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凤鸣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早安王爵 书名:天师鬼见愁
    第二十八章凤鸣县

    湘西。物华天宝,应有尽有。一个人杰地灵的地方,走出过许多杰出的人物。远古的有中华苗族祖先蚩尤,土家族祖先八部大王,当然现代的也有很多,那个将《好子》唱遍大江南北的艺术家也是来自这里。湘西自古以来名族混杂,多以苗族和土家族为主。土家族、苗族生粗狂、豪放、烈,但是也有很多事不为人所知。

    一是神秘恐怖的湘西赶尸,二是湘西傩文化和被人放蛊,三是湘西的土匪多如牛毛,当然,这是指湘西解放前的事了。古墓,湘西的土是红土,湿土,所以湿尸是有的。习俗也很特别,婚丧嫁娶有哭嫁的习俗等等,另外还听说会有婚不时举行。

    这一切造就了湘西的神秘,也造就了湘西的魅力。

    火车的车厢里,人并不是很多,一路上穿着道袍的老道给东方和胖子讲解着湘西的种种秘事,听的他们而是津津有味,一点也不觉得烦闷。

    老道临出门前才换的道袍,手里拿上了他的拂尘。这让胖子和东方很是咋舌,脱下道袍是商人,穿上道袍是山人,这就是二十一世纪的前卫道士。

    他们要去的地方并不是湘西的某一个县城或者州区,而是湘西不为人所知的一个小村子----鬼洞村。这个村子里有很多山洞,据说因闹鬼所以叫鬼洞,因为地处偏远,所以人们一般都不知道这个与世隔绝的小山村。但是很奇怪,老道显然知道,而且还对这个地方很了解。

    我说大师,咋们跑这么远来,就是去那几个洞里转转,就不做别的事了吗?听这村子的名字都不吉利,你不会让我们去抓鬼吧?胖子半开玩笑似地问。

    我到那里去取个东西,但是不知道这次能不能取上。老道看着车窗外不断后移的风景缓缓地说,听那口气似乎去过这个地方不知一次。

    是什么东西,还让大师这么远亲自跑一趟,让人送过来不就完了吗?胖子可能觉得无聊,随口问了一句,但老道的一句话让胖子他们瞬间变了颜色。

    那东西不在人手里。

    不……不在人手里?大师你什么意思啊?显然这句话把东方和胖子吓住了。

    老道看他们这个慌慌张张的神色,哈哈大笑了几声,说:怕什么,有贫道我在呢,出不了什么幺蛾子。东方两人这才放下心来,他们就生怕这不靠谱的老道士把他们给卖了。

    去取的是什么东西,这么神神秘秘的?东方忍不住问。

    等取到再告诉你们,如取不到,说了也白说。老道一脸坦然。

    火车哐?r哐?r地向前走,直到第二天傍晚才到达湘西凤鸣县。老道他们三人下了车,准备在这里住一晚,然后第二天坐当地旅游的车去廖家桥,鬼洞村距离廖家桥不远,但是也隔着几座连绵的山脉。

    世人皆知的鬼洞在廖家桥去都里乡的路上就有,但那却不是老道要找的地方,而是几座大山里面,四周被大山合围的鬼洞村,那里才是东方他们这次要去的目的地。

    几人找了家饭馆吃了一些当地有名的饭菜,然后寻了家招待所住下。胖子和东方将背着的大包小包放到房间的沙发上,然后商量着去外面转悠转悠,毕竟他们没有来过这里,对这里的一切也都是很好奇的。老道并没有阻拦,只是叮嘱他们早点回来。东方和胖子答应着就出了门。

    此刻已经是傍晚,落的余晖然染红了半边天空。凤鸣县的一些古建筑早已经被现代人改造的面目全非,张灯结彩散发着一种俗气的美丽。吊脚楼随处可见,但都不是原本应该有的样子,上面镶嵌着闪闪发亮的玻璃,煞是难看。一条宽阔的河流从凤鸣县的中间穿行而过,倒是为这里平添了一份原有的宁静,河流两旁塔楼林立,树木郁郁葱葱,似乎比其他地方的一些城镇要好的多。这条河流名为沱江,是湘西最大的内陆河。

    东方和胖子手里拿着烤,一边吃着,一边来到湘西凤鸣城有名的那条古街。只见不算宽广的街道两旁商铺林立,在向行人兜售着各种本地的一些工艺品和手镯。每一间商铺门前都有大红色的灯笼高挂在两边,整条街道就数这灯笼最为明显,这时天色渐晚,都已经陆陆续续亮了起来,红彤彤一片,照耀着这里路过的行人和旅者。

    胖子耷拉着拖鞋,穿着短裤从这个商铺里出来,又从哪个商铺里进去,不多时,手里已经提了好些东西。东方只走了几家店铺,给母亲卖了一个带着苗族风味的镯子,给父亲买了一个水冲石砚。

    胖子,回去了,都十点多了,快十一点了,回去迟了估计老道也骂街了。东方和胖子逛完这条古街,便觉得索然无味了,招呼胖子回去。

    胖子本来还想逛逛的,听东方这么一说,挠了挠头想了一下,说:那就回去,我也瞌睡了。说着还拍着嘴打了个哈欠。

    他们回去后,看见道士坐在上,双腿盘在一起,手放在膝盖之上,看样子是在打坐。他们两人蹑手蹑脚地进去,本以为老道发现不了,但他们刚走没几步,老道的声音却突然在他们耳边响起:两个小兔崽子,这么晚了才回来,我看以后得给你们立个规矩。

    胖子笑嘻嘻地堆着满脸肥,手里拎着一个白色的塑料袋,袋子里装着一只油光灿灿的大烤鸭走过去,说:大师,这是我给您买的烤鸭,虽然比不上北京烤鸭那般美味,但也不差,您尝尝。

    嗯,还算你小子有孝心。老道说着还故意撇了东方一眼。

    东方鼻子里哼哼了几声,没有说话,走到一边的沙发上坐下,自顾自的看起电视来。

    行了,小胖子,以后你别叫我大师了,叫我师傅吧,我先留你做记名徒弟,将来看你的表现。老道说的声音很大声,生怕东方听不到。

    真的?哎吆喂,那就多谢师傅了,以后我肯定好好表现,师傅让上刀山就上刀山,师傅让进鬼洞,就进鬼洞,徒弟我绝不说半个不字。胖子一顿马拍的老道甚是舒服,他不满地看了看依旧在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视的东方,然后对胖子说:你们都早点睡去吧,贫道我还有点事要出去一下,明天我来叫你们。

    他说完,脱下黄色的道袍,换上一件干净的白衬衣和黑色的西裤,穿上一双土黄色的真皮皮鞋,精神抖擞地出了门。

    师傅换上这一成功人士的打扮出去做什么,都这么晚了。胖子看着道士消失的背影疑惑地摸了摸下巴。

    然后,房间里的两人聊了会天,分别在各自的上睡去了。

    半夜,东方半梦半醒之际,听到隔壁老道的笑声传了过来,似乎还有一个陌生女子的声音。然后,不多时,摇的声音,夹杂着女子若有若无的呻吟声透过隔音效果不怎么好的墙壁传过来。

    我,这他妈就是道士。东方暗骂了一句,看了看对面的上睡的跟死猪一样的胖子,然后捂着枕头睡去了。

    第二天清晨,老道进来催促还在睡熟中的两人赶紧起,说是不要错过时辰什么的话。老道早已经又换回了那仙风道骨的道士打扮,但看在东方的眼中就只有四个字可以形容----衣冠禽兽。

    他们刷了牙,洗了把脸,带上老道分别交给他们二人的东西跟着老道出了门,打车去往廖家桥。

    道长今天面色甚好啊,想必昨晚有了喜事了吧?东方坐在车里,半眯着眼睛瞟了老道一眼,在说话的时候,还特意加重了昨晚二字。

    老道讪讪地看了他一眼,笑嘻嘻地说:小孩子,你懂什么。旁边的胖子对他们的对话不明所以,在车上耷拉着脑袋,又睡起了回笼觉。

    差不多正中午的时候,他们在廖家桥下了车。道士看着远处植物茂盛的山脉,皱了皱眉,招呼东方和胖子快点走,看他的神色很是着急。

    半个小时后,老道和东方他们三人站在一座不算太高的山坡上抬头眺望着不远处云雾缭绕的山峰。

    不对啊,是不是我来错时间了?老道一边看着前方,一边喃喃自语。

    不多时,老道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一拍大腿,说:我差点忘了,今天是节,就是这个地方,快走,迟了就来不及了。他说着话,便很着急地向着前面的山峰跑去。

    他娘的,节是什么节,胖爷我就听说过鬼节、六一儿童节、三八妇女节之类的,这节听起来都不是什么好时候啊。胖子和东方也跟着跑了出去,一边跑胖子还一边嘀咕。

    老道到底取的是什么东西?

重要声明:小说《天师鬼见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