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8、段栗儿吻元少风

    这个不是元少风的大刀吗?

    段栗儿走到了边,看见在角落之中静静躺着的大刀。

    段栗儿伸出了自己的手,将这把大刀给拿了起来,但是此刻的大刀却是没有一点点的妖艳色彩,感觉整把大刀都有些黯然失色。

    段栗儿拧眉。

    这把刀在元少风的手中的时候,是那么的绚丽,这把刀难道是有着灵气吗?

    段栗儿有些不解了。

    不过忽然的想起,这刀是与着元少风连为一体的,段栗儿不由的失笑,这刀还真的是有着灵气。

    这样子的时候都会出现,真的有些不可置信。

    段栗儿走到了元少风的旁。

    也就是浴桶旁边,将大刀放在了浴桶旁边,随后伸出了自己的手臂,将这元少风的一只手臂给抬了起来,看着他的手心,有着大刀的印记。

    段栗儿拿起地上的那把大刀,随后摆着正确的位置,开始放了下去,这刀很大,段栗儿看着这一幕,这刀真的能够融进去码?

    可是慢慢的,诡异的事开始的发生了。

    这刀真的进入了元少风的手掌之中了。

    段栗儿猛然的瞪大了自己的双眸。

    泛起一阵红光。

    段栗儿再去抚摸元少风的手掌心的时候,却是摸不出来这刀了,这刀一进入元少风的体内,又开始的变得妖艳了起来。

    周围微微泛起红光,但是用手去抚摸的时候,却是感受不出来,摸到了也是元少风的肌肤。

    段栗儿抿唇,随后将元少风的手臂给放进了浴桶之中。

    随后转,走到了桌边。

    拿出药材,开始的捣鼓了起来。

    但是段栗儿没有的看见的却是,元少风的浴桶之中水中都泛起了红色的光芒。

    将元少风的整个人都包围了起来。

    慢慢的慢慢的,光芒开始的变小了。

    段栗儿将手中的药瓶都全部的放好在桌子之上。

    随后站了起,看着另一边正泡在浴桶之中的元少风。

    段栗儿慢慢的走了过去,这药浴的时间也不能够泡的太久。

    段栗儿吃力的将元少风整个人又拖到了上。

    段栗儿拿了一块毛巾,开始慢慢的擦拭着元少风的体。

    而元少风却是整个人都是**的。

    段栗儿又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东西。

    尴尬的转过头,但是发现转过头,又要怎么的擦拭呢?

    又再次的扭过了头,脸颊有些泛红。

    若是有人看见了段栗儿这不好意思的模样,一定会惊得眼珠子都掉出来的。

    段栗儿的动作很轻柔,好似元少风是最珍贵的宝物一般的,轻柔的擦拭着,不敢弄疼他。

    等到将元少风的体全部的擦拭干净了之后,段栗儿又重新的拿出了一瓶药膏,轻轻的涂抹着元少风的受伤的皮肤。

    如果不出意外的,元少风这样的擦完药膏之后,应该就可以醒过来了,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这筋脉应该也修复了过来了。

    段栗儿将元少风的受伤的皮肤上面抹上了药膏之后,便走到了另一边,为着元少风找了一干净的衣服。

    想要将元少风换上。

    段栗儿选好了衣服。

    随后慢慢的转过了

    随后……

    便看见了元少风的眸子开始慢慢的睁了开来。

    然后……

    四目相对……

    段栗儿傻了,他醒了?

    但是一阵的呆滞之后,段栗儿的心里面却是无比的开心,十分的开心,快速的走到了元少风边,按住了元少风的肩膀,激动的说道,元少风,你终于醒了吗?

    段栗儿真的没有想到这么的快,他就醒来了,原本她以为他明天才能够醒过来的。

    比她预料中的时间还要长很好。

    段栗儿露出了一个漂亮的笑容。

    而元少风则是有些呆愣的看着段栗儿,她怎么会在这里,那刚刚帮着自己擦着体的人,也是她?

    元少风虽然刚刚没有醒来,但是脑海之中的影响还是有的,感受到了,刚刚有些人轻柔的帮着自己擦拭着体。

    但是一睁眼,却是只看见了段栗儿一个人,其他的人一个都没有。

    元少风看着段栗儿,想要开口说话,但是却发现,自己的喉咙发不出一丝的声音,元少风深深的皱了皱眉。

    段栗儿瞧见元少风的异样,开口说道,没事的,只是因为你的筋脉才刚刚的修复好,不急,过一会便会好的。随后段栗儿将元少风衣服放在了元少风的旁边,快速的走到了桌子边,为着元少风倒上了一杯茶水,准备给元少风润润喉咙。

    而在段栗儿转的时候,元少风感觉的自己的上有些凉,视线慢慢的往着自己的上看去的时候,便看见了自己不着寸缕的躺在上。

    元少风……。

    谁能够跟着他解释一下,现在的他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元少风想要动一下,但是发现自己全就如着散架了一般,根本动弹不了,就连想要拿起被子盖着自己的体都不能做。

    元少风深深的郁闷了。

    纠结了。

    不过转眼之间的一想,元少风也又不郁闷了。

    自己这衣服,是她给剥下来的?

    应该是的了,自己的体都是她帮着自己的擦拭着的。

    除了她,就没有第二个人了。

    段栗儿倒好了茶水,转,向着元少风走进。

    坐在了元少风的头边,随后用着自己的手腕抱起了元少风的脑袋,将他的脑袋搁放在自己的怀里,对着元少风说道,将茶水给喝了,润润喉,等一会你就能够开口说话了。

    元少风的脑袋搁浅在段栗儿的怀里,感受到了段栗儿的体温,还有着她体上的若有若无的体香,元少风突然感觉受伤的感觉真的不错的。

    张开了自己的嘴巴,将茶水给喝了下去。

    喝完直走,段栗儿将茶杯放在了旁边。

    看着元少风的**。

    没有穿着的衣服,段栗儿有些尬尴的看着元少风,我帮你穿上衣服。

    话一说完,段栗儿便拿起了旁边的衣服,将元少风轻轻的穿了上去。

    但是要穿着裤子的时候,段栗儿有些深深的郁闷了。

    因为某个人眸子一直的盯着她看,似乎要把她的脸给看穿了一般,段栗儿有些无奈了,无奈的对着元少风说道,我帮你穿上裤子的时候,你能不能不要一直的盯着我看?

    元少风……

    随后扭头。

    其实元少风的心里面已经笑喷了。

    就如一百匹草泥马在心里面欢乐的跳着舞蹈。

    她居然帮着自己穿裤子。

    段栗儿快速的将元少风的裤子给穿了上去,随后将被子给盖在了他的上,走到了元少风的旁边,看着元少风的狭长的眸子紧紧的盯着自己看。

    段栗儿的心有些复杂。

    她不知道现在要怎么的跟着元少风说,他的脸,虽然说,这脸上的伤势是能够治得好的,但是也起码要着半年左右,根本就没有那么的快速的。

    就怕他这么的包的人,有些接受不了。

    元少风看着段栗儿有些纠结的模样,微微的闪了闪眸子,这才开口说道,怎么了?元少风的声音有些嘶哑,但是还是很好听,有着成熟男人特有的魅力。

    段栗儿听着元少风这么的问着自己,想了想之后,还是对着元少风说道,你看下自己的手臂吧!

    元少风一愣,随后视线往着自己的手背看去。

    黑乎乎的,完全就是被烧焦了的。

    元少风抿唇没有说话。

    段栗儿见着元少风一直的盯着自己的手臂看着,但是却又是一句话都不说,现在这个时候元少风的筋脉还是很脆弱的,不能够再次的受影响。

    但是元少风现在这个样子,让着段栗儿感觉他有些想不开了。

    段栗儿咬唇,随后一把抓住了元少风的手臂。

    元少风一愣,有些不解,段栗儿为什么握住了他的手臂。

    视线向着段栗儿看去。

    段栗儿咬唇,随后对着元少风说道,元少风,你喜欢我吗?

    段栗儿突然而来的这句话,倒是把元少风给吓到了,元少风努力的让着自己冷静下来,然后看着段栗儿,难道自己跟着她说的话,她都已经听明白了?

    元少风有些不确定,所以没有回答着段栗儿的话。

    段栗儿却是以为,元少风因为看见了自己的手臂变成了这个样子,自己的脸蛋也毁了,所以不敢跟着自己说了,段栗儿不免有些心疼的看着元少风。

    他都是因为自己才变成这个样子,如果自己还抛弃他,自己还是一个人吗?

    段栗儿咬唇。

    看着元少风说道,元少风,你放心吧,我一定会让你的脸蛋重新的恢复的,你要相信我,我一定会让你重新变回那个帅气的元少风的。

    段栗儿的声音落到了元少风的耳中,元少风又是愣了愣,他的脸毁容了?

    元少风……。

    不是手么?

    怎么现在脸也毁了?

    元少风还在沉思中,段栗儿看见元少风又是没有说话。

    他该不会是受了打击,然后悲痛绝的不会说话了吧?

    段栗儿一吓。

    随后再次紧紧的抓紧了元少风的手臂,对着元少风说道,元少风,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医好你的,只是现在需要一点点的时间,因为有些严重,所以治疗的时候也有些长。

    段栗儿现在是各种怕元少风想不开,要是一口闷气给堵在了心里,说不定到了晚上他又要给晕过去了,现在是最虚弱的时刻。

    元少风抬眸,看见段栗儿眼眸之中的担心之色,忽然的好像是想起了什么,有些悲痛的对着段栗儿的说道,你是说,我这一段的时间之中都会顶着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吗?

    元少风的声音听着有些绝望。

    让段栗儿又是心里颤了颤,咬了咬自己的唇瓣。

    元少风,你放心吧,我一定会陪在你的边的,我不会离开的,你放心,我绝对不会离开你的,只要你不嫌弃我,我一辈子都不会离开你的。

    段栗儿的声音充满了坚定。

    元少风似乎明白了什么,看着段栗儿再次的说道,可是别人……。

    没有等着元少风说完,段栗儿便按住了元少风向着元少风的唇瓣吻了过去。

    一瞬间……

    元少风……。

    她这是在亲吻着他吗?

    湿润的感觉触动着元少风的神经。

    让元少风整个大脑都轰的一下子都炸了开来,唇角不免露出了一个好看的笑容。

    若是他现在受着伤,能够有着这样的待遇,元少风愿意一辈子都受着伤。

    化着被动为主动,元少风的唇舌进入了段栗儿口中。

    两个人纠缠在一起。

    过了好一会,才放了开来。

    段栗儿擦拭了一下自己的唇角,有些不自然的看着元少风,那个,我知道你喜欢我,所以我也喜欢你,你别担心着别人了会不会嫌弃你了,我不会嫌弃你就好了。

    段栗儿的话一说完,便快速的转过了,不在去看着元少风。

    而元少风却是唇角牵起了一抹笑容。

    整个眸子都泛着柔光。

    看着段栗儿,元少风便想起了刚刚的那个吻。

    便想起了刚刚段栗儿说的话。

    她的意思,元少风也听着很明白了,这意思就连白痴都听得懂,此刻他的心里面的激动开心的绪,不知道有多么的疯狂。

    原本一直都在担心着她会不会嫌弃自己的这种龌龊的想法。

    但是现在亲耳听见了她说的话,她说的,她也喜欢他。

    元少风忽然的感觉,什么疼痛都不算是疼痛了,什么样子的困难都不算是困难了。

    段栗儿被着元少风走到了桌子旁边。

    段栗儿其实现在也是纠结的,她就这么的给亲了上去了?

    完蛋了。

    都说之中,先妥协的人,一定会被另一个人给制服的服服帖帖的。

    难道自己也会被着元少风给管来管去的?

    段栗儿深深的郁闷了。

    她怎么就不忍忍呢?

    忍着元少风向着自己告白啊,他先前不是都已经说过了吗?说过了话,一般,按着理论来推断,他还是会再次的对着自己说,不然的话,这不符合科学依据。

    但是自己却是看着元少风那张忧伤的表的脸庞急急忙忙的表明了自己的心意。

    段栗儿突然之间感觉自己的后背的凉飕飕的。

    但是段栗儿知道是元少风的目光紧紧的盯着自己。

    段栗儿忽然的有些想要逃走的冲动,但是这……

    段栗儿你也太没有用了吧?甩出你的王八之气来呢?

    段栗儿在自己的心里暗暗的咒骂着自己没有用连这么一点事都要退缩,既然说都已经说了,还有什么不敢再次的去面对的呢?

    而她可是二十一世纪的新新女,从小就接受着二十一世纪的教育,这么能够连这些事都退缩呢?

    自己不是先前还说了,在现代的时候,就连一夜什么的,都很是平常到不要在平常了,什么的约炮,炮友之类,都是人与人之间的一种趣。

    自己不过就是在这个世界上面待了十几年么?

    怎么也变得那么的古板?

    而且貌似她还是在这个世界上面当着男人呢。

    男人呐。

    也没有接受到古代的三从四德的教育,接受的只是丈夫为天,果然的他爹一直的要她做着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可是苦的,她爹注定要哭死了,她是女的。

    段栗儿叹了一口气,没有什么好纠结的,为着自己到了一杯茶水。

    段栗儿刚刚才喝进去了茶水,但是因为元少风的一句话,段栗儿的茶水全部的都喷了出来。

    元少风:你刚刚对着我说,你喜欢我?

    段栗儿:……

    能不能够在她喝着水的时候,再次的提起她的糗事。

    段栗儿刚刚郁闷的心平静下来了之后,另一种郁闷的心腾空升起,但是转又再次的看见元少风的那张脸蛋的时候,段栗儿咬唇,突然之间又冒出了一种叫做心疼的小生物,这个不用怪着段栗儿,关键这货这忧伤的表,真的是让段栗儿各种心疼。

    反正各种心涌在心头。

    ------题外话------

    这两天奴家是不是偷懒了…表拍我…

    咳咳,下面说个好消息,从明天开始,正常恢复更新了。

    万更~

    所以就原谅我一次吧…么么,亲的们,鲜花钻钻,不要客气的通通往我的脑袋上面砸吧~

    ——

    今天【绝樱亲的,一下子给我投了35张评价票,真的是惊喜到了,很激动!

    么么,亲的,你太帅了,死你了!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军师:美人倾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