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 自投罗网

    隔天,沈丹瑶换了一少年装束,前去鲁阳侯府探听流盈的消息。

    这回去鲁阳侯府,沈丹瑶根本不用问路了,她雇了一辆马车过去,坐了半个时辰便到了鲁阳侯府正门前。

    跳下马车,付了银钱,沈丹瑶没有直接进去,反倒是在对面的一家茶铺坐了下来。

    “小公子,请问要吃点什么?”

    “给我一壶好茶就行。”沈丹瑶将手中的折扇敲了敲了桌子。

    “好嘞,小公子稍等,马上就来。”稍刻,沈丹瑶的桌子上摆出了一壶新茶。

    她慢悠悠地提起茶壶,倒了一杯茶,递送到嘴边,小口小口地喝着,目光四处游离着,不时地关注着对面鲁阳侯府的动静。

    这鲁阳侯府还闹的,一大早进进出出的人就那么多,沈丹瑶沉吟着。

    这个时候,一辆载着蔬菜瓜果的牛车过来了,拉车的是个四十左右的壮实汉子,他在鲁阳侯府门前停靠下来,擦着额头上的汗珠。

    只见他跟守门的护院说着话,而后那个护院指了一个方向后,那汉子便继续驾着牛车往鲁阳侯府的后门方向去了。

    沈丹瑶觉得这是一个机会,她得去碰碰运气。

    想着,她往桌子上放了一钱银子,拿起折扇便离开了茶铺,尾随那个汉子后而去。

    就在那壮实汉子停了牛车,过去跟后门守着的两个婆子说事的时候,沈丹瑶趁着没人注意轻巧地跳上了牛车,一闪,人就进了空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在空间里往外观察,见汉子随着守门的婆子带路,推着板车进了鲁阳侯府的后门,随后到了厨房。

    厨房里的管事,见送菜的人到了,马上吩咐那些杂役,将板车上面的瓜果蔬菜一筐一筐地搬了下去。

    沈丹瑶觉得眼下是他们做饭的时间,恐怕她根本就找不到机会从空间里出来。

    于是,她干脆在空间里做事,先是将空间土地里种植的药材,粮食,瓜果之类的收割上来,留存一部分继续在地里,其他的都储存到仓库里去。

    当然了,收割上来的药材自然是放到制药房去的。

    这回的药材沈丹瑶是根据师父踏雪开的那个药方子上面的各味药材种植下去的,如今收割上来后,份量足够师父喝上一年半载了,应该是够了。

    还有,眼下闲来无事,沈丹瑶在制药房里又开始制作药丸子了。

    她这次制作的药丸子主要是用来治疗外伤,内伤以及养神补的。

    一批药丸子制成的时候,她发现她已经在空间呆了两个多时辰了。

    可是看看空间外面,厨房里依然有人,她根本没办法这个时候现

    看来,她这是要等到晚上的节奏了。

    沈丹瑶拿着香辣牛干啃着,一边动着意念,继续投入到制作药丸中去。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外面的天色是越来越暗了。

    沈丹瑶在空间里随便摘点果子,随便吃点糕点,便算凑合了一顿。

    这个时候的她,倒是觉得出门的时候在厨房里留了一大堆的食材还有好些糕点,零嘴什么的,这等做法实在是太明智了。

    若不然的话,等她回去,二舅跟小姨恐怕就要饿着肚子了。

    不过,这鲁阳侯府的厨房也是够忙的。

    从早上到晚上,好像就没有停歇过,早饭烧了开始午饭了,午饭过了还有点心,点心过了到晚饭了,晚饭吃了还不够,夜宵又摆上了。

    沈丹瑶这一等,等到了半夜,总算等到没人过来烧煮什么了,沈丹瑶才敢从空间里出来。

    她从空间里出来的时候,手上拿着一颗夜明珠,那是用来照明的。

    她脚尖一点,动作轻灵地从菜筐里跳落地面。

    随后,她脚步放轻地走向厨房的门。

    她伸手一拉,却发现厨房的门上落锁了。

    糟糕!

    厨房的门被锁了,她该如何出去?

    若是用利器弄掉门上的锁,免不了会引人怀疑的,这可怎么办?

    沈丹瑶正在发愁的这会儿,却发现忽而有人朝着这个方向,脚步匆忙地过来了。

    沈丹瑶顿时意念一动,进了空间。

    很快,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厨房的门锁被开了。

    来的是一位厨娘,手上提着灯笼,还有一个烧火的丫鬟。

    “快快快,赶紧烧火,十八姨娘等着要吃八宝莲子羹,这速度可得快点才行。”

    烧火丫鬟赶紧生起炉火。

    那厨娘手脚麻利,快速地清洗完食材,将八宝莲子羹放在瓷罐中,再放置在炉子上面煨着。

    “盯着点,火烧旺一些,烧好了跟我说一声,我先打个盹,累死老娘了。”

    厨娘搬过来一把靠椅,坐在上面就闭上眼睛安睡了。

    那烧火丫鬟此时也是迷迷糊糊的,虽然盯着炉火,却不时地打着哈欠,揉着眼睛,显然是困得不行。

    沈丹瑶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她赶紧出了空间,趁着她们二人都没有注意到门后,悄悄地溜了出去。

    鲁阳侯府这样的地方,就算是半夜三更,依旧是有护院巡逻的。

    沈丹瑶因为有空间在手,自然是完美地避开了他们,将一个一个院子查看了过去。

    只是,都查看了十几处院子了,她还是没有探听到关于流盈的任何消息。

    她蹲在一处假山后,揉着有些发酸的双脚,想着这鲁阳侯府还真是大。

    她估摸着她连一半都没有走完,这一处院子连着一处院子的,要想在今晚全部都溜进去查看一遍,似乎时间上不够了。

    看来,她明天还得继续蹲在鲁阳侯府。

    怎么办?

    得给二舅跟小姨传送个消息才行,要不然,他们二人若是觉得她有危险,跑来鲁阳侯府可怎么办?

    沈丹瑶正这么想着,没想到她越是想什么就越发生什么。

    “有刺客!有刺客!”

    随着这一声高过一声的叫声,沈丹瑶心里咯噔了一下,别是二舅跟小姨夜探鲁阳侯府了吧?

    她得过去瞧瞧去。

    顺着那声音,沈丹瑶偷偷摸摸,东躲西藏地找到正确的位置了。

    看着交手的双方,那一黑衣,蒙着面巾的人,瞧那背影,沈丹瑶立刻就认出来了。

    是二舅无痕。

    完了,那么多人围着二舅,二舅那上的伤还好全呢,就这么跟他们拼,肯定拼不过的。

    怎么办?怎么办?

    沈丹瑶急得团团转,那边战斗却是已经结束了。

    二舅无痕被他们抓到了。

    寒光闪闪的剑着无痕的脖颈,二舅上的衣衫被刀剑划破了好多处,伤痕明显。

    这个二舅,怎么就那么不听话呢?她早说过,她会有办法照顾自己的,不会让自个儿出事的。

    可二舅倒好,还是跑过来自投罗网了。

    眼下这番动静,鲁阳侯都来了。

    他吩咐底下的人,扯掉了无痕的面巾。

    “原来是无痕,没想到今晚还有这样的收获。看来留着流盈也不是没有好处的,这不有一个跑来自投罗网了。带下去,将他关押在流盈的隔壁。”

重要声明:小说《空间之锦绣田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