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探墓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早安王爵 书名:天师鬼见愁
    第五十八章探墓

    东方接到林培辕的电话后,将一些备用的东西装在一个宽大的旅行包里,然后下了楼,一辆黑色的汽车早已经等在那里。汽车载着他朝着林培辕那偌大的庄园行驶去。此刻已经是夜晚的十一点多,林培辕带着东方坐进一辆停在庄园门口的面包车内。东方进了车才发现,里面还有两个男人,和一个看起来有些没精打采的女人。

    林培辕一一地为他介绍车内的几人,

    坐在驾驶座上的那个男人看起来四十几岁,皮肤黝黑,板寸头,穿着宽大的黑色体恤,虎背熊腰,林培辕看见他,叫了声五哥,他见到东方进来只是面无表地点了点头。另一个坐在他边的男人个子不算高,面色苍白,一看就是酒色过度的那种,见到东方显然是一愣。

    这小伙想不到这么年轻,就入了伙,小伙子有前途。酒色过度的男子叫许建华,冲他微微地笑着,说了这么一句话。

    东方也是很客气的笑了笑,并没有说话,安静在他边坐了下来。至于那个一脸慵懒的女人,被林培辕称作小菲,长的很平常,算不上多漂亮,但是一双眼睛虽然半眯着,但是给东方的感觉,这个女人上散发着一种无法言明的独特气质。他见到有人进到车里,连头抬都没有抬一下。

    按照计划,先到距离古墓两百多公里的双羊县,在哪里稍作休整,三天后进入古墓,诸位没有什么问题吧?林培辕说着环顾了一眼众人。其他人都点了点头,表示没有意见。

    车开的很快,一个多小时不到就除了上海市,一路上众人很少说话,除了那个叫许建华的男人说了几个不怎么好笑的荤段子。

    哎,我说诸位,给点气氛啊,汽车最少要开一天多,你们这样不说话干坐着,急都把人急死了。许建华说着拍了拍前面开着汽车的五哥。

    五哥,要不你给大家讲讲你当兵时的一些故事,打发打发时间。

    五哥头都没回,像个木头人一般,留给许建华一个硕大的后脑勺。许建华觉得没意思,有转过笑眯眯地看着东方,说:小子,听说你是天师门的,说说你们平常怎么抓鬼的,到现在我见过的鬼玩意倒是不少,就是没抓住过一只,要是这次能遇见个女鬼,你帮哥抓一个,回家玩玩。

    算了吧,上次在溧阳那次,不知道是谁差点被鬼上,吓得尿裤子。还未等东方开口,坐在后面一直在睡觉的小菲不缓不慢地说了一句。

    东方,这次那些鬼物就靠你了,平常就因为那些东西,害的我们折了不少人手,这次又你在,想来不会出多大岔子。

    林培辕看着东方,似询问般地问他。

    东方笑了笑说:林叔,我也是半路出家,到时候出现任何问题,我也说不准啊。他可不想把所有责任揽在自己上,先不说他有没有那个本事,如果到时候真出了岔子,这样一个大黑锅可就说不定背到他上了,那可不是他想要的。

    林培辕嘿嘿地笑了两声再没有说话,直到第二天夜里,汽车才缓缓地驶进双羊县。

    双羊县人口不多,甚至有些荒凉,只有不到两公里的一条主街道,算是西北一个很平常的小县城,就连东方从小长大的平川县都大有不及。一路上,只要五哥一个人在开车,但他看起来一点也不疲惫,双目炯炯有神,面无表的样子很是有一番军人的风采。

    几人在当地的一家小招待所里住下来,东方和林培辕住一间,五哥和许建华一个房间,小菲一个人一间房,就这样安顿下来,直到三天后的深夜,几人摸着黑步行去往新闻上所说的冲刷出钱币的墓地所在。

    这里有一座小山包,不算太高,山体表面光秃秃的,连根杂草都没有,偶尔有不知名的鸟在远处鸣叫着。今晚的月亮很亮,皎洁的月光散满这里干巴巴的土地,让此地显得很是静谧。

    几人静悄悄地爬在山坡上,看着远处像是在施工的地方,那里人影窜动,机器声在夜空中传出很远,那里正是国家派来的考古队,在挖掘古墓。

    没问题,发现不了,小菲开工吧。林培辕看了一阵远处,压低了声音转头对那个慵懒的女人说道。

    小菲点了点头,然后不紧不慢地从包里取出四个明晃晃的东西,分别递到四人手中各一个。东方将这个不知道什么玩意儿的东西拿在手里掂量了一下,认真地端详了起来。这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玩意,在月光的映照下闪烁着润泽的光泽,如同玉石,可有不是,它不足一个手掌长,前端锋利尖锐,锥围形的下端镶嵌着一圈如同黄铜一般的金皮,金皮上面镂刻着一圈复杂的花纹,除此之外,上面还携刻着摸金两个古篆字。

    这是摸金符,进墓以后辟邪用的,也是我们这种人一个特殊份的象征,相当于你们天师一派的‘天师印’,堪比一般的法器,你可别小看它,一般人藏摸金符,鬼神难近。林培辕微笑着给一脸疑惑的东方耐心地讲解着。

    这上面的半截是玉石吗,是什么玉,看起来漂亮的。东方说着好奇地摸了摸摸金符前端温润的发着月光的那部分。

    那是穿山甲的爪子磨成的,不是玉石,奥,对了,东方进去以后见到明器,不管有多少,都不可多拿,每人拿一两件就行了,记住了。林培辕说的很认真,让东方的好奇心越来越重。

    紧接着,小菲又从大提包里几把一半为圆柱形的铁铲放在地上。这东西东方认得,在以前看过的几本杂志上看到过图片,正是洛阳铲。

    洛阳铲,又名探铲,为一半圆柱形的铁铲。一段有柄,可以接长的白蜡杆。使用时垂直向下戳击地面,可深逾20米,利用半圆柱形的铲可以将地下的泥土带出,并逐渐挖出一个直径约十几厘米的深井,用来探测地下土层的土质,以了解地下有无古代墓葬。

    除了洛阳铲之外,还有三把折叠铲和它放在一起。小菲还取出一个黑色的像是电表一样的盒子,上面三四颗黑色的枢纽开关。她打开上面的开关,在方圆五十多米内来回走动,上面传来兹兹的电流声,就像是收音机受到了干扰的声音。

    就是这,用铲子探。小菲说着还用脚踩了踩脚下的土地,示意众人。

    五哥拿起一把洛阳铲插在地面上,然后用力转了半圈,将一铲泥土带出,在地面上打了一个不算大的眼,然后以这个眼为中心,在四周每隔差不多有一米的距离再次打一个眼,形成方格网状,也就是在1平方米范围内的4个眼的中心打一个孔,使得每个孔的最近距离都在1米之内,探孔密集,以确保不漏问题。

    小子,这叫‘梅花点’,是探的主要手段之一,你如果用兴趣加入我们摸金校尉,我可是一千个愿意。林培辕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给他解释这么多的用意很明显,想要拉东方入伙。东方可不是傻子,当然不能听他说几句,就轻易的加入进去。

    几人忙活了一阵开始在一个眼的地面上挖掘起来,直到后半夜,一个大概一米多宽的黑漆漆的洞隐藏在那里。

    不对呀,这里确实有墓葬不假,可是这拱顶怎么这么不紧实,我一铲子竟然挖通了,不会被人摸过吧?许建华满头大汉地从洞里爬出来,奇怪地给林培辕说着他心中的疑问。

    先不管有没有被别人摸过,进去看看就知道了。林培辕说着第一个从洞里钻了进去,紧跟着五哥和许建华,还有东方都从洞里跳了进去。小菲并没有下去,而是被林培辕留在外面给他们放哨。

    里面空空,黑漆漆的,林培辕他们分别开了带来的矿灯,明亮的光线一下子照亮了四周。在东方看来,这应该是间不大的墓室,但就和活人居住的地方一样,四面是石壁,里面却空空的什么也没有。

    林培辕走上前分别在四周的墙壁上轻轻地敲打了几下,然后转对五哥说:打开这面墙。

    五哥二话不说,走上前用带来的器具很快在墙壁上敲开了一个不打的洞口,嗖嗖的冷风直外外灌,让站在洞口面前的许建华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东方一直认真地注视着这一切,眼前的这些人所做的这一切都很熟门熟路,想来是经常就做这种事

    还好,这里只是外室的一部分,目前还没发现机关之类的,东方你跟着我。林培辕说完第一个从那个被五哥在墙壁上开的洞口内矮下子一步跨了进去。

    东方也不犹豫,紧跟着他钻了过去。

    刚进去,还没来得急观察四周,东方就觉得这里冷无比,像是进了冷库一般,不知道从那吹来的冷风呼呼在在耳边刮着,冰冷的如同一把把冰刀割过皮肤。

    哈哈,好现象,太他妈巧了,这里是墓葬的‘风眼’,设计这个古墓的人肯定是懂得风水玄学的高手。许建华紧了紧衣服,一副看起来很兴奋的样子。

    风眼?是什么东西?东方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小子不懂了吧,一般的墓葬根本不会有‘风眼’、‘火地’、‘木林’、‘金桥’、‘水泉’这代表五行的护卫格局,有这些东西说明这个墓葬肯定是个大墓,最少也是古时王爷的待遇……许建华笑着给东方解释道。

    小许,小心点,有这些东西说明此地比其它墓葬要更加的凶险,一不小心折在里面我可不救你。林培辕一边打量着四周一边叮嘱着许建华。

    老大知道啦,我有不是新手。许建华说着,还似有似无地瞟了东方一眼,那意思不言而喻。

    就在这时,许建华却突然转过看着墙角,一脸惊恐的神色。

    老……老大,不对……这……

重要声明:小说《天师鬼见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