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猜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早安王爵 书名:天师鬼见愁
    第六十六章猜测

    怪人在他前的地面上写了一行子,那字体繁杂神秘,犹如某种符文。东方看的认真,却不认识,心想这怪人不会是坠落在地球上的外星人吧。他一旁的林培辕却是一脸的沉,他当然认识地面上的这一行字,那是金文,商周时期铸刻在青铜器上的文字,又被称为钟鼎文,而眼前的怪人写这么古老的字体,就如走路吃饭一般简单,这怎能让他不惊骇,别看他现在面色沉,心里其实已经翻起了滔天的巨浪。他百分之百可以肯定眼前这个看起来半死半活的怪人,绝对是活到现在的古人无疑,并且他想起了家族一直以来背负的一项使命。

    他的父亲在临终前一再的叮嘱他,要他倾尽一生之力寻找一本古书,说那本古书上记载的东西可以福荫他们林家千秋万代,还很羞愧地说自己一生碌碌无为,没有找到那本古书,无言面对林家列祖列宗,就这样他的父亲带着不甘去世了。但林培辕从十八岁开始就跟着父亲倒斗摸金,**大墓见过不少,也确实弄到过不少好东西,但他始终记得父亲的话。

    据他父亲说,那本古书他林家寻找了不知道有多少年多少代,寻找那本古书是他林家的祖先林夫之交代下来的事。古书里面到底隐藏着怎样的秘密,他当然不知道,但他知道那本古书和秦始皇修建地府有着莫大的关联。地府这个根本无从考证的地方并不是只有老道才知道,但老道知道地府的准确位置在哪,他却是不知,只知道世间确实有这样一个地方存在,并且里面藏着大秘密。

    他从以前进入过的几个秦朝墓葬里隐约的抓住了一些关于地府位置的线索,却又总觉的缺少什么一般,直到他看到眼前的怪人,他才恍然有些明白过来。

    古书、地府、始皇帝,这三者之间贯穿的一条线,会不会就是长生?

    始皇帝一生都在寻求长生之路,先是让道士炉炼仙丹,后让徐福出海寻找蓬莱仙岛,在建造万里长城的同时还隐秘地在底下建造地府墓葬,这一切所昭示的皆是始皇帝想万古不朽的野心,可是这怪人如果真是从西周一直活到了现在,他为什么一直待在这尸王里,而这尸王会不会就是所谓的地府----秦始皇真正的墓葬。

    怪人写完一行字,抬起头用那在黑暗中泛着白光的眼睛盯着东方,脸上的表很有意思,他歪着头,像是再询问东方什么。

    东方看了看那怪人古怪的表,又扫了一眼那行字,只好转头问林培辕,他知道林培辕是搞古董的,这么几个古字应该难不住他。果然,林培辕咳嗽了一声说:他在问你印章是从哪里得来的。

    东方讪讪地笑了一下,不知道现在是给那怪人说实话呢还是说假话,说实话的话,林培辕就在旁边,要是说假话,他不敢保证怪人一发怒吃了他。索他决定赌一把,摇了摇牙,笑嘻嘻地说:这印章是我家传的,我爷爷教给我的。

    那怪人一愣,显然听得懂他说的话,半响才咕噜咕噜地想要说什么,最终只吐出断断续续的几个字:汝……祖上……姓氏……五哥他们都从怪人的表现上可以看出来,这怪人绝对很长时间没有接触过任何活人,所以说话能发出几个音阶就已经很不错了。至于眼睛没有瞳孔,只有眼白的原因,可能是因为过长的时间没有见过阳光,导致眼睛蜕化,或者是进化,可以很好地在黑暗中看清楚物体。

    东方低头想了想,回答道:听我爷爷说,我祖上原先姓氏为羊,后来有一段时间人丁凋零,只有一位祖嫁入东方家,从此以后我们家族的姓氏就改为东方了。东方其实心里很想给自己抽个大嘴巴子,他觉得他要是不当作家也太他妈的亏先人了,自己编起谎话来连眉头都不皱一下,说的那叫个顺溜。

    而他一旁的林培辕却神色古怪的看着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半响,那怪人像是陷入了沉思,盘腿坐在墙角,没有说一句话。突然,他睁大了眼睛,白苍苍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东方,像要从他上看出一些什么来。这让一边的五哥和林培辕都是一惊,以为他要对他们三人做什么不好的事,但很快那怪人自顾自的摇了摇头,又像是否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般。

    就这样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那怪人就那样躺在石板铺就的地面上竟然睡着了,临睡前还告诫他们不要让他们出去,外面的东西不是他们能对付得了的。

    东方三人好一阵子纳闷,这怪人似乎不打算吃了他们,留下他们到底为了什么呢?林培辕和五哥对视了一眼,悄悄地从怀里掏出一把精致的左轮手枪,却被看到的五哥一把拦住了,冲他摇了摇头,然后五哥自己蹑手蹑脚地走上前去,大着胆子在怪人的鼻子那里探了探,皱了皱眉,然后又把两根手指轻轻地放在怪人的脖颈那里,刹那间,五哥的脸色大变,他缓缓地转过头看着林培辕,因为吃惊而失去了血色的脸上写满了震惊。

    老……老林,他……他没有呼吸,也……也没有脉搏,就像个死人,不,不对,他就是个死人。

    五哥断断续续地说完这句话,小心谨慎地退到了林培辕的边,而林培辕也被吓住了。死人?死人怎么能和他们说话交流?这简直是天方夜谭。还没等几人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就听见石室外面一声响亮的吼叫声传了进来,声音震的整间石室都摇晃了一下,不少灰尘从石室顶部抖落下来。那声音三人都很熟悉,正是在石阶通道里将不知道是死了还是睡着了的怪人惊退的犹如大象般的吼叫声。

    三人本来要悄悄地出去的心思也被这一声吼叫给吓得无影无踪,只能乖乖地待在石室里,等着怪人醒来,或者等外面的东西退走,但是那外面的不知道是什么的怪物就好像专门为了跑到这来挑衅一样,吼叫声不断,但那怪人却不知道是死了还是怎么地,丝毫不动。

    不行,我们待在这里不是个办法,得找机会出去。五哥一脸的严肃,看了看周围被挂在墙壁上的干尸皱了皱眉。

    等,我们必须等他醒来。林培辕说着指了指躺在墙角如同死人的怪人,接着意味深长地说道:如果我猜的不错,那三具尸王不敢进来的原因,多半是怕这怪人,或者怕外面叫唤着的那东西。这怪人能在古墓里活这么长时间,肯定对这里熟悉无比,如果我们就这么贸然出去,碰到一些无法解决的东西,绝对是个死。

    醒来?老林,他生息全无,跟死人差不了多少,他能醒来吗?五哥显然不同意林培辕的提议,立刻反驳道,看他那对这地方非常厌恶的样子,可见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待下去。

    东方,你看呢?

    林培辕笑了笑,转过头征求东方的看法,这让东方一怔,心想这老小子还算看得起我,随即说道:我也觉得留下来等,等那怪人醒来,他不可能就这么无缘无故的死去,不然很多地方都说不通。

    林培辕笑着拍了拍东方的肩膀,然后对五哥说:五哥,你就听我俩的吧,再等等,等他醒来,看那样子也不会把我们当食物给吃了。

    五哥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席地盘腿坐下闭上眼睛不说话了。

    林培辕尴尬地一笑,在五哥的旁坐了下来,也闭上眼睛,似在闭目养神。说实话东方一刻也不想在这种尸骨遍地的地方待上哪怕一刻钟,但他心中有很多疑问需要怪人来印证,所有不得不留下来,至于林培辕为什么也要固执地留下来不走,他自然不知道。

    石室外,那未知的怪物叫唤了好一阵子,可能见里面没动静,才退去了,不知道为什么,地方从进入石室的那一刻起,就闻到一种很熟悉的味道,那种味道很淡很淡,似乎和麝香的香味和接近,可是东方确定那味道绝不是麝香能够散发出来的。他总觉得这种味道好熟悉,可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闻到过。

    忽然,他脑海里划过一道亮光,他顿时面色发白,半天怔在哪里说不出一句话。

    这种味道……这种味道不是……不是老道的上也有吗?他怎么会有这种味道?不会……不会他……他也是……

    想到这里,东方不敢再想象了,他回忆起老道很多古怪的地方。在湘西蚩尤墓里的时候,老道说自己来过那里很多次,可是次数再多,那地方通道就像迷宫一般错综复杂,一般人根本就找不到入口,而且那里那么复杂广阔,老道却就像是在自家后院散步一样,很轻松地就带他们进去了;还有,老道在神农架看着神农架那一座座长满了参天树木的山脊,说的那句话,他说自己要去看一个老朋友,似乎他口中的老朋友就在那深山里面,可是一般人谁会有那闲心住在那种地方;最重要的一点,也是让东方感觉最不可思议的一点,是据他爷爷说老道带他出去的时候就已经是四五十岁的样子了,可是现在老道依旧看起来四十几岁,几十年过去了,不但一点没变老,而且看起来还年轻了很多。

    老道的出现,就像是,就像是时光断层里链接进了东方的生命里,丝毫没有任何征兆。

    老道到底是谁?

    他为什么要带我去游历?

    他为什么要给赠与我阳眼?

    为什么他上的味道和眼前的怪人上散发出的味道是如此的相像,甚至……甚至是一模一样。

重要声明:小说《天师鬼见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