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7、师兄,你别闹了

    恩,把他给放出来吧!段栗儿淡淡的说道,听着这个人的声音,段栗儿总感觉很像是某个人的声音,但是却只是听见两声,所以不太的确定。

    等着温文昂将他给放出来之后,才能知道他到底是谁,段栗儿抿唇。

    温文昂听着段栗儿的话,点了点头,随后走到了袋子旁边,将袋子的口给松了开来,便看见了一个男人被绑了起来。

    但是当着段栗儿看见这个人的时候,不露出了一丝的微笑,还真的是他,段栗儿勾唇,还好刚刚自己出手了。

    宋阳从麻袋里面钻出来的时候,首先便是打量着段栗儿和温文昂两个人,但是接触到段栗儿的影的时候,宋阳不淡定了。

    赶紧的走到了段栗儿的面前,扯下了自己嘴巴上面的布条,段军师,你怎么会在这里?

    段栗儿对着宋阳微微的一笑,我是来找王爷的,果然是你,我先前听见麻袋里面发出的声音的时候,就感觉很像是你。

    宋阳一听段栗儿这么的一说,突然的向着段栗儿跪了下去,倒是把段栗儿给愣到了,快点起来吧!

    宋阳看着段栗儿说道,段军师,我的这条命差不多都是你救的,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温文昂痞痞的走到了宋阳的面前,对着宋阳不悦的说道,你就光着谢我师妹了,你怎么就不谢谢我啊。

    宋阳微微的皱眉,你是谁啊?

    温文昂……

    一口闷气堵在口有米有?

    他是我师兄。

    段栗儿解释道。

    宋阳听见段栗儿的这话,这才对着温文昂拱了拱手,多谢师兄搭救。

    温文昂嘴角抽搐了一下,谁是他的师兄啊,真的是乱攀关系的家伙。

    你怎么会被他们给带到这里来了?段栗儿微微的皱眉。

    宋阳叹了一口气,对着段栗儿说道,我是去打探消息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我隐蔽的,但是还是被着发现了,我一个人也敌不过他们就被着他们给俘虏了。

    宋阳说起来还是有些惭愧的。

    段栗儿凝眉,现在王爷那边大概有多少的人马?

    宋阳抿唇,这次王爷的出来是没有人知道的,所以只带了贴的那么几个人,咦,段军师你不知道吗?那你怎么会知道王爷在这里的?

    段栗儿的眉头皱的越来越深了,似乎感受到了一股很好的预感,对着宋阳说道,你是说,你很隐蔽,但是还是被发现了?

    宋阳点头,我离着他们很远,一般根本是不能够发现我的。

    糟了。段栗儿喃道。

    段军师,你在说些什么?

    段栗儿看着宋阳,宋将军,你赶紧带路,带我去找王爷,现在王爷那边肯定是有麻烦了。

    宋阳有些不太的理解段栗儿的意思,段栗儿皱眉,你别想那么多了,赶紧带我找人要紧。

    温文昂看着宋阳这么磨磨蹭蹭的样子,也开始的不爽了,你是不是个大老爷们啊?怎么做个事都这么的磨磨蹭蹭的?

    宋阳一听温文昂这么的一说,体里面的躁动因子也出来,老子,怎么就不是个大老爷们了?

    段军师,这里走。

    宋阳被着温文昂的一激,感觉的带起了路。

    但是宋阳感觉自己的走的方向越来越不对劲了,可是自己先前明明是这样的过来的啊,现在怎么路线都不对劲了。

    段军师,这条路,我怎么感觉越来越不对劲了,我先前来的时候,并不是这样的,但是现在好像全部都不一样了。

    宋阳说道。

    段栗儿微微的眯眼,看着周围的一切,打量着这个树林,是的确有些不对劲了,现在的天色极黑,四周都是树林。

    段栗儿仔细的看着这周围,之后又微微的闭上了自己的眸子,似乎感受到了什么,才睁开了自己的眸子,对着温文昂和宋阳说道,这里被人布了阵法了,所以你先前的路线全部的都改变了,然后这周围的煞气十分的重,看来这个阵法是要准备困死我们的节奏啊。

    温文昂凑到了段栗儿的旁边,不会吧,师弟,你连这么小小的一个阵法都解不开?

    段栗儿看了一眼温文昂,你解解看!

    温文昂瘪了瘪嘴,我又不是专门是学这个的,若我是专门学这个东西的话,我肯定分分钟就能够将这个阵法给解开的。

    对着温文昂这样的人,段栗儿和宋阳只能是采取无视他的方式来应对。

    段栗儿闭上眼眸,用手触摸着四周,有些阵法,最烦躁的就是在夜晚的时候解了,而且还是在树林之中,没有星光,没有月光,都被着大树给遮住了的时候。

    这种阵法是十分的令人头疼的。

    但是也正是因为这是这种令人头疼的阵法,段栗儿以前才会喜欢摆弄这些,难度越高挑战的时候就越来越有劲。

    段栗儿勾唇,腰间的软剑一挥,后的一颗大树便轰然的倒塌,断裂睁开了自己的眸子,对着宋阳说道,继续走吧,现在不会错了。

    宋阳和温文昂再次的看向前面的路的时候,的确又全部的变得不一样了。

    这感觉好神奇的样子啊,回头我也要回去跟这师傅学学这些东西了。温文昂说道。

    宋阳毫不留的打击温文昂,这种东西,凭你是学不好的。

    两个人虽然相处的时间不久,但是却也给杆上了,让着段栗儿感觉十分的头疼,这两个人大男人怎么变成像是个小孩子一般的吵闹。

    段栗儿不语,跟着宋阳直到走出这个树林的时候,段栗儿忽然的听见的打斗的声音,宋阳也有听见,三个人飞快的向着那边打斗的声音的发源地跑去。

    温文昂看着前面的两道飞快的影,不有些郁闷了。

    怎么也不等等他的。

    段栗儿跑到了那边的时候,便看见了那抹熟悉的影,红色而耀眼,就算是在黑暗之中。

    坐在白色的骏马之上。

    马儿上面的帅气男人似乎也发现了段栗儿的存在。

    两道视线交汇。

    段栗儿淡淡的一笑。

    元少风的心却是猛然的一触,离开的这几天,虽然没有很长,但是也不短,夜夜都在思念着眼前的这个人儿。

    快速的从马儿上面飞了下来,将段栗儿紧紧的抱在了自己的怀里,愣是把周围人的给惊讶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特别是离得段栗儿最近的宋阳。

    看了元少风唇边满足的笑容,这笑容明明就是一个男人对着一个女人的笑啊,可是他居然抱着段军师,这样的笑着。

    看着元少风抱着段栗儿的腰,宋阳不免往后退了一步,完了完了,这下完了,他们家的王爷居然喜欢男人…

    周围的人的想法都是跟着宋阳是一样的。

    但是唯独除了温文昂。

    此刻的温文昂只知道,自己家的漂亮小师妹被着一个男人,而且还是一个带着面具的古怪男人给占了便宜。

    想要上前,却是被宋阳给拉住了。

    大块头,你要干什么?

    温文昂不悦的说道。

    我还想问你要干什么呢?你别给我上前去,王爷不希望被别人打扰的。

    宋阳拉住温文昂说道。

    温文昂顿时不爽了,就算是你家的那个所谓的王爷又怎么样?你没有看见你家王爷在站着我师弟的便宜吗?你说作为一个男人,他怎么能够这样的对带我家的师弟。

    宋阳被着温文昂这一话给噎住了。

    这一幕的确像是元少风在强制的抱住段栗儿,在占着他的便宜,而且还是在占着一个男人的便宜。

    所以你给我松手,我非得上前好好的教训教训这个小子不可,还有着那个丫…臭小子,怎么就不知道反抗,被别人给占了便宜还不知道。

    等着说到了丫这个字的时候,温文昂果断给反应了过来了。

    师妹的这个份现在还不能够曝光。

    温文昂要着宋阳放手,宋阳能放手吗?

    果断不可能放手啊!

    不行!

    温文昂……

    哈,你这个老小子,你是不是皮痒了,欠收拾?今天大爷我非得好好的教训教训你不可。

    温文昂对着宋阳说道。

    宋阳一听这样也站不住了,你说什么,你这个老家伙。

    我老?我那么的英俊潇洒,风度翩翩,你居然说我老?你的眼睛是不是长在你的股眼上去了?所以看不清我英俊的面容,才在这里这样的抹黑我?温文昂咬牙道。

    老子虽然是个粗人,但是还没有像你这么的粗鲁,你这个家伙,真的是不知道为什么段军师会跟着你是师兄弟,让别人看看,怎么说看不出来,你们想是师兄弟,一个那么的风度翩翩,英俊潇洒,气度不凡,一个确实猥琐的不成样子,还好意思夸奖着自己。

    宋阳也不客气的反顶了回去。

    温文昂还想要在说些什么,但是却被这段栗儿一道声音给阻止住了。

    师兄,你别闹了!

    段栗儿的声音远远传来。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军师:美人倾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