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阴阳眼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早安王爵 书名:天师鬼见愁
    第四十三章阳眼

    阳眼,又称为夺魂眼,可以是先天带来,也可以是后天开眼。在民间传说里面,阳眼的持有者,通常可与鬼神沟通,驾驭鬼神,但拥有阳眼的人一般都阳寿不多,大多夭折。而阳眼的持有者,多为心思纯洁敦厚,始终如一的干净,因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阳眼选择生人,而不是生人选择阳眼。

    但这也仅仅只是传说罢了。

    有一点东方可以肯定的是,假如他的眼睛真如老道所说,是老道授予给他,那么他的眼睛就属于后天开眼,而胖子母亲的左眼,则属于先天阳赐予,这是本质上的不同。

    你这牛鼻子老道,这不是害我吗?阳眼的持有者大多阳寿不多,先天夭折,我东方太一大好青年,还没经历过许多事,中途就挂了,到时候我找谁说理去。东方一听关乎到自己的小命,顿时翻了脸,嚷嚷着要让老道拿走他的阳眼。

    无妨,寿命长短之说,在于天不在于人,不是一个小小的阳眼就可以妨碍的,不然小胖子的母亲为何现在还在世,那只不过是民间的传说罢了,追其源头,还是一些江湖术士为了谋财,声称自己有阳眼,可通天地鬼神,要想为人驱灾避祸,就得缩减寿命,这都是一种谋财的说法,可叹世人庸俗,也就信了。老道盘腿坐在一颗大青石上,缓缓地为东方解释道。

    你不庸俗,你不庸俗无缘无故给我弄这么个眼睛,你怎么不给自己弄一个,是你自己担心活不长吧?东方还是不信,这可关乎到他的小命。

    你这小子,不知好歹,先不说拥有阳眼有多难,就是拥有单个一只眼睛,驱灾避祸不在话下,不说一生无病无灾也差不多,像小胖子他母亲就是如此,别人想要还得不到呢。至于我,我先天条件就不足,命理欠缺,负责岂会便宜了你小子。老道一副你小子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样子看着他,缓缓说道。

    东方这才放下心来,想来老道是不会拿人命开玩笑的,只是他听老道说完心中有个疑问:你说拥有阳眼的人可与鬼神沟通,甚至驾驭鬼神,是真的还是假的?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问。老道打趣似撇了东方一眼,站起,又接着说:你最好还是不要这样想,虽然传说中也有人做到过,但凡是如此做的人必遭天谴,到头来只是一场空而已。

    那鬼神呢?世界上是否真的存在鬼神?

    鬼神?世人皆说信则有不信则无,那其实是错的。鬼神历来就有,是人死后残存的精神能量所化,可以是声音,可以是眼可见的冥火,也可以以人生前的样貌出现,这都取决于人生前的精神强大与否,但大多都可或强或弱地影响人的心智和精神。世人惧怕鬼神,皆源自人的内心,第一是对未知事物的惶恐,第二是每个人都不可避免地做过一些就连自己都无法面对的事,怕受到上天的惩罚,其实说到底,也就那么一回事……老道不厌其烦地解答着东方的每一个问题,像是一个走在前面引路的导师。

    那兵借道又是怎么回事?还未等老道把话说完,东方又丢过来一个问题。

    先别急,我知道你对这一切都很好奇,等以后你的每个假期,我都会教你不同的东西,告诉你从来听都没听过的一些事,至于这一个多月,为师先打算锻炼你的体魄,不然将来你怎么去救小胖子出来。老道笑着看了看眼前这个风华正茂的高大少年。

    茅屋前,阳光晃眼,草木茂盛,凉风习习,空气清新,一口清泉蜿蜒流过,是一番人间不可多得的美景。

    为师?你是胖子的为师,不是我的,大言不惭。东方一脸的鄙夷,但说实话从心里他还是高兴的,虽然老道有时候很不正经,但那也只是有时候。

    在接下来的一个多月,可以说是东方自出生以来最艰苦的一段时光。老道每天天不亮就叫他起,教他打半个时辰的太极,然后就让他挑水劈柴,最让他受不了的就是每天的必修课----背着五十公斤重的碎石翻越两座山林,且不论刮风下雨。而老道却是一脸悠闲地跟在他的后,端着一罐子用清泉水冲的腾腾的咖啡,似游山玩水的旅人般轻松。

    东方起初也抗争过,但自从被老道打的鼻青脸肿后,再也没有勇气叫嚷了,老道说什么,他就必须去做什么,不然等待他的又是老道手拿树枝,狂风暴雨般的毒打。用老道的话说,我不是不心疼你,而是为了你好。虽然如此,但东方知道,老道让他所做的一切,确实让他改变不少,克制了城市生活养成的懒惰,让他整个人看起来都精神了很多,就是原本白皙的皮肤晒黑了些而已。

    除此之外,老道每晚吃饭的时候,总会给他讲解一些闻所未闻的鬼怪之说,还教他一些识气占卜之术,至于布阵,收纳阳之气,老道却只字未提,说还未到时候。

    又是一个清晨,东方早早的起来,独自一人站在山崖边,看着远处云层里即将升起的太阳,打着太极,这是每天老道让他做的必修课。奇怪的是,老道今天不但没有叫他起,而且也不见他从屋子里出来。

    直到旭东升,东方将米粥熬好,老道才打着哈欠伸着懒腰慢吞吞的走出来。东方曾经进去过茅屋后的那个山洞,出人意料的是,里面不仅放置着几袋米面,大多都是一些沾着泥土的器皿凌乱地堆在墙角。酒樽、香炉、油灯、陶瓶、画轴……许多还有他叫不上名字形状怪异的物品整整一堆就那么凌乱地到处扔着,上面都落满了灰尘。

    这让东方大开眼界,再傻的人都能看出来,这一堆东西全部都是古文物和名人字画,价值不可限量,哪怕拿出去一件都可能让当代的整个考古界都震惊。但老道既然就这么随意地丢在这里,显然是不在意的。

    东方还偷偷地将一块巴掌大的印章顺在了口袋里,再大的东西他拿了肯定会让老道看出来的。

    今天你倒是不用我叫自己就起来了,不错嘛。老道笑着坐到青石上开始打坐。

    切,就是你不叫我自己照样也能起来。话说老道,我眼看着快开学了,我们什么时候出山啊。东方一边用清泉水洗了一脸,一边问老道。

    紫气东来三万里……还出山,你以为你是姜子牙还是刘伯温啊,你明早就走。老道半眯着眼睛瞄了瞄东方,接着又说:记住了,回去以后不可焦躁,不可发怒,不可自高自大,不可将我教给你的体术和别人争斗,不可……老道一连说了很多个不可。

    知道了,就是你所说的修心,修心嘛,我懂。东方不耐烦地摆了摆手,走到茅屋里将一碗稀粥端出来,放在老道前的青石上。

    我明早就走?那你呢,你不走吗?东方疑惑地看着老道,轻声问。

    我还有事,需要去看看一位老朋友,你先走,等你下一个假期,我去接你。老道说着,目光冗长地看了看远处微风轻的原始森林,眼睛里带着期盼的神色。

    额……那没人给你做饭了,你饿死我可不给你收尸?东方一脸鄙夷地看着老道,其实经过这几个月以来和老道的接触,此刻虽然嘴上不饶,但却有种舍不得离开的感觉,在他心里,老道就是一个对他护有加无微不至的长辈,已经将老道当做了亲人。

    你这傻小子,老道我有手有脚,还用你担心,明早你就离开吧,记住我说的话,不可……老道微笑着端起盛放米粥的碗,吹了吹气,显得很开心。

    知道啦,烦死了。

    清晨带着湿气刚刚亮起的光线,白色的大雾几乎隔断了天。那些幽静的秘密丛林,千万年地覆盖着层层落叶,高草拔节,大树生长,落叶下流光的珍珠,湖泊里翻起的波浪,在向世人昭示着新的一天的开始。

    东方收拾好包裹,踏着清晨的第一缕光线上路了,走的时候老道送给他一个半尺多长的三角青铜酒樽,说算是鼓励他好好学习的礼物吧,他郑重地收好,装进了背包里。翻过一座山林,他还能够遥遥看见一个微小的黑影站在山崖上看着他。老道孑然一生,无依无靠,他突然觉得鼻子发酸,有种想哭的冲动。

    师父……

    不知道为什么他忍不住轻声念出了这两个字,然后他大步就向着山外走去,再也不敢回头看一眼。

    十公里的无人区,他不到半天就穿过了。在神农架的这一个多月以来,方圆五十里的山林早已经被他摸透,轻车熟路地就找到了进来的山路,也不是先前那般害怕一个人走路了。

    出了神农架后,东方选择不搭乘任何车辆,徒步回家,就像来时一样,但不同的是,这次是他自愿的。距离开学的期还有十几天,步行完全足够了。

    走了整整九天,东方就到了平川城。他都惊叹自己竟然能走这么快,意料中要走最少十几天的路,不到十天就走完了,这还得归功于老道这一个多月以来对他的锻炼,不然恐怕就算给他一个月他都走不完,也可能懒的走,直接做火车回家了。

    回到家以后,东方又是帮着父母打扫卫生,又是帮着做饭洗衣服,这着实把东方的母亲吓了一跳,还以为儿子中了什么邪,东方的父亲东方文成却是对儿子的所作所为很满意,还说羊道长果然不愧为羊半仙。

    距离开学还有几天时间,东方又去了胖子家看望了他母亲。胖子依旧没有回来,胖子的母亲一切都好,就是有些想念儿子。而胖子意料中的没有考上大学,本来打算随便读个汽修电焊什么的,但现在看来,是什么也学不了了。

    在这中间还有一段小插曲,就是因为老道送给东方的那个青铜酒樽引起的。东方将青铜酒樽拿出来交给了他的父亲,起初东方文成只是把他当做装饰品摆放在客厅里的格子书架上,很巧的是他的一个教历史的同事来他们家做客,一眼就看见了那青铜酒樽,但这位在高中教历史的教师也只是平常好收藏一些价格便宜的小玩意儿,却说不出来这酒樽到底哪里不凡。最后这东方文成的这位同事给酒樽用手机拍了一张照片发在了网上,结果几天后,他兴冲冲地跑来告诉东方文成,这酒樽有人出价两千万收藏。

    一听到这个价格,东方文成也是吓了一跳,起初还不信,直到那个愿意收藏此酒樽的收藏者一天好几个电话的打过来,他才相信了。

    从此以后,东方文成再也不敢把青铜酒樽摆在客厅里了,还专门买了个不大的保险柜锁在了里面,每天早晨起来看一看,再用干净的毛巾擦一擦,那个护啊不在话下。就连东方的母亲和东方都说他是小市民守财奴。

    以后,这就是传家宝了,谁来了都不买。羊半仙,不……羊大神,真是我们家的贵人啊。

    这是东方文成的原话,只听的东方和他母亲翻白眼,要是东方告诉他老道有一堆这种玩意儿,还不知道东方文成会是什么反应呢。

    三天后,东方终于踏上了去往他向往已久的哪所大学的城市。

重要声明:小说《天师鬼见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