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各方云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陈观 书名:神级妖孽
    任凡那狠厉的手段,让所有人都感到心惊,那些前来的家伙们,更是后悔得想要砍掉自己的脚。

    “邱少校,警戒解除,将下面的一些人带上去!”任凡通过耳麦,对邱少校说道。

    不过片刻,邱少校和叶文奇他们一同走进通道,将这些蹲在地上的异能者和佣兵控制住,刘木派了几个特勤队员,联系了蓉城的军区,不一会儿,就有着直升机到来,将那些犯人接走。

    还有正在往地宫前来的人员,在接到组织里传来的紧急撤离信息后,有些不甘的离开。

    “白烟霜,我会安排人将你妹妹救出!”看着跟随在自己后,紧拽着双拳的清秀女子,任凡淡淡的说道。

    紧咬下唇,白烟霜看着任凡和他旁的众人,有些言又止。

    “不过,等你毕业了再来入职吧,这是我的名片,有事可以打上面的电话!”任凡将事务所名片递给白烟霜,没有理会,朝着地宫之外走去。

    看了看名片,白烟霜正想追去,却被杨修叫住:“白月儿已经被蓉城国安的战士们救出来了,你不用担心,等会会有去蓉城办事的车子,你可以和他们一起返回。”

    看着杨修,白烟霜惊喜的捂着嘴,泪眼朦胧。

    “国安七处处长,聚龙事务所老板,超越一般异能者的高手,这次,让所有人都有着新的认识了啊!”

    暗网在线看见这场战斗的成员,心头都有着各自的打算,这个突然冒出的高手,让他们感到有些事,好像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了。

    美国,旧金山的一处庄园中,四个坐在大厅里的老人,看着漆黑的屋子中,那宽广的荧幕上播放着任凡击杀极道组织众人的视频,发出啧啧赞叹。

    “玛德利特,这个人,以后是我们那些孩子的威胁啊,能力让人羡慕啊!”晃着手中如血液般的酒液,左手方第一个老人淡淡的说道,就如同掌握众生的天神般,他的年龄是这里面四人最大的。

    头发已经雪白,苍白的皮肤有种怪异的润泽,却没有那明显的皱纹,但是老人斑已经布满了体各处,穿着考究的手工西服,带着一只机械手表,纯手工制作,是江诗丹顿特意为他献上。

    “我们不过是神在人间的代理,不过有些事,还是不必劳烦那尊敬的神了,安尔忒,你的属下中,不是有着一个黑手的组织么,那些奴隶,不就是用来做这些事的么?”坐在第二个椅子上的老人,头发花白,鹰钩鼻,眼睛如狼,看着自己右边一个长相憨厚,浑目测有着三百斤的老人,淡淡的说道。

    “呵呵,既然你们有这种打算,那么就这样办吧,谁叫他赢走了我两亿美元呢?”安尔忒就如慈祥的老人,发出没有绪的笑声,解释般的说道。

    而最右方的老人,却是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点头,表示默认,他是这里最年轻的,不过七十岁,掌控着全球大半的经济,叫罗斯才尔德。

    他们四人的组合,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为恐怖的利益集团。

    在房间最角落处,站立着一个材匀称,很有贵族气质的中年男子,低头侍立,极为谦卑和恭敬,但是眼中却有着如浪潮般汹涌的野心。

    “各位领主放心,仆人现在就去安排!”中年男子朝着几位老人弯腰敬礼,满眼都是崇敬和羡慕,对像却是老人们的权力和金钱。

    “去吧,奥巴,有野心是好,但是也要一步一步的来,你是我看中的年轻人,不要让我将你抛弃,知道么?”说话的是满头银发的老人,眼中闪烁着幽深的光芒,看着中年人说道。

    “是的,主人!”奥巴浑一震,脑门上的汗珠霎时间冒了出来,走出门后,才发现,浑已经被汗水打湿。

    在奥巴走出房间后,大厅里的老人们看着眼前的视频画面,虽然只有短短两分钟,但是这几个老人却在一直反复的播放着,几人都没有说话,就这样陷入了沉寂。

    曰本,名古屋,一座已经有着两百年历史的老式房屋中,坐落在城市繁华的街道上,这里是曰本政界的圣地,即便是在东京皇居中的主人,每年也要前来拜见这屋中的老人。

    这里戒备森严,房屋仿汉唐风格,占地百亩以上,仆从众多,若是不了解之人进入这里,还以为回到了封建的幕府时代。

    御前凤城,是这里的主人,如今已经有着九十多岁,参见过二次世界大战,是曰本现在硕果仅存的大“功臣”。

    当他盘坐在玉台上感受天地之气的时候,雅库扎的负责人通过门卫,递上了任凡和极道组织高手战斗的视频录像。

    雅库扎,是曰本**的总成,下属的三口组便是它其中一个成员。

    穿着黑色的和服,上面云纹飘摇,绕着奢华的金丝,脚下踏着楠木木屐,咯咯的响声在木质的走廊上响起,御前凤城看完那视频之后,布满老人斑和皱纹的脸上,便一直挂着神经质的笑容。

    “草稚尤雅,去神宫请出圣女,让他带上神器,前去中国绵城,无论如何,要将那个任凡活着抓来!”

    看着庭院中那散漫飘落的樱花,御前凤城觉得上天对他如此的眷顾,仿若看见了那不一般的未来,已经有些死寂的希望,又重新燃烧起了火焰。

    “是的,爷爷!”草稚尤雅是个十八岁的女孩儿,头发呈淡紫色,面容媚,材火爆姓感,所谓童颜**便是她真实的写照。

    朝着御前凤城鞠躬,这个背着一把武士刀的女孩儿,转离开,脑后的马尾甩来甩去,显得青和活力,让御前凤城的眼中闪耀着一种莫名的**,连体都激动地微微颤抖起来。

    而在瀚海监狱中,在狱长办公室,五个各有特色的男女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看着龙堂办公桌上那台电脑上的视频,发出啧啧的赞叹和笑声,让龙堂直撇嘴。

    “不愧是老大,这才是赤龙神的风格啊,哈哈,杀的好,想要我们国家的文物,这些家伙若是在以前就是汉歼,死了也是白死!”一个长得像个竹竿般的中年,拊掌大笑。

    “银蛇,别笑死了!”在他旁瘫坐着一个胖胖的家伙,将沙发都压得呻吟不止,就如同弥勒佛般,满脸都是笑容,拍着旁的干瘦男子。

    “厨子,要是我在那里,那个放电的家伙,我要让他知道什么才是电系异能者!”银蛇有些不爽的说道,就如那已经死去的家伙,抢了他的风头。

    “喂,有种我们试试,你的电厉害,还是我的拳头厉害!”在银蛇的后,有些调侃的声音响起,那是个二十多岁的青年,寸平头,脸上有着十字型的刀疤,连接到眼角处,看起来很是狰狞。

    “小家伙,怎么跟蛇哥说话的,小心晚上你的菊花!”银蛇翻了个白眼,朝着后伸出中指,让那青年直接无语,这货太猥琐了,很有可能在夜晚用闪电爆人菊花。

    “狱长,你不会无缘无故的让我们看这段视频吧?”一个长相俊逸,比女子还要秀美的青年男子,材修长,靠在办公室的钛合金门前,淡淡的问道,他有着一种出尘飘渺的气质,也有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感。

    “应该是老大来了信息,会让我们出去了吧?”坐在角落的一个少年淡淡的说道,他的面前,却诡异的出现狂风的呼啸,脚下随意的摆放着几颗小石子。

    龙堂苦笑着看着面前几个变态,从办公桌里抽出几个档案袋,没好气的的扔给他们,说道:“拿着这个,收拾完东西,你们就可以从我这里滚蛋了。”

    几个人都是面色一变,他们的事自己知道,最少的都还有十年时间才能出狱,各人都有些疑惑的打开档案袋,印入眼帘的是两张证件和国安调用任命,上面的要求是,永远为国家服务。

    “老大,果然是老大!”银蛇眼中有着点点泪花闪烁,手都有些颤抖。

    “哈哈,能够从这个鬼地方出去了,哈哈!”坐在角落的少年突然大笑起来,一脚将下的小石子踢得不见踪影。

    “走吧,走吧,老子就不开欢送会了,三十分钟后,狱门就会给你们打开,自己走回去吧!”龙堂摇头道,也没有理会五人,开始玩起电脑来。

    当五人离开办公室的时候,龙堂掏出怀里的卫星电话,拨给还在鱼凫遗址跟着越教授学习历史的任凡。

    “喂,狱长,有什么事儿么?”任凡看着这一排特殊的数字,接了电话。

    “那五个家伙今天就会出去了,小子,厉害啊,这下子老子又会麻烦了,没有人收拾那些刺头了!”龙堂有些不爽的说道。

    “哈哈,真的?谢谢龙兄!”任凡哈哈大笑,对龙堂说道,一点没有掩饰那高兴的心

    “嗯,就这事儿,挂了!”龙堂有些郁闷的挂断电话。

    “老大,什么事这么高兴?”正在把玩着一只玉玦的唐寅开口问道。

    “他们五个今天就出来了,嘿嘿,到时,我们事务所的成员就到齐了!”任凡笑着说道,让唐寅和杨修都是激动起来。

    “二兄,您说的是什么呀?”龙葵好奇的问道任凡,那清脆叮咚的声音,听起来就是种极美的享受。

    “有几个朋友要从极远的地方回来!”任凡轻轻的对着龙葵笑道,很是温和,就如同一个敦厚的长辈。

    朝着任凡灿烂一笑,龙葵安静的坐在前的主座之上,目不转睛的看着任凡,眼中有着深深的依恋和开心。

    而她看着任凡的时候,却有着许多人在看着她,就如那句诗。

    你站在窗前看风景,我在窗外看着你。

    龙葵的美,是不食人间烟火般的灵动,是一种安静古典的温柔,就如所有男子梦中所追求的完美女子。

    “倾国与倾城,佳人难再得!”越教授看着那个安静的坐在那里的龙葵,饶有深意的朝着任凡说道,地宫后的那棺材和香味,让这个见识过各种神奇诡异的老教授,同龙葵联系在了一起。

    “她是我妹妹!”任凡看着越教授,淡淡的笑着,眼神平静。

    越教授那双睿智的眼睛盯着任凡,片刻后轻轻笑了。

    “龙葵,鱼凫古国的公主,及千万宠于一,传说中四帝的妹妹,任凡处长,那可不是一般人啊!”

    越教授悄悄的在任凡的耳旁说道,让任凡心头如同海浪呼啸,震惊非常的看着正低头研究巫纹的越教授。

    ;

重要声明:小说《神级妖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