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咒你不得好死

    但是里面的还是叽叽喳喳的在聊着一些别人的私事。

    段栗儿对着自己后的墨安景勾了勾手指。

    墨安景看着段栗儿这个样子,不免觉得有些可气,但是还是乖乖的来到了段栗儿的边,紧皱眉头,看着段栗儿,也不知道她听到了些什么东西。

    段栗儿微微一笑,示意墨安景进去。

    墨安景眯眼,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段栗儿倒是稀奇这个家伙倒是开窍了呢,点了点头。

    随后墨安景便推开了门走了进去,而墨安景走了进去之后,里面的三个人已经站了一旁去了。

    墨安景看见那三个人冷峻的面庞带着一股嗜杀的味道,好久不见了。

    无心无泪无痕三人看见墨安景的时候,不免的愣到了,墨安景,你怎么会在这里?

    墨安景双臂环抱着宝剑,冷冷的看着他们,你们三个人都在这里,我怎么就不能在这里呢?

    前天你们送给我的礼物还真的是丰厚的。

    墨安景思前想后还是觉得这些人是他们三个人派来的,这些人都是西元的人,不出意外的话,也是为了这次的行动。

    而自己却阻饶了他们。

    所以一定要除掉自己。

    无心无泪无痕三人的脸色齐齐的一变。

    无心眯眼看着墨安景,冷哼道,我们派出了那几十个人,一个人都没有回来,还真的是算你命大。

    昨天得知那几十个人全部都死在了墨安景的剑下了之后,他们三个人不都气得半死,这几十个人可都是一等一的精英,居然就这么的死了。

    早知道就他们三个人联手出击了。

    也就不会损失的那么严重了。

    墨安景眸色越来越冷冽,果然他猜的一点都没有错,这些人都是这三个老家伙派来的,要不是这三个老家伙派了那些人过来。

    那么自己也就不会被着段栗儿那个家伙那么的羞辱了,也不会这么的倒霉了。

    墨安景将着一切全部的都怪在了无心无泪无痕三个人的上,既然欺负不了段栗儿,那么也只能将自己的心中的悲愤绪转移到这三个老家伙的上了。

    墨安景的周围涌起一股子杀气。

    无心无泪无痕三个人看见墨安景拔剑,不免嗤笑,墨安景,就凭你一个人,你也想对付我们兄弟三个人?也好,既然现在你想找死的话,我们就送你上西天,已祭我们兄弟几十个人亡魂。

    无心无泪无痕也全部的准备好了,准备全力对付墨安景。

    墨安景勾唇,我一个人就够了,你们三个老不死的,早就可以去死了。说完墨安景便拔剑一把刺向了中间的无泪。

    无心无泪无痕三个人也向着墨安景攻击而去。

    无泪用着袖子挥开了墨安景的利剑。

    但是单打独斗,他们还是没有墨安景厉害的,袖口被着墨安景划破,本来墨安景可以一剑取之命的,但是旁边还有着无心和无痕两个人的攻击,使者墨安景将这无泪的袖口划开之后,便躲开了无心和无痕两个人的攻击。

    无心一掌向着墨安景劈去。

    墨安景则是哼了一声,很是不屑于无心。

    一个闪就躲到了无心的攻击。

    墨安景闪到了无心的后,一脚踹飞了无心。

    力道极其之大。

    使得无心感觉自己的口都要炸开了,一股子的鲜血涌在喉咙间,无心咬牙,将着这口子的鲜血给又吞了回去。

    无痕与着无泪看着自家的兄弟被墨安景一拳踹飞,不使者更大的力道向着墨安景袭去。

    墨安景转,用着利剑。

    快速的运用着,内力之大,炸开了桌子与窗户。

    巨大的声音吓坏了旁边住着的客人。

    段栗儿站在外面看着里面的打斗。

    无心的杀招是他的手掌,带着极深的内力,要是谁被这他一掌打中不死也伤。

    而无泪与着无痕则是各种使用着利剑,与着墨安景是一样的,三个人的剑法都极其的熟练,运用自如,特别是墨安景。

    段栗儿看着他一个人对抗着那三个人老家伙,不免勾唇,这个家伙,倒是也厉害的,果真说的不错,若是让她真刀实枪的对着这三个老家伙,段栗儿是做不到的。

    不过若是使用着一点小手段的话,那结果就不一样了。

    墨安景这个家伙的话,就是太不会运用着计谋了。

    跟着她的老爹一个样子,一点都不懂得变通,脑袋都不转转的,小人就小人呗,只要能够胜利,管它是小人还是大人。

    真是的。

    段栗儿叹了一口气,还是看着里面的动静。

    既然墨安景不会变通,那么就让着自己着他变通咯。

    唇角慢慢的牵起。

    墨安景被无心无泪无痕三个人在了墙边,无心狠的看着墨安景,墨安景,你去死吧!

    这个墨安景简直是太可恶了,今天不杀了他,自己绝对不会罢休。

    而且这个祸害留着,对于他们以后行事也不方便。

    若是以后这个家伙以后要是带着魏国的军队来犯西元的话,那么大皇子就更加的不妙了,而杀了这个家伙,将机会让给其他的皇子,说不定以后还是能够卖给大皇子一个面子的。

    这么的一想,三个人神色更加的冷了。

    这一战,不死不休。

    不是他死就是自己亡。

    墨安景则是不屑的一哼,想要杀我?老不死的,你们有这个资格吗?墨安景张狂的模样,看着无心无泪无痕恨得牙痒痒。

    小子,你休得张狂。无心无泪无痕三个人运转自己的内力,向着墨安景发动着攻击,三个人的力量形成了一个极大的能量波源。

    段栗儿眼眸一眯。

    想要出手的时候,却发现在无心无泪无痕三个人的攻击的能量波源之中,墨安景仰天大吼了一声,手中的利剑慢慢的摇动着,伴随着墨安景一声大吼,随后一剑刺了出去。

    无心无泪无痕三个人要在墨安景冲出去的那一刻刺向墨安景,却被墨安景更加的剑刀余波给涉及,三个人的都弹了出去。

    但是墨安景也好不到哪里去。

    噗!

    一口鲜艳的红血喷在了地上,而无心无泪无痕则是齐齐的撞向了对面的墙壁上,上还挂着剑伤,是被墨安景的宝剑所伤。

    段栗儿快速的走了进屋里。

    房里已经根本不像是一个房间了,无论是还是桌子窗户全部的都碎了。

    段栗儿微微眼眸。

    无心无泪无痕看见段栗儿走了进来,捂着自己的伤口,你……你是什么人?

    不知道这个人是敌是友。

    四个人全部都负了伤。

    是敌是友很是关键。

    段栗儿瞄了一眼无心无泪无痕,淡淡的一笑。

    而无心无泪无痕却是认为段栗儿对着他们这一笑,是站在了他们这边的,随后吃力的对着段栗儿说道,快点,墨安景这个家伙现在受着伤,你快点去杀了他。

    墨安景现在受着伤十分的好对付,但是三个人也负着伤,不然的话早就上前杀了墨安景了。

    我为什么要杀他,我跟着他可是一伙的呢。段栗儿耸肩。

    随后走到了墨安景的边。

    而墨安景正好也转过了头,与着段栗儿对视着,段栗儿抿唇,看着嘴角还带着鲜血的墨安景,痛吗?

    段栗儿问。

    墨安景则是被段栗儿这声痛吗,给愣到了,她这是在关心着自己吗?

    墨安景紧皱眉头。

    她怎么会这么的好心的来安慰着自己呢?

    墨安景不由的讽刺一笑。

    但是却是在心底。

    这个家伙一直都倚着欺负自己为乐趣。

    刚刚的时候,不是也没有进来吗?

    段栗儿慢慢的走到了墨安景的旁边,但是接触到墨安景的时候,突然的却闻到了一股很是熟悉的味道,段栗儿快速的扣住了墨安景的手臂,将他的背后点了道。

    噗!墨安景再次的吐出了一口血。

    但是这血却不是红色的了,二十乌黑的,段栗儿拿出了自己袖子中的手帕,塞在了旁边正愣住的墨安景,擦一下。

    随后段栗儿拿出了自己怀中的一小瓶装着液体的瓷瓶,对着墨安景说道,快点将这药喝下去。

    墨安景点头,接过了段栗儿手中的瓷瓶,一下子给喝了下去。

    段栗儿这才舒了一口气。

    我中毒了?墨安景问。

    段栗儿点头。

    随后看向着无心无泪无痕三个人,唇角勾起一抹冷笑,下毒?

    无痕眯眼看着段栗儿,毒的说道,这毒天下间能解的人,很少,要是不想让他死的话,就好乖乖听话。

    无痕以为自己已经控制了段栗儿和墨安景了。

    但是段栗儿却是不屑的一笑,对着无痕说道,这种区区的小毒,天下间能解的人很少?呵呵!

    段栗儿就知道这毒一定就是他们其中的一个人下的。

    墨安景这个大傻子,别人都对着他用着毒呢,先前段栗儿让他对着别人用毒,他还不乐意,不屑于,看样子,别人大脑都比着他的大脑灵活多了。

    无痕见着段栗儿这么的说着,不气愤的说道,黄口小儿,你别这么的大放其词,这毒除了我无痕能解,你觉得这里还有着谁能够解开?

    段栗儿不被着这货的话给逗笑了。

    救你能够解?不过是一种区区的六种毒药合成的小毒,怎么在你的口中就变成了天下奇毒了?段栗儿不感觉好笑。

    这毒她刚刚给着墨安景喝了那药水的时候,就已经解了。

    这老东西还不知道?

    无痕想要再次的反驳段栗儿的时候,却发现了自己上的剑伤口有些问题,一股腐烂的味道弥漫鼻尖。

    无痕猛然的睁大眼睛。

    用着自己的手指搭在了自己的脉上,但是却发现自己上伤口渐渐的开始的疼痛了起来。

    而且是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让无痕都不能够检查自己的脉象。

    但是他也是能够确定了,自己中毒了,而这问题就是出自他的伤口,旁边的无心和无泪也是发生着跟着一样的阵状,三个人的伤口渐渐的开始腐烂了起来。

    墨安景,你居然也对着我们下毒?无痕不可置信的声音响了起来。

    墨安景不是一直不屑于做小动作吗?

    怎么也会下毒?

    墨安景看着无心无泪无痕三人痛苦的趴在地上,走到了段栗儿的旁,看着段栗儿的侧脸,难道是她在自己的剑上抹了一些毒药吗?

    段栗儿扭头看见墨安景正在看着自己,段栗儿无辜的说道,你别用着这种眼神看着我,怪惊悚的,你剑上的毒药是我抹上去的。

    墨安景皱眉,我都说过我不屑于做这种事

    段栗儿耸肩,我知道你不屑于做这种事,所以没有让你做啊,这件事是我做的,又不关你的事,你别这么的自恋,而且下点毒也是很正常的,刚刚这个老不死的给你下毒的时候,你忘记了,若是我不会解这毒,你还不是被这个老不死的给威胁了?墨棉花你的脑子能不能转转弯?

    段栗儿真的是无语了,遵守什么江湖道义啊之类的,这种是最虚的东西了。

    你认为是很正直的人就真的很正直?

    你认为是很歹毒的人就真的很歹毒?

    段栗儿白眼,嗤之以鼻。

    墨安景被这段栗儿这样的说,轻咳了两声,随后扭头,她说的其实也有道理,毕竟刚刚这个老不死的也给了自己下毒了。

    若是刚刚没有她解毒的话,自己就真的会被威胁了。

    但是让着墨安景对着段栗儿低头的话,墨安景还是做不到,所以只好扭头。

    而无痕听着段栗儿的话则是气的半死,忍着痛,口齿不清的说道,你……你居然解开了墨安景上……的毒,还对着我们……下毒……你到底是什么人?你对我们下了什么毒?

    段栗儿淡淡的一笑,走上了前,看着无痕笑眯眯的说道,你这个老家伙不是厉害的吗?你的毒都是天下奇毒呢,你连我这小小的小小的毒都看不出来啊?

    段栗儿语句中讽刺的意味极其的浓厚。

    你……无痕不被着段栗儿给噎住了。

    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简直气死他了。

    心都受着折磨。

    无心毒的看着段栗儿,你个小杂碎,今天你要是不把解药给交出来,我们兄弟三个人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让你生不如死。

    段栗儿配合的做了一个害怕的动作。

    哇,你怎么的厉害啊,我太害怕的了,我害怕死了,怎么办,你要怎么的对付我,你是现在跳起来杀了我,还是等你的尸体腐烂之后,你化成厉鬼来折磨我啊。哇,吓死我了,我生平最害怕你这样的人了,你千万不要杀了我啊,我不想死啊,不想死啊!

    看着段栗儿这动作,一直冷着一张脸的墨安景,不噗嗤的笑出了声,这个家伙,墨安景有些哭笑不得了。

    无心也是被着段栗儿给气死了,她这话的意思不就是在说,你现在都没有一点点的能力来对付我,还这么的口出狂言。

    不过段栗儿说的也是事实。

    现在的这种况都是偏向于段栗儿的,无心这么的说着,也只是在闹着笑话而已。

    算你狠。

    无泪咬牙,体的疼痛,让着这三个人痛不生。

    墨安景看着他们正在腐烂的伤口,对着段栗儿问道,这是什么毒,一般不是中毒的人很快就会死了吗?他们的脸上还没有开始泛黑。

    无痕听着墨安景这么的说,看向了无泪与无心的脸色,的确没有泛黑,难道这不是毒?那为什么这么的痛?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段栗儿耸肩,这毒可不会那么的容易死呢。

    这毒中了之后,看着他们的体快速的溃烂,冒起一个个的黄色脓包,过了现在还不会死,要过上七天之后才会真的死去,但是七天之后他们的体就是根本不能够看的了,里面有涌满着白色的蛆虫,一条一条的在他们溃烂的体之中的穿梭,一条一条的涌动着,就像是面条一样,一根一根的,又粗又长,如果可以的话,你可以用着一双筷子去挑起来,它会扭动着体,将它们放在了一个碗里,就像是一碗面条一样。段栗儿说道。

    其实这这种毒就是上次跟着黄妙语说的毒,这次是真的用到了人的上了。

    而墨安景的反应也跟着黄妙语差不多。

    一股恶心的感觉涌上了心头。

    这个家伙也太恶心,重口味了吧?

    这样的毒,她到底是怎么想出来的。

    而无心无泪无痕三个人则是被段栗儿这番话给吓的半死。

    脸色惨白。

    幻想着自己真的变成了段栗儿所说的那个模样,那就真的恶心死了,他们简直接受不了,段栗儿的话就是像魔咒一样。

    似乎真的感受到了自己的体之中有着白色的蛆穿着,涌动着。

    墨安景看着无心无泪无痕的反应,则是感觉到畅快的,这个家伙原本折磨别人更加的狠,看来受伤害的不止自己一个人啊。

    对着自己她欺负的到还是比较轻的了。

    手段也没有这么的狠毒。

    某个受虐成的家伙,自我安慰的想着。

    而段栗儿却是无视他们的痛苦,淡淡的说道,死吧死吧,都死了吧!

    你怎么如此的恶毒。

    无泪喊道。

    段栗儿耸肩,我一直都很狠毒,不止你一个人说我狠毒,反正我也听习惯了这些话,你们随便的说吧,墨棉花,我们走吧!

    墨安景则是被着段栗儿这声墨棉花给气的咬牙,在那么多的外人的面前,你能不能给我一点面子?

    段栗儿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若有所思的说道,你想要什么面子?墨哥哥?

    墨安景……

    段栗儿和墨安景转准备离开的时候,无心终于抵不住自己的内心,对着段栗儿痛苦的喊道,求求你饶了我吧,你要怎么样,我都听你的。

    无泪和无痕看着无心这么的没有骨气,不怒道,无心,你还是男人吗?

    大哥大哥,小弟不想死啊。无心说道。

    你闭嘴!

    但是就算是无痕和无泪让着无心闭嘴,无心还是对着段栗儿喊道,求求你了,救救我吧,你想要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

    段栗儿止住脚步,扭头对着旁边的墨安景眨了一下眸子。

    怎么样?

    段栗儿勾唇。

    墨安景嘴角抽搐了一下,他知道段栗儿这眨眼是什么意思,不就是在跟着他说,她神机妙算么。

    段栗儿转过走到了无心的旁边,真乖!

    说吧,你们跟着黄忠交易的地点在哪里,还有你买兵器的银子!段栗儿一改慵懒,声音带着一丝的冷冽,紧盯着无心。

    无心被着段栗儿这样的看着,不免有些可气,但是现在自己的小命还在她的手上,只能够乖乖的配合着,正要说出口的时候无泪和无痕却是对着无心说道,不能说,你要是说了的话,大皇子还是不会放过你的。你最终的结局还是死。

    段栗儿不悦的看了一眼无泪和无痕,对着无心说道,你是想要痛痛快快的死呢,还是这样全腐烂而死?你要想清楚,我可以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就连你自杀的权利都没有。

    段栗儿这话可不是吓唬人的。

    无心咬牙,拼了,对着段栗儿说道,和黄忠的交易地点是在后天晚上的黄府后山上的凉亭中。

    那兵器的钱,我们没有,本来就不打算用钱买的,等着黄忠交了货,就将他给杀了的。无心说道。

    无泪和无痕则是对着无心咆哮道,无心,你怎么能够将这些全部的说出来,大皇子可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啊。

    但是无泪和无痕的咆哮也是没有用的。

    在现实的面前,就算是理智什么的,也都全部的屈服了。

    就是这么的现实。

    只是为了让自己不痛苦。

    段栗儿挑眉,我怎么就能够相信你说的都是真的呢?

    无心咬牙,看见段栗儿不信,不更加的气,我说的都是真的,我若是骗你的话,你大可一剑现在就杀了我。

    自己都把话说再这个份上了,段栗儿要是再不信的话,他就真的要急死了。

    我不信的话,就一剑杀了你?

    段栗儿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无心点头。

    我绝对没有骗你。

    体上面的疼痛让着无心的上唇和下唇都有点合不拢,说话的声音都是怪异的。

    唔~我懂了。

    段栗儿的话一说完,便拔出了墨安景手中带有着毒药的利剑,往着无心的脑门刺去。

    一刀毙命,连着利剑也带着无心的头颅被刺进了墙壁之中。

    而无心却是睁大着眼眸口眼鼻耳都开始滴滴答答的流着血。

    黑色的血液流淌在了无泪与无痕的旁边。

    无泪和无痕一瞬间也傻了,你怎么能够这么的做,他都已经将他知道的,全部都告诉你了,你为什么还要杀了他?

    无泪和无痕真的是感觉段栗儿简直太狠毒了。

    而站在段栗儿旁边手中的剑被拔出的墨安景也是愣到了,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又看向了旁边的段栗儿,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段栗儿会这样的对待无心。

    段栗儿呵了一声,我这样的做,是已经是很仁慈了,其余让他活着痛苦还不如死了,而我只是替着他结束他的痛苦而已,还有,我最讨厌这种背叛的人了,在我眼中该死。

    段栗儿将自己手中的匕首甩在了无泪与无痕的面前,冷冷的说道,不想我要解决你们,你们就自己解决吧!

    无痕颤抖的拿起了段栗儿甩给他的匕首。

    抬眸狠的看着段栗儿,我诅咒你,生生世世不得好死!

    说完便一刀割开了自己的脖颈。

    而无泪看着无痕割开了自己的脖子,不痛苦的嘶吼,双眸发红的看着段栗儿,我也咒你……无泪的话还没有说完,一把匕首就已经插入了他的脑门。

    段栗儿看着这把匕首,不解的看着旁边的墨安景。

    而墨安景则是转向着门口走去。

    其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在那个老不死诅咒着段栗儿的时候,他心里面那么的愤怒。

    段栗儿看着墨安景走出去的背影,转拿出自己怀中的瓶子,将白色的粉末全部倒在了三具尸体上面,后面的尸体快速的化成了一滩黄水,而段栗儿则是大步的走了出去了。

    走了房门之后,段栗儿看见正在楼梯旁边等着自己的墨安景,段栗儿勾唇,加快脚步走了上去,伸出了自己的手,想要捏一捏墨安景的脸蛋的时候,墨安景却是快速的闪了开来。

    段栗儿感叹道,哎,果然就不能够让你恢复内力啊,现在就欺负你,都碰不着边了,哎,自作孽不可活啊!段栗儿的唉声叹语让墨安景冷汗连连。

    但是该死受虐倾向突然的冒了出来了,看着段栗儿不自然的说道,算了,让你在捏一次,但是下一次你要再捏的话,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噗……

    段栗儿真的是想要喷笑,挑了挑眉,我现在不想捏你了。

    墨安景……。

    墨安景好看的眉头全部都皱了起来,看着段栗儿下楼的背影,说道,喂,你这个人,不是说了让你一次吗?给你欺负,你还不要啊。

    段栗儿一笑,却是没有回应墨安景。

    墨安景气愤的踹了一下楼梯扶把,也只能下楼去了。

    段栗儿下楼之后,见着躲在柜台后面的掌柜与着店小二,抿唇,掏出了一张银票,将银票放在了桌子上面,便转走了。

    墨安景看了一眼桌子的银票又看了一眼前面走着段栗儿。

    开始皱起眉头,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

    先前那么的狠辣,现在又给着别人赔钱。

    墨安景越来越搞不明白段栗儿了。

    等走到了一处没人的地方的时候,墨安景这才一把拉着了段栗儿手臂,但是在段栗儿目光的灼灼注视之下,又讪讪的给松了开来,对着段栗儿问道,你真的不相信无心所说的话?

    没有啊!

    那你为什么还要杀了他?

    墨安景问。

    段栗儿抬头对视着墨安景,我杀了他是给他一个干脆,就算我不杀他,我也不会救他的,难道要放虎归山吗?年,你用着你的棉花脑袋,好好的想想!

    年?墨安景不解的问。

    她在说些什么东西,墨安景愣是没有听懂这词。

    段栗儿扯出了一个不自然的笑容,年的意思就是,年啊!

    墨安景……。

    段栗儿将准备想要回去找段胜峰了。

    对着墨安景说道,我等会要去我爹那边,你也要一起跟着去?

    段胜峰肯定是认识墨安景的,若是让墨安景一起过去了,不知道又要出什么乱子了,而且现在凤昭正在紧急的时刻。

    墨安景不悦的皱起了眉头,你使唤完了我,你就把我给丢弃了?有你这么的始乱终弃的人吗?

    段栗儿……。

    她始乱终弃?

    嘴角抽搐了一下。

    段栗儿吸了一口气,墨棉花,你可以再聪明一点吗?

    墨安景:我一直很聪明!

    段栗儿真想爆粗口,聪明你个头!

    你要知道,我父亲,也就是段胜峰,他会不认识你这个魏国三皇子下吗?你要知道,在他的面前,你不是我的师弟,你是魏国人,若是平时你跟着我一起去见我爹,我是绝对没有什么意见的,但是如今凤昭和西元正在打战呢,你们魏国凑什么闹?

    段栗儿向着墨安景一一的分析道。

    墨安景也听清楚了段栗儿话中的意思,随后冷哼一声,转过自己的体,背对着段栗儿说道,不行,我不走,你得好好的安排我。

    段栗儿……

    擦,这货听不懂人话啊?

    泥煤子!

    段栗儿爆粗了。

    但是墨安景却是听不懂段栗儿的话,也没有多大的反应,但是却也感觉到了段栗儿有些愤怒,这才不自在的又重新的转过了,对着段栗儿说道,你就别赶着我走了,算了,我大不了让你在欺负一下,可以不?

    墨安景说道。

    不行,就算你把你的体献给我,你都不能够留下来。段栗儿说道。

    墨安景快速的退后了一步,对着段栗儿说道,你不是男人么,你既然是男人的话,你干嘛要劫我的色!

    段栗儿叹气,哥,我只是在打比方!

    墨安景眼眸一眯,我不是你哥!

    段栗儿嘴角一抽搐,我知道你不是我哥,你是我祖宗。

    墨安景……

    我不是你祖宗。

    段栗儿……。

    最后的最后的最后。

    在墨安景这顽强的毅力的磨说下,他给跟了上来。

    要不是这货是自己的师弟,段栗儿早就拍死这货了。

    墨安景走在段栗儿的旁边,但是此刻的模样却已经完全的便了样子了,先前的样子是十分的冷峻,酷酷的,但是现在的样子却是十分的白静,看着很可,与着先前的样子简直就是一个极差。

    我这个样子是不是有点奇怪?墨安景问。

    没有啊,我觉得看着舒服的,你要相信我的技术,一般的人,不对,是不可能有人会发现你的带了人皮面具的。段栗儿对于这点是十分的有着自信的。

    因为她做的人皮面具就连着气味都是没有的。

    除了自己,别人是根本认不出来的。

    不过,你过一个星期变要将它换一次,反正你来找我就可以了。

    哦!旁边的长着一张可包子脸的男子,摆着一张脸,冷冷的说了一个哦。

    若是让别人看见,肯定是会笑喷的。

    这与格与相貌实在是太不相配了。

    找到了段胜峰的地方的时候,段栗儿和墨安景加快了脚步。

    段栗儿走到守门口的时候,守门的士兵便将段栗儿给拦了下来了。

    段栗儿只能让着他去通报段胜峰了。

    很快,段栗儿便看见了段胜峰的影。

    守门的士兵看着段胜峰出来,这才相信了段栗儿的话,将段栗儿给放了进去。

    段胜峰走到段栗儿的面前,眉头微微的皱起,阿栗,你怎么在这里?

    段栗儿勾唇淡笑,等会跟你说!

    段胜峰点头。

    不过视线若在了段栗儿边的墨安景的时候,却是露了疑惑的神色,对着段栗儿说道,阿栗,这位是?

    段栗儿耸肩,伙伴。

    听着段栗儿这么的说,段胜峰这才点了点头,对着墨安景说道,在下段胜峰!

    段栗儿听着段胜峰还用着江湖人士的介绍方式的时候,不由的脑门上滴下一个大汗滴,但是段栗儿没有想到的是墨安景也学着段胜峰的介绍方式的向着段胜峰介绍道,在下墨白!

    至于墨白这个名字,还是段栗儿随口道来的。

    咳咳,段栗儿这么说来着的。

    墨棉花,等会你要是见着我爹了,你可别脱口而出,你叫墨安景。

    那我不说我叫墨安景,我叫什么名字?

    这个墨安景问的。

    既然你叫棉花,棉花,棉花,棉花是白色的,那么你就叫墨白吧!

    但是段栗儿却是没想到自己随口道来的名字,墨安景这货,还真的用上了。

    段栗儿不怀疑,自己是不是有着取名字的天赋。

    段胜峰和墨安景两个人都互相的介绍过了之后,段栗儿便让着墨安景一个人自个的待着去,她还有着事要跟着段胜峰说,这个棉花碍在这里了,自己没有办法跟着段胜峰沟通。

    段胜峰和段栗儿走进了段胜峰的营帐之中,段栗儿选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段栗儿看见桌子上面的茶水,便为着段胜峰到上了一杯茶水。

    也为着自己的添了一杯。

    段胜峰接过了段栗儿倒的茶水,喝了一口之后,对着段栗儿说道,那个男人可信?

    段栗儿白皙的修长的手指执起茶杯,目光看向段胜峰,随后点了点头。

    段胜峰见着段栗儿点头了之后,这才将心里的一块石头给放了下来,在现在这种紧急的时刻,是出不得乱子的,既然阿栗说着这个人可靠的话,段胜峰也就放心了,阿栗是自己的儿子,段胜峰相信自己的儿子,而且从小到大,他也从来都没有让着自己心过一件事

    有着这样的一个儿子,自己这个做爹的,极其的光荣。

    对了,你怎么来这里了?段胜峰问。

    段栗儿勾唇,她也知道段胜峰会这样的问的,来看看洛阳城的况,这西元的大军还真的不屈不饶。

    段胜峰冷哼道,看老子不将他们全部都打回娘胎去!

    段栗儿……。

    娘胎去?

    段栗儿汗哒哒。

    爹,您这说话的水平也太高超了。

    你是今天过来的?段胜峰看着段栗儿,继续的问道。

    段栗儿摇了摇头,已经来了好几天了。

    那你前几天怎么不来找爹?

    段栗儿笑道,我这几天虽然没有来这里,但是我却是在洛阳城中发现了一件事。段栗儿不打算隐瞒段胜峰,还是对着段胜峰道出了实

    段胜峰听着段栗儿这话,皱眉问道,什么事

    段栗儿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水,但却把段胜峰给急死了,都不知道他这个慢悠悠,不慌不乱,不急不忙的子是像着谁的,反正自己是绝对不是这个样子。

    段胜峰的子与着段栗儿就是一个极差,一个火急火燎的,一个不急不忙的。

    段栗儿放下了茶杯,这才对着段胜峰说道,爹,你知道,这个洛阳城的黄忠吗?

    段胜峰颦眉,黄忠?是不是就是那个洛阳城开着最大的兵器店铺的黄忠?段胜峰对着这个人还是有着一点的印象的。

    先前的谈着兵器的时候,段胜峰有注意了一次。

    段栗儿点头,恩,就是他。

    他怎么了?难道你说的那件事是跟着他有着关系的?段胜峰问。

    段栗儿点头,恩,我们有跟着黄忠订了一批的兵器,但是西元国也有意争着这批兵器,而黄忠那家伙决定与着西元合作,将着这些兵器全部的卖给西元。

    不过他倒是太异想天开了,这西元国的人拿到了兵器,可是打算着要将他给杀了的。

    段栗儿淡淡的说道。

    他以为这些钱是这么的好拿的?

    段胜峰听见段栗儿说着黄忠要将兵器给卖给西元国的时候,不愤怒的猛拍了一下桌子,简直太可恶了,他难道不想活了,这可是通卖国之罪,是要满门抄斩的!

    段胜峰这猛的一拍桌子是在段栗儿完全都没有防备之下的,段栗儿的嘴角一抽搐,没有想到她老爹的反应是那么的强烈。

    段胜峰是真的气急了。

    段栗儿叹了一口气,对着段胜峰说道,爹,你也别那么的激动,这件事我们现在不是都已经知道了吗?

    段栗儿这话让着段胜峰找回了一点理智,对着段栗儿点了点头,阿栗,你还发现了什么,那西元混入洛阳城的人,你知不知道是那个?

    段胜峰最担心还是西元混进来的人,城门的守护是很严谨的,一般人的是混入不进来的,但是如果是一些高手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段栗儿对着段胜峰微微的一笑,爹,你当我是白混啊,如果这些事都没有弄清楚,我还会站在你的面前吗?

    段胜峰白了一眼段栗儿。

    还不快点说,你要急死你老子!

    段栗儿……。

    爹,咱们说话能够温和一点吗?爆粗口是极其不好的一件事

    混进洛阳城的人是西元大皇子手下的无心无泪无痕,不过现在这三个老家伙已经死了。段栗儿平静的说道。

    死了?段胜峰疑惑道。

    无心无泪无痕这三个人段胜峰也是有点了解的,武功也是极其之高的,怎么可能就这么的死了?

    段栗儿点头,我杀的。

    ------题外话------

    谢谢【冰倾茉然送的花花。

    ——

    亲的们,《第一军师:美人倾城》是在首发的,如果亲们是在其他的网站看见这本小说的,请搜索一下,,请支持正版,抵制盗版。

    ——

    么么么~你们!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军师:美人倾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