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三章 凑巧

    沈丹瑶才这么一想,又有麻烦登门了。

    没错,就在此时,两名黑衣人飞进了她的宅中。

    他们看样子是有急事禀报,沈丹瑶便道:“你们有事要说,那我先回房间了。”

    “不必,这里都是自己人,不用避开。”御景贤这么说,沈丹瑶就只好站在一旁听着了。

    虽然她是很乐意避开这种场面的,因为万一听到什么麻烦的事,对她一点好处都没有啊。

    只是,眼下御景贤一副将她看作自己人,绝对可以信任的那种,她若是还这么离开了,那不是不给御景宸面子嘛。

    所以啊,只能就这么呆着了。

    那两名黑衣人,见主子发话了,当即对着御景贤单膝跪地,拱手回禀道:“主子,小主子有消息了。”

    “你们找到了?”御景贤起,神色之间颇为激动,看着有些失态。

    “回主子,没有找到。”两名黑衣人神色凝重,言又止,不知道该怎么将这个消息告诉御景贤。

    御景贤瞧着他们这般神,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他稳了稳绪,努力保持镇定道:“说吧,你们得了什么样的消息。”

    “主子,属下二人得了线索,根据那条线索一直追踪,一直追查下去,终于查到了小主子的下落。从一个婆子的口中得知,对方知道主子进了并州城之后,觉得计划成功后,那小主子便失去了作用。那婆子说,她不忍心杀害小主子,便被她用一个木盆载着,顺着并州河飘走了,能不能活着那就全看天意了。”

    其中一名黑衣人将事的原委一一道来。

    沈丹瑶听到此处,怎么觉得那么凑巧?

    那个被她安置在空间里的婴儿,可不就是她从并州河的木盆里救起来的吗?

    她要不要说一下这件事

    沈丹瑶才想着要张口说一说此事,那黑衣人却来了一个大转折。

    “属下二人沿着并州河,一路查过去,却没有查到有人救了小主子,反而听到,听到一渔夫说,下网抓鱼的时候,网到了一个死去的婴儿。那渔夫当场吓坏了,将那死去的婴儿扔回了并州河,回到家中,当晚就发起高烧来,如今还在塌上躺着,没有恢复过来。”

    黑衣人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接着说。

    “主子,我们已经暗中雇人偷偷打捞那婴儿的尸体了,等打捞上来了,便知道那是不是小主子了。”

    御景贤听完这话,忽然瘫坐在了椅子上。

    他像是体里的活气瞬间被抽空了一般,整个人萎缩了许多。

    此时,他一脸灰暗之色,悲凉的气息围绕在他的四周。

    其他人,就连御景宸也不曾开口,他们一个个默默无语,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们明白,眼下就算他们能够说些什么,那也不过是一些安慰话而已。

    苍白无力的安慰,什么用处都没有,还不如不说。

    那沈丹瑶听到这内容,觉得总该说些什么才好。

    于是,她张口了,打破了这沉重的气氛。

    “那个,其实你们可以往好的方向想的,真的。所谓吉人自有天相,那婆子既然都不忍心伤害那个孩子了,那孩子肯定会得老天爷保佑的,肯定会安然无恙的。就比如我捡来的那个孩子吧,他运气就相当不错。我正瞧着一个婆子将他放在木盆里,顺着并州河飘去,恰好我就路过了,然后那个孩子就被我救起来了。所以啊,你们不用这样,搞不好兄长那孩子就被人救起来了,而不是那个死去的婴儿。”

    “你说什么?你救了一个孩子?是在并州河救起的,还是在一个木盆里的?”御景宸意外的同时,却忽然有一种果然如此的感觉。

    而原本一脸灰暗的御景贤,这个时候忽然冲向沈丹瑶,他扣着沈丹瑶的手腕,紧紧地盯着她。

    “那个孩子呢,在哪儿?在哪儿?”

    其他人说实话也是大为震惊,他们没想到沈丹瑶竟然捡了一个婴儿回来,而且这婴儿还非常有可能会是太子下的嫡长子。

    “你先松开我,那个孩子在你们来之前我哄睡着了,就在我的房间里躺着呢。你等一下,我去抱过来。”

    沈丹瑶这么一说,御景贤立刻松开了手。

    他一松手,沈丹瑶便飞奔向她的房间,一踏进房门,她便将那个熟睡的小家伙挪出了空间,抱在了怀中。

    转,她回到了客堂之上。

    那御景贤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沈丹瑶怀中的婴儿,等他看清楚了,他忽然眼睛红了,眼里闪着泪光。

    “我没在做梦,是不是?”他的手颤颤的,伸向婴儿的脸,却始终不敢碰触,怕一碰,眼前的婴儿就消失无踪了。

    沈丹瑶眼睛一闪,直接用手用力地扭了一下御景贤的手背。“疼吗?”

    “疼。”

    “疼痛就是表示你不是在做梦。做梦的人是感觉不到任何疼痛的,所以,你不是在做梦,这是真实的。”

    沈丹瑶这般告诉御景贤的时候,她自个儿还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没想到还真就这么凑巧,我捡回来的孩子竟然会是景哥哥的侄儿,真是有缘,有缘得很。”

    她小心翼翼地将小家伙放入御景贤的怀抱里。

    “你抱好他,轻点,别打扰了他安睡。你都不知道,这小家伙精力旺盛得很,我带着他可是累坏了,难得他睡着了,倒是让我耳根子清净了一会儿。”

    不想,沈丹瑶这话才刚一落下,御景贤怀抱里的小家伙睁开眼睛了。

    他这一睁开眼睛,盯着御景贤的脸看了一会儿,看着看着,忽而往别处看了,似在找寻什么。

    等他看到沈丹瑶了,忙往沈丹瑶的方向伸出手去,要沈丹瑶抱抱。

    沈丹瑶嘿嘿一笑,点了一下小家伙的鼻子,却是没接过来。“小家伙,现在见着你亲爹了,还是让你亲爹抱吧,可别折腾我了。”

    小家伙瞧着沈丹瑶不抱他,开始皱眉了,皱着皱着,嘴角扁起来了。

    沈丹瑶生怕小家伙哇地一声大哭起来,这眼下形可是危险得很,忽然传出婴儿的哭声,这麻烦可就大了。

    当即,沈丹瑶快速地接了过来,抱了小家伙,哄着他。

    “别哭啊,小祖宗啊,你可千万别哭,你一哭可就会引人过来了,到时候你我都没命了,知道不?”

    沈丹瑶捏了捏小家伙的鼻子。

    小家伙像是听懂了似的,咯咯地笑了起来,双手双脚不停地动弹着。

    “好了,我去给你拿吃的,你先让你亲爹抱一下,可好?”沈丹瑶指了指边上有些郁闷的御景贤。

    那小家伙看了看沈丹瑶,又看了看御景贤,最终伸手投入了御景贤的怀抱里。

重要声明:小说《空间之锦绣田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