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尸王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早安王爵 书名:天师鬼见愁
    第六十四章尸王

    尸王

    顾名思义,就是鬼僵尸的存在之地。据野史记载,原先为西周广陵王所建,具体用来干什么,后人不得而知,但有一点是知道的,这里面僵尸横行,魂密布,是收纳天下鬼物之地。

    说起尸王,不得不说说这个建造它的广陵王。传说广陵王富可敌国,号称当时天下第一富,但却没有野心,好吟诗作赋,并且通晓五行八卦天文地理,只是手底下的军队也只有四百人,还不足五百。当时战火四起,硝烟弥漫,其他王侯皆把广陵王视做肥,想要灭了他,将他所有的财物收归己有,但却每次被广陵王手底下的这区区四百人打的落荒而逃。再后来,一个叫通穷的王侯联合其它八大王围剿势单力薄的广陵王,于蓟地大战的是昏天暗地,流血漂橹。那一战的结果如何,史料没有记载,无人得知,只是知道从此以后通穷自降为候,对广陵王俯首称臣,再无逆反之心。

    而尸王根据一些人的猜测,说是广陵王死后埋葬他一生财物的地方,之所以有这么多的鬼僵尸,就是为了不让后人盗取,镇鬼为守卫,来守护他的财物和墓葬;还有一说,说是这尸王有可能并不是广陵王所建,而是自然形成,是一处福地,广陵王只是发现了它,将自己墓葬迁入了这里罢了;更离奇的说法是,这广陵王本就不是人,是一在阳世的鬼王,他手底下的那四百兵士也是他从间带出的鬼尸王……总之说什么的都有,但真正见过这尸王的,世人知道的也只是明末清初的时候,闯王李自成手底下的一个叫铁手判官的奇人带领几百军士进入过这里,但活着出去的却只有他一个人。说不定东方和林培辕他们就是除了那铁手判官之外走入这里的第二波人。

    刚进入这里,几人就匪夷所思的见到了三具尸王和无数的白毛僵尸,而这些极有可能在守护石门里面的东西,看三具尸王停伫不前的样子,似乎还有些惧怕石门内的东西。这不得不让几人提高了警惕,要知道让尸王都惧怕的东西恐怕全天下都没多少,更别说东方他们几个有血有的大活人了。

    几人用糯米将尸毒拔除干净,简单的处理了伤势,打算沿着石阶朝下走,事实上他们也只有这么一条路可走。回头?开玩笑,三具尸王虎视眈眈地立在那里,尸王是什么东西,那是成白上千的尸体养出来的,回去那等于是找死。

    几人打着矿灯摸索着朝着下面的石阶走去,石阶两旁的石壁摸上去滑腻腻的,就是不知道这里的空气这么干燥,那里来的水汽。东方见五哥小腿受伤,走路一瘸一拐想要上去扶他,被五哥推开,说这么点小伤,没什么大不了。

    依旧是林培辕走在最前,五哥走在后面,东方被夹在中间手里拿着印章颤颤巍巍地走着。通道不是很宽,但是不知道有多深,几人沉重的脚步声啪啪啪地来回在通道里游。五哥走两步,就拿着矿灯向后照照,他怕那三具尸王趁他们不留意出来伤人,但明显他的担心有些多余了。他们走下通道的时候,那三具尸王就那样看着,没有任何动作,东方似乎还看见,那具婴儿僵尸在他走下石阶的时候还对他笑了笑,那笑容说不出的诡异,惊的东方当场差点没尿裤子。东方感觉,那婴儿尸王看他的神色,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妈的,这楼梯怎么下的这么吃力,明明是往下走,怎么就和爬楼梯一样。五哥看了看自己受伤的小腿,不满地骂了句,但还是扶着墙一点一点朝着通道深处走去。

    林培辕见五哥靠着墙大口地喘着气,他停下来从背包里取出一个水壶伸手朝五哥递了过去。

    给,休息会,喝口水。

    五哥伸手刚要去接,紧贴着石壁的后背却一滑,一个趔趄,差点摔倒,还没接到手的水壶嘭的一声掉在石阶上,骨碌碌地朝着石阶上面滚去,几人确实没有看错,水壶是朝上滚过去的。

    咦……

    林培辕好奇地咦了一声,走上前去将掉在石阶上的水壶拿在手里,然后再次将水壶放在石阶上,轻轻地朝下一滚,但被石阶挡了一下,林培辕以为水壶肯定会停下来,没想到水壶再次朝上骨碌碌地滚出去三四米。

    奇怪了,石阶明明是朝下通向地底,水壶为什么往上滚,好像脱离了引力一般,莫非这里有什么机关不成?林培辕看了看水壶,摸着下巴一脸疑惑地说着还拍了拍两边的石壁,但却没有任何发现。

    这地方有问题,看起来我们好像是在往下走,石阶也看起来通向地底,但是我老觉得和爬楼梯没什么区别,一点也不轻松。五哥气喘吁吁地说出了他心中的疑问。

    确实如此,东方也感觉到了,越走到后面越费劲。如果是下楼梯的话,按理来说越到后面越轻松才对,可这里恰恰相反,只有爬楼梯才会如此。东方思索了一阵,眼前一亮,二话不说就朝上缓缓地走去,走了十几米他才停下来,平静地对二人说道:往上走,很轻松,往下走就像爬楼梯,这是我们视觉造成的的错觉,或者说是这里通道的构造造成了我们视觉的错误。说了一半他停顿了一下,看了看一直通向深处的石阶,接着说道:其实我们一直在往上走。

    嗯?怎么讲?林培辕挠有兴趣地看着东方。

    东方走了几步,踩了踩地面上的石板,缓缓说道:这是‘怪坡’现象,说白了就是环境造成人的一种视觉错误。济南有一段公路,车辆上坡时速度加快,下坡时速度减缓,上坡不加油,下坡猛踩油,驶过下坡的汽车一旦熄火后会慢慢地自动爬上坡等等,和这里很类似,唯一不同的是,这里极有可能是人为造成的这种现象。但据说那段公路邪气的很,说是在修路的时候挖出来过一条大蛇,被修路的人给打死了,那段路修好后经常出车祸,而且只要一出车祸就会死人,并不像其它地方出车祸有时候还有轻伤重伤者之类的说法。

    你的意思是,这里其实是朝上的台阶,是周围的环境让我们的视觉发生了错误。林培辕如有所思地问东方。

    东方点了点头,接着又说:这种现象很平常,没有什么大碍,但我总觉得有那里不对,就好像……他话还没说完,突然感觉脖颈那里凉飕飕的,就像有人站在他后对着他脖子吹气。

    他用手摸了摸脖子转过头就朝后看去,但那里除了望不到尽头的台阶,什么也没有。他刚要把刚才的话题说完,又感觉脖颈那里有人在对着他吹气。这次他二话不说,也不回头看,抬起脚就向后狠狠地踹去。

    可是他的后确实什么也没有,踹出去的脚嘭的一声踢在坚硬的石壁上,发出沉闷的声响。林培辕和五哥奇怪的看着他,心想这小子是不是又中邪了。

    怎么了?林培辕转问正在那里呲牙咧嘴摸着被撞疼的脚掌的东方。

    东方搓了搓自己的脚,有些郁闷地说:我刚才忽然感觉有人在我后对着我的脖子吹气,可我后确实什么也没有,真是奇怪了。

    他对面的五哥刚要说什么,却突然变了脸色,惊恐地睁着眼睛,抬起手颤抖着指了指他的肩膀。

    手……手……

    嗯?手,什么手?

    东方见五哥一脸惊恐的看着他的后,知道不妙,一听五哥一个劲地指着自己的肩膀,他顿时吓得起了一白毛汗,但又忍不住好奇地朝着自己的肩膀看去。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的差点让他魂飞魄散,只见两只干枯的包着黑皮的手掌正挂在他左肩膀上面。

    东方大叫一声,蹿起老高,就要去拍肩旁上的手,谁知手还没落下,那只手掌却一下掐住了他的脖子,把他提了起来,只有他的脚尖拼命地点在地上,东方这才看清那掐着它脖子的是个什么东西。

    那影像是一个人,很高大,但体很枯瘦,穿着黑色的破旧铠甲,他头上凌乱的灰白色头发像杂草一样披散在他的肩膀上,枯黄发黑的皮肤上面长满了如同老人斑一样的黑点,他通红的双眼恶狠狠地盯着被他掐住了脖子的东方,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这是个什么怪物?怎么看起来像是一个人?五哥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呼。

    东方被掐住脖子提起来,双手用不上劲,胡乱地在空中抓着,他的鼻子里能够清晰的闻到,对面这怪物的上散发出来的腐烂味道,那味道有点像是中草药被火烧起来的气味。他后的林培辕也是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那怪物却有别过头看向了他,然后一手拎着东方,另一只手握拳冲着林培辕的面门就捣了过去。

    眼看着是躲不掉了,急之下林培辕抬起双手护在脸上,然后噔噔噔地朝后退去。一股大力顿时从他护着脸部的双手上传来,顿时让他的双手连着整个手臂都剧痛无比,像是裂开了一般。

    林培辕骇然,这到底是什么怪物,力量怎么这么大。但眼下的况已经来不及多想,他和五哥对望了一眼,同时大喝一声,朝着那怪物扑去。那怪物似乎很聪明,知道有了麻烦,拎着东方就向二人砸去。

    两人被那怪物扔过来的东方砸了个七荤八素,还好林培辕和五哥垫在了东方的底下,要是砸在石壁上,那不死也要脱层皮。东方只感觉浑疼,眼前一黑,那高大的怪物影已经站在了躺在地上呻吟的三人面前。

    五哥一咬牙,拿出匕首,就向着那怪物的大腿狠狠的刺了过去,那怪物却灵活的很,一跳,壁过了冰冷的利刃,一脚踹在五哥的小腹,疼的他顿时弯曲着双腿捂着肚子叫唤了一声。那怪物嗓子里发出咕嘟咕嘟的声音,不知道在说什么,站在他们三人面前一脸的轻蔑,对,那表很人化,简直和人一摸一样。

    汝等……

    东方和林培辕一愣,从怪物喉咙里发出的这两个字虽然有些结结巴巴,但是他们听的很清楚,不会有错。

    莫非这真是一个活人不成?

    东方和林培辕对视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睛里看到了不可思议的吃惊。

    这里怎么会有活人?而且看眼前这怪物的打扮,不像是现代人,可是一个人怎么能活这么久,这完全不可能。

    但事实就摆在他们眼前,让他们不得不相信对面的这个怪物,确实是个大活人,看那一脸对着他们不屑的样子,怎么看都像是在嘲笑他们。

    那个……前辈,您一直在这里吗?

    林培辕低头思考了一阵,脸上挤着笑容,对那怪物试探地问道。

    可是回应他的却是那怪人干枯的拳头。

重要声明:小说《天师鬼见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