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段栗儿初吻被夺

    月光铺洒在了草地上,让着绿色的草儿都泛起了奇异的光芒。

    元少风和段栗儿两个人,一起坐在了草地上。

    段栗儿托着自己的下巴,看着天空之中的月亮,很圆很大,元少风,如果让你离家十几年,在一个你完全都不熟悉的世界之中,你会思念吗?

    段栗儿的声音突然响起。

    有点怀念了,怀念现代的一切了,但是却也知道是回不去了的,在现代的她已经死了,死于车祸之中。

    元少风俊逸的眉头微微拧起,不太的懂段栗儿这话是什么意思,但是却也听出了她心中的怀念也感叹之,不免有些疑惑。

    她在怀念家?

    家?

    她不是有家吗?

    离家十几年?

    这件事他或许应该要去了解一下。

    不知道,如果有着令人怀念的事,那应该会,如果没有的话,那就没有什么好怀念的了。

    元少风的说道。

    段栗儿微微勾唇,这个家伙。

    不过他说的也是有道理的。

    怀念值得的人物。

    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了?段栗儿突然的问道。

    元少风斜眼看向段栗儿,呃?

    段栗儿嗤笑了一下,你懂我的意思。

    发现了。元少风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发现了什么奇怪的地方?段栗儿问道,她就知道元少风肯定是发现了什么,不然的话,段栗儿能够感受到元少风不一样。

    元少风唇角微弯,露出了一个漂亮的笑容,有什么好处呢?

    段栗儿……。

    好处?好处?

    自己为着他卖着命,问个一个问题,还是为了帮助这货的,他竟然还无耻的对着自己要好处?

    段栗儿磨了磨牙。

    笑眯眯的看着元少风,你要什么好处呢?

    元少风唇角勾起,只要不献体,什么样子的好处都是可以的。

    不献体?

    段栗儿思考起来了元少风的这话。

    不会吧,这么的快,他就开始的为着洛离守护起了他的贞来了?

    似乎听说,一般同恋的男人,很不喜欢别的男人碰着自己。

    其实这也就是等于着,一个男人拥有了一个女人之后,就很不喜欢别人的女人在碰自己,那样就会觉得对着自己女人很不忠诚。

    段栗儿若有所思的摸了摸自己的唇角,随后勾了一抹邪恶的笑容。

    若是这样的话,段栗儿就好好的欺负欺负他。

    让他抱着洛离去哭去。

    看见段栗儿露出了诡异的笑容,元少风的眼眸深处闪过一丝的光芒,随后准备的起,但是在起的时候手臂却是被着段栗儿一把的给扯住了。

    在转的那一瞬间,元少风的唇角微微的勾起,但是转过之后,却恢复成了惊讶的神色。

    段栗儿又是使劲的扯了一下元少风,这丫的,想要走?

    被着段栗儿那么的一扯,元少风重心不稳的摔倒在了草地之上。

    段栗儿一个压,便欺在了元少风的上。

    其实段栗儿和着元少风有着很明显的区别。

    段栗儿这样的压在了元少风的体上,明显的看的出来,她体的小,相比着元少风,根本是不够看的了。

    元少风微微的皱起了眉头,看着段栗儿说道,这是做什么?

    段栗儿裂开嘴巴笑了笑,对着自己下的元少风说道,你不是说不要献么?我思前想后,觉得还是献比较好。

    段栗儿等待着元少风的一脸呆愣样。

    果然不出段栗儿所料,元少风的呆愣愣的看着段栗儿。

    段栗儿感觉心很是愉悦。

    你……。元少风想要说话,但是还没有等着元少风说完,段栗儿的唇瓣便凑到了元少风的耳边,既然,你喜欢男人的话,我也是个男人,所以我觉得献比较好。

    温和的气息的扑在元少风的脸上,耳边,元少风感觉痒痒的,不是耳边痒痒的,心里面也像着蚂蚁在挠一般的痒痒的,有些刺激的感觉。

    茉莉清香的味道,在元少风的鼻尖徘徊。

    元少风感觉这种味道极其的好闻。

    全开始有了一些发

    元少风有些汗颜。

    自己就那么的不住惑么?

    段栗儿却是一直在等待着元少风一把推开着自己,骂自己一声变态就给跑路了,但是等了许久还是没有等到元少风的动作。

    段栗儿不有些疑惑了,他难道是被着自己给吓傻了?

    不会吧,应该没有那么的容易就傻了吧?

    实在不行的话,就用着绝招呗。

    反正今夜,段栗儿就想看着元少风暴走的模样。

    想想就绝对极其的兴奋。

    随后伸出了自己的白皙的手掌,慢慢的开始的向着元少风的脸庞给摸了上去,轻轻抚摸着。

    段栗儿有着一丝的感叹,为毛这些男人的皮肤都是这么的好呢?

    长得帅气也就算了,就连皮肤都是那么的好,真是不给**丝留活路啊。

    但是段栗儿上的元少风却是渐渐的开始有了反应了,眼眸之中闪过强烈的**之色,但是正在研究着元少风的光滑的皮肤的段栗儿却是没有看见。

    元少风感觉全的冲动都涌聚往下。

    实在是忍不住了,一个翻便将段栗儿给压在了他的下。

    等着段栗儿反应过来的时候,元少风的唇瓣就已经贴了上来了,上的道也在一瞬间被元少风所点了。

    柔软的双唇紧紧的贴在一起。

    元少风上的度似乎要把段栗儿皮肤灼红。

    沉重的呼吸声在段栗儿耳边响起。

    感受到自己唇瓣上的温度的时候,段栗儿漂亮的眸子,死死的瞪大了,段栗儿傻了。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坑爹了。

    不是她在调戏着他吗?怎么反被吃了豆腐?

    而且这男人不是喜欢洛离吗?

    他居然吻自己?

    段栗儿的初吻……。

    华丽丽的华丽丽的……。

    木了……。

    该死的禽兽,段栗儿想要挣扎,苦的却发现了自己的道被点了。

    元少风吻着那艳柔软的唇瓣,似乎有些不满意。

    微微的咬了一下段栗儿的下唇。

    段栗儿不痛了一下,他是属狗的吗?

    段栗儿的声音还没有发出来,就被着元少风的唇舌占据了空间。

    一寸一寸的掠夺。

    让段栗儿毫无招架之力。

    段栗儿气愤的涨红了脸。

    元少风的手慢慢的开始像着段栗儿的体所探索,但是一路摸下来都是平坦无比的。

    突然间段栗儿纤细的腰被着元少风所扣住。

    元少风伸出了自己的另一只手臂,托住了段栗儿的脑袋。

    炽烈的温度,紧紧的贴在一起。

    段栗儿现在不是愤怒了,而是惊吓了,完了完了,这个家伙是发疯了,而且要是被他给知道了自己是女儿的话,那就完蛋了。

    自己虽然是用着药物改变这自己的外形,但是最原始的地方还是改变不了的啊。

    这下要死翘翘了。

    怎么办。

    这该死的家伙。

    干什么要点住自己的道。

    不然的话,早就一掌拍飞他了。

    但是苦的,元少风应该早就知道了段栗儿肯定会反抗,在将段栗儿压在下的那一刻,就点住了段栗儿道,该死的。

    而且这个家伙不是喜欢洛离吗?

    洛离啊。

    为什么要吻着自己啊嗷嗷嗷嗷嗷嗷嗷。

    简直太可恨了,像着他这样的人就应该被拖出去鞭尸。

    元少风似乎感受到了段栗儿的怨气以及怒气,这才依依不舍的放开了段栗儿的唇瓣,看着红的像朵盛开的花一般鲜艳的红唇,元少风的喉结滚动了一下。

    狭长的眸子紧紧的看着段栗儿,唇角微微的勾起,配着红色的衣袍,就像是月光下的邪魅之神,富有磁的声音响起,你不是要献吗?我满足你,但是看你现在还不在状态之下,改我在索取。

    元少风的话一说完,便将段栗儿平躺在了草地上,伸出白皙修长的手指,轻点下段栗儿体,道便解了开来。

    但是元少风却在解开段栗儿道的那一刻,闪走人了。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现在不走更待何时?

    段栗儿……

    而段栗儿却是傻愣的看着继续装死。

    让她死了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让她死了吧。

    给她一把刀吧。

    祸从口出有木有?

    祸从天降有木有?

    祸从……祸从……从她该死的作恶剧的思想之中出来,有木有?

    她宝贵的初吻……准备留着给元子恒的初吻……。居然在半夜之上被着这个家伙给掠夺了,最关键的是,在掠夺的时候,她毫无招架之力。

    更更更重要的是被一个喜欢男人的男人的给吻了。

    她是女人啊。

    不是他喜欢的男人。

    哭死算了。

    还她的初吻来。

    若是有一天元少风知道了她是女人的话,会不会一想起跟着自己接吻的话,就开始的恶心吐了起来?

    段栗儿坏坏的想着。

    应该会的吧?

    好像是正常的男人跟着正常的男人接吻一般,会让着对方感觉到无比的恶心。

    噗,哈哈。

    这样的一想,段栗儿乐了。

    伸出了自己的手,抹一下唇瓣。

    不就是个吻么?

    真是的。

    在二十一世纪别说是接吻了,就一夜的人都很多。

    似乎成为了一种潮流。

    哎。

    就是可惜了没有留给了元子恒。

    都怪着元子恒那个可恶的人类。

    先前要着他吻着自己的时候,不吻,现在好了吧?吻被别人给抢了吧。

    其实一想妹子还是够淡定的。

    慢慢的坐了起,段栗儿虽然这么的乐观的想着,可是心里面还是感觉有些别扭,不自在,十分纠结。

    突然段栗儿的眼眸微微的眯起,一个闪,便闪到了一颗树后,随后屏住了自己的呼吸声。

    等着段栗儿躲到了一颗树后面之后。

    突然之间两道黑色的影来到了这里。

    段栗儿微微倾向前,随后眯眼看着这道影。

    除了一个其中穿了士兵衣服的人,另一个人则是带着斗篷。

    段栗儿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这个地方很是隐蔽,所以段栗儿和元少风之前才会来这里。

    这两个人鬼鬼祟祟的来这里做什么?

    段栗儿努力的去听着他们之间的对话。

    但是隐隐约约之间却是没有听清楚多少。

    什么人?一道沙哑的声音响了起来,便已经来到了段栗儿的面前了。

    原来是段军师啊,段军师这么晚了,怎么会在这里呢?旁边的一个穿着士兵衣服的男人说道。

    段栗儿仔细的去看他的脸,长的很是一般,也是自己所没有看见过的,不过也对,整一个军营之中得要多少人?自己怎么可能会去一一的认识呢?

    段栗儿的视线又露到了另一个穿着灰色长袍带着斗篷的男子上,这个男人的上带着浓厚的气息,让着段栗儿不免有些凝重。

    这个男人,是什么实力?

    这种感觉,只在子恒的上见过。

    段栗儿知道元子恒的强大,但是现在是在这个灰袍男子的上,段栗儿皱眉。

    这个人不好对付。

    灰袍男子带着斗篷,段栗儿看不见他的脸,他的表,只能够听见他的声音。

    段栗儿慢慢的扯出了一个笑容,看着那个穿着士兵衣服的男人,这么晚了,你在这里做什么?

    段栗儿反问了回去。

    穿着士兵衣服的男人,不由的呵呵的笑了出声,段军师这镇定的表现还真的是令我刮目相看啊,听说段军师用着一己之力一招绞杀了西元几千将士?

    士兵男人的声音有些低沉。

    但是却不悦耳。

    段栗儿淡淡的看着他,却没有接话。

    灰袍男人这才开口,他就是你口中的段栗?

    穿着士兵的衣服的男人恭敬的说道,是的。

    灰袍男人看了一眼段栗儿,也能够感受的出来,段栗儿的体上的气息,冷冷的一哼,不自量力,还敢传言一招绞杀几千人。

    感受到段栗儿体上微弱的气息,灰袍男人就知道,这个人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对手。

    一招绞杀几千人?

    这样的就连他都做不到,这个小子居然被传的神乎其技。

    段栗儿听见那个灰袍男人说了一声不自量力,不感觉有些气愤。

    按着她的武功的话,在这江湖之上,横着走,竖着走,怎么走都是可以的,但是她偏偏遇上的都是比着她武功高的人。

    这样的话让她有着什么办法?

    有些人一辈子都可能不会遇到高手,但是她不知道是不是走了什么运,高手都在她的边旋转。

    段栗儿露出了一个漂亮的笑容,看着灰袍男人,你是不是自己做不到这样的一招绞杀几千人,所以才会这么的对我说?难道是你妒忌我了?

    段栗儿一语戳中灰袍男人的口。

    段栗儿就是看着这个嚣张的家伙不爽。

    灰袍男子沙哑的声音响起,你说什么?

    带有着浓厚的怒气与威胁。

    段栗儿正要开口说话。

    一道低沉富有磁的声音响了起来,想要再听一遍吗?不过也对,你也老了,说话听不清楚,也是很正常的事

    段栗儿一愣,往着灰袍男子的后看去。

    便看见了元少风一红袍,站在了月光之下。

    唇角微勾,牵起绚丽的笑容。

    两个人目光相对,元少风的眼眸之中带着无限的柔和。

    段栗儿的心猛然的一颤。

    内心深处的什么东西似乎开始被激了出来,又有着什么东西,破壳而出。

    灰袍男子带着怒火的声音再次的响了起来,元少风,哼,你也来了。

    元少风看着灰袍男子,微微的眯了眯眼眸,没有想到,真的是你,果然直觉这种东西还是真的准的。

    其实在亲完段栗儿之后,元少风被没有就真的走了。

    而是在另一处淡笑的看着的段栗儿纠结的表

    感觉很是有趣。

    直到那个灰袍男子出现之后,元少风才坐不住了,这才走了出来。

    灰袍男子冷笑一声,你觉得你们两个人会是我的对手吗?真是一群不自量力的家伙。

    元少风似乎的想到了什么,似疑惑的问道,你是天下第一么?为什么我记得好像还有一个人将你打败了呢?

    灰袍紧紧的握住自己的双拳,随后一拳向着元少风砸了过去。

    我一定要让元氏一族,满门赴黄泉。

    灰袍男人的内力极其的深厚,出手的时候,周围的内力波动都极其的厉害。

    段栗儿和那士兵男人,快速的一躲,但是背后的那颗大树却是四分五裂了开来。

    段栗儿咬唇,担心起了元少风。

    这家伙他冒出来做什么,刚刚不是走了吗。

    元少风眯眼看向前面的灰袍男人,随后形后退,狭长而漂亮的眸子,微微的开始变红,手掌心之中的红色妖艳大刀也祭了出来。

    快速的一挥,动作潇洒利落,使得灰袍男人一掌击在了元少风的妖艳大刀之上。

    砰的一巨响,使得段栗儿更加的紧张这目前的况。

    段栗儿要想上前帮助元少风一把,但是那个士兵衣服的男人确是拦住了段栗儿,冷冷的道,怎么?段军师想要走吗?

    段栗儿不感觉心烦意乱,拔出自己袖子中的匕首,就想着那个穿着士兵衣服的男人刺去。

    那个男人则是往后一退,弯腰,躲过了段栗儿的招式。

    段栗儿暗咒。

    这些个家伙都是不容易对付的。

    匕首在段栗儿的手中用的灵活至极,穿梭在那个男人的旁,找准了机会,等着那个男人被绕晕的时候,段栗儿便向着那个男人的后颈刺去。

    但是那个男人却好像是知道一般,再一次的躲过了。

    段栗儿气结。

    再次的拿起匕首向着他刺去,但是与此同时,段栗儿脚也向着那个男人下踢去,而匕首则是向着他的脖子所刺去的。

    段栗儿眯眼,勾唇,这样的双面夹击,看他怎么逃的了。

    先尽快的把这个家伙给解决掉。

    虽然对付那个人,段栗儿对付不了,但是对于这个人,那就是很简单了。

    穿着士兵的衣服的男人咬牙。

    只能先躲过了段栗儿的匕首了。

    这可是小命一条。

    段栗儿眸光微冷,一脚踢爆那个男人的下

    尖叫的声音彻响了起来。

    听见不是段栗儿的声音,元少风没有分心的向着那里看去。

    凝聚精神力对抗着灰袍男人。

    那个男人死都没有想到段栗儿居然向着他的下踢去,简直太不是人了。

    现在感觉自己痛的就快要死了。

    段栗儿看着翻滚在地上的男人,一把匕首插了过去。

    正好插在了那个男人的头颅之中,顿时头颅爆开。

    脑浆之类的东西全部流在了地上。

    段栗儿转,不去看那具尸体,而是看着真打得不可开交的元少风和灰袍男人。

    但是段栗儿也看的出来,元少风根本就不是那个人的对手。

    段栗儿将自己的腰间的软剑扒了出来,匕首是她平时惯用的武器,但是同时剑也是。

    向着灰袍男人的后脑刺去。

    而灰袍男子面对面前和后面的夹击,快速的转了一个,闪了到了一边。

    段栗儿也刺了一个空。

    元少风和段栗儿两个人站在一起。

    灰袍男子不屑的一笑,就凭你们两个小娃娃也想要打败我?真是白做梦。既然你们两个这么的想死的话,我就送你们上西天吧。

    段栗儿咬牙,小娃娃?呵,又是一个老不死的东西。

    你说什么?灰袍男子对着段栗儿说道。

    段栗儿冷冷一笑,大声的说道,听不见吗?老不死的东西!

    元少风看着旁边的段栗儿,不微微的勾唇,有些无奈。

    口头便宜,谁能占的了她的上风?

    灰袍男子不怒笑,好,好,好!

    一连说了三个好,便伸出了之后的手掌,向着段栗儿掐去。

    段栗儿一愣,软剑一刺,快速的闪

    但是内力却是也向着先前的时候,面对那个黑衣人一般,完全就动不了,这个家伙更加的可怕。

    元少风见着那个家伙攻击着段栗儿,妖艳大刀向着灰袍男子劈去。

    红色的光芒一闪。

    就连土地都裂开了。

    灰袍男子看着那把大刀。

    眼眸之中带着很诡异的色彩。

    元少风将段栗儿给护在了自己的后,低沉好听的声音响了起来,快点走,你不是这个家伙的对手!

    元少风现在担心的就是段栗儿。

    现在自己根本就对付不了这个家伙。

    元少风不能够让他去伤害段栗儿,所以只能够让着段栗儿先走,但是段栗儿却是不愿意就抛下了元少风。

    怎么来说,元少风也是救了她吧!

    她知道现在这样子的况。

    元少风抵抗不住他的。

    若是现在这个时刻,自己把元少风给抛下了,自己算是什么?

    自己算是什么?

    先别说自己是他的军师,他凤昭最尊贵的王爷,就是冲着他救了她,她一定不会放弃他的。

    要放弃,这事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不可能,我不会走的!段栗儿坚定的说道!

    说完段栗儿便拿出了自己的袖子之中的毒药,对着元少风说道,你先抵抗一下。

    随后在元少风嘴巴里面塞了一颗药。

    元少风没抵抗段栗儿的动作,给了他的药,元少风也吞了下去,继续的拿起大刀向着那个灰袍男子砍去,使劲了自己的全力。

    灰袍男人似乎也有些不耐烦。

    也是一招一招的向着元少风袭去。

    但是突然的间看见了在另一旁正在快速的配置着药水的段栗儿,眼尖的看见了段栗儿手上的那个瓶子,灰袍男子眼眸猛的一紧缩。

    这个不是在那个人的手中见到过吗?

    要不是因为他,现在的自己又怎么可能会变成这个样子。

    穿着灰袍的男人眼眸之中充斥着浓浓的恨意。

    跟着他有关系的人都该死。

    伸出了自己的双手。

    开始的凝聚着自己的内力。

    往着旁边的快速的旋转了一颗蓝色的球状。

    段栗儿看了一眼那个蓝色的球体,手中的动作一滞,他……他是……。

    等着元少风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那颗球体便向着段栗儿袭来了,一切都是那么的令人措手不及,段栗儿想要躲开都躲不了。

    但是却在这个时候,元少风一把将段栗儿给推了开去。

    而那个球体便落击在了元少风的上。

    不,不要。这个蓝色的球状,是这个人的必杀技,元少风怎么可能会抵抗的了,就连元子恒当年也受了伤。

    普通的人都会被着轰成渣渣的。

    段栗儿亲眼看见元少风被着这个蓝色的球状体给包围着,整个人都傻了,这怎么的可以,元少风!段栗儿吼道。

    他怎么可以为自己挡了那样致命的一击。

    砰!巨大的声响发出。

    元少风整一个人都被着炸开了出去。

    红色的衣袍全部的燃烧了起来。

    段栗儿接住了元少风的体,将元少风的红色衣袍快速的剥了下来,但是就算是这样,他整个人的皮肤都已经被烧焦了。

    特别是他的那张俊逸的脸庞。

    段栗儿前一刻还在夸着元少风皮肤真好。

    下一刻,那白皙的皮肤上面,都烧焦了。

    段栗儿的心脏狠狠的刺痛了一下。

    快速的在自己的怀里拿出了一颗丹药,塞进了元少风的嘴巴里面。

    现在他整一个人都处在昏迷的状态。

    受了这么重的伤,段栗儿不知道要怎么的办,纵使她会医术,但是还是很担心,元少风能不能撑过来。

    都是因为救了她。

    段栗儿紧紧的咬住了自己的唇瓣。

    将着自己的唇瓣都咬了出血。

    慢慢的,轻轻的,将元少风给放着平坦的草地上,红着眼眸,眼眸之中充满了恨意看向那个灰袍男子。

    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段栗儿紧紧的握住了自己的双拳。

    灰袍男人则是不屑的一笑,今天你们两个人都会死在这里。

    段栗儿快速的将自己怀里的一颗药丸给拿了出来,是一颗红色的药丸,就如那天给了的段胜峰的药丸是一模一样的,段栗儿恨自己,这一刻,从来没有这样的恨过自己的无能。

    如果元少风今天真的是死在了这里,段栗儿一定杀了这个老不死的东西,然后去陪着元少风。

    段栗儿将这样的药丸同时的拿出了好几颗,一下子全部的都塞进了自己的嘴巴里面,拿出自己的软剑,向着灰袍男子刺去。

    灰袍男子本来不屑的表,渐渐的化成了惊讶。

    他清楚的感受到了段栗儿的体内的内力一倍一倍的开始暴涨了起来,这内力涨的开始的让着灰袍男子有些恐惧起来了。

    这内力简直与着自己先前的时候,不相上下了。

    但是自己却是使用了那个绝招之后。

    内力就算是使出来了,也没有段栗儿强大。

    你吃了什么鬼东西?灰袍男子问道。

    段栗儿慢慢的睁开了自己的眸子,全部漂亮的眸子,此刻却是带着嗜血的光芒。

    能让你上西天的东西。段栗儿冷冷的说道。

    随后软剑变向着灰袍男子刺去。

    灰袍男子快速的躲了开来。

    段栗儿的内力不止是暴涨了好几倍,就连手都是极其的快。

    运用着软剑,根本让着灰袍男子措手不及。

    上划出了好几道的伤口。

    灰袍男子咬牙咒骂了几声,便又快速的躲了开来。

    可是段栗儿就如一个杀人的机器一般,无知痛不痛,唯一的信念就是要杀个这个老不死的。

    段栗儿用着内力将软剑抬起,随后向着灰袍男子刺去。

    软剑就像是一条灵活的蛇一般,似乎能够知晓自己的目标是谁,招招向着灰袍男子的要害地方刺去。不死不休。

    灰袍男子开始有些招架不住段栗儿了。

    看着段栗儿就像是看着一个疯子一般。

    噗!

    血雨洒落。

    灰袍男子的半截手臂便被着段栗儿给砍了下来。

    灰袍男子快速的点住了自己的手臂位。

    段栗儿想要再次的刺向灰袍男子的时候,灰袍男子便向着外面飞去了。

    已经逃走了。

    段栗儿想要追上去,但是的感觉自己的头一昏,随后便是摔倒在了地上了。

    体之中没有一丝丝的能源力。

    仿佛全部的力气都被抽光了一般。

    段栗儿就连眼眸都睁不开来。

    这是是药的后遗症来了。

    段栗儿感觉自己的脑袋极其的疼痛,同时也知道,这药吃了下去之后,对于自己的体有会有着什么样子的影响。

    脑袋很是昏沉,段栗儿突然的在一颗的大树一下,坐着的一对男女。

    女子长的十分的漂亮的,挂着甜甜的笑容,躺在了自己边一个极其俊逸的男子上。

    男子的眸光温和包含了无限的柔

    那两个人不是段栗儿先前梦到的,杜栗和欧阳宇吗?

    自己怎么会又看见他们两个。

    这一次却还是那么的清晰。

    突然之间,画面一转。

    段栗儿便看见了一个女子躺在了白色的病之上,但是脸色泛白,就像是死了一般。

    可是段栗儿却是看的清清楚楚。

    这个女人,不就是她前世的自己吗?

    她怎么会看见这些东西?

    病房的门被打了开来,走进来了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子,但是脸上的胡渣,很是明显。

    十分的落魄的跪在了段栗儿面前。

    也就是前世的自己。

    现在只是一具尸体。

    段栗儿看着这个男人。

    记忆之中还是很是清晰的,他是那个一直领着自己长大的男人。

    那个前世自己,最感恩的男人。

    他教会了自己一切。

    现在看见他跪在了自己的面前,段栗儿的心猛然的一颤。

    特别是看见他抱着自己,眼泪流在自己的脸上,吻着自己的尸体的时候。

    轰的一声,炸开了段栗儿的脑袋。

    段栗儿不可置信的睁大自己的眼眸。

    他居然会吻着自己。

    画面还是一转。

    便看见了那个男人中枪倒地的那一刻。

    段栗儿的心一下子窒息了。

    并不是别人所开的枪,而是自己,段栗儿亲眼看见他举起枪往着自己的脑袋开去。

    段栗儿想要去阻止他,现在却发现自己跟就做不了什么。

    一点都做不了。

    段栗儿感觉自己要疯了。

    眼睁睁的看着他倒在了血泊之中。

    浑都是血淋淋的。

    但是看见了他手上的一枚纽扣。

    段栗儿似乎惊吓到了,捂着自己的唇瓣,后退的几步。

    那颗纽扣,是自己,自己当年亲手送给他的。

    段栗儿向着他抱去。

    想要把他抱在怀中,但是双手却是穿透了他的体,就连触摸,都触摸不了。

    段栗儿想要尖叫。

    可是喉咙却是发不出一丝丝的声音。

    整个人漂浮在空气之中。

    杰森……

    画面又是一转,段栗儿又再次的看见了杜栗。

    还有欧阳宇。

    两个人并排的躺在了一起,静静的,安详的,不忍让人去打扰。

    段栗儿紧紧抓紧自己的头发。

    为什么。

    她现在倒是在怎么回事。

    脑袋又是撕心裂肺的疼了起来。

    突然的眼眸睁了开来。

    段栗儿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扭过头,便看见了自己旁边的人,此刻紧紧的盯着段栗儿。

    段栗儿刚刚才坐了起来,却是被墨安景一把给抱住了。

    段栗儿一愣。

    墨安景,你松手。

    墨安景颤抖的抱着段栗儿,这么多天的守护,墨安景,真的以为她醒不来了,幸好,真好,她醒来了,可是他却是松不开手了。

    你没事,真好,阿栗。

    这是墨安景第一次的叫着段栗儿的名字,更是第一次的叫着她为阿栗。

    段栗儿一愣。

    感受到了墨安景的绪。

    段栗儿努力的扯出了一个笑容。

    我没事!段栗儿的声音还是有些弱小,有些无力。

    段栗儿突然地想起了什么。

    立刻的从墨安景的怀抱之中挣扎,但是没有没有一丝的力气,墨安景,你放开我,我要去看看元少风这么样了。

    墨安景听着段栗儿的这话,这才放开了段栗儿,但是却是按住了段栗儿的肩膀,对着段栗儿说道,元少风的伤势很严重,这次的西元一战,段胜峰将军已经去了前线了,而且我也接收到了消息,这战若是段将军凯旋而归,西元必定退兵,你们也可以班师回朝了,但是若是元少风这个样回朝的话,肯定会引起大乱的,如果我是凤昭皇帝,我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个这么好的机会的。

    段栗儿明白墨安景的意思,但是此刻最关系的还是元少风现在到底怎么样了,中了那个必杀技,存活的机会微乎其微,而之所以会中,都是因为她。

    段栗儿痛苦的抱住了自己的脑袋,看着墨安景说道,你带着我去,我要看看他到底怎么样了,都是因为我,若不是他为着我挡住了这个必杀技,他根本不会成为这个样子的,他不该这样的。

    墨安景猛然的一颤,元少风之所以受了这么重的伤势,都是因为她?段栗?

    他为着她挡住了杀招?

    墨安景不敢想象,若是这一招落在了段栗儿的上,那么会怎么样。

    元少风,墨安景知道他的实力。

    他远远的更胜自己。

    就连元少风都打不过的敌人,她们两个人到底是遇上了什么样的人?

    但是此刻对着元少风先前所有的不满通通的消散了,他感激他,感激他救了她。

    墨安景想要安慰着段栗儿,但是却不知道该怎么样的安慰。

    随后将着段栗儿扶了起来,对着段栗儿说道,我扶你过去。

    段栗儿浑都提不起劲来,只能靠在了墨安景的手上,一步一步的向着营帐外走去。

    但是段栗儿一出营帐,很多士兵都向着段栗儿问候。

    都是关心着段栗儿体,段栗儿只是点头,墨安景帮着段栗儿跟着他们说了一声没有什么大事。

    走进了元少风的营帐之中。

    段栗儿便看见元少风的营帐之中,有着好多个人都在守着他。

    段栗儿看着上,紧紧的闭着双眸的元少风,吃力的走了过去,推开了墨安景的扶住,一步一步的迈了过去。

    这么的几步路,似乎过了一个世纪般的漫长。

    段栗儿不小心一个不稳倒在了边,冷风想要去付段栗儿,却也被着段栗儿给推了开去。

    冷风皱眉的看着段栗儿,关心的问候道,段军师,你没事吧?

    段栗儿摇了摇头。

    而宋阳却是跑到了段栗儿的面前,看着段栗儿凝重的问道,段军师,为什么你和大哥都受了那么重的伤?

    段栗儿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的说了。

    看着元少风那张烧的面目全非的脸庞。

    段栗儿感觉自己的眼眶有些湿润。

    他是为了救我,才会受了那么严重的伤。半响,段栗儿才慢慢的说了出来,声音有些小,但却用了段栗儿全的力气。

    段栗儿一瞬间,全部的人都沉默了。

    就连宋阳也是愣到了。

    段栗儿闭上了自己的眼眸,对着宋阳等人说道,里面先回去一下可以吗?

    几个人点头,都一一的出去了。

    段栗儿知道,其实他们心里现在极其的复杂,就像着自己一样。

    等着他们全部都走了出去之后。

    段栗儿的才伸出了自己白皙的手指,轻轻抚摸过元少风的脸颊,很是小心翼翼。

    白皙的手指与着元少风的这张被烧毁的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看着这脸庞,再也找不出一丝的俊逸之感,剩下了只是恐怖。

    就算是自己能够补回他的脸庞,但是这些瑕疵都也永恒的留在了元少风的脸庞之上了。

    忽然的。

    内心深处泛起深厚的痛苦。

    用着自己的手指搭在了元少风的手腕上,却发现全的筋脉都断裂了。

    段栗儿的手开始的颤抖了起来。

    鼻子一酸。

    一滴眼泪便滴落在了元少风的脸颊上面。

    血与的混合。

    这是段栗儿人生之中第一次流泪。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那样的控制不住自己了。

    不知道为什么,一种极其的心痛的感觉围绕着自己的心头。

    她也是人,她也会痛。

    可是该死的自己根本就使不出什么力气,只能慢慢的等着自己的力气慢慢的恢复。

    突然的口一阵的绞痛。

    噗!

    段栗儿喷出了一口鲜红色的血液。

    段栗儿捂住了自己的口。

    将着元子恒给着自己的那瓶的药水拿了出来,这里面还剩下半瓶左右,段栗儿一直随带在上。

    将着半瓶药水全部的喝了下去。

    段栗儿知道,这是毒素发作了。

    比她预想之中的还要快。

    元少风不能够死,段栗儿不予许他死。

    听见段栗儿在里面的动静,墨安景快速的闪了进来,随后冷风和宋阳也跟了进来。

    三个人一进来看见的便是段栗儿倒在了地上,以及她嘴角的鲜血和她面前的鲜血。

    段军师,你怎么了?宋阳问道。

    段栗儿虚弱的摇了摇头。

    随后对着墨安景说道,将我先送回去,我要调理一下体。

    墨安景点头,也不顾着别人的目光将着段栗儿一把的抱了起来,随后向着她的营帐走去。

    一路上,士兵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

    这绝对的够劲爆了。

    墨安景将段栗儿放在了上之后,随后开始闭眼,慢慢的开始打起了坐。

    而墨安景则是坐在了段栗儿的旁。

    守护着段栗儿。

    看着段栗儿惨白的脸庞,墨安景感觉有些难受。

    说不清的绪,弥漫心头。

    段栗儿感觉自己的体之内的内力开始慢慢的凝聚了起来。

    过了许多。

    段栗儿这才睁开了自己的眸子。

    虽然还没有全部的恢复,但是却也恢复了一半了。

    段栗儿睁开眼眸的第一时间便看见守在自己的头的墨安景。

    段栗儿微微的闪了闪自己的眼眸,看着墨安景有些柔和。

    墨安景慢慢的开始的睁开了自己的眸子,刚刚等在着段栗儿的时候,他有些困意,才微微的闭上了眸子,先前照顾了段栗儿一天一夜眼眸就连闭都不敢闭。

    一直的守护在她的边。

    好了吗?墨安景问道。

    墨安景看着脸色有些恢复正常的段栗儿,心也放松了很多,刚刚看见段栗儿吐血了的时候,墨安景就连杀人的冲动都有了。

    段栗儿淡淡一笑,点了点头。

    我已经好多了,谢谢你,墨安景。

    段栗儿突如其来的一句谢谢,把墨安景给说的不自在了。

    墨安景轻咳了一声,冷冷的说道,谢什么,不用这么的矫

    段栗儿无奈。

    随后从上走了下来,走到了下面。

    将自己所有的东西全部的都放在了桌子上面。

    瓶瓶罐罐的东西特别的多。

    段栗儿将这些东西,全部的分类放在了桌子上面。

    但是还是,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段栗儿忽然的睁眸,好像是想到了什么。

    卷起了桌子上面的东西,快速的跑到了元少风的营帐之中。

    而墨安景看见段栗儿就这么的跑了出去,也不追了上去了。

    段栗儿匆忙的闪进元少风的营帐。

    宋阳和冷风等人都齐刷刷的看着段栗儿。

    段栗儿看见除了宋阳和冷风还有着好几个太医也在这里。

    段栗儿走到了元少风的边,对着那几个太医说道,你们都出去!

    段栗儿的声音冷冷的。

    太医看着段栗儿有些尬尴的说道,段军师,我们正在救治王爷。

    我知道,你们都出去吧!

    段栗儿说道。

    冷风和宋阳不皱眉。

    宋阳虽然很是崇拜和尊敬段栗儿,但是听见段栗儿让着太医出去的时候,还是有些不乐意了,段军师,太医正在医治着王爷呢,你怎么能够现在让太医出去呢?

    冷风也有些不悦的看着段栗儿。

    墨安景也不乐意了,当然墨安景的不乐意跟着宋阳和冷风的不乐意是截然不同的,墨安景酷酷的声音从后面响了起来,段栗的医术可是比着太医的医术高超多了,这个世界之上,只要是她认第二,就没有人敢认第一。

    当然除了元灵子。

    墨安景这句话却是没有说出来。

    而宋阳和冷风却是齐齐的看向段栗儿,段军师,你会医术。

    段栗儿感觉有些疲惫。

    点了点头。

    让着他们都先出去吧,他的伤势,他们是救不了的。

    段栗儿说道。

    段栗儿的这样的一说,宋阳和冷风也不好说什么了。

    太医走了之后,段栗儿对着冷风的说道,帮忙将王爷的嘴角掰开。

    冷风点头,快速的走了上前,将元少风的嘴巴给掰了开来。

    段栗儿眯眼,随后从着自己的袖子之中拿出了一把匕首,这把匕首也是刚刚段栗儿塞在袖子中的,将手里的瓶瓶罐罐的东西全部的放在了桌子上面。

    随后将匕首拔了出来,卷起了自己的长袖。

    白皙的手臂便若在了空气之中。

    段栗儿的手臂很细。

    很白。

    让着别人看着更加的觉得弱不风。

    墨安景和冷风看着段栗儿的这个动作,不一愣,感觉有些不太的对劲,墨安景快速的来到了段栗儿边,一把抢过段栗儿的手中的匕首。

    对着段栗儿不悦的说道,你想要做什么?

    段栗儿见着墨安景将她的匕首给夺了过去微微的皱了皱眉,对着墨安景说道,把匕首给我!

    墨安景没有听见段栗儿的回答,坚决的不把匕首给段栗儿。

    这让段栗儿看着不免想要掐死他。

    我的血能够救他!段栗儿淡淡的说道。

    什么?墨安景愣住了。

    什么时候这血都这么的有用了,既然这样的话,就用我的血吧!墨安景将自己的袖子给挽了起来。

    反正墨安景就是不想让着段栗儿再次的流血。

    她刚刚才恢复过来。

    段栗儿摇了摇头,一把夺过墨安景手中的匕首,墨安景不想放手,但是段栗儿却是淡淡的说道,你的血没有用,只有我的血。

    为什么?你上次不是还是问我要着血吗?墨安景不悦的说道。

    段栗儿抿唇,没有用的,你的血只对我一个人有用,对于其他的人完全是没有用处的。

    别再问我了,我很累。段栗儿抢在墨安景再次的问,问题之前,这样的说道。

    墨安景很是气愤,松开了自己的手,对着段栗儿哼了一声,便重新的坐回了先前的位置上面去了。

    段栗儿知道自己的清楚在做些什么。

    她的血是万毒不侵的,先前这种毒或许对于解毒很是管用,但是这一次的她经过吃了那几颗药丸的缘故,已经冲破了她体的极限,那些个毒素通通的涌了出来。

    在自己的体之中乱蹿。

    就连元子恒的解药,她现在都要减少到两个月了,但是很快她的体便会撑不住的。

    但是她现在的血液却是对于元少风极其的有用的,毒到极致的血液,已经能解万毒的血液,这些一融合,对于修复筋脉还是十分的有用的。

    现在元少风只要将筋脉所修复好,那么一切都不是什么问题了。

    冷风和宋阳看着段栗儿,虽然让着段栗儿割血给元少风是不好的,她的体还没有恢复完全,但是听见她的血液能够救元少风,私心里还是希望段栗儿现在能够将血液喂给元少风的。

    毕竟元少风受着这伤也是因为段栗儿。

    虽然冷风他们知道,元少风一定是自愿的。

    段栗儿没有再迟疑,将匕首一刀划过了自己的手臂,鲜红的血液滴滴答答的全部的都流进了元少风的嘴巴里面。

    将血液全部喂进了元少风的嘴巴里面之后,段栗儿这才拿起那边一个小瓶子,将药粉洒在了自己的伤口之上,随后从上撕扯下了一块布,随后包扎了起来。

    段栗儿微微的闪了闪眼眸,却感觉不出一丝的疼痛,看着躺在上的元少风,段栗儿的眸色微微的柔和。

    这个傻子,他如果死了的话,他在凤昭所有的付出那都将付之东流了,还有跟随着他的所有的人,如果他不在的话,谁来保护跟着他的人?谁来指挥跟随他的人?

    元少庭一直都是忌讳着元少风的,恨不得将元少风弄死,怎么可能会在元少风离开之后放过其他的人呢?

    说不定还会给着元少风按个什么罪名之类的,兄弟之间的争斗,永远都是无止境的,特别是皇家的人。

    自古以来有那几个兄弟不是自相残杀的,又有那几个有着一个好下场的。

    清宫九子,一个个最后都落成了什么样子的下场,就算是做了皇帝之后斗争也是不会终止的,因为隐患还是存在的。

    不说清宫,就说这现在。

    这个世界。

    凤昭,西元,魏国,秦国,青柠,哪个又是没有斗争的?

    段栗儿心疼的看了一眼元少风。

    随后抬起了自己的眼眸,对着宋阳和冷风,还有墨安景三个人说道,你们三个人先出去一下可以吗?

    我想要继续的检查一下,你们先出去,在这里,我不好施展。

    段栗儿这样说,三个人点了点头,便走了出去。

    但是在走之前,墨安景却是又转看了段栗儿一眼。

    等着他们走了之后,段栗儿坐在了元少风的旁边。

    就这么的静静的看着元少风。

    ------题外话------

    【178654504【蓝新月198825【名字好难取哦【小狐狸131【哭心在哭送的月票,【屈媛送的4朵花花,么么么,你们!

    ——

    话说…。少了一千字…。表拍我…。呜呜~~~因为…。好困。

    【这几天的更新都会晚一些的!因为现在晚上没有那么多时间来码字了,哭,刚刚才码完这章……呜呜,今天喝酒席都没有去!光在家码字了。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军师:美人倾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