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8、叔叔能忍婶婶不能忍

    黄妙语不被段栗儿给吸引到了。

    段栗儿淡淡笑过之后,转过头,继续的喝着自己的茶水。

    但是却注意着四面八方的动静。

    黄妙语见着段栗儿转了过去,不由的有些失落,随后叹了一口气,端起了一杯茶,也喝了起来。

    过了一会,便看见一道修长的影出现在了门口,段栗儿抬眸看向那道影,背对着阳光,让人有些看不清,等着他走进的时候,段栗儿这才看见了他的模样,面容很清秀俊美,形有些修长,但是看着又感觉有些瘦,其实就像是段胜峰看着段栗儿差不多。

    随后便看见他向着黄妙语的方向走去了,段栗儿这才明白了过来,原来黄妙语今天出来就是为了见他啊,段栗儿闭上眼眸,静静的听着那边的动静。

    黄妙语正在喝着茶水,看见这个男人来了之后便放了手中的茶杯,便快速的站了起,对着男子淡淡的一笑,王公子。

    王君见着黄妙语这样的叫唤着自己不由的有些不爽,对着黄妙语说道,妙语,我早就说过了,你可以叫我君哥哥,我们两个人之间,难道就要如此吗?

    黄妙语微微的闪了闪眼眸,以后我们还是不要在来往了,被别人给瞧见了也是不好的,对你对我都有影响,这是你的玉佩,今天约你来这里,就是为了还你这玉佩的。

    黄妙语将一块颜色极好的玉佩放在了桌子上面,玉佩在阳光底下泛起人的光泽。

    妙语,你这是做什么?王君看着这桌子上面的玉佩,不有些慌了。

    一把拉住了黄妙语的手,紧张的说道,妙语,你这是做什么?这玉佩是我送给你了的,你怎么能够将它重新的还给我,你难道是要逃开我吗?为什么?什么叫做对你和对我都有影响?妙语我早已经跟你说过了,叫你不要胡思乱想,你放心,我一定会娶你的。

    王君看着黄妙语。

    黄妙语一把扯出了自己的手,咬唇,看着王君说道,王公子,我们两个人是不可能再一起的,对不起,我先告辞了。

    正当黄妙语想要走了的时候,便看见黄妙龄的影已经站在门口了,黄妙龄的视线与黄妙语两个人交汇,黄妙龄眼眸之中的火花之色,黄妙语也看见的清清楚楚。

    黄妙龄移至脚步缓缓的走到了黄妙语和王君的桌子旁边,做在了王君的边的一个座位上,对着王君甜甜的一笑,君哥哥,你怎么跟着姐姐两个人一起来这玩都叫我呢,刚刚我在街上转了一会,感觉有些渴了,才来这儿准备喝口茶,正好就看见了姐姐和君哥哥两个人坐在了这里,心里想着好久都没有跟着君哥哥见过了,就上来打个招呼。

    黄妙龄的话说的十分的漂亮,让人找不出一点不悦之色,黄妙语只是淡淡的垂眸,静静的喝了一口茶水,而王君则是笑了起来,看着黄妙龄说道,妙龄这么久不见,可是变得越来越乖巧了,也越来越发的亭亭玉立了。

    黄妙龄不免羞的说道,君哥哥就不要这番的打趣妙龄了。

    黄妙语不自然的笑了笑,随后对着王君和黄妙龄说道,我还有点事就先告辞了。

    黄妙龄见着黄妙语要走,不开口说道,姐姐有什么事呢?应该不急的吧,不知道姐姐先前跟着君哥哥两个人在这里在聊些什么呢,妙龄可是很想知道的哦。

    王君看了一眼黄妙语,眼眸之中有些受伤,对着黄妙语说道,如果不急的话,再留一会吧,等会和妙龄一起回去,妙龄一个人回去,我也不太的放心。

    黄妙语听着王君一话,不由的感觉心里面被什么东西给压住了一般,让人喘不过气来,让黄妙语有种莫名其妙的受伤。

    既然他这么的喜欢着妙龄,又为什么要来招惹自己呢?

    为什么呢?

    就是因为自己傻吗?

    妙龄又三番四次的警告着自己,不准自己跟着他在一起,现在这又算是什么?

    真的是自己介入了他们两个人之间吗?

    黄妙语眼眸低垂,一时间真的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

    而段栗儿却是在旁边听着有些气来了。

    段栗儿真的是没有办法去形容黄妙语了,这样的一个女子,难道她都不知道什么叫做反抗吗?什么叫做抗衡吗?

    就任由着自己这么的做着受气包?

    任由着别人这么的欺负她吗?

    真的叔叔能忍婶婶不能忍。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军师:美人倾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