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湿尸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早安王爵 书名:天师鬼见愁
    第四十章湿尸

    墓室中,灯母已经退去,通道的那里黑漆漆的什么也没有,就好像任何事都没有发生过一般。老道因为经过和高大灯母的生死搏斗,肩膀上的伤口再次裂开了,血从绷带里渗透出来,将裹在伤口上面的纱布完全浸红,显得很是触目惊心。

    胖子看着面色苍白的老道,焦急的直抓耳挠腮,眼角的余光正好瞥见被老道放置在墓室靠墙的那具裹着白布的女尸。说来也奇怪,根据老道的说法,尸体明显经历了很漫长的时光,可是无论是包裹着这具女尸的白布,还是包裹着那群尸体的黑布都像是崭新的一般,丝毫没有被岁月侵蚀的痕迹。但胖子急之下也顾不了许多,灵机一动,一把就将那包裹着女尸的白布扯了下来,女尸被扯的滚了出去,面向着墙角躺在那里,漆黑的头发如同海藻,将尸体的头部完全遮挡,尸体的上此刻只穿着一件洁白的薄纱,里面光滑如玉的肌肤若隐若现。

    老道看见胖子抓着裹尸布的一角就要扯下来,大惊之下想要阻止,可是已经来不及。裹着尸体的白布被胖子一拉扯,尸体顿时滚了出去,靠着墙角停在了那里。老道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祈祷着不要发生任何事

    胖子手里拿着白色的裹尸布愣住了,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女尸的后背一阵发蒙。

    难道……难道是活人?

    他看见女尸平滑如丝绸一般的肌肤在白纱下面若隐若现,这给了他强烈的震撼。他以为这具尸体和在通道里遇到的那些尸体都一样,是皱巴巴失去了水分的干尸,没想到在眼前却出现了这样一副不可思议的景象。

    怎么……怎么会这样?莫非她还活着不成?难道……难道是老爹说过的湿……湿尸?无数个不好的念头交织在一起划过胖子的大脑,让他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惊慌失措的样子让一旁的东方也恐慌起来。

    在胖子还没有上高中的时候,有一次他父亲从外地回来和他母亲说起过一件事。那件事里面提到了湿尸,他父亲当时也是对湿尸心有余悸,说有湿尸的地方,必是大凶之地,最好不要去。甚至有种说法,尸体见水,面西向北。面西,指的是将要去往西方极乐;向北,说的是地狱北山,也就是离死不远了。

    轮回池……前世今生,不会是真的吧?

    胖子目瞪口呆地看着墙角的女尸,好半天才缓缓地转过,求助似地看向老道。若说这尸体真有什么不好的变化,他能够依靠的也只有老道了。

    老道大口地咳嗽了几声,脸色苍白,肩膀上的血依旧在往外渗,他转头示意东方扶她起来,然后责怪地看了胖子一眼,从胖子手中拿过那条三米多长的裹尸布,向着尸体走去。可就在这时,胖子却看见那具女尸突然动了一下。

    老道在东方的搀扶下,走过去蹲下,将白色的裹尸布重新包在了女尸的上,将它露在空气里的头发、体和脚都再次包裹的严严实实。在他旁的东方,一直在好奇地近距离地打量着女尸,但很不巧的是,从他站立的那个角度,只能看见尸体眼睛以下的部分,其它或被头发遮盖,或者被老道的躯遮挡,也不知道老道是不是故意为之。

    在这个过程中,胖子一直提心吊胆,担心会发生什么事。在他的认知中,最恐怖的莫过于尸变,变成白毛或者红毛粽子,但事往往出乎他预料。从他刚才看见女尸体动了一下开始,就觉得浑不对劲,至于不对劲在那里,却说不上来。

    老道双手抱着被包裹好的女尸小心翼翼地放在墙角,然后在尸体前盘坐下来,让东方从他放在地上的包里取出一个精致的香炉。香炉只有巴掌大小,呈土黄色,不知道是由什么木头镂刻而成,表面干净透亮,刻着复杂的花纹,有双耳三足,在双耳的部位,各掉着两个木环,看起来透着一种宁静的古朴。这种香炉东方在他爷爷以前的老宅里见过,听爷爷说叫单狮双耳吊环香炉,想来和眼前的这一尊香炉是一对。

    然后,他又让东方分别从包里取出一把香,和五枚不知道什么年代的铜钱。老道接过铜钱和香炉,将香炉放置在尸体头顶的地面上。接着,老道示意东方将香点燃交给胖子,让他来插入香炉内,而他自己拿着五枚铜钱盘坐在尸体前面。

    胖子看了一眼老道,又看了看东方,很小心地从东方手里接过点燃的香,走上前去,在尸体前跪伏下来。不知道为什么,他心底里一直有一种难耐的恐惧就像千万只蚂蚁在那里撕咬一般难受。

    此刻整间墓室都被香燃烧后的香气弥漫着,使东方他们原本紧张的心也逐渐的放松了下来。

    老道让胖子就那样手拿着香跪伏在那里不要说话,而他自己则手拿着五枚铜钱不停地在地上抛。他将铜钱抛在地上,看一看,再捡起来,然后再抛,如此往复,似是在一遍一遍的占卜。

    大约过了有一刻钟左右,胖子依旧手拿着焚香跪伏着,在这期间,老道一直在抛洒手中的铜钱,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而他的表也随着手中被抛出去的铜钱而显得越来越难看,双眉紧皱,面色冰冷,似铜钱抛洒位置和正反的数量不是他希望看到的。

    眼看着胖子手中的焚香就要烧完了,老道依旧不放弃地盘坐在那里在抛洒着铜钱。不但胖子急了,就是东方也看的焦急。

    老道,结果怎么样?东方低声问面色苍白的老道。

    半响,老道终于长出了一口气,看着地面上五枚带着铜锈的铜钱,微微一笑道:你这小胖子,差点惹下大事,还好这一关你过了,不然今天恐怕你就要留在这里了。老道说着示意胖子将燃香插入香炉内。

    东方也跟着笑了起来,上去拍了拍胖子的肩膀说:你发什么呆呀,赶紧上香啊。可出人意料的事发生了,随着东方的一拍,胖子就那样直地一跟头栽了下去。

    这……这……东方惊的半天说不出话来,自己也没用多大的力气啊,况且胖子的板一向很厚实,怎么会这样?

    老道也是一惊,从方才的乞卦上看,应该有惊无险才对。

    他走到胖子的跟前,用手摸了摸他脖颈的脉搏,虽然跳动的很微弱,但还有动静。他也想不明白胖子突然之间为什么就昏死了过去,看样子短时间内是不会醒来了。

    东方看了看面色苍白的老道,他肩膀上的伤口此刻已经不再向外渗血,但整个肩膀早已经被鲜血染红了一片,他又看了看倒在地上的胖子,心想这下完了,一个半死不活,另一个也半死不活,这可咋回去啊。

    哎……天意吗?老道站在墓室连同着献祭场的地方,看向献祭场最中央的白色高台一声无奈的叹息。

    咦……尸体咋不见了。东方回头却发现原本被老道放置在靠墙的尸体无缘无故的消失了,四下寻找着。

    不用找了,她已经回去了。老道目光深远地看着献祭场中央的高台,那里一具被包裹着白布的尸体安静地陈放着,正是那具女尸,就像她从来都没有被移动过,还是先前的样子。

    东方很好奇,这么短的时间,尸体是怎么到那里的。但显然老道没有给他解释的兴趣。

    老道回过,弯腰将香炉收起来装在包里,然后面色平静地看了看胖子,对东方说道:走吧,回去了。他的影在东方看来,显得非常疲惫。

    那生死薄……

    今无缘得,有可能的话,我会再来。老道一脸无奈地又看了看献祭场,喃喃自语:希望我能活着到那时候,天意,天意吗……

    那胖子怎么办?东方见老道只收拾自己的东方,而任由胖子就那样躺在冰冷的地上,心里已经有了怒气,问老道。

    你倒是个仗义的小子。小胖子是不能带走了,在他醒来之前,他必须留在这里,不然离开这他必死。老道一本正经地说道,听得东方云里雾里,不明所以。

    为什么不能带走,把他留在这里,万一灯母回来,那他不是连活的机会都没有吗?东方一脸怒气地看着老道,一边说着一边就要去背躺在地上的胖子,他以为是老道嫌麻烦的推托之词。

    你不背,我背。

    老道大口咳嗽了几声,急忙制止,道:傻小子,我都一把年纪的人了,还会骗你不成,非要我把话说透?是她要留下胖子。老道说着指了指献祭场最中央石台上的那具女尸。

    东方一脸的不解,看向老道。

    你放心,他不会有事的,只要等他醒来,也许会有不一样的收获。老道意味深长的说着一些东方听不明白的话,但最终东方还是被他说服了。

    等回去后,我和你去见见他的父母。老道说完背起旅行包,慢慢地向着通道口走去。

    东方跟在他的后看着他疲惫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有点苦涩。此刻的老道完全就是一个年华迟暮的普通老人,没有了那种震慑群尸的气势,有的只是一的疲惫。

    走进通道的时候,东方回过头看了看平躺在地上的胖子,一脸的坚定。

    我一定会再次回来,带你出去。

重要声明:小说《天师鬼见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