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就这么死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陈观 书名:神级妖孽
    “呵呵,实力不错啊!”任凡看着水泥地面那被斩裂的刀痕,轻轻的开口说道。

    “草稚尤雅,草稚家不是拳皇游戏么,这真是让人感到好奇了!”任凡的影出现在举刀劈斩的草稚尤雅的前,一拳砸到对方的小腹上。

    只见这个材火辣,面容俏的少女,痛苦的皱起了眉头,踉跄的后退,捂着肚子靠在街道旁的大树上,那把长长的武士刀也哐当一声,掉落地面。

    紫红色的火焰从她的体消失,任凡走到这个曰本少女的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对方,摇了摇头。

    “你的火焰虽然不错,可是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这把刀是古董了吧,就当战利品了!”拾起这把两米长的武士刀,任凡没有再看对方一眼,朝着白水厂区的方向而去。

    痛苦的捂着小腹,草稚尤雅委屈的留下眼泪,任凡的那一拳,让她痛的差点晕死过去,连说话开口都困难无比,想到家族传承的神器就这样被收走,这个少女瘫坐在地上,有些绝望的看着消失在黑暗中的任凡。

    当她缓过气来,才失魂落魄的回到下榻的富临国际大酒店。

    “尤雅!”如同银铃轻响,神月樱的声音传进草稚尤雅的耳中。

    “樱姐姐!”看着面对一切都是淡然的神月樱,草稚尤雅扑倒对方的怀里,忍不住伤心的哭泣起来。

    “草稚剑被任凡夺走了,他好厉害,我连一招都躲不过,呜呜!”肩头耸动,草稚尤雅对自己的无能而悲伤着。

    神月樱轻轻拍了怕草稚尤雅的后背,说道:“天亮之后,我就去拜会赤龙神阁下!”

    天色微亮,任凡便派陈路到刑警队,将那干尸案件的资料和信息取回到事务所,唐寅和杨修两人看着桌面上的资料,有些惊奇。

    “这家伙如果不是能力者,打死我不相信!”

    “蜘蛛,调看一下这三个地方命案现场附近的监控,有发现了报告给我!”任凡坐在沙发上说道,把玩着草稚尤雅的武士刀,刀有着鱼鳞般的纹路,刀鞘古老,上面刻着梵文和符语,让人一看就觉得神秘非常。

    “是的,处长!”叶文奇点头,手指凌空虚点,开始行动起来。

    而何飞,这个医学天才,正拿着那些照片和法医的解剖资料,仔细的研究着,脸皮不时抽搐一下,眼神却是极为认真。

    “元昊他们有什么消息么?”任凡问道叶文奇。

    “目前正在暗中调查,那私人机场的老板,是加拿大籍华人,好像有很大的能量,拥有一家物流公司!”叶文奇头也不抬的回道。

    “叫他们注意安全,必要时候,直接把威胁解除了!”任凡淡淡的道。

    “是的!”叶文奇一怔,接着点点头,对任凡的认识又加深了一层。

    在城郊乡结合部,那里是许多民工和外来务工人员相对聚集的地方,私人地皮修建的居民区,租金便宜,是许多打工者的首选,在其中一栋老旧的红砖楼里,一个三十左右的男子,正邪的笑着,感受着体内那奇特的能量游走。

    这人穿着西装,体瘦弱,散发着难闻的气味,就如同腐朽了一般。

    “嘿嘿,今晚去哪里呢,那种感觉真是太美妙了,死啊!”发出令人发麻的呻吟,这个男子躺在上,低沉的笑着。

    叶文奇的眼中闪烁着精光,看着眼前那无数的信息和图片,还是监视器的录像,终于,他看到了一个可疑的人物。

    打开他的手提电脑,叶文奇双手如电,噼里啪啦的艹作着电脑,不过片刻,几段监控录像出现。

    “处长,我找寻了这三个地点所有商场和街道上的监控录像,然后一一排查,发现这个人,在命案发生前都会出现,虽然行踪隐密,但还是被拍摄到了!”

    叶文奇叫着任凡,指着上面的几段视频说道。

    那是一个中分头,胡子拉碴的中年男子,很是瘦弱,西装穿在他的体上,显露得空的,很是不协调。

    “姓名:苟木夏,三十二岁,汉族,祖籍HN省,一个月之前来到绵城打工,现住城乡结合部的一个居民区!”叶文奇很快调查出这个男子的档案信息,开口念道。

    “这个人能够掌控水分子,可以瞬间将人体水分蒸发,变成木乃伊,不知道是几级异能者,最好不要近距离接触!”何飞抬起头来,没有了平时的扭捏和瑟缩,严肃的说道。

    众人看着何飞,眼中是隐藏不住的惊讶,但是叶文奇和刘木就好似司空见惯,只是轻轻的笑了笑。

    这个何飞,可是什么都研究过的家伙啊,虽然才二十几岁,但是阅历却比之一般的医学教授还要丰富,而且思维发散,没有固定的模式,称之为怪才也不为过。

    “大家听见何飞的话了,不要近距离接触那个家伙,现在我们就行动吧!”任凡笑着说道,站起来。

    “文奇就在家里,陈路,你负责联系刑警队,我们现在就出发!”

    除了叶文奇,事务所里的人们都带上装备,直奔城郊乡结合部。

    刚坐上车,柳依的电话就打了过来,激动的问道:“任凡,找到那个嫌疑人了么?”

    “有一些线索,目前正在赶去!”

    “那太好了,我们一会儿就到!”

    说完,柳依就挂断了电话,让任凡有些茫然,这家伙,太雷厉风行了吧。

    来到城郊乡结合部,开车进入居民区,在污水横流的街道上转了几个弯儿,他们那个老旧的红砖楼房之下,只见排水沟中是乌黑的废水,漂浮着烂菜叶子,死老鼠,一股股臭味让人呕。

    “这地方,简直影响我们全国文明卫生城市的形象!”任凡大步越过一汪积水,有些皱眉的说道。

    “切!”唐寅挥手,只见路面上的积水,瞬间冻结成冰,这家伙直接站立其上,鄙视的看着任凡。

    “好吧,你赢了,那家伙你负责抓下来,我们就不上去了!”任凡看着楼梯口堆放的废品,还有那生锈的栏杆,五颜六色的硅胶制品,很无奈的点头道。

    “老大,你狠!”唐寅看着这简直垃圾场般的地方,恨恨的踏上楼梯。

    “可惜没有结界师,颜晖他们也不知什么时候回来,随便布置个迷踪阵,也是好的呀!”任凡有些感叹。

    杨修听到嘿嘿一笑,说道:“再等几天吧,走出沙漠,他们也要半个月时间!”

    任凡点点头,他知道从瀚海出来后,除了那些恐怖非常的势力的掌舵人,他们这些家伙,都是自己走出来的,接?那是妄想。

    嘣!就在这时,三楼的一扇门猛然被从外踢开,唐寅面色不善的看着正躺在上的西装男子,浑散发着冰冷的寒气。

    苟木夏被这巨大的声响惊醒了过来,猛然坐起来。

    “你是谁?”带着口音的普通话,有些尖利的发出。

    唐寅那俊朗不凡的脸蛋上浮起一丝微笑,开口道:“你涉嫌谋杀,请跟我走一趟吧!”

    这是他的恶趣味,因为电视上的警察面对罪犯都是如此说的,他如今是国安特勤人员,也想显摆显摆。

    “你胡说,你有证据么,证据拿出来啊!”苟木夏眼神闪烁,大声叫喊道,站起来。

    “嗯?”唐寅的战术眼镜上突然出现一行数值,让他眼神一凝。

    “C级能力者,嘿嘿,就是你了!”

    苟木夏听到唐寅的话语,神色一下子疯狂起来,狠的笑着,朝着唐寅伸出右手。

    面色古怪,唐寅摇着脑袋,淡淡的说道:“没见过这么想找死的,想把我吸干么,感觉到什么没?”

    只见从苟木夏的右手指尖,白霜覆盖而上,瞬间将他的右臂冻为冰块。

    凄厉的惨叫传出,苟木夏发疯的朝着唐寅撞去,可是一个没有接受过任何特殊训练的家伙,如何是唐寅的对手。

    唐寅只是轻轻转,然后一脚蹬出,就见到这个疯狂的家伙从门里飞了出去,朝着楼外落下。

    “不是你,反应那么大干嘛?”摇着头,唐寅走出门外,看着走廊里出来看闹的人,从三楼潇洒的跳了下去,惹来一片尖叫和惊呼。

    膝盖微蹲,唐寅站直体,朝着金罗汉般的杨修笑了笑,那苟木夏已经被杨修扛到了肩膀上。

    就在这时,刑警队也赶到,柳依看着杨修肩上扛着的苟木夏,有些激动的问道:“抓住了么,是他么?”

    “柳警司,小心这家伙醒来,把你吸成干尸!”任凡脸上带着笑容,玩世不恭的说道。

    对着任凡翻了个白眼,柳依安排刑警们去苟木夏的房中搜查,然后对这里居住的人们大声说道:“今天我们在抓犯人,你们没事就散了吧!”

    “走吧,唐寅,回去好好审问,为什么要杀人,然后直接废了他的精神力!”任凡淡淡的说道。

    “那我们怎么办?”柳依皱眉叫道。

    “你也一起来审讯吧!”任凡摇头说道,有些无奈。

    众人很快离开这里,一场抓捕犯人的行动很快结束,但是却给这里的人们有了茶余饭后的谈资。

    来到绵城国安的审讯室,将那个手臂已经废了的苟木夏扔到椅子上,杨修几巴掌给他扇醒来。

    “这三人是不是你杀的?”柳依见到对方醒来,撑在桌子上,扔出几张照片,凶狠的问道。

    “嘿嘿,真是美味啊,可惜被现在被你们抓住了!”苟木夏眼神**的看着柳依,发出低沉邪的笑声。

    审讯室里就任凡和柳依坐着,唐寅几人站立在门前,看着这个精神明显有问题的家伙。

    啪!一声响亮的耳光,让苟木夏一下子愣住了,他满眼都是金光转啊转,坐在那里直打晃儿。

    任凡收回手,说道:“问什么说什么,不然,让你撒尿的地方也变成冰棍!”

    柳依看着任凡,无语的丢了个卫生球,接着狠狠的盯着苟木夏。

    “回答刚才那个问题!”任凡淡漠的声音响起,看着苟木夏的眼神没有丝毫绪。

    “爽啊,你不知道,少女的血液融进体的时候,简直比干那种事还要舒服,看着那些嫩的少女,变成干尸的过程,你不知道那种享受,是多么的完美!”眼中出**的光芒,苟木夏呻吟般的说道,面目可憎。

    “唐寅,废了他,柳警司,结案吧。”任凡再也不想看到这种畜生般的家伙,对着唐寅淡淡的说道,站起来。

    唐寅点点头,眼神狠的看着苟木夏,伸出食指,轻轻朝着对方的眉心一点,只见苟木夏一声惨叫,倒在地上哀嚎着,怨毒的看着任凡一行人。

    “杀了他!”

    任凡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他看见苟木夏的眼神时,突然涌起无尽的杀机。

    “竟敢袭杀国安人员,死了也活该!”唐寅冷冷一笑,那俊美的脸蛋上冷非常,一掌按在苟木夏的脑袋上。

    不过眨眼间,苟木夏连哼都没有哼声,就被唐寅的寒气将头颅中的脑浆冻成冰块。

    柳依看着任凡几人,震惊的张大了嘴巴。

    “就这么死了?”

    “就这么死了!”

    ;

重要声明:小说《神级妖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