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巧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早安王爵 书名:天师鬼见愁
    第二十五章巧遇

    胖子的家住在郊区,周围是一大片葡萄园。

    盛夏,正是草木旺盛的季节,远远望去,绿茵茵一片。远离了城市的浮尘和喧嚣,这里显得安静而又淡然。

    东方到站下了车,远远就看见胖子一脸笑容地在向他招手。他取下戴着的耳机提着一些买好的水果走过去,胖子也迎了上来。

    你家住的这地方倒是不错,有一点世外桃源的味道。东方说。

    那是,胖爷我的家肯定和别人不一样么。胖子笑着接过东方手里的东西,自吹自擂起来。

    他们大概步行了五分钟左右,一幢2层小楼出现在视野中,小楼两旁栽种着花草,黄黄绿绿的煞是好看。一些高大的白杨树投下巨大的影,看的东方心里也凉快了许多。胖子走上去推开了两米多高的铁大门,向着院子里喊了一声。随后,一个微胖的中年妇女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她的眉心长着一颗黑色的圆痔,后跟着一条黑白相间的小狗。

    东方看到那个中年妇女,先是一愣,笑容凝固在白皙的脸上,对面走来的胖子的母亲显然也愣了一下。

    怎么是你?两人几乎开口问对方。

    胖子一脸疑惑地看了看两人,说:你们认识?

    不……不认识。对方支支吾吾了半天,被胖子拉着进了屋。

    其实方才两人都彼此认出来了,胖子的母亲,也就是那个眉心长着一颗圆痔的中年妇女,正是上次珠宝店里被东方拉住说她也能看见灵的那个人。

    胖子的母亲微笑着给东方沏了一杯茶后就进了厨房,随后厨房里传来了炒菜的声音,估计在给东方他们做午饭。

    你认识我妈?胖子这才开口问东方。

    也算认识吧,上次在珠宝店死了人那次见过。我觉得你妈妈也和我一样能看见那种东西,你妈妈没否认,可是我也不敢肯定。东方说着吹了吹杯子里浮起来的茶叶。

    其实我妈她,也能看见,跟你一样,也是阳眼,只不过她只有左眼能看见那东西,右眼和我们平常人一样。胖子说完站起又给东方的茶杯沏满水,说得很随意。

    真的?东方听胖子这么一说,就像是遇到了同类,显得很高兴,因为他从小因为阳眼的缘故就被别人误解,在上幼儿园、小学和初中的时候也总是被同学孤立,甚至是他的父母都不相信它,那时候他感觉自己就是个另类,就如同一群羊在草原上吃草,开过来一辆车,只有那一只羊在抬头看,那只羊就显得特别孤单。

    真的,我老妈从小就给我教武术卜卦之类的,但我不学,老偷懒,到现在什么都学了个半吊子。胖子笑嘻嘻地看着东方说。

    怪不得在鬼坐山的时候你那么猛。东方一边说着一边心想,这样就可以解释得通为什么在鬼坐山的时候,灵像是有些害怕胖子,肯定和他母亲有关。

    不多时,胖子的母亲端着饭菜进来了,东方起帮着胖子将碗筷放好,三个人围着上屋里的一张圆桌坐下。

    阿姨,叔叔不在吗?东方好奇,家里似乎只要胖子和他母亲。

    我爹他去新疆打工了,过年才能回来一趟。

    哦……

    吃过饭后,已经是晌午,太阳直挂在头顶,东方和胖子坐在院子里的葡萄棚下在聊着天,胖子的母亲端来了切好的西瓜放在他们旁的一张小木桌上就要走,被东方叫住了。

    阿姨,那个……小武说你和我一样都能看见那种东西,我想听你说说有关灵的一些事。东方小心翼翼地抬头看着胖子额的母亲。

    中年妇女像是责怪似地瞪了胖子一眼,说:就你多嘴。胖子讪讪地笑了一下,挠了挠头,没有吭声。

    然后她在胖子的边坐下来,盯着东方上上下下打量了好久,才缓缓开口:如果我猜的不错,你是七八岁的时候才能看见那种东西吧?

    东方一怔,然后惊讶地看着胖子的母亲说:阿姨,你怎么知道,我在8岁的时候才能看见那种东西,之前我好像没有印象。

    哦……这倒是和我的眼睛不一样,我的左眼先天就能看见。说完他看了一眼胖子,接着又说道:你们上次去鬼坐山的事我也知道,具体发生的事小武也告诉我了,可惜了那些孩子,还那么年轻,哎……她说着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

    那阿姨,上次在珠宝店死人的那次,你是不是也看见那东西了?东方终于把有些话敢说出来了,迫切的恨不得一口气把所有想问的想说的都说完。

    太二兄你急什么,反正天还早,你可以慢慢问。胖子在一边打趣道。

    东方挠了挠头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一般况下,那种东西是不会伤人的,珠宝店那次是那两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东西自己去招惹的,也怪不得别人。我是环卫工人,负责打扫跟珠宝店相连的几条街,珠宝店我也曾经去过,里面的那东西不知道被什么人给镇在了里面,不然的话还不知道会闹出多大的乱子来。胖子母亲说完,拿起一块西瓜递给了东方。

    被镇压了,那种东西还能被镇压?东方很惊讶,这是他第一次听说有活人能镇压灵,不由的让他浮想联翩,他脑子里此刻都想着各种电视里面拿着铜钱剑点着蜡烛的道士捉鬼的场面。

    万事万物都有因果,有邪就有正,有灵存在,就有能克制它的东西,只不过很多人不知道罢了。

    不会是大蒜和黑驴蹄子吧?书上和电视上都这么说。一边的胖子也来了兴趣,插了一句话。

    大蒜和黑驴蹄子确实对付邪物有点效果,但也作用不大,不知道你听没听说过天师一门?

    天使?在我眼里所有的姑娘都是天使。胖子眼睛发亮,搓着手说。

    他的母亲一巴掌拍在他的头上,瞪了他一眼:你个臭小子就知道姑娘,等你有了媳妇,我看你早晚有一天会把老娘我给忘的干干净净。

    哪呀,我那敢啊。老妈你继续讲,我正听的入神呢。胖子说着咧了咧嘴。

    东方抬着头想了半天,突然一拍手,说:我想起来了,我爷爷给我留的那本古书上好像提到过天师一门,但是具体的我倒是忘了。

    天师一门不知道到现在还存在不存在,这我不知道,但珠宝店里的那个魂确实被镇压了,也不知道被镇压了多久。就我所知道的,在民国的时候,天师门还有人存在,而且人数还不在少数。那时候暗地里盗贼流寇繁多,是个动乱的年代啊,可也是各种旁门左艺盛行的年代,盗墓的摸金校尉和天师门往来很频繁,只不过新中国成立以后,再经过特殊时期,什么都衰败了。

    摸金校尉?老爹有次喝醉酒就说他年轻的时候做过一段时间的摸金校尉,不会是真的吧?胖子听到这里突然抬起头问坐在他边的母亲。

    就你话多,摸金校尉你以为是那么好做的吗?就你死老子那酒鬼样,也能当摸金校尉?胖子的母亲很不客气的再次拍了胖子一巴掌,明显这次比上次要拍的重一点。

    东方问:阿姨,什么是摸金校尉?

    这你都不知道,也愧对你的阳眼了,摸金校尉就是专门盗墓的,用我们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以盗墓为主要工作,专门吃这口饭的。胖子声音洪亮,像是在炫耀他肚子里的墨水。

    其实小武说的也不全对,摸金校尉在古时候是个官职,发展到后来就成了盗墓贼的代名词,现在如果还有摸金校尉的话也不一定专门就盗墓,反而是做其他生意,有些就专门倒卖古董,但却从来就没下过墓,这一类人也是摸金校尉,靠的是眼毒,知道怎样辨别古董的年代和真假,除了这个其他一概不会。以前的摸金校尉,那可要懂很多东西,观风水、辨气象,定墓葬位,必须的全部精通,一般人都干不了,而那时候,天师门和摸金校尉往来最为频繁,我不说你们也知道原因。胖子的母亲缓缓地说着,东方和胖子听的都很认真,像是在听一段很精彩的故事。

    奥,对了,小武,我这次来是告诉你,假期我要出躺远门,不知道你想不想去。东方看着胖子问。

    出远门?到啥地方去?

    是一个臭道士非要带我去外面游历,说来也奇怪,我爷爷以前就跟过他,可他上次去我们家找我,看起来还是只有四十多岁的样子,就跟吃了防腐剂一样。还有,他说我的阳眼是他为了报答我爷爷的救命之恩才赐给我的,我觉得这臭道士太不靠谱了,还是你陪着我一块去安全点。东方正说着,胖子的母亲眼睛却突然一亮。

    嗯?你说他给你的眼睛?

    (ps;弱弱地问一句,有推荐票么?可不可以投上一张呢,鼓励鼓励我吧。)

重要声明:小说《天师鬼见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