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妾身这就滚

    段栗儿随着元少风还有冷风一起来到了元少风的书房之中。

    元少风抿唇,看着冷风说道,去看下元少庭现在有没有什么动静。

    元少风的声音淡淡的。

    冷风点头,看了一眼段栗儿和元少风,便出去了。

    段栗儿看向元少风,随后说道,你让我来这里做什么?

    元少风慢慢的向着段栗儿靠近,你觉得呢?

    元少风带着一丝的惑,段栗儿心神一动,似乎有些明白元少风说的是什么意思了,对着元少风说道,你别乱来啊!

    元少风轻笑,再次被段栗儿逗乐了。

    段栗儿看着元少风,随后说道,少风。

    元少风挑眉,呃?

    怎么了?

    我这两天要出去一趟。段栗儿思考了很久,但是对着元少风道出了自己内心所要说的话,现在自己的体之中的毒素随都可能发出来,若是不去找元子恒,段栗儿恐怕是撑不了这段时间的,这解药段栗儿配置不出来,必须要墨安景的鲜血做为药引,但是,墨安景现在是自己的朋友,段栗儿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去放墨安景的血的。

    虽然她在别人的眼里,或许是冷漠无的,但是对待对自己好的人,段栗儿是绝对不会去伤害半分的。

    元子恒是那里应该还是有着解药的。

    能撑多久就撑多久吧,但是段栗儿最希望看见的是,能够看见自己想要看见的画面。

    元少风是绝对不会输给元少庭的,段栗儿坚信。

    元少风微微的皱眉,她刚刚才回来这里,现在要去哪里?

    很重要的事吗?元少风问。

    看着元少风,段栗儿微微的点了点头,很重要的。所以我必须要离开一段时间。

    元少风抿唇,看着段栗儿这才微微的点了点,什么时候出发?

    明天!段栗儿说道。

    这件事真的是很急,从哪里回来的时间就已经消耗了一个多月了,若是再不服解药的话,最终一定会被毒反噬的。

    而且去找元子恒的并不会很短。

    段栗儿心底微微的叹气。

    需要我陪你吗?

    段栗儿看着元少风摇了摇头,虽然我很希望你能够陪在我的边,但是现在的事肯定是很棘手的,你一回来,就会有着很多的事要处理,元少庭的那边,肯定会对你有所动作的,若是你不在的话,怎么能把持大局呢?

    我相信你能够飞的更高,所以我不能够成为那根束缚你的绳线。

    我希望我能够成为你的风,陪你一起飞的更高。

    段栗儿看着元少风慢慢的说道。

    等着段栗儿说道,便被着元少风给扯进了怀抱之中,元少风轻轻的抚摸过段栗儿的发丝,看着段栗儿,要保护好自己。

    段栗儿点头,恩,我知道了。

    乖!

    元少风的指腹摸过段栗儿的脸庞。

    段栗儿淡淡的一笑。

    元少风想要进一步的行动的时候,就听见了门口的声音,元少风紧皱眉头,段栗儿从自己的袖子之中掏出了一瓶药膏,对着元少风说道,一天一次,不要忘记了。

    元少风接过段栗儿手中的药膏,淡淡的点了点头,心还是被着门外的声音给破坏了,又是那个女人,元少风抿唇。

    段栗儿站在一旁,她也知道是谁。

    外面那一声声柔柔的王爷,这不是明摆着的么。

    王爷,妾为你熬了一些燕窝。水瑶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元少风感觉有些烦躁。

    不要误会。

    元少风看着段栗儿说道。

    段栗儿点头轻笑,我走了。

    随后打开了房门,正好与着水瑶的目光对视,水瑶看见段栗儿微愣,虽后对着段栗儿微微的一笑,段栗儿也是淡淡的一笑,随后便走了出去。

    而段栗儿走后,门也正是开着的,水瑶便款款的走了进屋里,看着元少风坐在了桌边,水瑶便将燕窝放在了元少风的旁边,漂亮的眼眸在元少风的上流转,最后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王爷这脸上为何带着面具?

    元少风抬头,看着眼前的女人,随后淡淡的说道,毁容了。

    对于水瑶,元少风是没有任何的感所言的,水瑶是元少庭所赐给元少风的,本来是不会娶的,但是元少庭这么的光明正大的下旨赐了,元少风还真的是不能的说些什么,那个时候,还不能够先引起战争。

    这几年这个女人在府里一点都不安分,元少风也都是看在眼里的。

    水瑶不一惊,毁容了?

    不会吧。

    看着元少风,这么的帅气的一张脸居然毁容了?

    水瑶咬唇,小心翼翼的对着元少风说道,王爷,还能够治得好吗?

    元少风……。

    元少风拿出了自己怀中一瓶药膏,对着水瑶说道,正巧,本王今天晚上还要得上药,你帮忙上药吧。

    水瑶慢慢的接过了元少风手中的药膏。

    而元少风则是将自己脸上的面具慢慢的拿了下去。

    乌黑,烧焦,恐怖的像着鬼一样的面容便落入了水瑶的眼中。

    水瑶的心,狠狠的一颤。

    不是心疼,而是惊吓。

    她实在是没有想到,元少风的所说的毁容,竟是毁的那么的彻底,让着水瑶感觉眼前的这个人,就像是魔鬼一般,让人不敢靠近。

    水瑶的脸色泛白。

    元少风也知道,会有如此的效果。

    微微的勾唇,上药吧。

    元少风这么的一笑,牵动着脸部的伤痕,让着水瑶看着想要往后退去,这怎么变成这么的丑陋了。

    这怪不得要带着面具了,要是这张脸出去,不要吓死个人才怪。

    水瑶的手指有些颤抖,看着元少风的脸,水瑶真的觉得好恶心啊,不愿上前,现在是真的后悔,自己刚刚为什么要来为着他送燕窝了。

    见着水瑶半天都没有动作,元少风伸出自己的手,夺过了水瑶手中的药膏,对着水瑶冷冷的说道,滚,以后别出现在本王面前。

    虽然元少风这话说的极其的冷酷,但是水瑶却是觉得这是最好的脱之法了,对着元少风跪下,磕了一个头,妾这就滚。

    随后便慌慌张张的跑了出去了。

    要是帅气的元少风的话,水瑶肯定是很乐意跟着他呆在一起的,现在居然变成了一个丑八怪,简直太恐怖了。

    元少风勾唇,随后轻声道,还不走?

    坐在元少风屋顶之上的段栗儿则是差点笑岔了过去,这尼玛实在是太好玩了,真的不亏她在这里偷听这么久。

    现在就走。

    段栗儿话一说完,便运用轻功飞走了。

    现在元少风长的这么的安全,段栗儿也放心的离开了。

    元少风无奈,将门给关了上,自己为着自己上了一些药膏。

    段栗儿虽然从元少风的府中离开了,但是并不是直接的就走了,而是回家了一趟,段栗儿走到了大门口的时候,自有家丁为着段栗儿给打开了门。

    段栗儿走进去没有多伙,便被着段胜峰叫走了。

    段栗儿走到了客厅之中,便看见了段胜峰和姚之蝶坐在了主位之上。

    姚之蝶看见段栗儿回来了,立马快速的走到了段栗儿的边,看着段栗儿,阿栗,这些子辛苦你了。

    姚之蝶的眼眶之中隐隐的泛着泪光。

    段栗儿微微的一笑,扶着姚之蝶坐在了主位之上,对着姚之蝶说道,娘,这是我应该做的。

    是啊,蝶儿,你也知道,现在阿栗可是凤昭第一军师,跟着我拿得俸禄可是一样的,你为我生了这么一个优秀的儿子,蝶儿辛苦你了。

    段胜峰的声音并没有安慰到姚之蝶什么,反而让着姚之蝶更加的担心,阿栗是女儿家啊,若是这要是让着皇上知道了,这不就是欺君之罪吗?

    段家都会受到连累的,那个时候,自己就算是万死也难逃其咎了,自己就是段家的罪人了。

    而且这么多年来让着自己的女儿女扮男装,为的只是保住自己的地位,姚之蝶真的感觉自己自私到了极致,最对不起的就是她的女儿了。

    好好的一个女儿家,转眼间就要十九了,可是现在就连女儿家的份都不能让别人发现,还要努力的去隐瞒,不止如此,还要跟着一群男人整天打打杀杀,这到最后,她的女儿要怎么的办?难道要做男人一辈子吗?

    姚之蝶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好好的一个女儿就被着自己自私的**给毁了。

    姚之蝶愧疚。

    段栗儿能够明显姚之蝶此刻的心,她知道现在的姚之蝶一定是满心的愧疚之,但是段栗儿却是从来都没有怪过姚之蝶什么的,段栗儿感觉做着男人比做着女人轻松很多了。

    不用学着刺绣什么的,就算是出去玩,也没有会说着什么。

    还有学武,凤昭国的女子都是不能学武的,这些都是男人该做的事,女人掺和什么。

    若是女儿家会武功,反而嫁不出去。

    男儿需要是一个贤惠的妻子,一个柔弱的女人,而不是像着男人一样的女汉子。而且更加不能够向着男子一样的上战场,上战场?简直就是在做梦。

    比做梦更加的不现实。

    就是老封建的思想,让段栗儿极其的不悦,女子有什么的不好的?他们这群迂腐的人类,肯定是没有听见过武则天花木兰的故事。

    当然,这些也不会在这个世界出现,这个朝代,就连段栗儿都重来没听说过。

    段栗儿微微叹气。

    随后对着姚之蝶说道,娘,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让你和爹失望的。段栗儿的声音十分的坚定,使得段胜峰和姚之蝶,两个人都向着段栗儿看去。

    段胜峰看着自家的儿子,是越看越满意的。

    但是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儿子这板实在是太瘦弱了,这才转过,对着姚之蝶说道,蝶儿啊,你得要好好的准备一些补品,让着阿栗好好的补一补,这个小板,看着也太瘦弱了,风一刮就被吹走了似的,男子汉就应该有着强健的体魄,阿栗又不是女儿家家的,赶紧给她好好的大补一下。

    段胜峰的话落在了段栗儿的耳中,不使得段栗儿的脑袋上面挂下三条黑线,嘴角微微的抽搐。

    姚之蝶也愣到了。

    她看着段栗儿的这板,一点都不瘦弱啊,比自己也高处许多呢,要是变成像着段胜峰所说的那样,那还了得,不得恐怖死啊。

    爹,过一段时间再给我补补吧,明天我就要出去办事了,所以今天也就是回来跟你和娘说一下的。

    段栗儿的声音落在了段胜峰和姚之蝶的耳中,两个人不疑惑的看着段栗儿,要去干什么?

    段栗儿微微的摇了摇头。

    段胜峰和姚之蝶也明白了过来,这件事是不能够说的。

    段胜峰猜测的应该是元少风要着段栗儿去办什么事

    ..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军师:美人倾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