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冥河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早安王爵 书名:天师鬼见愁
    第三十三章冥河

    几人攀着铁索奋力地向前爬去,暗河距离他们的后背也只不过几厘米,用东方的话说,要是胖子再重上几斤,那么他们就得半个子浸泡在这不知道是不是血水的河里攀过去了。

    此刻,听到老道说这是冥河后,东方和胖子原本好奇的心也忍不住被惊的乱跳,不敢再扭头看底下暗红色的河面。

    老道到底带他们来到了什么地方啊,又是兵借道,又是冥河血水,况且到现在为止,他们还不知道一直从进洞开始就跟在他们后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师傅,你取的那本古书,到底是怎样的一本书啊?怎么被放在这么诡异的地方?胖子终于忍不住一路的好奇,轻声低问快要攀爬到对岸的老道。

    老道没有回头,只是很冷淡地说了三个字,这三个字就像是一颗从山崖上滚落下来的巨石,掉落在海面上惊起滔天巨浪。

    生死薄。

    虽然老道说的很简单很平静,但是听在东方和胖子耳中却是如惊雷般炸响。

    这不得不让人产生联想,先是兵借道,后有冥河横跨,而老道要取得那本古书却又是只存在于传说中阎王爷手中的那本生死薄。

    这怎么能让胖子他们不害怕。

    莫非这老道本事大的要去阎王爷那抢这生死薄?那他们去的地方……

    想到这里,二人再也不敢往下想了,越想越害怕。都忍不住悄悄地打量起前面背着旅行包的老道来。

    你们也不必害怕,阎王爷手中的生死薄那毕竟是神话传说中的东西,到底存在不存在还是个未知数,我要找的这本古书,虽然也名为生死薄,但却不是阎王爷手中的那本。老道像是知道东方他们的想法,出口解释道,然后他一跳就到了对岸。

    东方和胖子两人离河对岸还有一断不小的距离。他们听到老道这么一说,顿时放下心来。

    我就说嘛,那种传说中的东西怎么可能存在,就是真存在,也早被孙猴子给画成黑坨坨了。胖子长出了一口气,似是给彼此宽心的说道。

    他刚说完,却看见他前面坠着铁索的东方突然停了下来,扭头看着冥河的不远处。胖子好奇地也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却把他刚刚放下的一颗心,又紧张地悬了起来。

    我,那女尸怎么又漂回来了?胖子忍不住暗骂了一声,开始用尽了浑的力气向前爬去,一边还催促着东方。

    只见不远处的河面上,一具穿着白纱,半露着体的女尸缓缓地向着他们漂了过来,似是有灵一般。女尸的面容苍白,双眼紧闭,长长的睫毛覆盖了眼睛,正是先前消失在暗河深处的那具女尸。

    两人拼尽了力气向前攀爬,眼看着就要到达对岸的时候,空气中却突然传来了似有似无的歌声。歌声优美动听,辗转流长。有时像潺潺流水般浅吟低唱,独具风韵;有时凄美,若露滴竹叶般玲玲作响,耐人寻味;有时浑厚得如雄鹰展翅时的一声长鸣,振聋发聩;有时婉转的似深交融时的一行泪,扣人心灵,如同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真是此曲本应天上有,人间能有几回闻。

    老道双目如利剑一般散发着冷光,遥看着越来越接近东方和胖子的那具女尸。就在这时,响起扑通扑通的落水声。不知道到什么原因,东方和胖子几乎在同一时间掉入了水中,老道看见胖子掉入水中的一刹那,双目涣散,脸上还带着痴迷的神色。

    老道也顾不得许多,扔下旅行包,就跳入了河中,向着东方和胖子落水的地方游去。

    再说东方和胖子,从听到歌声的那一刻起,先是一怔,紧接着就觉得世界上再也没有任何东西能比这歌声要美丽要动听,越听越想听,越听越认真,却忘了自己现在处在何处,就连自己抓着铁索的手在什么时候松开的都不知道,即使掉入了暗河里,也无知无觉,依旧沉浸在歌声中。

    老道游过去,抓住了东方的一条手臂,然后抱住胖子的脖颈就将二人向着岸边拖去。那具女尸也在无息无声中漂了过来,堵住了老道的去处,然后老道就感觉有很多双手在撕扯着自己向下沉。

    黑红色的河面上,不知道从那冒出来一具具泛着磷光的骨架浮在河面上,将老道团团围住。这些骨架大多数是属于人类,当中还夹杂着一些动物的残骸。老道扫了一眼四周的河面,也顾不得许多,一个猛子就扎进了河里,从河底拖着二人向着对岸游去。

    不知道什么原因,这黑红色的河水粘稠无比,游起来特别费劲,老道纵然使出浑力气,也才游出去了一小段距离,而且不时还有一双双白森森的手臂在河流底部伸上来,不断地撕扯着老道的双腿。

    老道也没有低头看撕扯着自己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就算他回头看也不会看清楚的,这粘稠的如同血液般的河水阻挡着他的视线。想来,那些东西必定也不是什么善物。

    老道拼了老命般地向前游,到最后只是凭着本能在摆动双腿,因为他的一只手死死地抓着东方的一条胳膊,另一只手抱着胖子的脖子。

    到最后眼看着老道也要跟着东方和胖子二人一起沉下去了,就在这时老道突然双手一用力,狰狞着一张脸,抡起枯瘦的胳膊将胖子和东方从水中直接扔到了岸边,连带着还撞碎了几具白骨。如果这一幕被其他人看见一定会惊的掉一地下巴,看起来不算高大,也不算健壮的老道却有这么惊人的力量,说出去谁也不会相信,但此刻却真实的发生了。

    东方和胖子被老道扔到岸边就拄着地面大口地咳嗽起来,他们浑上下湿漉漉的,上和头发上挂着细细的血丝,看起来就像是两个血人。

    胖子忍不住用力地咳嗽了几声,捂着脖子站起来看着平静的河面,然后摸了一把黏兮兮的头发,骂道:去他妈个大姨夫,要死多少人才能形成这么一条河流啊。

    不知道那具女尸是什么时候消失不见的,连同消失的还有那一大片一大片的白骨,此刻的河面上一片安静,就好像什么事都从来没有发生过。

    东方喘着粗气,看着黑红色的河面,许久后才反应过来,低声地暗骂了一句:这地方,真他妈邪

    二人从刚才的险境中缓过劲来,彼此看着彼此像个血人的样子哈哈大笑起来,劫后余生的感觉充满了他们的腹。

    咦,老道呢?他不是先过来了吗,怎么不见了?地方止住了笑声,环顾四周,却不见了老道的踪影。他们从方才沉迷到那歌声中开始就没有了一点知觉,除了知道自己掉入了河水中,看见那些森森白骨之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会他先进去了吧?胖子怀疑地看了看后黑漆漆的一条通道,又看见铁索旁被镶嵌在石壁里的一盏外形像是婴孩一样的铜灯。

    这就是老道所说的那盏不灭宫灯啊。胖子挠有兴趣地走上前去,站在铜灯下面抬着头研究起来,东方也被他的话吸引,好奇地走上前去。

    这盏铜灯大概半米多高,由青铜制成,也许是时代久远的缘故,表面坑坑洼洼锈迹斑斑,被镶嵌在石壁里面。它的外形像是一个**个月大的婴儿,婴儿的样子其丑无比,眼睛一大一小大睁着,鼻子歪斜,双耳垂肩,大张着的嘴里一根黑色的灯芯伸出来,像是在呐喊着什么。它的双腿似是盘坐,双手合十于前,如同佛教里面佛徒诵经打禅的样子。可是看在东方和胖子的眼中却一点也没有佛光普照的意思,反而有种非常怪异的感觉从他们的心底慢慢升起。

    别看了,这玩意看的人心里发毛。胖子嘟囔着缩了缩脖子,对东方说道:不灭宫灯原来是这么个东西,看起来除了外形怪异一点也没有什么不寻常的地方,和电视里面播放的那些老古董也差不多嘛。胖子说着还伸手摸了摸那盏外形像是婴儿般宫灯的脚掌。

    哎,要说起古董,这玩意如果拿出去说不定还能卖个天价呢,你没见那些寻宝的节目里面鸡蛋点大的东西就成百上千万的,这看起来都有真正的婴儿那般大小了,况且看这表面锈迹斑斑坑坑洼洼的样子,估计得值不少钱。东方说着就走上前去,抓着婴儿的另一条脚掌就往外拽,一旁的胖子也很配合地抓着不灭宫灯同样向外扯。

    只顾着想要发大财,二人浑然忘记了老道的事

    费劲了半天,两人都累的气喘吁吁了,还是不见镶嵌在石壁里的那盏宫灯,有丝毫松动的迹象。胖子叹了口气,说:看来是取不下来了,这么好的东西,可惜了。一边说着,一边还装模作样地摇头晃脑。

    东方也气呼呼地拍了不灭宫灯一巴掌,却只听见很沉闷的声响,想来这等并不是空心的,就在这时,一声大喝从他二人的后传来。

    你们两个找死不成?

重要声明:小说《天师鬼见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