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九星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早安王爵 书名:天师鬼见愁
    第六十七章九星珠

    几人待在石室里,也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怪人依旧没有醒来。

    奇怪的是,自从进入到这里以后,三人戴着的手表和对讲机全部都像是被某种力量干扰,手表从进来以后就停止跳动,而对讲机里面只有嘈杂的电流声,五哥试着联系了外面的小菲好几次都没有回应。

    东方无聊地在石室里来回走动。虽然刚进到这里的时候,对墙壁上挂着的干尸很不习惯,但待得时间久了,似乎也就不那么害怕了。他拿着一根细小的骨头挑一下这个,翻一下那个,那根骨头大概是人的小腿骨,被他当做棍棒使。就在他刚挑起墙壁上一具干尸的大腿不久,突然眼角的余光看到在墙角的地方,一道微弱的亮光闪了一下。

    东方走过去发现,那道光亮正是从墙角的碎骨头堆里面发出来的。他拿着半截小腿骨,捂着鼻子将那堆干巴巴的碎拨拉开,找了好久才在碎堆里发现了一颗洁白的珠子,那珠子差不多有指甲盖那么大,但却在一堆碎中间显得极为干净,丝毫没有沾染任何灰尘和杂物,洁白如玉的珠子表面在东方拨拉开碎的刹那散发出一道白苍苍的光芒。东方不敢直接用手去触碰,害怕发生不详的事。他用半截小腿骨将珠子从碎堆里挑出来,然后拉长了袖子,才将那颗珠子包在袖子里拿在了手掌心,好奇地端详了起来。

    这个珠子甚是奇异,被东方拿在手中,顿时散发的光芒明亮了许多,将整间石室都微微地照亮了些许,而他一旦将珠子放在地面上,那珠子散发的光芒却又暗淡了下去。东方颇感有趣地端详着珠子,林培辕和五哥也发现了异常围了上来。

    林叔,你可认识这珠子,是不是夜明珠?东方说着将珠子递到林培辕的手中,希望他能看出一些门道。

    林培辕拿在手里,珠子的光芒又亮了一些,他认真地看了许久,才慢条斯理地说:这珠子,像是夜明珠,但却和夜明珠又不一样,夜明珠的光芒是不会变化的,而这珠子会随着拿着它的人而变化,时强时弱,我记得在有本古籍上记载过,叫什么女娲石,传说是华夏祖先蚩尤的随葬品,至于有什么用途,除了可以当做祭祀用的法器之外,别的我就不知道了。

    女娲石?女娲用来补天的石头?东方有些怀疑林培辕的话。

    哎,当然不是,只是后人给加的称呼而已。林培辕摆了摆手,微笑着把珠子递给东方,显然对这不怎么样的珠子失去了兴趣。

    不,这不是女娲石,我以前在新疆的一个古墓里见到过一颗这种珠子。据我朋友讲,这珠子叫九星珠,一共有九颗,分别放置在九座蚩尤墓里,和女娲石不同,女娲石只能当法器,而这九星珠传说如果有谁能够集齐,可获得某种神秘的力量。一旁的五哥却若有所思地说了这样一番话。

    那你说的以前你见到过的那颗九星珠呢?东方忍不住问他。

    那颗九星珠被我朋友带走了,后来我朋友在湘西倒斗的时候,中了墓里面的恶蛊,没有出来。五哥说到这里,似不愿再往下说,自顾自的摇了摇头,到一边研究石室石门的机关去了。

    东方斜着眼睛悄悄地看了看不知道死活的怪人,然后贼兮兮地将珠子揣在怀里,他当然知道这珠子肯定是这怪人的东西,就算不是他的东西,也是他从别的地方搜集而来的。就在这时,石室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巨吼,声音震的整间墓室都摇摇晃晃。

    妈的,那怪物又来了。

    五哥的话还没说完,一直躺在墙角不知道死活的怪人突然坐起来,用只有眼白的眼睛扫视了一下众人,然后站起在墙壁上挂着的一具干尸肚子里一掏,掏出一把半尺长的墨绿古刀。

    那古刀不知道是什么材质,怪人拿着它顿时浑上下有了一股冲天的气势,甚至让东方几人都不敢直视。他拿着古刀直接走到石门旁,用手拧了一下墙壁上凸出的一块石头,石室的门在一阵轻微的震动中打开了。

    这时,外面又是一声响亮的吼声,似在回应这石室里面的动静。

    石门打开后,几把矿灯照了过去。怪人手提着墨绿古刀毫不犹豫地走出门外,站在那里,没有瞳孔的眼睛直直地瞪着前方的黑暗处,似乎那里隐藏着什么东西。

    在几人惊讶的目光中,一只毛茸茸的生物慢吞吞地从不远处的黑暗里爬了过来,然后停在怪人七八米远的地方,直立起前半个体,和怪人对持着。几人这才接着灯光看见那生物的大致轮廓。

    和怪人对持着的,是一只看起来就像是蛆虫一般的东西,那东西不大,甚至可以说很小,个头和成年人的拳头差不多,只见它血红色的体缓慢地蠕动着,像是被人扒去了一层表皮,露出里面带着血丝的质层,在它直立而起的前半部分,长满了黑色的小圆点,那些圆点泛着幽光,似乎,似乎是它的眼睛,除此之外,没有脚也没有手,如果不注意,别人还会以为这只不过是大一点的蛆虫罢了。

    东方他们三人都觉得奇怪,就这么个小东西竟然不知死活地跑到怪人面前来叫嚣,但很快他们就发现自己错了。

    在接下来的一分钟,那像蛆虫一般的生物慢慢地直立起来,然后他的腹部慢慢地裂开,一共八条纤细的如同树枝一般的东西从它裂开的腹部内缓慢地伸了出来,那八条像是触手一般的东西支撑着它已经裂开的体悬在半空中,那八条触手很细很长,上面还覆盖着一层细密的黑色绒毛,此刻它的样子更像是一只巨大化的蜘蛛。

    这是上面东西?

    东方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呼,就是在蚩尤墓里的时候他也没见过如此怪异的生物。他大睁着眼睛想要辨认这东西的来历,但他确信这是他第一次见到。

    就在这时,那像蜘蛛一般的生物,大吼一声,声音从它裂开的腹部内发出,震的东方他们三人不得不捂住了耳朵,那声音听起来就像是大象的吼声,但又参杂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沙哑。

    还没来得及几人反应,那怪物直接朝着东方扑了过来。

    东方脸色大变,心想妈了个巴子,怎么每次倒霉的都是我。还未等他想完,那怪物已经扑到了他前不足一米处,却再也过不来了。东方一看,原来是怪人一把抓住了这像蜘蛛一般的生物的一条触脚。怪人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狰狞的表看的东方也是一惊,他一把抓住这莫名生物的触脚就往后拉。

    这是……这是螟蜮?林培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口中所说的螟蜮他不是没有见过,只不过眼前的这东西多了八条触脚罢了。

    什么螟蜮?东方转过头不解地问他。

    林培辕却摇了摇头,没有搭话。

    看起来很像,可总感觉那里不对,多八条触脚也就罢了,还长了那么多的眼睛,个头似乎也大的有些离谱了。林培辕自顾自地摇着头说着,好像还不确定。

    东方却有些不踏实地接着问他:到底什么螟蜮?、

    林培辕慢悠悠地看了他一眼,缓缓说道:螟蜮是一种危害庄稼的害虫,和蝗虫一样,所经过的地方颗粒无收,俗语有‘螟蜮一出,天下无粮’之说,只是这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有没有禾苗之类的谷物,况且它的个头和一般的螟虫和蜮虫比起来也大的太多了,更像是变异后的东西。

    不用怀疑,这确实是螟蜮无疑,只不过它是吃死人长大的,这里铁定有万人坑,不然不会有这种东西。五哥一脸严肃地看着前面打斗的螟蜮和那怪人,显得忧心忡忡,他想起了当年的一件事

    那还是在五哥小的时候,那时候他才十二三岁,和村子里几个发小在人家果园的土墙内掏了一窝麻雀,几人为了不让麻雀幼崽饿肚子,便跑到地里去捉虫子,不想却发现了一只个头特别大的螟虫,那螟虫足足有小孩子的头颅般大。几个发小觉得有趣,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这种玩意儿,就想抓回去慢慢研究,可没想到,这东西看起来没手没脚,跑起来却迅疾无比。几个小伙伴左找右找,终于在一座山洞口的前面发现了它,当时那东西好像在等他们似地就在那里趴着,不时地还回头看两下。几个小伙伴愈加觉得有趣,好奇地蹑手蹑脚就追过去,螟虫很警觉,发现不对就往山洞内逃去。那时五哥他们还小,也不知道什么叫害怕,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往里追,进去以后才知道坏了,山洞内的石壁上地面的积水里,满满地都爬满了这种东西,黑麻麻的一片,看的人头皮只发麻。

    几个小家伙当时就吓傻了,跑的跑,哭的哭,甚至有一个小胖子脚下一软,当场就一股坐进了螟虫窝里,这下可好,简直就炸开了锅,螟虫黑压压一片爬的小胖子满都是,甚至有两只直接撕开他的鼻子从里面钻了进去。小时候的五哥一看不对,转头就跑,没跑几步就听到那小胖子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声,然后便没了声息。

    小时候的五哥一直跑一直不敢回头,他却没注意自己跑错了方向,一个劲地跑到了山洞深处,等他反应过来时,却发现一切都晚了,后的螟冲黑压压一片堵在了出去的通道上,他只有硬着头皮往里走,直到看见他这一生都不愿再看见的场景。

    山洞深处潮湿的地面上,堆满了死人,那些尸体一具压着一具,手、脚、头颅不知道什么原因腐烂的不是很明显,反而像是被积水泡的浮肿了起来,一些螟虫很迅速地在死人堆里窜来钻去,他直接被吓得昏死了过去。

    等他醒来,已经是在自己家的炕上了。后来才知道,是跑出去的小伙伴领了全村子的人来将他救了出去,而且村长用破拖拉机拉来两大桶汽油,直接把洞里面的东西烧了个干干净净。

    再后来,他才听村里的老人说,那里是抗战时期,小本用来做生化研究的地方,那万人坑就是当时被害死的方圆百里内村民的尸体,老人回忆起的时候还呜呜地哭个不停,可见当时那种难忘的伤痛对于他们这一辈人来讲是多么悲痛的一件事

    五哥从回忆里面回过神来,看着那长着八条蜘蛛腿的变异螟虫咬牙切齿,抓着匕首就要冲出去,却被一旁看出他神色不对的东方拉住了。

    鬼东西……

重要声明:小说《天师鬼见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