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元少风,你能矜持一点吗?

    段栗儿和元少风等人都是要进宫面圣的,进京城中心,段栗儿便看见了长长的一队人马,都是官员组成的,段栗儿眸子微眯,这些人也是来欢迎的?

    段栗儿转看向元少风的马车看去,正好也看见了元少风在马车上揭开了车帘,元少风与段栗儿两个人的视线交汇,随后元少风再次的转换视线,段栗儿的视线也跟着元少风的随去,依旧落在了先前的那队官员的上。

    段栗儿抿唇。

    冷风的声音在段栗儿的耳边响起,皇上也在。

    听见冷风的声音的段栗儿的视线慢慢的向着冷风看去,元少庭吗?

    段栗儿微微的皱眉。

    随后再次的寻找元少庭的影,但是却在那百官之后的黄色的软轿之中看见了元少庭的影,他与元少风本来就是不合的,为什么这次在这里会看见他的影呢?

    段栗儿不解。

    越来越的相近。

    元少风一红袍,华贵极致,慢慢的从马车上面走了下来。

    段栗儿等众人也从马上翻了下来。

    元少风为主,都跟随着他走去。

    而另一边,则是以元少庭为主,都跟随而来。

    段栗儿眸光冷清,淡淡的看着这一幕。

    元少风看见元少庭微微的抱拳。

    而元少庭则是对着元少风说道,皇弟无须行礼。

    元少庭一龙袍,皇冠泛起迷人的光泽,秀气的眉毛带了几分的冷峻,狭长的眸子,闪过缕缕的笑意,但是却分不清是什么样子的笑容。

    诡异?真诚?别有用心?

    皇兄是亲自来迎接皇弟的吗?元少风的带有磁的声音响起。

    元少风依旧是一一成不变的红衣。

    墨发。

    精致而又华丽的红袍,衬托元少风整一个人都无比的尊贵,红色狂傲张扬,尽显帝王风范,天生就像是一个王者一般,姿英如苍柏,与生俱来的独特高贵优雅的气质和风华,高华里生出慵懒,魅惑中隐含深沉,可惜了…。

    现在的他,却是带着一张面具。

    木有办法,他的容貌毁了。

    段栗儿微微的叹息。

    元少庭看见元少风带着一张面具也是有些皱眉的,为何皇弟带着一张面具?

    元少庭眯眼看着元少风,有些不解。

    不知道元少风在搞些什么鬼,没事干什么要带着面具。

    元少风淡淡的一笑,银色的面具在阳光下泛起诡异的色彩,让着元少庭微微的皱眉,毁容而已。

    元少庭听见元少风说了这句话,不,上前安慰元少风,怎么好端端的就毁容了呢?还能医治的好吗?元少庭听见元少风说着这话的时候,心里面不知道有多么的开心,毁容?还真的是一个好消息,元少风啊元少风,一个带有着一张恐怖极致的脸,还能够坐在龙椅之上,傲视群雄吗?

    段栗儿站在元少风的后面,清清楚楚的听见元少庭说的话,段栗儿心里不知激起了多大的怒火,这个该死的家伙,他在说些什么呢。

    这不是明摆着讽刺着别人么。

    这个家伙,如果有一天落在了她的手中,她一定狠狠的玩死他。

    叫他妈的嘴巴臭。

    段栗儿在心里狠狠的骂了元少庭一顿。

    元少风不温不火,波澜不惊,对着元少庭淡淡的说道,多谢皇兄关心,这些小伤,很快就会痊愈。

    元少风这话愣是把元少庭给噎住了。

    元少庭紧紧的篡紧自己的手臂,对着元少风扯出了一抹笑容,那就好,没事就好。

    众人浩浩的都行走了。

    元少风段栗儿等人也都跟随着元少庭一起进了宫。

    元少庭坐在上面,段栗儿就站在下面。

    看着段栗儿,元少庭微微的眯眼,不知道是何绪,眼前的这个少年,一墨色长袍,头发随意的扎起,一双漂亮璀璨的眸子镶嵌在一张绝色的面容之上,虽然看着很是绝美,但是眉宇之中的英气和形又让人清楚的知道,这是个男人。

    元少庭看着段栗儿,淡淡的说道,你就是段胜峰将军的儿子,七王爷的军师,段栗?

    元少庭的声音也好听的,但是却不如元少风的动听,元少风的声音有些低沉,带有磁的感觉,让人有些沉醉。

    段栗儿看着元少庭,唇角牵起一缕笑容,是的,皇上!

    元少庭整体来看,也是一枚帅气的男人的,但是在段栗儿的眼里,这男人却是一点都不帅气,反而令人有些作呕,或许是因为,他和元少风是敌对的吧,反正就是各种不爽。

    段军师的事迹,朕也有所耳闻,听说段军师只是用了一招,就将万千敌兵置于死地?元少庭的声音之中带着一丝的疑惑,不知道是真是假。

    看着段栗儿,虽然长的很是不错,但是却也给了元少庭一种很是瘦弱的样子,风一吹就吹走了,让着元少庭不得不把她当成女人一般的比较。

    这样的人,居然能够一招将万千敌兵置于死地?

    这怎么可能呢。

    就连元少风都做不了这么一点,这个段栗,居然会有这样的手段吗?

    这根本就不太可能。

    段栗儿眯眼,居然都已经传到了元少庭的耳中了,段栗儿深深的郁闷了,这样是什么节奏?为什么传的这么的开了?

    这特么的都没有事干了吗?

    说她做什么。

    段栗儿囧了。

    现在元少庭问着自己这事是想要做什么?

    对付自己吗?

    还是什么?

    试探自己?

    段栗儿嘴角微微的抽搐了一下,感觉自己有些想多了,现在在这里,不太的可能,而且自己是要邀功的,好么……。

    段栗儿清冷的声音再次的响起,是的。

    既然他这么的问,自己就这么的回答咯。

    反正现在这里这么多的人,只会给着自己更加丰富的赏赐。

    听见段栗儿这样的说了出来,就这么简单的就肯定了这件传的沸沸扬扬的事,众大臣都不淡定了,纷纷的,视线都落在了段栗儿的上。

    就段胜峰都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居然能够有着这么厉害的本事。

    不感觉无比的自豪。

    这是他段胜峰的儿子啊,有着这样的一个争气的儿子,这还真的是祖上积德了。

    元少风则是柔和的看着段栗儿,在很久之前他就知道,她是一个发光体,无论在哪里,都挡不住自己的光芒,让人移不开视线。

    也让人夜梦牵魂。

    念念不忘。

    而最震惊的就是元少庭了,他没有想到,段栗儿真的能够一招让着万千的敌兵丧命,这样的实力,改有多么的恐惧,是意外,还是什么?

    元少庭不淡定了,若是这样的一个人为元少风所用的话,那么就等于为着元少风又多了一个助力,这个人又是段胜峰的儿子,段胜峰又是元少风的人,元少庭微微的皱眉。

    内心的绪,极为的复杂。

    不知道段军师是用什么方法用一招击杀万千敌兵呢?听着别人可是将段军师传的神乎其技呢。元少庭淡笑。

    段栗儿眯眼,好听的声音响起,微臣只是将众人困在阵法之中而已,其实那天也正巧是运气好,天时地利人和又恰好吻合,所以才能将他们困入其中。

    段栗儿的话,落在别人的耳中,自然是认为段栗儿肯定是真的碰巧而已,比较哪有人这么的有本事,能够将万千人一招击杀,但是元少庭却是不信。

    这些若是没有缜密的计划,是绝对不可能做到了,难不成这万千人是站在这里,任你摆布的吗?

    但是段栗儿这话,已经将一切都给堵住了,让元少庭着实不能在问些什么了,若是段栗儿说了是自己精密布置的,自己倒是还能在出些什么来着,但是现在一切都是意外之后,这让元少庭怎么问?

    元少风慢慢的走了向前,对着元少庭说道,这次段军师可是杀敌有功呢,难道皇兄不应该赏点什么东西给段军师吗?

    在这凤昭国,除了元少风敢这么的跟着元少庭说话,其他人还有谁敢?

    试问谁敢?

    元少庭的眸子紧眯,看着元少风不由扭曲的一笑,赏,这必须赏。

    多谢皇兄。

    多谢皇上。

    段栗儿和元少风两个人一同说道。

    元少庭恨不得上前将元少风给掐死。

    这样的祸害,当初就应该多派一些人,将他给杀了。

    这些击退西元,众位卿都是有着功劳的。

    元少庭的声音响起。

    元少庭是多么的不愿意赏赐,这些人可都是元少风的人,让着他这样的赏赐着真的是一种折磨,元少风为什么不战败一次呢?

    元少庭一口闷气堵在了心头,不上不下。

    若是他战败一次的话,自己也好有机会将他的兵权全部的收回,可是他每次都带着极其耀眼的光辉而归,还让人不得不去赏赐他。

    段军师这次杀敌有功,朕就赐你,天下第一军师,称号,赐府邸一座,享受大将军般的俸禄,千亩良田,黄金万两。

    元少庭这次可是大笔一挥了,不然的话,这不赏赐,就真的说不过去了,人家一招都能杀死万千人呢,现在的有多少百姓崇拜着他。

    段栗儿唇角迁笑,多谢皇上赏赐。

    对于段栗儿的赏赐,元少风也是满意的。

    这次元少庭到是做了一件让他比较满意的事了。

    两人的神色都是十分的愉悦的,但是元少庭却是不开心,十分的不开心。

    陆陆续续的又赏赐了一些人,如段胜峰,冷风和宋阳之类的一些赏赐。

    但是赏赐却是没有段栗儿的多,也没有段栗儿的实在。

    不过他们也都是有些封号的人了,这些也是不需要的。

    而元少风的赏赐是一些比较珍贵的贡品,因为像着元少风这样份的人,真的是,一人之上万人之下了,根本就不能赏赐些什么。

    赏赐黄金吗?

    他有。

    地位吗?

    他也有,已经到了巅峰了。

    权利吗?

    他更加的有。

    但是也正是因为元少风处于这样的一个位置之上了,元少庭就不得不忌惮元少风了。

    这个随时都有可能爆炸的炸弹。

    元少风与元少庭两个人的眸光对视,元少庭扭曲着一张脸,想要努力的扯出笑容,却是笑不出来,而元少风则是带着一张面具的缘故,所以,看不清他的表如何。

    但是元少庭知道,他就是知道,此刻的元少风则是唇角浅笑,神色淡淡的看着自己,元少庭很恨自己为什么就不如元少风一般,能够在自己的喜乐哀愁全部的隐藏起来。

    他做不到。

    从皇宫出来之后,段栗儿则是跟着元少风去了他的府中,对着段胜峰说自己还有一些事,段胜峰也就没有在说些什么了。

    让着自己跟着元少风去了。

    段栗儿有时候还真的是庆幸现在的自己,是男儿,若是女儿的话,自己还能够这样的潇洒了吗?肯定是不可能的。

    段栗儿和元少风一起坐了马车,看着帘外的风景,段栗儿的眸子微闪。

    段栗儿还未扭头过来,便被着元少风伸手圈在了自己的怀中。

    等着段栗儿反应过来的时候,元少风的两条手臂已经将段栗儿紧紧抱住了,段栗儿抬眸,有些无奈,你的体恢复好了之后,手也是越来越快了,我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你就已经将我圈进怀里了,若你是想要杀我之人的话,我此刻肯定已经命丧黄泉了。

    段栗儿的声音十分的好听,让着元少风很是陶醉。

    看着段栗儿绝美的脸庞。

    元少风淡淡的一笑,有我在,没有人可以伤害你。

    元少风的声音带着磁感,说出来的话,也让着段栗儿感觉到无比的暖心。

    段栗儿知道,他一定会保护好自己的。

    一种踏实的感觉在段栗儿的心中蔓延。

    有一句话不是这样的说吗,婚姻只不过是管两个人睡在一张上合不合法,并不管两个人适不适合。

    就如自己的脚,明明是三十七号的。

    但是你看见了一双很漂亮的鞋子,你一眼就认定它了。

    但是老板却告诉你,只有三十六号的。

    但是你觉得鞋子小一点没有事的,慢慢的就会适应它的。

    然后你很开心的把鞋子买回了家,特别是当边的朋友不停的夸赞这双鞋好看时,你穿了两个星期,你开始偶尔抱怨这双鞋让你走路很累,但还是很喜欢这双鞋,只是渐渐减少了穿它的次数,穿了一个月,鞋子终于不磨脚了,那是因为你的脚磨起的泡已经成茧,你感觉不到疼了,有一天,打开柜子准备穿这双鞋时你惊讶的发现,这双鞋没有从前那么好看了,是的它确实没有从前好看了,你的脚把它撑的变了形,鞋帮有些裂缝,鞋头也蹭掉了皮。

    你抚摸着这双鞋心里失落后悔无奈很多绪,你开始感慨这一个月以来为它受的罪,你甚至开始后悔当时为什么不选双别的三十七码的鞋子,它不一定特别漂亮但舒服合脚,你伤心的把鞋子放进了柜子里从此一次也没有再穿过,以后你再买鞋子无论多么好看只要不合脚你都不会买那双三十六的鞋子让你明白,喜不喜欢和适不适合是两码事。

    这段话,是段栗儿以前在自己的空间里面看见的,感慨十分的深。

    对于她来说,元少风是那双三十七的码的鞋子。

    但是这鞋子,刚开始没有感觉,但是穿上之后,却迷恋上了,无可自拔,让她感觉,除了这双鞋子穿着舒适之外,其他的鞋子再也不合脚了,渐渐的,越来越觉得这双鞋子好看了。

    让她觉得,这鞋子即是适合的,又是所的。

    久生太多。

    却也是最可靠的。

    段栗儿淡淡的一笑,看着元少风的那张带着银色面具的脸庞,我知道。

    段栗儿一直都明白。

    你带着面具难不难受?段栗儿感觉这面具带着肯定是很难受的,若是自己带着的话,段栗儿绝对会抓狂的,先前带着面纱的时候,段栗儿就感觉十分的讨厌了,这东西实在是太碍眼了。

    还可以。元少风说道。

    看着段栗儿的红唇,元少风的喉结滚动了一下,随后对着段栗儿说道,你先前在想什么?

    段栗儿一愣,随后一笑,呃,只是在想,很庆幸,我现在是男儿

    元少风……。

    元少风的在段栗儿看不见的面具后面,嘴角抽搐了一下,你很庆幸,你是一个男的?

    他居然庆幸自己是一个男人,元少风深深的忧郁了,怎么可以这样呢?

    他是多么不喜欢她是一个男的。

    可是注定她是一个男人,也只能这样了,一个人,是可以超越别的,可是,内心深处,元少风还是希望段栗儿是个女人……。

    这丫的,居然还很庆幸,元少风感觉很忧伤。

    我很不庆幸。元少风很是忧伤的说道。

    为什么?

    段栗儿问,其实很是好奇。

    因为你现在是男人,我无法对你禽兽。这样着实下不了手。元少风哀怨的说道。

    段栗儿……。

    嘴角猛的抽搐了一下。

    对着元少风说道,元少风,你要知道,的最高境界是,就算不能彼此相溶,却也能持久恒远,你能不能单纯一点?

    元少风摇头。

    我绝对,我不能。

    段栗儿……。

    如果,你要是女人的话,那该多好。

    段栗儿……

    你嫌弃我是男人?

    元少风再次的摇头。

    若是嫌弃,也就不会和你在一起了,只是心里面,内心还是有点小私心的,希望你是女人。

    我觉得必须要色,福生活。

    段栗儿……

    你……这……。都是谁教你的?段栗儿深深的无语了。

    (⊙o⊙)…

    这到底是……。怎么了……。他……

    一看见你,我就硬了。元少风无耻的说道。

    段栗儿浑像是被雷所劈中一般。

    (⊙o⊙)…

    元少风,你能矜持一点吗?

    段栗儿的心如一百头草泥马奔跑过一般,随后对着元少风扯出了一抹极其扭曲的笑容,那是男是女又有什么关系呢?

    可是段栗儿万万没有想到,万万没有想到,元少风接下来的话,会是这么的一句,若是段栗儿早就知道了话,肯定绝对不会问这个了,但是这个世界上面是没有买后悔药的,所以段栗儿深深的忧郁了。

    元少风的声音又落在了段栗儿的耳中,带有着特有的磁感,又有带有着色色的调子,对着段栗儿说道,如果是女人的话,我希望,只有我一个人一摸,就湿了。

    段栗儿……。

    这个是要作死的前奏吗?

    谁能拿一把刀过来,将这个家伙给砍了。

    ------题外话------

    年底了,好忙…

    谢谢小樱樱的一颗钻石。

    esthery的一颗钻石,么么。

    在上学的童鞋们,要加油哈。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军师:美人倾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