口,棺材前的香炉啪的一声忽然自己倾倒,里面燃着的三支香也被折断凌乱地扔在地上,放置在东南墙角的那盏青灯的光芒也开始摇曳的更加厉害,看起来随时都会熄灭般。

    东方,保护好青灯,不能让它灭了。

    林培辕知道出了事,急忙大喊一声,让东方保护好青灯,然后自己退后三步和五哥并排站在一起,目光紧盯着地上烂成一团的死尸,看他们紧张的神,好像那滩干枯的泥随时会跳起来噬人。

    妈的,我们还没拿东西呢,就要吹老子的灯。

    五哥暗骂一句,但却不敢分散半分注意力,紧盯着地上的死尸。东方从包里掏出他爷爷留给他的檀木罗盘端在手里。老道告诉过他,虽然他有阳眼,但是有些东西即不属于间,也不属于阳间,所以他是看不到的,但是罗盘对这种东西十分有效。

    只见罗盘上面的指针激烈地颤抖着,一会儿指向下方,一会儿又指向别处,很不稳定。说实话他从进到这间墓室开始,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就有些不安,再加上此刻指针颤抖不停,更是让他觉得浑发凉,似乎有什么事将要发生。

    东方。

    站在他前五六米远的林培辕小声的叫他。东方抬起头就看见林培辕和五哥都在向自己使眼色,五哥甚至还悄悄地抬起手指了指他的后。东方奇怪地看着他们,心想这两个老小子搞什么飞机,到现在了还有心思吓唬他,但看这两人的神,他又觉得不像是开玩笑。

    尼玛,后不会真的有东西吧?

    他这样想着眯着眼睛慢慢地看向后。

    灯,灯灭了。一直放置在墙角的青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熄灭了,但还没来得及想这件事,东方就看见后一个巨大的黑影站在那里,吓得他干叫一声,顿时起了一白毛汗。

    这……这他妈到底是什么东西?

    东方拿着矿灯直接转照向了后的黑影,然后,他就看见一张惨白的人脸在他后直勾勾地看着他,正是那颗消失不见了的头颅。

    去你妈的。东方大骂一声,一个扫腿就踢向了那颗头颅,但是,很快他就发现,他的脚并没有触及到任何东西,而是直接从头颅里面贯穿而过,轻飘飘的,险些让他摔个大马哈。

    等他收回退一转,发现那一直坐在耳室内的怪人不见了,他再一转,心想我,五哥和林培辕也不见了,墓室内空空只剩下了他一个人,这可把他吓得不轻。虽然上次的蚩尤墓地底,老道莫名其妙的消失了,但至少边还有一个胖子,可是现在就他娘的他一个人了,在这黑幽幽的古墓内,谁能不害怕。

    这里的结构和先前的那间墓室一摸一样,还是左右两间耳室,中间夹着一间主墓室,主墓室里面只有一座金丝楠木棺材陈列,而那座金丝楠木棺材严丝合缝,看样子根本就没有人打开过。

    这是怎么回事?我不会是在做梦吧?

    东方很用力地掐了掐自己的大腿,疼的他差点没叫出声。事实证明他不是在做梦,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可是,其他人莫名其妙的消失了还可以理解,可是这棺材明明被怪人一脚给掀翻了棺盖,做梦可能还好端端地盖在棺材上面呢?

    五哥,林叔……

    他试着喊了几声,回应他的只有空的回声,就在这时,他突然听到墓室里那没被打开的金丝楠木棺材里突然响了一下,那声音听起来就像有人在棺内用手敲打着棺壁。

    老道啊老道,你可害死我了,我说不来吧,你非要我来,说什么学学人家摸金校尉的手段,这下满意了吧,你未过门的徒弟今天被人丢在这了……东方胡思乱想着,又听见棺木里面响了一声,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却很清晰,就如同敲在他的心脏上面,让他一阵发凉。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东方二话不说拔腿就往来时的石门那里跑去,可是到跟前他傻眼了,那里有什么石门,四周都是密封的石壁,连个门都没有,他又向四周找了找,还是没有任何可以出去的出口,倒是让他发现耳室内的墙壁上三幅刻图变了样子,或者说根本就不是先前的那三幅刻图。

    三幅刻图都很简单,只雕刻着三个高大的男子。

    第一幅图雕里面的男人着上,肩膀高突,筋骨虬髯,发丝倒立,怒目圆睁,一手紧握开天巨斧,另一只手五指张开似要抓住什么东西,在他的脚底下踩着无数的头颅,那些头颅的表各不相同,有开口大笑的,有愤怒咆哮的,有萎靡不振的,有自信满满的,反正是神态万千,栩栩如生如临奇景,整幅图看起来倒是有些像佛家的怒目金刚。

    第二幅上面雕刻的男子,穿长衣,长发美髯,一手拈着一片花叶,一手抚着长须,神态淡然自若,看起来颇有仙风道骨的模样,这人东方在先前的那三幅刻图里面见过,正是林培辕口中的广陵王。

    第三幅图,刻画的更为简单,只有一个半眯着眼睛的中年男人,穿着的服饰看起来很像是明朝的衣服,他发髻高耸,两鬓间的长发垂在口,腰间扎着长带,佩有玉牌,他一手拿着毛笔,一手藏在后,一副书生模样的打扮。

    这图上雕刻的三个人单看起来倒是很普通,可是放在一起一看,总觉得那里不对,似乎多了什么,又似乎少了什么。东方现在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一丝要从这里逃出去的概念,完全被刻图吸引,想要找出来刻图里面到底那里奇怪。

    他认真地端详了好久,还是没有找出来那里不对,急的他心里就像是有几百只蚂蚁在上面爬一般,烦躁的感觉像是浸泡过他心脏的海水,席卷着他直往深海里拉。他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满头大汗的样子就像生了一场大病,而他还不自知。

    到底那里不对,到底那里不对,到底是那里不对啊……

    他哗啦一把,直接撕开自己的上衣纽扣,露出整个结实的膛,他如同着了魔一般地趴在其中一幅刻图上面上下寻找了什么。

    半响,他忽然大笑起来。

    找到了,我找到了,哈哈哈……

    原来他终于发现三幅刻图里面的三个男子,虽然神态不一,服饰不一,长相不一,但是却都有一个共同点-----他们的右手都有六个手指。

    就在这时,他的后,一团模糊的黑影悄无声息地从他脚底开始蔓延……

重要声明:小说《天师鬼见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