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它属于你了

    元少风勾唇,狭长的眼眸盯着段栗儿,就按照着你这么说办吧,反正他对我也没有什么用处。那么的残忍的话,在元少风的口中却说的如此的风轻云淡。

    段栗儿反而被愣到了,轻咳了两声,你让我将这地图拿出来做什么?段栗儿将自己袖子之中的地图拿了出来,但是很明显,这个地图并不是凤昭的。

    出去说。元少风说道。

    恩。段栗儿点头。

    将地图翻开在地,元少风对着段栗儿说道,明天休息一天,等着段将军的消息,后天,我会带领军队开始攻打西元国,今天还没有洛离的消息,那么后天他也肯定是不会出现的,只有洛天一个人根本不足畏惧,就要主动发起攻击了。

    段栗儿看着这张地图点了点头。

    思考一番之后,明天我去一趟洛阳城。

    好,我也有这个意思,你去接应一下段将军,现在这边的事,我会处理好。

    话说完,元少风继续说道,不过,你自己小心一点。

    话到了唇边,元少风还是说了出来,但是说了之后感觉有些奇妙,不一样的感觉,但是却发现段栗儿没有看着自己,元少风不由的感觉有些闷闷的,转,对着段栗儿说道,我走了。

    等着元少风走了之后,段栗儿抬眼看着元少风的背影,火红色的,就像骄阳一般,淡淡的勾唇,漂亮的眸子又移到了地图上面,重新折叠好了之后,将它塞进了自己的怀里。

    随后慢慢的向着自己的营帐走去,走了进去之后,段栗儿叫打了一些水来,看着浴桶,段栗儿三两下就将自己上的衣服全部的剥光了,随后跨进了浴桶之中,温润的水包围自己的肌肤,段栗儿慢慢的闭上了眼眸,享受着这仅有着寂静安详的时刻。

    泡完澡之后,段栗儿慢慢的穿上了衣服,低眼,看着自己高耸的部,段栗儿微微的闪了闪眸子,走到了桌子旁边,拿起了一个小瓶子,打开瓶盖子,将你们的药水,全部的喝了下去,这才穿上了外,过了一会,高耸部渐渐的消失不见了。

    就连喉咙也多出了一个凸显易见的喉结。

    段栗儿勾唇,躺在了上,休息的时间也只有短短的一个时辰,不过也足够了。

    穿上了鞋子,段栗儿将桌子上面的东西,全部归类分好,放在了自己上的各个位置。

    随后走了进了出去,刚刚走出去之后,便看见元少风牵着一匹马向着自己走了过来,段栗儿微微的皱了皱眉,看着元少风带着笑容的俊脸,段栗儿疑惑的问道,这马?

    元少风低沉一笑,笑容十分的和煦,红色的衣服显得整个人有种别致异样的俊美,宛如古希腊的神话之中的人物一般。

    马是白色,浑通白,鬃毛极长,体也十分的健壮,看着这马,段栗儿一眼便认出了,这马应该是进贡的极其宝贵的宝马。

    一人一马,简直能够亮瞎别人的眼。

    段栗儿认识这马,但是就是不知道,元少风为什么将这马给带到了她的面前,难道是要给她的吗?送给她这么的珍贵的马匹?不太的可能吧,这马是稀有的品种,能够用到这么的一匹就已经很不容易了吧,怎么能够会这么轻易的就送给了她呢?

    元少风慢步走到了段栗儿面前,随后将手中的缰绳甩给了段栗儿,狭长的眸子注视着段栗儿,轻笑,你将这马儿给驯服了,这马儿就送给你了。

    段栗儿……她难道是预言帝么?

    这么的准?

    你别以为这马儿是很轻易的送给你的,这马儿的脾气不是很好,一般的人是很难将其驯服的,驯服了就是你的,没有驯服的话,就算是我想送给你,你也没有办法骑的。元少风淡淡的说道。

    段栗儿一把接住了缰绳,听着元少风这么的话,也不由激起了她心底深处的好胜因子,转头对着元少风说道,你看着吧,看着我怎么将这马儿给驯服的体体贴贴的。

    拭目以待。元少风的声音响起。

    段栗儿勾唇,迅速的跳到了马儿的上。

    驾。段栗儿一鞭挥了上去。

    马儿的声音将周围的目光全部的吸引了过来,当然大家注意的都是马儿上的人物,段栗儿。

    越来越多的人都围了上来,看着那个骑在白马上面的,那个俊美的如天神般的‘男子’。

    哇,他是不是就是段军师啊?

    是啊。

    天呐,我终于看见我的偶像了,这骑马的姿势真的好帅啊。

    听说如果段军师驯服了这匹马,王爷就将这匹马儿送给段军师呢。另一个人接着说道。

    段军师一定能够驯服的。

    可是看着有点危险,这马儿的脾气看着很不好呢,好几次都快要将段军师给甩了出去。

    这不是还没有甩出去了吗?

    段栗儿也感受到了这马儿的脾气,抓紧了缰绳,又是一鞭挥了上去,驾。

    下的马儿似乎有些发狂了,快速的乱奔,似乎不将段栗儿摔下来就不罢休的架势,段栗儿眯眼,又是几鞭抽了下去,你是要自己臣服于我,还是我鞭打到你臣服为止?

    虽然段栗儿感觉对着这马这样的说话着,有点可笑,但是还是不由自主的就说了出来了。

    重重的几鞭再次的挥了下去。

    马儿似乎好像也明白了段栗儿的意思,由先前的不甘心,也慢慢的屈服了,缓缓放慢了速度,直到完全的屈服在了段栗儿的暴力之下。

    哇!段军师好帅气,老子服他。

    老子也服他!

    段栗儿将马儿牵到了元少风的面前,看着元少风淡笑道,这马儿我给驯服了。

    但是与着元少风说话的时候,段栗儿也拿出了自己衣袖之中的药粉,是治愈伤口的,看着这匹白色纯种马儿上的血淋淋的伤痕,段栗儿也知道自己刚刚下手有多狠,将药粉慢慢的,细心的涂抹在了马儿的体上。

    元少风也没有着急的去打扰她,只等着段栗儿将药粉全部的涂完之后,才开口的说道,你刚刚亲手将它抽成这样,现在又给它涂药,为什么呢?

    段栗儿摸了摸这匹马儿,没有为什么。

    元少风淡笑,它属于你了。

    我知道,对了,它叫什么名字?段栗儿问道。

    还没有名字。

    那我给它取个名字吧!

    恩!

    就叫齐天大圣吧!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军师:美人倾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