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印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早安王爵 书名:天师鬼见愁
    第四十八章印章

    段胖子冲进宿舍,将宿舍门反锁,把东方他们关在外面。

    张越早已经吓得背靠着墙瘫软在地上,东方本来想破门而入的,但看了看宿舍厚重的铁门,于是作罢,和王鹏飞贴着耳朵听着里面的动静。

    宿舍里不时传来段胖子怒吼的声音,还夹杂着一阵女子若有若无的尖叫声,东西摔在地上的声音在黑夜里显得非常的清晰,不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希望段胖子不要出事,不然自己可就是千古罪人了。东方这样想着,只能静等着里面的动静,而毫无办法。不多时,宿舍里似乎安静了下来,然后门啪的一声缓缓地打开了。

    段胖子喘着粗气,口不知道被什么利器给划伤了,他右手提着一块只有半个巴掌大的印章,靠着墙壁像是没有了力气一般,光着脚一股坐在了地上。

    多多亏亏了它,不然洒家这次就是是第三个跳楼的人人了。段胖子喘着粗气结结巴巴地说着,抬起手,将印章递给东方。

    东方从他手里接过那块不大的印章一脸的疑惑,这块小小的印章怎么救的段胖子,这让他觉得一头雾水,等着段胖子给他说明方才发生的一切。原本他打算就是拼上小命也要将鬼上的段胖子制服,哪怕用绳子绑,也不能让他有一点意外,没想到他直接就往宿舍窜,这完全出乎他的意料,听段胖子的意思,他差点被弄的跳了楼。

    这让东方也暗暗心惊,幸好现在段胖子安然无恙,只是受了点小伤。

    原来段胖子还认为自己睡的很踏实,没想到不知道被什么给吓醒,一看自己所处的地方顿时让他冒了一冷汗。他惊醒后发现自己双脚站在宿舍阳台上面,冷风从底下呼呼地往上吹,而他的心也紧跟着悬了起来。

    四楼,摔下去跟西红柿用力的扔地上差不多,脑浆四溢是肯定的。但还容不得他多想,只听见后一个黑影尖叫一声就向着他扑了过来,但似乎被什么给锢住了,还没扑到段胖子跟前,又缩了回去,尖叫声也变得很无力。

    段胖子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那黑影是什么东西,但很明显是冲着他来的。他从阳台上跳进来后拽着板凳就朝着黑影砸了过去,板凳直接穿过那模模糊糊的黑色影子砸在墙上发出剧烈的声响。紧接着,他光着膀子就冲了出去,他就不相信还有这种东西,结果可想而知,他两条手臂抓了个空,险些栽倒。

    那团黑影似是不甘,再次向着段胖子笼罩过来,但似乎被什么猛击了一下,就那样飘在空中不动弹了。段胖子也愣住了,到底怎么回事,这黑影是啥玩意?这时他想到了宿舍里的其他人,但环顾四周却不见一个人影,他以为自己还在睡梦中,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不想疼的自己都呲牙咧嘴的忍不住叫了一声。

    随后,胖子小心翼翼地靠近那团黑影,大睁着眼睛抬着头仔细地观察了起来,要是他当时知道这东西就是人们常常谈起的鬼魂,他不吓的尿裤子才怪。他刚要抬起手去触碰一下,那团黑影却突然消失了,准确的说是像雾霭一般消散了,消散的干干净净,不见了踪迹。而它消失的那里,一块巴掌大小像是石头一样的东西啪的一声掉在地上,滚到了他的脚边,他拿起来一看,正是东方前几天闲自己的狗窝单调,特意挂在墙上用来装扮的那块印章。

    听到这里,东方忍不住认真打量起了手中拿着的印章。

    印章只有半个手掌大小,四方四正,背面镂刻着五只展翅飞的凤鸟盘旋其上,纽交五风的最中央镶嵌着一颗黑色的珠子,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其余四周皆平滑无奇,入手润而不腻,似玉非玉,但却玲珑剔透,在楼道的灯光下熠熠地散发着棕色的光芒。它的正面刻有八个大字,只是先前东方没在意,也没注意上面刻着的是什么字,但就算他现在去看,也看不明白,不过他知道那八个字和秦朝的篆体有点相像。

    东方拿在手里掂量了一下,感觉沉甸甸的。

    他们也好奇地凑上前来,盯着印章看个不停,一旁的早已经被吓傻的张越此刻也恢复了过来,围上前来有些疑惑地说:上面怎么也刻的是‘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又不是玉玺。说完他转头看向东方,问道:你这印章从那来的,不会是地摊货吧,跟风还跟的是玉玺的风,你看还学玉玺也缺一角。说着他用手指了指玉玺缺觉的地方。

    你认识这上面的字?东方目光灼灼地看着张越问他。

    大哥,这几个字不拆开,放在一起只要是知识青年都认识吧。他不屑的冲东方嘟了嘟嘴。

    东方更加的好奇了,这块印章的来历他不知道,但是他知道老道随便仍在山洞里的那一堆东西没有一件是凡品,这从送给他的那具青铜酒樽上面就可以反应出来,但为什么和传说中的玉玺刻的字一摸一样,还一样都缺一角,这就是他所不知道的了。

    听段胖子的话,似乎是这印章驱散了鬼物,但他们几个人看来看去,也没看出来印章的特殊之处,最后也兴趣缺缺地回到宿舍里聊起天来,聊天的内容当然就是今夜发生的事

    东方手拿着印章,想着老道在湘西蚩尤墓里面对他说过的一件事,就是关于地府的来历,其中提到了始皇帝。

    这印章和那块传说中的传国玉玺有什么联系不成,莫非它本来就是传国玉玺?

    东方这样想着,但随后摇了摇头否定了。传说中的传国玉玺,上纽交五龙,而不是五凤,也没有那颗黑色的不知道什么材质的珠子,再者说了,玉玺缺角的部分被黄金所补,而他手中的印章缺角的地方却什么也没有。

    如果段胖子所说不假,东方几乎可以肯定那鬼物就是这印章镇散的,可是现在拿在他手中,却像一个石头疙瘩一般平凡无奇。

    这印章到底是干什么用的我不知道,但现在我知道它可以镇鬼物灵,这倒是个好消息,看来以后我得经常带着他了,老道给的这破玉牌完全不管用嘛。东方这样想着,用手拨拉了一下戴在脖子里的那个土黄色玉牌。

    他不知道的是,如果没有这个玉牌,被鬼上的段胖子肯定不会无缘无故地绕过他就往宿舍跑,说不定那鬼物就会选择依附在他的上,只能说这鬼物运气不佳,跑到宿舍原本是想带着段胖子坠楼的,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遇到了印章的阻隔。

    真是个倒霉鬼。

    第二天天亮,东方打电话给老道,想询问一下这印章的具体来历,虽然是他顺来的,但他觉得老道还不至于发火。只是电话打了好几遍都不在服务区,显然老道依旧在神农架,还没有出来呢。

    东方用宿舍的电脑,在网上查了很多关于玉玺和始皇帝的详细资料,但却理不出个头绪来。

    背面纽交五龙的是玉玺,而这不知道是什么来历的印章却纽交五凤。五龙,五凤,会不会它和玉玺是一对呢……

    许多许多的想法在东方的脑子里盘桓不去,到最后他索不想。用他的话说该来的总会来,该知道的早晚都会知道,不该知道的想也没用。

    太二兄,有没有兴趣去参加一个聚会?王鹏飞压着坐在电脑前东方的肩膀,贼兮兮地看着他。

    什么聚会?东方没有转直接问他。

    就是上次那个我在本的老乡林木子举办的一次个人聚会,说是什么要让聚会的人帮忙为她在外面开的一个古董铺子打打名气。王鹏飞一脸眉飞色舞的样子看着东方,接着又问他:怎么样,去不去,那可是本卡哇伊啊。

    我去,我喜欢本卡哇伊,思密达。东方边一直玩着电脑游戏的张越突然回过头来一脸猥琐地笑着说。

    王鹏飞对着他翻了个白眼。

    你还是看你的岛国片去吧。

    随后,他再次问东方:怎么样,去不去,林木子亲自点名要我叫你一块去,这聚会貌似来的都是帅哥美女,机不可失啊。

    她说了让我一块和你去?我又不认识她,也才见过一面而已。东方疑惑地扭头问后一脸贼笑的王鹏飞。

    我哪知道,说不定那本娘们看上你小子了,那可是大好的本姑娘啊,思密达地贤惠。王鹏飞越说越来劲,到最后直接和张越讨论起了林木子的围等等,直听的东方心花乱颤,毕竟他也是个普通的正常男人。

    你一定会付出很多哦……张越一脸猥琐的笑容看着他说着,在说付出很多这四个字的时候还故意加了重音。东方当时听的时候还不大明白,后面才恍然大悟,这宅男加**丝的张越说话可真有内涵啊,让他想了半天才明白其中的真意。

    你才付出很多,你们全家都付出很多。

    东方也一脸的笑,回应了张越一句。

    最后东方答应了王鹏飞到时候和他一块去,他也想看看王鹏飞口子所说的俊男美女是个什么样子的,而且这是他大学参加的第一个聚会,他也想去感受一下那种气氛到底是怎么样的。

    夜晚,东方躺在上,想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事

    周六的聚会。古董店。这倒是个有意思的本女孩。

重要声明:小说《天师鬼见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