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无尸古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早安王爵 书名:天师鬼见愁
    第五十九章无尸古棺

    这是一间不大的墓室,四周是青石砌成的墙壁,墙壁表面修葺的很平整,看起来没有什么异样。在一面墙壁的中间留有一扇门,门外黑漆漆的,不知道通向那里,让人看过去的时候,会忍不住害怕,似乎这扇门外的黑暗中隐藏着什么。

    许建华看着墙角,脸色剧变。

    老大,刚才墙角那有东西一闪而过,这地方太暗,我没来得及看清楚。他说着指了距离五哥后不远的地方。几人顺着他的目光疑惑地看过去,那里确实空空的什么也没有。

    你小子别吓人,这才到那,不可能这么快就碰到‘粽子’吧。林培辕一边观察着四周,一边责怪似地瞪了许建华一眼。

    几人从这间墓室的门内出来,外面连接着一段台阶,直通向地底。东方拿着矿灯向下照了照,矿灯散发出的光线却没有照到尽头,被远处的黑暗吸收殆尽,看起来幽森森的,像是通向地狱般。

    走,下去,五哥你走后面,我走前面,小许和东方在中间。都小心点,有‘风眼’的地方可不是什么善地。林培辕对三人交代了几句,拿着矿灯背着大包小心翼翼地踏着台阶朝下走去。

    整个通道只有几人空旷的脚步声,谁都没有说话,一脸的紧张。台阶一直笔直地延伸向下,也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终于出现了一个拐角,又走了不长时间,几人来到了一座大概占地有两百多平米的墓室内。

    几人打着矿灯照向四周,明亮的光线在幽暗的墓室里闪来闪去。墓室四周的墙壁同样是青石板砌成,地面也是,脚踩上去有种厚实感,在最中央陈列着一座石棺,石棺的盖子开着,斜斜地担在石棺上面,除此之外这里什么也没有。

    没路了?不可能啊?许建华借着矿灯的灯光,朝着四周打量了一下。

    林培辕没有说话,小心翼翼地和五哥走到石棺跟前,然后跳到石棺宽大的棺座上面,低头向着石棺内望去。

    里面是空的,这棺盖也没有人为撬开的痕迹,似乎有东西从里面自己打开石棺跑了出来。五哥,看了一阵,转头低沉地对一边的林培辕说道。

    林培辕没有说话,只是紧皱着眉头,上下打量了石棺半响。

    棺材无尸,也无明器,很蹊跷。五哥再次说出了他的疑问,也是一脸严肃地从石棺棺座上下来,思索着。

    每人口含糯米,不要说话,找找,这里肯定有出口。林培辕从背包里取出一袋糯米,分散给众人,然后自己含了一口。

    小心。

    林培辕刚转过,就听见后五哥大喊了一声,他下意识地蹲下,就听见耳边嗖的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从他头顶跳了过去。他疑惑地站起,看向四周,却没有发现任何东西,只有那座石棺静静地摆放在那里。

    什么鬼东西?他吐出糯米转头看着五哥问道。

    五哥看着远处的一面墙壁,手里握着糯米,许久才说:刚一道黑影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一眨眼就不见了,似乎钻到那墙里面去了。说着他指了指他看着的那面石壁。

    东方可是看的一清二楚,一个披散着头发看不清面容的女人从五哥说的那面墙里钻出来,然后伸着抓着似乎想要攻击林培辕,被他避过以后,又消失在墙壁里面。

    东方走过去,轻轻地想要按按那面青石板砌起来的墙壁,没想到手直接从里面穿了过去,整个小胳膊都陷在了里面,看起来很怪异。

    咦……

    他感觉整条小胳膊都凉飕飕的,就像浸泡在冰凉的冷水里,又带着一种粘稠的之感,说不出的奇异感觉。

    那东西不会就是石棺里的原来的尸体吧?许建华看了看石棺,似不确定地说。

    林培辕和五哥走到东方边,看着东方缓缓地将手臂从墙体里收回来,见没有什么危险,也试探地用手触摸着墙体表面。

    通道在这里,另一名面是空的,屏住呼吸穿过去,小心刚才那东西。林培辕说完第一个侧过迈进墙体里。

    从来没见过这种东西,看起来是石壁,却有不是。许建华说着将手伸进墙体里,又取出来,紧接着也跟着钻了进去,然后他只从墙体里伸出来一个脑袋,朝着东方做了个鬼脸。

    无聊。东方看着他像是挂在墙上的头,撇了撇嘴,然后也和一旁的五哥一起扎了进去。

    等他出来,林培辕他们已经站在那里,抬头眺望着远处。

    的确是眺望,因为这里不可思议的大,就如同一个能够容纳万人的广场,一根根需要三个成年男子才能合抱过来的汉白玉石柱林立在广场中央,也不知道有多少根,支撑着穹顶,它能够看清楚,是因为地面上铺着的像玉石又不像玉石的石板在散发着绿幽幽的光芒,将整个广场照亮。在这地下广场的最深处,三座硕大无比的巨棺像是三座小山丘并排放置在棺座上面,四周的石壁完全被五颜六色的壁画覆盖,上面绘画的东西很杂乱,鸟兽鱼虫,精灵鬼怪五一不有,穹顶上面镂刻着一副巨大的像是佛家罗汉模样的浮雕,手拿长戟,怒睁着双眼,注视着下面,活灵活现,像是随时会扑下来。

    林培辕和五哥站在一起,低着头不知道在小声的嘀咕着什么。

    老大,进去还是不进去?许建华走到林培辕和五哥跟前,询问道。

    当然进去,不然为什么来?你们跟着我,踏着我的脚印走,不需走错一步,不然挂了,只能怪你运气不好。林培辕注视了散发着光芒的地面半响,环视众人交代了一句,看他的脸色很不好,似乎带着疑问,但具体他在想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林培辕的步伐很诡异,缓慢地前走几步,再退半步,然后拐弯,看似凌乱的步伐,却又好像遵循着某种规律。

    几人跟着他,他每走一步,后面的人就紧跟一步,怕走错,发生什么不好的意外。就这样走了半天,几人才走了差不多有一半的距离,离广场深处的三座巨棺还隔着好远。

    东方也小心翼翼地跟着往前走,路过那些石柱的时候他还特别的留意了一下,因为他老感觉石柱里似乎封着一些活物,但他又觉得不可能,怎么看石柱都完好无损,就算里面有东西,也早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年了吧,不过这只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抱我……

    正当东方刚要跨出下一步,突然在耳边响起一声女子的声音,那声音婉约动听,带着魅惑,与此同时,他隐隐约约地闻到一阵似有似无地香气,有种印度香的味道。

    抱我……

    他的脑袋晕晕乎乎的,只听见这两个字,他的后背感觉有什么东西贴了上来,就像,就像女子柔滑的酮体紧贴着他,他甚至能够感觉到在后背蝴蝶骨的部位两团柔软的滑腻腻的如同女子双峰的东西紧挨着他。

    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点都感觉不到害怕,木讷地转过就要去抱后的东西。此刻他的眼前一片漆黑,他抬起手缓慢而又轻柔地搂住后女子的腰肢。确实是腰肢,他都能够感觉到双手触摸着那女子光滑的皮肤上面传来的体温,这是他从来没有体验过的感觉。

    亲我……

    极度魅惑的声音支配着他的大脑,他虽然看不见,但是下意识地就低下头闭着眼睛轻轻地吻了下去。

    东方太一……

    就在这时,他的耳边炸雷般,传来五哥的一声大喝,顿时让他如醍醐灌顶,清醒了过来。他茫然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抱着一根石柱,五哥他们正一脸奇怪地看着他,当想到方才的声音和画面,他忍不住羞愧地红了脸。

    这……这……他支支吾吾了半天,还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小子,我看你刚才一脸的享受,就像抱着一个娘们,那样子别提多**了,但是你想要,也别抱柱子呀。许建华唯恐天下不乱地笑着看着他,似乎猜到了什么。

    你们没有听到刚才的声音?东方疑惑地问林培辕。

    没有,就看见你一脸茫然地走过去抱住了一根柱子。林培辕眉头紧锁,他可不认为这是东方故意开他们玩笑,尤其在这种地方他必须高度的警惕,防止任何事发生。

    你刚听见什么了?五哥面无表地看着他问道。

    哦,没……没什么。东方也感觉很奇怪,拿着从后背和手掌传来的触觉不会有错啊,是那么的真实。

    林培辕和五哥看了他一眼,也没有再多问,继续向着广场深处走去。东方却再次呆住了,因为他发现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手里竟然握着一把长长的黑色头发。

    这让他顿时头皮发麻,但也没有吭声,悄悄地将头发扔掉,一边想着方才发生的一切,一边跟着前面的人往里走。

    直到距离刚才的那根柱子远了,他才敢回过头向着那根石柱看去。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却让他感觉浑的力气都没有了,冷汗顺着他的额头直往下流,哆嗦的体都快站立不住。他后视线里的所有柱子,全部密密麻麻地缠满了漆黑的头发,而且那些头发如同活物一般,还在扭动着,朝他们脚底下蔓延过来。

    不好,是尸毒,这小子中了尸毒。五哥抬头看见走在前面的东方再次莫名其妙的停下来,目光呆滞地看着他的后一动不动,凭他的直接告诉他,眼前的东方确定中了尸毒无疑,但还没等他有所动作,就感觉脚下的地面突然微微地震动了一下,像是人体跳动的脉搏,一下一下,震的幅度不是很大,但是能够清晰地感觉到。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宏达的声音像是千万人的梵唱,在整个地下广场的穹顶那里传出来,伴随着地面的震动,让站在广场里原本就小心翼翼的几人顿时慌了神。

重要声明:小说《天师鬼见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