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奈何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早安王爵 书名:天师鬼见愁
    第三十四章奈何桥

    两人正商量着怎么才能把那盏不灭宫灯给掰下来,就听见后一声大吼,二人吓得一蹦老高,回头看见老道正满是血水地从暗河里走出来。他冰冷着一张脸看着胖子和东方,显得非常生气,血水顺着他的头发不断地滴落下来,掉在地面上。

    老道我辛辛苦苦把你们救上来,害的我差点都命葬在河底。你们这两个不知死活的东西,那不灭宫灯是随便能乱动的吗,那是为兵指路的灯盏,你拿回去想让你们全家都跟着你们一起死是不是?老道越说越气愤,走过来在每人的脑袋瓜子上拍了一巴掌。

    东方和胖子当然是不知道自己是老道救他们上来的,此刻听老道这么一说才恍然大悟,点头哈腰地脸上挤满了笑容,使劲地劝慰着老道,让他消消气。老道肯定不会和他们一般见识,叹了一口气,说:不论你们见到什么都不要动,说不定就会害了你们小命,你们都不自知。告诉你们两个臭小子,我来过这里两次了,这是第三次,第一次是和我的师傅,还有两个师兄一起来,那是1963年的夏天,也是在节这一天,这里也是师傅发现的,但那次活着从这里出去的,却就只剩下我一个了。大师兄就是不听师傅的劝告私自在怀里揣了一个三角酒樽,结果就那么莫名其妙的去了。老道看着那盏不灭宫灯,脸上带着浓浓的对已逝故友的哀伤和回忆。

    他就那样安静地讲述着,胖子和东方一脸认真地在听。

    许久后,老道轻叹了一声,用手抹了抹眼角,说:走吧,进了这个通道,差不多就该到地方了。他说完,也不看依旧听的入神的两人,转拿起岸边的旅行包背在上,向着石壁中间那黑漆漆的洞口走去。

    东方和胖子头顶的矿灯依旧在,那本来就是防水的,被老道救他俩到岸上后也没有损坏,还能用,只是两把半米长的刨子丢掉了。

    二人反应过来,紧跟着老道进了洞口,一路上谁也没有说话,只有通道里滴水的声音在来回回,甚是?人。他们听了老道的讲述后,对一路见过的器物再也不敢碰触,害怕一不小心也步了老道大师兄的后尘。

    东方,我怎么老觉得背后有东西在跟着咋们。胖子拍了拍东方的肩膀,压低了声音说:我刚又看见一个黑影在后面,也不知道是啥东西。

    东方一路上都在想那具女尸为什么看起来和李落长的几乎一摸一样,这根本就是天方夜谭的事,他越想越想不明白,索最后一摇脑袋,什么都不去想了,跟着老道往前走去。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通道里像是起了大雾,就连矿灯那明亮的光线都照不太远,只能照亮体周围的一小块地方。东方让胖子抓住自己的衣角,免得走丢,他们都知道在这种地方如果走丢的话,那可能就是九死一生了。

    胖子抓住了东方的衣角,但当东方想要伸手抓住前面老道的衣服时,却抓了个空,白雾里老道的影也同时消失了。东方先是愣,紧接着便再次用手向前方探了探,可惜那里空空的,除了白雾什么都没有。

    怎么了东方,怎么停下了?抓着东方的胖子突然感觉东方的后背一下子绷直了,顿时也紧张起来,不安地问道。

    东方转过看着胖子说:胖子,老道不见了。说完他还将矿灯灯光照向老道消失的地方,示意胖子自己看。

    胖子看了看前面的白雾,见那里什么也没有,一颗心也莫名其妙地悬了起来。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没办法了,只能摸着这该死的雾气向前走了,说不定出了这条通道后能碰见老道。东方一脸无奈地说。

    胖子点了点头。

    没别的办法,也只能这样了。

    两人紧挨着,在白雾中步履蹒跚地向前走去,东方走在前面,胖子抓住他的衣角走在后面。

    两人大概走了差不多十几分钟,雾气渐渐散去了,通道了又变成了原来的样子。坑坑洼洼的地面上是一滩一滩的积水,石壁上大块大块的被墨绿色的苔藓覆盖。两人摸索着向前走,都没有说话,可能是因为连续发生的事太多,导致他们的心也变得有些压抑。

    不多时,又到了一个出口。

    他们从通道里走出来,看着眼前钟石林立的一个小型岩洞。只见不大的岩洞内钟石一根紧挨着一根,长短不一,从地面上突起,或者从洞定往下垂着。一条明显是人工开凿的小路铺着青石板,蜿蜒曲折地伸进岩洞深处。

    胖子和东方对望了一眼,沿着小路继续往前走。逐渐的,钟石林立的背后,在小路尽头一条极宽的裂缝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中,一坐三四米宽的石拱桥连接着裂缝两边。石拱桥的样子和那座知名的赵州桥差不多,也有三个桥洞,中间的桥洞要比两边的大一些,不一样的地方在于隔开三个桥洞中间的两个桥柱没有支撑的桥基,就那样悬空着。

    胖子将头上戴着的矿灯取下来提在手里,和东方一前一后地向着石拱桥走去。二人来到拱桥边用矿灯朝着黑幽幽的裂缝照去,深不见底的裂缝大概七八米宽的样子,两人站在拱桥边就感觉冷风呼呼地从底下吹上来,让人忍不住缩着脖子。

    灯光照亮了裂缝的一小块区域,两人顺着灯光伸着脖子朝下望去,黑幽幽的裂缝也不知道有多深,白色的雾气在裂缝中翻腾,却不见被风吹上来。

    真他妈森。

    胖子嘟囔了一句,提着矿灯小心翼翼地走上石桥,然后在石桥上坠着肥大的股用力地跳了跳,转招呼东方也过去。

    没事,这石桥还算牢固,就是站在上面让人感觉心里怪怪的,别扭,具体别扭在那却又说不出来。胖子扶着石桥护栏朝下又看了看裂缝。

    现在两人可能已经习惯了这种压抑的气氛,在这么短的时间经历了这么多诡异的事,就算此刻再莫名其妙地蹦出来个什么东西,他们也会觉得理所当然。

    这老道也不知道去了那里,本来以为他会在出口等我们的,现在却不见半个人影。看来我们还得向前走啊,真他妈晦气。东方说着却被矿灯照亮的护栏吸引住了。

    上面似乎雕刻着东西。

    胖子将矿灯提起来照向其中的一根石质护栏,护栏看起来就像是汉白玉雕刻而成,非常光滑,四方四正,上面雕刻着一些极小的图案,如果不细看,根本看不清楚,还以为是护栏原有的石头纹理。

    两人俯下打着灯看去。上面雕刻着及其微小的一行古字,在护栏的底部雕刻着一幅图案。这一看,让东方和胖子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图案上雕刻着一个牛头人的鬼神,它左手拿着弯钩,悬在面前一个枯瘦老者的头顶,右手紧握着铁链,铁链的另一端拧在枯瘦老者的脖子里,老者面向牛头鬼神跪着,张着嘴,似乎在求饶地说些什么。

    东方和胖子好像明白了些什么,提着矿灯,又向另一个护栏照去。

    在这个护栏的上端同样雕刻着一行古字,下面雕刻着一幅画。画面上只雕刻有一个人,那人马头人,怒目圆睁,盘腿端坐在那里,双手朝天平方在膝盖上,左手手心里端着一颗毛发旺盛的人头,右手手心却什么也没有空空的。

    两人看完后,又去看其它两根石柱,却再也没有发现什么。

    那两幅画虽然细小,但雕刻的栩栩如生,看的久了,感觉画面像要飞出来一般,两个鬼神似是要择人而食。

    胖子和东方看完后,站在石桥上沉默了,谁都没有说话。就在这时,胖子忽然向着裂缝那边用手一指,说:那有个石碑,过去再看看,我就不信了。说完拍了拍股,如同拍去尘土,向着拱桥边的石碑走了过去。

    他提着矿灯照向石碑,明亮的光芒将石碑完全笼罩,可是胖子只看了一眼就愣在了那里。他缓缓地抬起头,一脸恐惧地看着东方。

    不会……不会让我们猜中了吧。东方心里暗自思咐着走了过去,站在胖子的边朝石碑看去。

    虽然他们看过那两幅画面以后,都有了心里准备,心里也有了大概的猜测,但还是被吓住了。只见被灯光笼罩的黑色石碑上,只雕刻着三个古字,虽然字体看起来无比久远,但显然胖子和东方都认识。

    那三个古字分明就是奈----何----桥。

重要声明:小说《天师鬼见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