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3、要相亲了

    段栗儿点了点头,恩,的确是不同的人派来的,不过还不确定到底是哪些人派来的。段栗儿的声音淡淡的。

    元少风和常青两个人没有说话。

    常青的视线则是落在了倒在地上的黑衣人上,对着段栗儿淡淡的说道,他现在要怎么样子的处理?

    段栗儿微微的眯眸,对着常青说道,这个家伙,你觉得我会放过他吗?

    黑衣人在地上不停的蜷缩着,脸色都已经变成了紫色了。

    常青微微的一愣,他有得罪过你?

    段栗儿斜眼看了一眼常青,就算他先前没有得罪我,但是刚刚的话,也得罪我了。如果没有元少风的及时出现的话,现在她的小命肯定是不保了,就算是刚刚常青也护着自己了,但是常青的速度终究是没有那个黑衣人快的,而自己也被着他锁定住了内力,无法抵抗,只能乖乖的受死了。

    常青微微的皱了皱眉,的确是应该杀了。

    也对,刚刚那么危险的时刻,他差点要了她的命,这样的人,的确留不得,杀了也是活该。

    谁让他惹到了不该惹的人。

    不管他背后的人是谁,这样的杀了他的话,也算是给他一个警告了。

    段栗儿拿起了地上的匕首,慢慢的向着那个黑衣人走去,然后蹲下了体,笑看着他。

    元少风则是目无表的站在了段栗儿的后,看着段栗儿样子,也就安心了。

    只要她没有出什么事,其他的什么都是随便她的,只要她开心就好了,段栗儿不喜欢别人约束她的生活,元少风一直都是懂得这样的道理的。

    更何况她还是一个男人,跟着自己在一起,已经很对不起她了,如果还不让着她做自己喜欢做的事,那自己也就太不是个人了。

    在元少风的眼中,段栗儿是一个很好的人才,是金子一定会发光的,他也不会去拦住她的光芒,只要她在他的边就可以了。

    那就杀了呗。段栗儿勾起笑容。

    但是这笑容却是笑的十分的诡异,夜色,诡异的笑容,冰冷的匕首,挣扎的人,似乎有些暗。

    臭小子,要杀就杀,你…黑衣人的后半截话,还没有说出来,脖子便被着段栗儿一刀给砍成了两半。

    血液在夜光之中飙起,染红了地面。

    但是很快,红色的血液渐渐的变成了黑色,是毒药的缘故。

    段栗儿将一颗药丸放在了旁边,血液开始恢复正常,变成了红色,段栗儿可不想过几天,这些人也会沾上这种毒药,对于经过的百姓的话,也太不公平了。

    段栗儿站了起之后,看了一眼常青,微微的一笑,觉得我是不是很坏?

    常青微笑摇头,不坏。

    段栗儿甩了甩自己的手臂,回去吧。

    看着元少风和段栗儿两个人的背影,常青感觉有些恍惚。

    元少风就静静的陪着段栗儿走过这条路。

    你是什么时候来的?段栗儿问道。

    段栗儿到底有些好奇元少风这么会来的这么的准时的。

    元少风露出了一个微笑,红色的衣袍被着微风吹起,感受到有人在盯着我的时候,我就知道不对劲了,而且现在的时刻,也很迫,所以就马上回头,在这里找你了。

    段栗儿微微的闪了闪自己的眸子,那你的意思的话,你先前的时候就已经来了?现在常青和我杀人的时候,你就旁边看着咯?

    元少风微微的点了点头,恩。

    就这样的大大方方的承认了。

    段栗儿瘪了瘪嘴,你难道没有看着我杀的很累吗?你怎么就不出来帮帮忙?还是说你站在某个角落正在赏月。

    元少风不由的被着段栗儿逗趣了,我是看见你杀的那么的起劲,所以才没有过去抢了你的威风的。

    段栗儿耸了耸肩,其实她心里面很明白的,元少风没有一开始就出现,一定是感受到了什么了,不然的话,他是觉得不会放着自己不管的,更何况又是看着自己别人伤的时候,他那个时候应该是感受到了那个家伙的存在了,所以迟迟都没有出现,等着那个家伙出来的时候,元少风在现,也就可以将那个家伙制服了。

    所以就算有时候,有些事,就算不解释,段栗儿也是明白的。

    这样的感觉,说实话,还真的好的。

    喜欢这样的感觉。

    段栗儿微微的一笑。

    将着段栗儿送进了府门外,元少风便走了,看着元少风渐渐消失不见的影,段栗儿微微的抿唇,走进了府里。

    等着段栗儿走进去之后,全府的灯光也慢慢的点亮了。

    段栗儿淡然的看着这一切。

    走到了厅堂。

    坐了下来。

    很快有着人通报的段胜峰和姚之蝶便向着厅堂走来了。

    段栗儿看见姚之蝶走进来的时候,上前扶住了姚之蝶,看着了段栗儿的姚之蝶,不惹不住落下了滚烫的泪珠,全部都滴落在了段栗儿的手背之上。

    段胜峰则是安慰着姚之蝶说道,蝶儿,现在阿栗都已经回家了,你怎么还哭呢,应该开开心心的才对,阿栗是派出去做大事了的。

    段胜峰安抚好了姚之蝶,才走到了段栗儿的边,拍了拍段栗儿的肩膀,对着段栗儿爽朗的笑道,好小子,不愧是我段胜峰的儿子。

    因为段胜峰拍着段栗儿肩膀的原因,姚之蝶又看着纠结了,老爷,别这样的拍着阿栗,这对她成长不太的好。

    段栗儿……

    段胜峰……

    这个现在的她还需要在长么?

    都已经这个年纪了,还长?

    囧。

    段胜峰轻咳了两声,对着姚之蝶说道,阿栗是个男人,男人哪里有那么的柔的,在战场上那可都是舞刀弄枪的,实打实的,这不就是拍下肩膀吗。

    姚之蝶的心思,除了段栗儿,就没人在懂了。

    她担忧的就是这个,阿栗本来就是一个女孩子,现在当做这男孩子一样的培养着,如今又要当做男孩子一样的生活着,姚之蝶觉得真心的不是滋味,很对不起段栗儿,如果当初她当初没有那么的自私,没有让着段栗儿变成一个男孩子的话,现在也不会这样了。

    好好的一个姑娘家的,都被着她当初的自私给毁了,不然的话,她的阿栗的话,肯定会嫁给一个好人家的,爹爹是大将军,自己又是嫡女,怎么样都不会让着段栗儿受委屈的。

    但是现在一切都是一个梦,当年男人那么的久,现在的年纪也越来越大了,这以后该怎么办?难道要这她一辈子不嫁么?

    越想越觉得不是个滋味。

    但是段栗儿跟着姚之蝶的心态是不一样的,段栗儿是知道姚之蝶真的很她的,她也从来都没有觉得自己怪过姚之蝶,段栗儿要感激姚之蝶,因为段栗儿并不是先前的那个段栗儿,这个体的主人早就因为自己的存在,而消失在这个世界之上了,若是真的对不起的话,是段栗儿对不起他们。

    而且这样的话,段栗儿也永远都是不能够跟着他们说出来的,段栗儿根本就说不出口。

    而且当着男人真的很好,不管做着什么事都很方便,少去了很多的麻烦,也让段栗儿更加的轻松,有些事,女人是不予许来做的,而男人却是可以,现在这一切也很快的就会结束的。

    段栗儿微微的闪了闪眸子。

    段胜峰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对着段栗儿说道,阿栗啊。

    呃?

    段栗儿疑惑的看着段胜峰。

    阿栗啊,你现在也快要十九了,准备着什么时候成家?好也让我和你娘有个大胖的孙子抱。段胜峰忽然的对着段栗儿说出了这句话。

    而段栗儿正在喝着茶水,一口茶水都差点要喷出来了,但是到了嘴唇的时候,还是生生的咽了进去,轻咳了两声,看着段胜峰,不自然的说道,爹,你怎么想到这里去了。

    姚之蝶跟着段栗儿的反应相差多少,也是一样的不自然了。

    段胜峰看着段栗儿笑着说道,我就觉得你李叔叔家的女儿不错的,他们家的小丫头,看着就觉得讨喜,不错的。

    段栗儿……

    你觉得呢?段胜峰说完这话,等着段栗儿的回复。

    段栗儿不自然的点了点头,然后对着段胜峰说道,恩,是不错的,很可,也十分知书达理。

    姚之蝶……

    她女儿这是傻了?这当男人当久了,不会连兴趣味儿都变了吧?

    姚之蝶紧张的扯着自己的帕子,现在这话题,她也不好说些什么。

    只能比较官方式的说道,那姑娘对我们家阿栗呢?

    我们家阿栗那么的优秀,人也长的那么的帅气,又有前途,难道嫁给我们阿栗,还会委屈了不成,我们阿栗又洁自好,也没有跟着哪些乱七八糟的女人有些什么瓜葛。

    段栗儿的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一下。

    姚之蝶不自在的点头,我们家阿栗的确很优秀。

    姚之蝶真的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

    段胜峰看着段栗儿和姚之蝶两个人也没有什么反应,便笑着说道,那明我跟你李叔叔说说去。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军师:美人倾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