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情何以堪呐

    来这里当然是有事的了。

    元少风勾唇一笑,我来这里也是有事的。

    段栗儿……

    段栗儿看着旁边的门窗全部都报废了,不抿了下唇,这个人真是强大。

    转过,又看了一眼元少风。

    这个男人,也让她有些惊讶。

    他既然武功那么的好,为什么上一次,还杀不过那一群黑衣人,还要回去找帮手?

    段栗儿轻微皱眉。

    但是刚刚元少风在最后的关头救了她,段栗儿还是记住的,朝着元少风淡淡的一笑,谢谢你救了我。绝美的脸庞配上淡淡的笑容,在烛光的照耀下,似乎能让人移不开眼。

    不用。元少风淡淡的说道。

    刚刚救下段栗儿也是因为,段栗儿是段胜峰的儿子,还有她先前帮他一把的原因,不然的话,他也不会救她的。

    这里不太的安全,很混乱,你还是早些离开吧。元少风想要离开,但是还是提醒了段栗儿一下。

    我也并没有想要再这里逗留啊。段栗儿说道,她本就是要找温文昂的,怎么可能会一直的待在这里。

    而且段栗儿现在也不用的担心宋阳等人了,按照元少风的话,一般他是去和宋阳他们会合的。

    大哥,你没事吧?说到曹就到,段栗儿很快就看见风一样的男子宋阳从元少风的后面跑了上来。

    元少风转过

    宋阳就已经在元少风的面前了,看见了段栗儿有些惊讶,小兄弟,我刚刚还在担心你呢,还好你没事,这个店就是一个黑店,妈的。

    段栗儿瀑布汗。

    本来是想要救他们的,后面却被他们给救了。

    这个……这个……

    何以堪呐。

    我没事。段栗儿嘴角抽搐。

    那便好了。

    宋阳笑呵呵的说道。

    你们两个认识么?元少风挑眉。

    他倒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个家伙和宋阳认识了。

    是这样的,今天下午喝酒的时候,就看见这位小兄弟,长的这么漂亮的小兄弟,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宋阳是个粗人,有什么话,就直说了。

    段栗儿再次的嘴角抽搐。

    他是段将军的儿子,段栗。

    宋阳明显一愣,段将军还有儿子?我以为他没有儿子。

    段栗儿白眼,为什么没有儿子?其实……宋阳你真相了……= =

    的确是没有儿子。

    苦的老爹。

    宋阳。元少风咳了两声,似乎想要盖过这个话题,对着段栗儿介绍道。

    段栗儿点了点头。

    小兄弟,你没事的,早点回去吧,这里太危险了,而且你这个小板,这里的危险的人又那么的多。宋阳有些担忧的看着段栗儿。

    毕竟他是段胜峰的儿子,更何况他跟着段胜峰的关系还是不错的,段胜峰的为人很是正直,宋阳也很是钦佩他。

    段栗儿……

    为什么又是这样的话。

    先是元少风这么的说,好吧,元少风也就算了,毕竟自己刚刚的这条小命,也是他救的,也的确是有这个资格这么的说。

    但是宋阳,段栗儿怒,她看上去有这么的弱不风的么。

    还危险的人那么的多……

    只是她刚刚正好倒霉碰上了个头头罢了……

    一般的人,能够动的了她么?

    一把毒药毒死他们。

    小板……段栗儿泪……突然的想起了段胜峰的那句,阿栗,男人这么可以没有肌呢?

    她是女的又不是男的。= =

    呵呵,宋阳大哥,放心吧,我没事的,这里虽然是有点危险,但是你也不要忘记了,我是段将军的儿子。段栗儿笑眯眯的说道。

    大哥啊大哥,她都已经叫他大哥了。

    元少风忽然之间感觉有些好笑,唇角牵起。

    宋阳一拍自己的脑门,也对,自古虎父无犬子,段将军的儿子,也想必有着段将军一样的骁勇的手。

    呼~这件事,终于的过了。

    走吧。元少风清冷的声音响起。

    宋阳等人点了点头。

    段栗儿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耸了耸肩。

    也转离去了。

    自己的那匹马似乎不见了,段栗儿有些气愤,该死的,连马都偷?

    在市集上逛了一圈,选了一匹上等的马儿。

    这才开始向着圣灵岛而去。

    不过估计是因为先前的那个黑衣人受伤了的缘故,这次的到圣灵岛的路,似乎非常的通畅。

    不过,段栗儿突然的惊起了一件事

    那些人为什么会在这条路上埋伏,为什么那个店小二说,宁可杀错也不可放过?

    还有元少风他们来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

    还有还是那个黑衣人,如果段栗儿猜的没错的话,那个黑衣人应该是那个人,如果是那个人的话,为什么会来到这里杀人?

    他可不是随便的人就可以指使的。

    这条路又是通往圣灵岛上唯一的一条通道。

    难道?

    一个不好的念头突然的在段栗儿的脑海中浮出。

    他们这里的目标是圣灵岛么?

    不然的为什么阻止他们去圣灵岛?

    元子恒是怎么样的人,根本就没有几个人知道,虽然说元灵子很出名,但是大部分的人都已经元灵子归隐在山中啊。

    心猛然的一咯噔。

    闭上了自己的眼眸,这一系列的事,为什么都连在一起了?

    元少风第一次在竹林的遇难。

    和元少风在那次琴艺比赛上的受伤搬救兵的时候。

    按照元少风今天将那个人必败的况上来看,元少风是根本就不会遇难的,那些阵法虽然的很是强大,但是一般内力很深的人,一般都是能够感应一些别人所不能感应出现的东西的,不可以就这么的轻易的进了别人的阵法之中。

    琴艺比赛上的那一次,虽然车轮战很是费力,但是一般向他这样的话,一把刀祭了出来,那些人根本就不可能接下元少风一招的,想要伤他的话,也是不太可能的事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元少风为什么会要这样的做,示弱?还是其他的?

    还有那四裂,按道理的话,他不可能的会这么轻易的让人下毒啊。

    一切的事,似乎好像,都不是想象之中的。

    ------题外话------

    呼~猜猜小风风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捏。

    坏笑中…。

    对了,感谢【吉米多亲滴20朵花花。话说好开心的。╭(╯3╰)╮你们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___________

    推荐好友,富乐吉萍,首推文文《激,插班妞》

    千烟尽《重生之老婆举起手来》

    苏喏《重生之天才少女》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军师:美人倾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