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不可以么?

    元少风长的很帅气,但是这种帅气却是属于男子本的那种帅气,他的脸庞并不是像其他的男人一般很肖尖,但是却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那双眸子很锐利,让段栗儿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那个在树林里面被困的战神七王爷。

    脸部的线条很硬,轮廓分明,一袭红袍,更加增添了他的魅力,一种男原始魅力,宽大的怀抱,被他圈进环抱中的时候,段栗儿不由得浑一颤。

    似乎两个人都有着一种相似的地方,听见那句保护,好像特别的敏感。

    元少风看了看自己的后,确定没有人的时候,才将转过头对着段栗儿说道,谢谢你了。

    看着眼前的这个白衣女子,元少风突然感觉有些紧张。

    说实话这样的,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与着一个女孩子这样的相处着,元少风还真的有点不习惯了。

    谢我什么?段栗儿看见元少风有点不自然,突然的狡黠一笑。

    你的毒粉。

    噗,你还真的相信啊,其实呢,我出来的时候,并没有带什么毒粉,那粉其实是花粉,不过这种磨出来的粉是没有味道的,很适合保养皮肤,在脸上抹上一点,会使皮肤变的很滑。段栗儿说的是大实话,这粉是自己出门的时候,无意间拿在手上的,后来就懒得放回去了,就放在了衣袖中。

    今天晚上出来玩的时候,段栗儿只带出了一小瓶玉莲丸,其他的一些毒粉之类都没有带出来。

    元少风:……

    所以说,我被你……耍了?这两个字元少风还是没能说出来,段栗儿真的是帮了他,而且说那粉是毒粉的时候,也是为了救他。

    段栗儿点了点头,其实说那粉,是毒粉的时候,也为了引开他的注意力,我们才好逃出来的。

    突然的,段栗儿似乎嗅到了一股血腥味。

    你受伤了?

    没有啊?元少风一愣。

    我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听见段栗儿这么的说,元少风嗅了一口空气,似乎也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段栗儿再次的嗅了嗅,突然的一愣,对着元少风说道,你站着,不要动。果然段栗儿转的那一刻便看见了元少风后背上面的一道伤口。

    你后背被人划了一刀。

    段栗儿凝重的说道。

    怎么可能,我没有任何的知觉。

    上面有着毒药,这种药会麻痹人的神经,也就是麻醉药,就算你后背被人挖掉一块,也不会感觉到疼痛。

    而且这种药上面还有着另一种毒药。看着泛黑的伤口,段栗儿伸出了自己的白皙的手指,上面抹了一点伤口旁边的黄水,放在鼻尖嗅了一下,是四裂。

    元少风看见段栗儿手上的黄水的时候,快速的将她的手给拉了过来,在自己红色的袍子上面擦了一下,对着段栗儿凶道,不知道上面的是毒么,你还用手去碰,你不要命了吗?

    段栗儿愣了愣,就这样的看着元少风这样的做着。

    不过看着元少风这个样子,段栗儿不由的笑了,没事的,四裂只有在有伤口的地方才能发挥作用,不过,兄弟,你应该关心关心你自己的体吧,是你中毒了。

    我是男人,这点小毒没事,等于冷风他们很快就会来的。

    元少风的脸色明显开始有点泛黑了,段栗儿敢断定,这四裂一定是突围的时候,划的。

    段栗儿抿唇,拿出了自己衣袖之中的瓷瓶,再次的倒出了一颗玉莲丸。

    给你。段栗儿将玉莲丸放在了元少风的面前。

    把它吃下去吧,玉莲丸是修复体的最佳良药,虽然一下子不能解你的毒,但是可以拖延一段时间,让毒素不能扩散。

    把你的瓷瓶拿过来。元少风说道。

    呃?干嘛?

    拿过来。元少风再次的说道。

    段栗儿……。

    元少风见段栗儿还是没有什么动作,便将段栗儿的瓷瓶夺了过来。

    段栗儿…。抢劫?……可是里面没有了啊。

    元少风用手摇了摇段栗儿的瓷瓶,虽然将玉莲丸放进了段栗儿的瓷瓶中,对着段栗儿说道,一个女孩子家家的,不要什么东西就这么的随便拿给别人了,这玉莲丸是千金难求的好药,而且这瓷瓶中已经没有了,这是最后的一颗,就不要用在我的上了,冷风很快就会来的,这药你自己留着。

    元少风将瓷瓶再次的强行塞进了段栗儿的手中。

    段栗儿复杂的看着自己的手中的瓷瓶。

    其实这药她有很多。

    他真是一个怪人,段栗儿哭笑不得。

    元少风突然的感觉自己的口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碾过一般,痛得让元少风不能呼吸。

    红色影向着树靠去,慢慢的蹲下了自己的体。

    段栗儿看着元少风额上的青筋都不停的跳动着,不由的快速的跑到了元少风的面前,用着自己的手,托起了元少风的脸庞,对着元少风说道,你这个笨蛋。

    强行的将手中的玉莲丸倒入了元少风的口中,再他的背后一拍,便让他吞了下去。

    过了三分钟之后,元少风的脸色慢慢的泛白了,不再是黑色的,元少风也感觉口没有那么的闷了。

    这药不要让你自己的留在边的吗?元少风吼道,难道她不知道这药就算是有钱也买不到的吗?就这么的随随便便的给他这样的一个陌生人了?

    这药是我的,我要怎么的处理,就怎么的处理。段栗儿哼哼道。

    元少风真的是被她给打败了。

    你这个笨女人。

    你才是笨男人。

    你笨。

    你更笨。

    我怎么笨了?

    没见你聪明过。

    你……

    元少风气结,争吵,段栗儿胜。

    不过,这药只能压制你的毒素,但是想要完全的清除毒素是不可能的,冷风怎么还没有来?这药只能压制五个时辰,四裂的毒素很强的。

    段栗儿皱眉的说道。

    元少风想起了今天的黑衣人,不由的皱起好看的眉头。

    你在想什么?黑衣人么?先别想这些了。好了,你告诉,你家住在哪里,我送给你过去好了,不然我看你真的会死在这里。

    元少风看着段栗儿,突然的感觉这个女孩子,好像真的是有一颗玲珑剔透的心,但是听见她要送自己回去的时候,不由的错愕了。

    你要送我回府?

    段栗儿挑眉,不可以么?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军师:美人倾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