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重生变男人?

    天渐渐的泛黑,外还在下着小许的雨,雨滴砸在屋檐上的声音,宫女的脚步声,是那么的清晰,似乎弥漫着一股哀伤的气息。

    内。

    一女子坐在梳妆台上静静的梳着自己的秀发。

    从铜镜中透露出了一张美的令人窒息的脸庞,可惜脸色却不是很好,生生的影响了美感。

    着一袭浅紫百褶裙,裙摆刺着几只蝴蝶。

    突然门被重重的推了开来,伴随着一声柔的声音,绝色女子慢慢的放下了手中的木梳,缓缓的转过了,她知道,他来了。

    杜栗,你到底还要耍什么花样?低沉的男音在大之中响起。

    杜栗抬起了自己的脸庞,一双漂亮的眼眸此时有些无光,泛白的嘴角迁起了一抹笑容,看着眼前这个自己深深着男人。

    一明黄色的黄袍,一张迷倒众生的俊脸,一双锐利的眼眸中透露出隐隐的怒火。

    皇上,你来了?半响,杜栗才慢慢的开口道,女子的声音有点柔,但是也有些无力。

    欧阳宇紧紧的盯着眼前的女子,似乎要把她看透一般,你又想用计来迫朕放你出宫吗?不可能的,此生,你是朕的人,死也是朕的魂。

    在欧阳宇发怒之际,其他人也都已经实相的退下去了,整个房只剩欧阳宇和杜栗两人,静得连根针落地的声音都听的见。

    栗儿想家了。杜栗微微的垂了下了自己的眼睑,眼神似乎盯在了自己的裙摆上面。

    旁边的檀香的味道,能够让人放松心,感觉到愉快的心,但是欧阳宇却是一点都开心不起来,心中的怒火早已熊熊的燃气,快速的走到了杜栗的边,用手用力的捏住了杜栗的下巴。

    看着这张逐渐消瘦的脸蛋,欧阳宇的心里猛然的抽搐了一下,心疼的感觉遍布全,快速的松开了自己的手,一把抱住眼前的人儿。

    栗儿,不要离开朕,好不好?欧阳宇的声音有些颤抖,他害怕,他害怕她离他而去。

    杜栗轻声一笑,慢慢的推开了欧阳宇,一字一句的说道,欧阳宇,你看着我,你要知道,我只是一个瞎子而已。我配不上高贵的你。

    欧阳宇紧紧的握住自己的双拳,眼眸中满是后悔痛苦的神色,我不在乎。

    杜栗听见欧阳宇的回答,再次的笑了,比艳的杜丹还要好看几分,欧阳宇,你自然不在乎,失去并不是你的眼眸。

    想起那个夜晚,自己兴奋的坐在了房之中,盖着红盖头,虽然只是一个美人,可是杜栗还是很开心,因为她能够更着自己最的男人厮守在一起了。

    所以她不委屈。

    可是新婚之夜等来的却是令她至死都忘不了的那一幕。

    他将自己生生的推进了一个无底的深渊,当自己的双眸生生的被刨了去的时候,鲜血似乎也流进了自己的唇中。

    带着一丝苦涩的味道。

    她知道,自己的心已经碎了。

    拾也拾不起了。

    他紧紧的抱着她,可是自己却感觉不到一丝丝的温暖了。

    他为自己按上一双眼。

    说还自己的光明,拆开纱布的之时,杜栗毅然用针刺瞎了自己的眼眸。

    她不要,不要别人任何东西。

    栗儿,朕后悔了。欧阳宇痛苦的嘶声道。

    他真的后悔了,在她眼眸被刨下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后悔了。

    欧阳宇,我累了。

    不准,朕不准离朕而去。欧阳宇疯狂的喊道,紧紧的抱着了杜栗。

    他怕自己一松手,杜栗就消失在了自己的眼前。

    杜栗淡淡的扯出了一个笑容,欧阳宇,我看见我爹娘了。

    栗儿,你在说什么。

    噗…。一口鲜艳的血喷洒在了明黄色的龙袍上。

    栗儿!欧阳宇抱住杜栗,害怕的感觉涌上心头,对着外大吼,快传太医。

    外的宫人一听见欧阳宇的声音立马就冲进来了,快传太医,听见了没有,不然朕通通把你们斩了。

    小太监颤抖的应下,是,陛下。

    没用的,欧阳宇,我想家了,我不想再待着这里了。杜栗好听的声音就像是魔咒一般,让欧阳宇疯狂。

    朕说过,你是朕的人。

    欧阳宇,我不在你了。杜栗缓缓的说道,她不在他了,她的已经随着痛苦一点一点的磨光了,她太累了,已经没用力气再去了。

    杜栗风华一笑,欧阳宇,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比你先上了…。

    闷哼一声,双手捶地。

    欧阳宇不可置信的看着杜栗嘴角流出来的血液,她,咬舌自尽了?

    啊!疯狂后悔愤怒的吼声似乎令整个皇宫都颤抖了。

    疯狂过后,欧阳宇颓废看着抱着杜栗的体。

    凄惨一笑,是朕负了你,如果有来世,朕一定用全部的生命去你,朕答应你,朕一定会先上你。话一说完欧阳宇握住起了杜栗的白皙的手。

    用力的向着自己的双眼刺去。

    栗儿,这是朕欠你的。

    段栗儿猛的睁开眼眸,用手揉了揉自己的有点晕眩的太阳,自己又做梦了,这个梦段栗儿已经梦见了十几次了,特别是这几天,更加的频繁。

    幽暗深邃的眼眸看着这华丽的房间,美丽到令人窒息的脸庞泛着微微的红润,薄唇轻抿,穿上鞋子向着阳台走去。

    白色的睡裙,有点透明,若隐若现感妖娆的体让人看着都移不开眼,段栗儿拿着红酒为自己倒了一杯。

    突然电话铃声响了起来,段栗儿微微的拧眉,白皙的手指拿过旁边的电话,慢慢的放在了耳旁,清冷的声音响了起来,喂。

    栗姐,你在哪里呢,s团出事了。

    段栗儿放下手机,走到了衣柜,穿上一黑色的紧衣,将自己长而卷的头发全部扎了起来,将枪塞在了黑靴中。

    一辆银色兰博基尼停在路中间,段栗儿二话没说立马钻了进去,向着s团开去,居然敢在她的地盘闹事。

    段栗儿微微的眯眼。

    当兰博基尼开在了高速公路的时候,段栗儿忽然的感觉自己的脑袋开始有点晕眩,怎么回事?

    段栗儿握紧方向盘,想要将车子停下来的时候,脑子中忽然的一片空白,咬唇,努力的睁开眼眸,但是车子却没有控制住,向着旁边撞去了。

    砰!一声巨响,段栗儿已经失去知觉了,第二天各大报纸上开始登上了一女子驾驶兰博基尼发生事故。

    ——

    大厅中坐着三个人,两位男子,一位女子,但是所有的视线都不由集中在坐在左边第一个位子上面的男子,一头绸缎似的黑发束起后仍垂到腰间慵懒的随风微微摆动,上好的黑棉做成的衣物正配他那头秀发。细致的面庞居然颇有几分国色天香的味道,狭长的双眉如弯月,幽暗深邃的眼眸,高的鼻子,微抿的唇看起来柔软无比,吹弹可破的肌肤,优雅迷人的脖颈,让人不由的沉醉。

    看过他的一次的人,一般都不会在忘记了,这样的美丽的男子,世间仅有。

    大厅的主位上面坐着的男人,长的很英俊,很刚毅,很有男人味,一头头发一丝不剩的全部都扎起,下巴略留胡渣。

    而他旁边坐着女人,则是跟着坐在左边第一位的绝色男人有着五分的相似,是一位极其美丽的女子,穿着华丽的服饰,盘着头发,上面插着漂亮的发饰,五官十分的柔和,显得格外的优雅,大方,温柔,动人。

    坐在上面的那个英俊的男人,也就是凤昭国的大将军,阿栗,这次爹出征,你就随爹一起去军营之中吧。男人思考了一番,随后说道。

    绝色美男微微一愣,我去军营?他就是穿越而来的段栗,一朝穿越落在了大将军‘儿子’的上,成为了大将军之子,段栗。

    恩,爹爹已经思考了很久了,男子汉大丈夫就应该顶天立地,为凤昭江山尽职。这次去军营,你就跟在爹爹的手下,我们段家就你一个男丁,段家也是需要你扛起来的。段胜峰缓缓的说道,看着眼前的这个儿子,段胜峰是说不出的喜的,家里面的小妾给他生的都是女儿,后将门之后,生不出一个儿子,段胜峰愧对列祖列宗,好在先前一直未生育的夫人怀上了一胎,更加欣慰的是,一举得男。

    ……呵呵呵段栗抿唇干笑几声,男子汉……可是(⊙o⊙)…她是女的,这话段栗没有对着段胜峰说。

    穿越到这里已经有十几年了,不过,也并不是一直呆在这里,段栗在这里的年龄是十八岁,穿越到这里的时候,正好穿在了一个四岁的小包子上。

    但是段胜峰一直将段栗送出去学武的,直到三个月前才回来的。

    在此期间,段胜峰有去看望过段栗几次,坐在段胜峰旁边的美丽女人也就是段栗的母亲,则是常去看望她。

    他们两个人对段栗的感,段栗一直都是明白的,是真心的疼的。

    所以段栗也将他们两个当做亲爹娘般的对待。

    姚之蝶看着自家将军要将段栗给送上战场,不的慌了,咬唇,看着旁边英俊的男人说道,将军,阿栗她还小,战场上这么的危险,我不同意她去。

    段胜峰看着自家的夫人眼眸中带着几分的柔和,蝶儿,为夫让阿栗去战场那是在锻炼他,以后我的一切都是要阿栗继承的,况且都已经十八岁了,别人做父母的都已经开始抱孙子了。

    啊?抱孙子?姚之蝶不免吓了一大跳。

    阿栗是女儿啊。

    阿栗这么多年都跟在元灵子边,一般人是伤害不了阿栗的,夫人难道忘记了,上次元灵子夸阿栗天赋极其好的事?段胜峰说道,但是话中的骄傲之色却极其的明显,有着一个天赋出众的儿子,哪个做父母的能不骄傲。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军师:美人倾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